142 小川的哲学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42小川的哲学

[第二卷?初入人世间]142小川的哲学

142小川的哲学

小店是个夫妻店,老板娘看起来才二十多岁,长的有几分姿色,笑容满面的,难怪他家的生意这么好。

两人找了个清静点的地方坐下,要了两大扎啤酒,鸡翅、鸡脖、羊肉串、熟筋、韭菜、花生毛豆,各要了一些,把小桌子摆的满满的。

老板娘爽朗的道:“大哥要不再来点别的,咱们这两个人非酒水消费满一百五十就赠免费啤酒,随便喝不要钱。”

董川笑道:“我俩要是吃到了一百五,哪还能喝的下去啊,老板娘你可真会做生意,不过今天这位兄弟请客,你问他吧。”

老板娘笑道:“这好办哪,两位大哥就点些贵的,那不就钱既多,又不容易吃饱了吗”

李易大方的道:“那就老板娘说了算吧,再给我们上一些,凑够一百五。”

老板娘笑着答应了,小摊的动作很快,不多时便上来不少烧过的串,闻起来香的很。

董川显的十分高兴,道:“我平时下了班,累了,就常到这一带来吃点烤串再喝些啤酒,人生得意,莫过如此啊。”

李易道:“小川哥,我可真佩服你。”

“佩服我什么?我只是过自己的日子罢了,哈哈,你先跟我说说,是哪个美女打的你啊?”

李易喝了一大口啤酒,又一口将两串羊肉串吞掉,接着咬了一辫蒜,嘴里塞的满满的,大嚼起来。

董川看着李易的样子,十分快活的笑着,又摇摇头,然后又笑了起来。

李易把嘴里东西全咽了,擦擦嘴,这才长叹一声,道:“被哪个美女打的?嘿,你认识。”

“哦?我认识?那能有谁呀?”董川笑着把嘴里的鸡翅嚼了嚼,正要咽掉,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道:“难道……,该不会是苏绿吧?”

李易点点头,又喝掉一大口酒。

董川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易,道:“你……,该不会是……,啊?呵呵,是吧?”

董川说的是外星话,不过李易当然听的明白,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董川这下不懂了,想了一会儿,才试探性的问道:“未遂?”

李易很佩服董川的推理能力,苦笑道:“遂了,还遂的很彻底,不过那都是一段时间以前的事了。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苏绿一向不跟我说话的,居然莫名其妙的给我了一巴掌。”

李易就把苏绿和章煜的事情说了一遍,董川边吃毛豆边点头,遇到说的不详细的地方就仔细问问。

等李易说完,董川道:“这个章煜我听说过,在海州商人的圈子里有些名气,为人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从他经商的风格看起来,肯定要比柳胖子这种人正经多了。”

李易道:“那他为什么不能接受苏绿?如果他不能接受苏绿的身份,当初可以不去招惹她,或者花钱给她换一个工作。”

董川道:“章煜嘛,嗯,想必不是一个随便玩玩的人,他既然当初能把苏绿带到万国居去见王东磊和你,那就意味着他把苏绿当成了恋人,而不是玩物,他是认真的。

不过问题可能正出在认真两个字上,像章煜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且是比较干净的成功人士,他对于人的纯应该是有很高要求的。

所以章煜不会随便招惹那些不干不净的社会上的女孩,也正因为这种精神上的洁癖,叫章煜对女孩的不洁史可能更加敏感和脆弱一些。”

李易觉得董川说在理,可是有些事情仍是不明白,道:“可是那件事应该没有旁人知道,如果青春舞带里的人看见了,那我在平时工作的时候应该能有所察觉。

难道是他们两个……,嗯,那个的时候,章煜发觉苏绿不是处?”

