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救人反被打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50救人反被打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150救人反被打

150救人反被打

李易小声道:“别动。”

苏绿呻吟道:“我头好痛,很晕,我在哪呢?”

李易道:“你别出声。”

苏绿似乎听出了李易的声音,不禁又怒又怕,用力的挣扎着,大声叫嚷。

她这一叫立刻引起了李义手下的注意,一齐向这边跑来。

李易忙将苏绿穴道点住好叫她不要乱动,但是李易不会点哑穴,只得将苏绿的嘴捂住,快步向东墙跑去,到了墙边咳嗽了两声。

墙外有人道:“是队长吗?”正是李国柱的声音。

李易道:“阿国,我要丢一个人出来,是苏绿,你接着点儿。”

李国柱道:“我准备好了,扔吧。”

苏绿不知道李易要怎么对付自己,心里十分害怕,可是又动弹不了。

李易双臂用力将苏绿抛了出去,李易的手一离开苏绿的嘴,苏绿立刻尖叫起来。

李国柱是特种兵出身,接个人跟玩似的,一听到声音立刻沉腰松肩,将苏绿轻轻接在怀里,半点儿也没伤着。

李易正要翻墙,后面打手已到,见是个高大的女人,都是一愣,李易倒不怕和这些人打,人数也不算太多,可是事非之地不可久留,当下双腿用力,纵到墙头。

他又没练过轻功,哪能一下翻墙而过,这么高的墙能做到双手扒住墙头就很不错了。

李易用力上翻,下面的人却来拉他的脚,忽然一人用铁棒咚的一声正砸在李易的脚跟上,疼的李易差点没掉下来,总算是李易身手利索,终于翻墙而过,可仍是把另一个鞋也丢掉了。

李国柱从墙外轻轻接住李易,见李易脚伤了,二话不说,抱起李易,抗在肩上,另一只手夹着苏绿的腰,大踏步向路边的车中走去。

郑好正从车里向外探头,催道:“快快快,丫的能不能快点儿?我说你个农民怎么这么笨?才抗两个人就跑的这么慢,还他妈特种兵呢,我看纯属喂猪的兵,快点进来。我艹,师父,你这身娘们扮相可真……,太**了!”

李国柱把两人塞到车里,关上车门,不忘顺手在郑好的后脑勺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郑好回过头来摸着脑袋,悻悻的道:“妈的,你怎么乱打人?”

李国柱沉声道:“快开车。”

郑好一踩油门,奥迪扬长而去。

李易看了看脚上的伤,活动了一下,觉得骨头没事,李国柱在部队对这种击打扭伤最为在行,捧起李易的脚看了看,捏了捏,不知怎地,忽然咯吧一扭,李易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忽然间便不疼了。

郑好道:“师父,韩天林就是个老王八,不用怕他,改天我带人去砸了他的场子。”

李易道:“砸什么砸,现在出大事了你知不知道?”

郑好这种货哪管出什么大事小事,无所谓的道:“无所谓,韩天林能弄出什么大事来?不过是小杂碎而已。”

李易没功夫理他,拿起电话道:“少冰,在吗?”

秦方冰道:“我在呢,安全了吧?”

李易道:“嗯,我这边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小黑抢着道:“易哥,何止听见了,我已经把这些做成了清晰的音频了,等过一会儿把易哥的声音抹掉就完成了,你说的话不太多,抹掉容易的很。

要是韩天林他们想搞事,就把这带子发到网上,他的实体是讲究对外形象的,要是这种事情传出去,足够他喝一壶的。”

秦少冰关心的道:“那个叫铁东的,还有另一个叫李义的,看起来很凶悍,你可要小心些。”

李易道:“嗯,我知道该怎么办,放心吧。对了,我的手机明明没电了,怎么忽然又有电了?”

小黑道:“其实手机里一般都有一个类似备用电池的东西,平时充电的时候充满,等到手机快没电的时候,拔一组号码就能叫手机再显示出一半的电。

我们是通过传感技术,叫易哥的手机在不按键的情况下,也能自动按我们的调动走通电流,所以就有了一半的电。

不过我这边的接收频率有些问题,曲线里有杂频,看起来手机像是进水了。”

李易心中暗道:“这都查的出来,高手就是高手,幸好这是朋友,要是敌人的话,还真够我麻烦的。”

李易叫秦少冰注意安全,便挂了手机,看苏绿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李易心里十分得意,心想我总算是救你出虎口,丢鞋又受伤,也算是对的起你了。

李易点是的苏绿的肩井和环跳两穴,要想解穴须得在乳根、中府和伏兔两穴轻轻推揉。

伏兔也就算了,中府也还可以,唯独乳根不太方便。

李易道:“等一会儿我送你去东福,先住一阵,我女朋友也在那,你先不要回家了,也不能去青春舞带,现在风声还紧,说不准他们还得去找你麻烦。”

说着在伏兔和中府两穴轻轻揉了揉,解了苏绿的穴道。

哪知刚一解穴,苏绿扬手啪的一声,给了李易一巴掌,所幸乳根未解,手劲不够,饶是如此,仍叫李易感觉头晕脑涨。

上一次挨打是因为没怎么想躲,这一次可是真出乎意料之外,李易万没想到自己差点丧命的救了苏绿,却换来一巴掌。

其实就在苏绿的手刚挨上李易脸的时候,李易的心里就在想,她干嘛又要打我呢?