董川道:“这个倒有可能,不过以苏绿的为人,虽然在现今这个花花绿绿的时代里,年轻人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保守。

但是你说那天晚上你发觉苏绿是处,从这一点看嘛,苏绿或许不会那么急就和章煜发生关系。

如果她知道章煜的性格,那更有可能保持这种清纯的形象。唉,我也猜不出来了,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大的事,时间一长,旁的人总会知道,知道了就能传到章煜的耳朵里。

你想章煜以一个青年才俊,成功企业家的身份接受了苏绿这个驻场歌手,那是为什么?

单纯是苏绿长的漂亮?我看不是,章煜可以接触到的漂亮女孩太多了。

两个人不可能刚一认识就走到一起,一定是章煜在几次交往当中发现苏绿洁身自好。”

李易想起苏绿对韩天林的那一脚,不禁一笑,忽然想起这个韩天林可好久没有动静了,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

董川续道:“所以说当一个男人认真的投入感情,像选钻石一样选择了一个女孩子,那么自然而然的对这个女孩子的要求也会高起来,并且是不能降低的。

所以当章煜从某个途径知道了苏绿给你,那他的心情可想而知,所以不可逆转的放弃了苏绿。”

李易又是一声长叹,把剩下的啤酒喝光。

董川问起李易的感情问题,李易便说了林子珊的事,董川没见过林子珊,看李易提及林子珊的时候,脸上既有甜蜜,又有无奈,既有一种回想,又有一种疲劳,就知道李易是把这个林子珊当成未来老婆了。

或许两个人并没有相同的志趣,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可是夫妻感情和爱情是两码事。

两人边吃边聊,又各喝了一大扎啤酒,这时小摊上的客人越来越多,几乎把座位都坐满了。

李易偶然间提到那个杨光,董川笑道:“那你可要成明星了,等你成了电影明星可别忘了哥哥我呀。”

李易不好意思的笑道:“哪有的事,我哪会拍戏,要是有个**,我不知道得重拍多少次。”

两人哈哈大笑。

李易这次见董川,更主要的是想聊聊他这一阵一思考的问题。

李易道:“小川哥,你以前的事我一直没问,你能急流勇退,宁可开车也不在道上风光,那是你有魄力,小弟我可做不到这一点。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海州,我考上这的大学只是一个方面,那就是个路径而已,不是目的。

我今天刚刚十八,有些事我一直放在心里,没跟别人说起过。我是为了一个女人。”

董川居然没显示惊愕的神情,道:“是啊,男人在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追求什么?女人,钱,权柄风光,就这三样东西。

为了女人是和精神上的需要,可以理解,但是不当风云人物的更多,他们就没有女人吗?

有,也有,只是资源不多,不像那些叱咤风云的男人,可以在某种角度上自由选择,对女人招之既来,挥之既去,从中体会一种快感。

而像兄弟你一样,那是为了用一种努力进取的方式向中意的女人炫耀,叫她对你在精神上折服,这就像雄鸟显现自己漂亮的羽毛,人和动物从这一点上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而钱每个人都需要,钱多了确实好办事,钱多了确实可以活的潇洒,但是天底下不可能只有你一个有钱人,每个有钱人都想获得更多的资源,相互之间必要明争暗斗。

所以你在穷人面前显得高高在上,可是在你自己的圈子里呢?一样有三六九等之分。

就算你能做天下最有钱的人,你又能享受多少呢,到了一定的程度就达到了上限,到时候你就会感到空虚和寂寞。

很多欧美的有钱人,他们并不是把赚钱放在第一位,而是做事业,成就感来自于事业的成功,而不是别的。

再有一个就是权了,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有了权力就可以心想事成,就相当于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

自己有了什么意愿,基本上轻松的就能实现达成,这是一种意愿的顺遂,是人最舒服的状态。

可是不可能所有人的都掌权,那谁来管谁,权力资源也是有限的。所以就要争权。

政治上是这样,官场上是这样,军事上是这样,黑社会里是这样,像你们这些半黑半白的人也是这样。

就那么几把椅子,你也想坐,我也想坐,最后就要提心吊胆的考虑到手的椅子会不会被人抢去。

人越向上爬就越是这样,人生的快乐也就无暇享受了,到最后你就会发现,你屁股下面的只是一把椅子,并不怎么舒服。

很多时候争权就变成了一种游戏,没有结束的游戏。

这些有大权的人全都在风口浪尖上,他们真正能够享受权柄风光的日子可能只有几年,然后就全一落千丈。

如果有人说宁可风光十年,也不碌碌无为五十年,那我也无话可说。

所以说,我宁可选择这种生活,所愿不多,大多能遂,也是一种痛快。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你忍了三天的大便一次拉光,和天天上厕所大便,其快感没有什么太大的两样,又何必要求太多太高呢?”

李易对这些道理也明白一些,却没有董川想的这么透彻,这时两人都已喝了三扎啤酒,李易率先起来上厕所。

这烧烤店的厕所又脏又小,李易小心翼翼的避开“地雷”撒了泡尿,这一下**空虚,身上轻松愉快。

李易有些摇晃的从厕所出来,抬头看小摊上又来了一桌客人,四条大汉都能有一米八五左右,光着膀子,身上全是纹身,仔细一看,居然是四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李易感到有些好笑,青龙和白虎也就算了,在胸口画鸟和乌龟的那两个哥们可有点亏。

李易知道这肯定附近的小混混,看年纪都四十多了,应该是也有一号,只是没听郑好说起过。

李易回到桌前,董川也起身上厕所,李易有些醉了,但是跟董川谈了一会儿,心情大好,这三扎啤酒下肚,还算撑的住。

忽然就听那个四大汉中的一个道:“老板娘,你这酒里是什么东西?”

李易侧过头去看,只见那个胸口纹乌龟的大汉指着扎啤里的一个黑点正在向老板娘喝问。

那老板娘忙过来赔笑道:“哎哟,刚才倒的时候还没有来着,估计是刚飞进去的,我再给几位换。”

李易眯着醉眼看没什么大事,正要转过头来,忽然见那个胸纹鸟的大汉故意从地上拈起一块泥来扔到酒里,阴阳怪气的道:“那我这杯里也有啊,怎么办?你这店有执照吗?谁让你在这开店的?”

李易眉头一皱,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亏一个大老爷用的出来,看来是故意来挑事,或者是收保护费的。

李易两只胳膊动了动,两把冥蝶从前臂到掌心便这么来回了两三次。

那老板娘也不是傻子,干这行也有段时间了,一见有人来闹事,旁边桌子的客人都在往这边看,忙笑道:“几位大哥,我全给你们换,今天就算是我请客啦,几位啤酒随便喝,全算我家的,怎么样?”

那四个大汉哼了一声,把眼前四扎啤酒故意倒在地上,叫老板娘再去倒。

老板娘知道今天就得赔钱,这一天还好说,要是这四个人天天来,那这生意就不用做了。

李易见老板娘在老板的耳边低语了几句,那老板忍着怒气点了点头,继续烤自己的串。

这家店不大不小,雇了一个烧串的小工,老板也在一旁帮忙,此处还有两个小丫头当服务员,再加上老板娘也不过五个人。

李易见老板娘很识相,估计打不起来,便把两把冥蝶又收回了前臂。

这时董川回来了,笑道:“喝完酒撒泡尿,人就立马精神了,我这一泡尿撒了足有四十称,尿袋可够大的。”

李易道:“小川哥,我有些道理想不明白,这一段时间想的更多,可是总是想不太清楚。

照你所说,如果我像你一样,能够做到急流勇退,那我是做不到的。

我想我可能是在家里呆的时间太长了,除了我和你提起的谈欣蓉,其实也有一种动力在推动我,那就是我不想就这么混吃等死。

我还年轻,我想靠自己的打拼闯出一片天地来,这才是我的真的目的。

可是近来我想了很多,凭我现在的实力,在这个圈子里实在是闯不出什么名堂来。

所以我想问问,有没什么手段和方法,可以更事半功倍的叫我上位,可以叫自己尽快的争到上游。”

董川抿嘴喝了一口酒,故作严肃的道:“这个容易啊,八个字,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你看柳芝士不就是这样么?”