等“啪”的一声响出来以后,苏绿的手打过去的时候,李易已经开始在想,她怎么使这么大的劲呢?

苏绿一脸一气苦,打完人之后,把衣服整理一下,一看裤带没了,鞋子和袜子早就不知道哪去了,裤子的拦链还开着,乳白色的内裤也露出一截,忙把衣服裤子抻开扯了扯,遮住**的部分,心里不禁又酸又恨,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李国柱是正经人,开始时为了接苏绿,难免在她身上碰了几下,把苏绿塞上车后,李国柱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早就把眼睛转过去了,连看都没看。

苏绿打李易,李国柱只当是打情骂俏,也没法出手阻拦,更不能还手打女人,只好装作没看见。

而郑好则大大的出乎意料之外,看师娘打师父,本来想说话,可是知道自己的口才和嗓音都不太好,只好忍着,心想还是好好的开自己的车吧,否则被师父师娘骂一顿,实在犯不上。

苏绿退到了车子一角,缩成一团,双手抱膝,低头不语,身上全湿了,衣服透明的都能清晰的看见胸罩的轮廓,苏绿的头发上还在嘀嗒嘀嗒的往下滴水,活像是一朵受到冰雨肆虐小花。

苏绿无声的哭着,双手紧了紧,挡住了胸口。

李易琢磨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道:“我说,你……,你是不是误会了?那个人也叫李义,他是义气,不,是不讲义气的义,说的可不是我这个易。”

郑好一看,机会来了,道:“是呀,师娘,我师父刚才大战武林高手,舍命救了你,你可千万别误会。

你看看,刚才那可是韩天林的家,我师父把你从他家里救出来的。

韩天林今天要强……,要……,就是……,后来四相帮那个李义来了,也要强……,反正就是说,都不是好人。

你今天喝的酒里给下药了,那可是韩天林干的,还有那谁,就是那个狂舞热血姓马的老王八,丫挺的,哪天我非得带人把他的场子砸了不可。”

李易和苏绿齐声道:“闭嘴,好好开你的车!”

郑好一吐舌头,忙道:“哎,是,我好好开车。”

车子不快不慢,终于到了东福宾馆。

李易扶苏绿下了车,苏绿轻轻的把李易的手拨开,自已上了台阶。

李易今天没带卡,站在服务员前道:“还记得我吗?卡我没带来,能不能叫我朋友先住下,要不我给王哥打个电话。”

服务员看了好半天,道:“小姐,你……,你可真爷们,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李易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伪娘的打扮呢,登时大窘,先前是为了化妆和好玩,可是现在全身是水,美瞳掉了一只,耳环没了,假发歪了,手链上的珠子全磨掉了,披风上全是窟窿,赤着双脚,幸好被游泳池的水洗了一下,要不然脸上非得全是口红不可,可以想象,这么一种不伦不类的打扮,换成是谁看见都得疯了。

李易也顾不了别的了,把假发一摘,道:“是我,你再仔细看看。”

服务员这才做恍然大悟状,失声道:“我晕,是你呀。”

随即知道自己失言,脸上一红,柔声道:“还是老房间吗?您的朋友在里面,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下来,要不我再开一间房给你的这位朋友吧?”

李易本来也不太想叫林子珊和苏绿见面,便点头答应。

服务员业务很熟练,迅速的开了间房,叫苏绿住下,又打开热水,叫苏绿洗澡。

李易退了出来,站在走廊里不知要做点什么好。

李易把身上这些伪娘的打扮全都扔了,又开了一间房,叫李国柱和郑好睡下,自己则洗了个澡,这才舒服了一点。

闹了一晚上,这时天已经发蓝了,李易睡不着,站在东福门口抽烟。

李易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七点多,苏绿收拾好了,一声招呼也没打,静静的离开了宾馆。

李易看着苏绿的背影,心思烦乱。

李易不想在东福多呆,带着李国柱和郑好出去吃早饭。

郑好对李易类似孤胆英雄的举动佩服的五体投地,边吃边道:“师父,这次我可真服了你了,以前你刀法好,我很服你,但是一经过昨天的事我,我就更服你,这叫什么,这就叫孤胆英雄,英雄救美,单刀赴会,独闯龙潭啊。

昨天晚上,我在车里听那几个黑客给我传过来的音频,我一听,靠,简直就是拍武打片呀,我没看见人,但是也能想象师父你的英姿。

能打的人很多,可是有胆色的人才能有几个,面对强敌,毫无惧色,在海州也就师父你一个呀。

我那个死鬼老爹当年在海州闯荡的时候,虽然也够凶够狠,但也不过是带着人闹事,我从来没见过他敢一个人到别人地盘整事的。

后来一生了我,胆子就更小了,每回出去和人谈判都要带上百十来人,没劲。”

李易本来不爱听这个混小子破锣嗓子的乱叫唤,但是知道他对自己忠心,便笑道:“你出生之前,你老爹做过什么,你上哪知道去?你怎么知道他没孤身闯荡过?”