李易一笑,道:“这里又不是上海滩,再说我也没上位,没实力想心狠手辣都做不出来。

而且以我的为人,就算我有了那一天,也做不出这些事来,除非是我的敌人。”

李易说这些话的时候倒没什么言外之意,只是有什么说什么,董川却瞄了李易一眼,心念一动。

董川道:“如果你想急流勇进,在短时间之内争上位,那么很多手段就要使巧,而不能使拙。”

李易先前也想到了这一点,听董川也这么说,不由得点了点头,喝下一大口酒,等着董川向下说。

董川道:“我先提一本书,不知道你看过没有,书名叫厚黑学,那是李宗吾写的。

关于李宗吾是谁我就不多说了,他写的这本书总结起来,很多给出四个字:脸厚心黑。

我们做事情从大体来看,一般分为两个层面,一是纯技术层面,就是指该当如何去做,如何达到目的,不考虑其它的;二是心态层面,就是态度、情感、意愿等等。

有些时候你能做到某点,知道用什么计谋,但是出于情义、出于内心的束缚等等原因,你最后没有这么做,或者一开始就没这么想。

这就属于技术上行的通,但是心态上行不通,比如你有能力和手段,有计划步骤来对付我,可是出于咱们之间的交情,你没有这么做,这并不代表你没这个本事。”

李易听到这不禁一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些想法,却又觉得不是时候。

董川很享受的品尝着鸡脖子,续道:“但是历史上的枭雄和那些大的政治家、权谋家们,他们做事情虽然也考虑人与人之间的情义,而更多的或者更主要的或者首要考虑的,则是达到目的,其它的都可以暂时放弃。

当这种行为达到极致的时候,我们就称之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六亲不认,心狠手辣,这种人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只考虑如何成功,就算是亲人也不过是大局中的一颗棋子,该舍则舍。

武则天就是这样,为了上位,把亲生女儿掐死了,她很大年纪了才当上皇帝,当了十多年,男宠也有很多,可是内心是不是痛苦咱们就不知道了。也许像这样的人,他们心理状态和咱们正常人也不大一样。

我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想说厚黑这种说法,其实是从纯技术角度来谈问题的,告诉我们在华夏国这个社会里,要想达到目的,应该怎么去做。

我个人觉得李宗吾先生并不是教我们学坏,学奸诈,而只是客观的提出一些技术性的手段,纯技术性的。

手段这种东西可以往好的方向去用,也可以往不好的方向去用,全看你的意愿。

你同样是脸厚心黑,却只是对敌人,而不是对自己人,那就只是一种手段罢了,不伤自己人的感情。

在无形的战场中,无论是商场,还是官场,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有敌人和朋友之分,尽管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是固定的,朋友和敌人也可以相互转化,但我相信,在每一个人内心的最深处,都一定会有一个很柔软的地方不能用厚黑去触碰,而要用最真诚的情感去对待。

所以如何使用厚黑学就不但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艺术了,你既要有手段,够绝,够狠,也要有原则,够情,够义,两者不能相混,要拎的清,一码归一码。

这是对人智慧和能力的一种大考验,因为大多数的人往往只有一种处世的模式,他对敌人和名义的上朋友都是一种手法,这就不可取了,当然对这种人本身而言是无所谓的。

这就好像要求一个人出瘀泥而不染,既能在瘀泥里趟的开,混的明白,也能同时保持内心的一种干净洁白。

这种要求对于一个未成年人来说,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一个心智相当成熟的成年人,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对这种人而言,使用厚黑的手段要紧密的和他的目的相对应,不能超越范围之外,玩的只是处世技术,厚黑的技术越娴熟,另一方面对待感情的心就要越白,两极分化,互不相染。”

李易忽然打断董川的话,道:“小川哥,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做事待人心里有数,别的我就不多说了。”