郑好一愣,道:“没传闻哪!有英雄事迹,就得有传闻,道上没人提,那就是没有啊,他自己也没承认过。”

李易笑而不语。

李国柱忽道:“队长,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一定要先叫上我,不管是冲锋还是断后,我都包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心里可不痛快。”

李国柱说的很沉深,李易知道他对自己更是忠心,不由得一阵感动,拍拍李国柱肩头,点了点头。

三人吃过早饭,秦少冰打来电话,说网上和各种媒体都没提到丰业园有事情发生。

秦少冰他们侵入了丰业园的物业管理系统,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视频上传。

看来不是李义把事情都处理好了,就韩天林没向白道上声张,自已认栽了。

不过风声尚紧,秦少冰告诉李易还是小心些,他们也正努力的找机会侵入丰业园的监控闭路系统,将他们的录相资料黑了。

林子珊起来以后心情很好,这几天在东福好吃好睡,惬意极了,在走廊里忽然看见李易,林子珊又惊又喜。

本来李易说他这几天可能会很忙,酒吧里有些事在回家前还要处理一下,没想到竟然忽然出现在眼前。

林子珊抱住李易,笑道:“你来怎么也不告诉人家一声,早知道你来,我就早点起了。”

李易道:“你睡觉的呼噜声我在宾馆外边都听见了,看来睡的很好。”

林子珊用力的掐着李易胳膊,道:“你怎么这么讨厌,我什么时候打鼾了?”

这时郑好和李国柱也出了房间,林子珊道:“原来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呀。”

既然林子珊没和苏绿见面,那也就没必要再叫她知道了,李易怕郑好管不住自己的嘴,忙道:“他们两个是我贴身保镖,非要跟来。郑好,出去把车打着。”

说着向李国柱使了个眼色,李国柱会意,拎着郑好的衣领子把他提了出去。

依林子珊的意思,白天要出去逛街,李易虽然累了一晚,但不想叫她知道,只好答应了。

虽然有李国柱和郑好这两个大灯泡在,林子珊玩的仍然很尽兴,买了一大堆东西要带回家里去,一路说说笑笑,叫李易也感到一种轻松。

下午两点,李易道:“这个时候应该去买车票了吧?”

林子珊道:“嗯,咱们回家晚,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高峰期了,票应该好买。”

本来李国柱和郑好主动请命要替两人去买票,可是林子珊过意不去,大家还是一起去了。

到了海州车站,四人下了车,向售票大厅走去。

郑好道:“师父,要不然过年我跟你一起回家吧,正好去看看师爷。”

李易偷眼一看林子珊小嘴微撅,便知她也不愿意,于是道:“你不在家跟你爸呆在一起,跟着我干嘛,有阿国在就足够了。”

郑好道:“我不爱在家呆着,每次过年,我爸都要跟道上的大哥们喝酒,坐在一起臭白话,我懒的听。

我还是跟着你好,再说我这人机灵、聪明、有头脑、有眼力、说话也中听,所以我跟着你好办事,比这个农民兵强多了。”

他话音未落,就被李国柱提着他衣领子把他高高提起,李国柱道:“你说,你想飞多远?”

郑好忙道:“别扔,别扔,我才是农民行了吧。”

把林子珊逗的哈哈大笑。

四人到了大厅里,依着郑好的意思,强行到前边插队,李易狠狠的拍了他一巴掌,道:“你有点脸行不行?少给我丢人。我告诉你,以后你要再来这套小流氓、小痞子的做法,就别跟着我。”

郑好道:“哪能呢,我现在都学好了,你们仨去那边歇着,我来排队买票行了吧?”

果然,郑好规规矩矩的站在队伍里排起了队。

李易三人走到角落,李易道:“阿国,这次过年,我姐夫他们肯定也回家,你和我姐夫还有破虎哥多在一起处处,他们一定喜欢像你这样的汉子。”

林子珊想到要见李易的家人,心里不免又一阵紧张。

三人正聊着,忽然大厅里进来一伙人,看样子来势汹汹,李易一眼撇见其中几个人正是那个李义的手下,昨晚见过的。

可是这些人不认识李易现在的打扮,从李易身边经过时,只是向三人扫了一眼,便又向里走去。

李国柱昨晚没见到这些人,可是看李易给他的眼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只见这伙人在大厅里转了一圈,显然是在找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