董川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这个我清楚,好吧,我接着说,厚黑学里大有学问,简单的总结就像我刚才说的,四个字,脸厚心黑。

现在有一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腹黑,就是说一个人要脸上带笑,心里使劲,简单的说就是表里不一。

这好像还是岛国人从厚黑学这里借用过去之后改编的一个词,两者之间应该有很大差别。两者都是里面黑,这是相同之处,差别在于表面,腹黑的人表面往往温和可亲,而厚黑是叫人脸皮厚。

但是咱们今天不考虑这些差别,仅从形式上说,你现在局面是黑白之间,这种位置更难混,要想保留自己的实力,使实力在不知不觉中壮大,就要叫别人不把你当成敌人,要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那么从纯技术角度来说,我觉得你就要至少做到腹黑,肚子里算计他,表面上却不表现出来,麻痹对方。

当然任何手段的运用都有境界的不同,咱们回过头来再说厚黑学,李宗吾的厚黑学里有三层境界。

一是厚如城墙,黑如煤炭。这也算是基本功了,不过脸皮虽然厚,却也不是能防天下任何攻击,心里虽黑,但太着痕迹,人们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接触。

那么第二就是厚而硬,黑而亮,这是一种极大的进步了,硬则不易破,亮则不讨厌,我们不能因为厚黑就失去人脉资源哪,所以要亮才行。如果能达到这种程度,在一般的情况下就很吃的开了,但是遇到高人经过细心观察仍可看出蛛丝马迹。

而第三步则是最高境界,厚而无形,黑而无色,这可有点像令狐冲的无招胜有招了。什么技术到了最后都要无相,什么叫无相,不是没有迹象,而是叫人看不出有目的性的迹象。

脸皮厚却表达的不像厚的样子,心里黑却像高级蒙汗药,无色无味无嗅,谁也察觉不出来,这才是最高的境界。你什么时候出招,什么时候收招,是攻是守别人都不知道,随心所欲,进退无碍,那就无往而不利了。

当然,心里黑也就罢了,脸皮厚却不太好练,一开始这是以牺牲自尊为代价的,很多人清高,明知道用某种方法和手段就能达到目的,但是不屑于这么去做。

所以你看很多大佬们成为人上人,可是他们的学历和知识并不如何了得,也不一定有什么智慧,只不过是把一些普通的手段发挥到了极致,敢用,会用,好意思用,大肆的用。

阿易,像你这种游走于黑白之间的位置,上下里外的尺度可是相当难以拿捏的啊,你看令狐冲这种人,他的讲义气可以叫黑道上的人视他为亲兄弟,他的正直原则也可以叫白道上的人奉他为领袖,这种人游走于黑白之间,潇洒自由,那是天生的材料,而我们则是需要后天来练习的。”

两人说完腹黑说厚黑,说完苏绿说林子珊,说完柳芝士说韩天林,到后来各喝了五大杯扎啤,舌头都大了。

董川酒量不行,说了一大通道理,喝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第五扎刚刚喝完,董川就咣的一头栽在桌上。

李易嘻嘻笑着,摇摇晃晃的起身结帐,哪知刚一起来,一个啤酒瓶子啪一声正砸在李易脸。

这一下砸的太用力,把李易砸的像是一头撞在了山上,身子一晃,眼前金星乱飞,翻身栽倒,那酒瓶子跌在地上摔个粉碎。

李易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天和地都翻了个个儿,自己正爬在天空里向大地飞去,忽然感觉脸上湿乎乎的,用手一摸用些粘,仔细一看鼻子竟然被砸出血了。

李易长这么大除在看守所,还从来没被人打过,大少胡乱的支撑着起来,嘴里像含个葫芦似的,问道:“谁?谁呀?谁……,妈的用瓶子砸得我血都出来了。”

ps:今天更新了12000,够给力否?希望我的诚意和用心能换来大家的支持,就让订阅和推荐票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