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杆子的苦恼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59杆子的苦恼

[第二卷?初入人世间]159杆子的苦恼

159杆子的苦恼

李易早就吃饱了,用手拿着筷子不住的夹着菜,却不往嘴里塞,本来很轻松的心情,慢慢的变的沉重起来。

是哪,自己在外半年也算是凭借个人的能力,闯出了一点名堂,可是和那个人比,还不知差了多少。

他能在两年之内做到的事,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光凭着在青春舞带的那年薪十二万的工资,两年下来撑死不到二十四万,去了自己的花销,也就不到二十万。

在有钱人的圈子里,二十万算个什么,恐怕连个屁都不是。

李易吃着吃着把筷子轻轻一放,道:“我吃完了。”

拉着林子珊就下了餐桌。

卫灵道:“小易,别忘了十二点吃饺子。”

李易头也不回,带着林子珊出了大厅。

桌上的人谁都不知道李易又发什么疯,总算是气氛尚在,还不算冷了场面。

这时邹破虎回来,在赵祥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赵祥鹰点点头,邹破虎便又和周成、尺三北、李国柱拼起了酒。

赵祥鹰出了席,坐在李启明身边,说了说柳芝士的事,李启明一听眉头一皱,道:“他还有这个买卖?”

赵祥鹰道:“看来是,不过他做的很隐秘,海州地界没什么人知道。”

李启明道:“这小子,先叫他折腾一阵再说吧,等他折腾累了,就知道回头了,他以为外面是那么好混的呢。”

赵祥鹰点头称是。

谈欣蓉眼睛看着电视,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在自言自语,只不过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李易出了大门,外面已经很黑了,不过李家门口都有大灯,这时已经点着了,将四周照的一片金黄。

李易深吸了一口气,道:“林妹妹,你觉得东古这边的人是不是变化都挺大的?”

林子珊什么时候听李易这么认真的说过话,不禁一愣,好半晌才道:“我又没见你家人,不知道他们以前什么样啊。”

李易道:“那你家里人呢?”

林子珊道:“我父母没什么变化,就是老了一些,对我还像以前一样,对了,我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挺好的,叫他们别担心。”

李易看着这个乖乖女给家里打电话,脑子里很乱,当初确实是为了一时之气,一定要给谈欣蓉证明一些东西看。

现在凭借着这种冲劲,自己也算是闯的有些小名堂了,但是是不是还要继续走下去,这个问题对李易来说,本来答案是极为肯定的,那就是自然要一路下去,直到超越段恺东,可是这次过年回家,李易竟然有些犹豫了。

谈欣蓉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主观上的改观的,自己就算做到了那种程度,至多能让她承认,可那不等于思想上的改变,要想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该有多难哪。

可是李易转念一想,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那无论是什么样的,自己都不能认输,这不单是个结果,也是个过程,做都没做,或者没能坚持到底,那岂不是叫这个女人更加看不起。

李易又深吸了一口气,猛的吹出,将雪花吹的乱舞。

林子珊打完电话,忽道:“易,明天大年初一,我得回我爷爷家,你跟我一起去吗?”

李易一愣,道:“我还是不去了吧,我不太习惯,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去。”

林子珊撅着嘴委曲的点点头,道:“那好吧,对了今晚吃了饺子,谈姨说要我和她一起睡。”

李易本能的道:“她什么意思?”

这句话吓的林子珊一愣,惊愕道:“什么?”

李易知道自己失态,道:“没什么,我是说……,是她主动叫你跟她一起睡的?”

林子珊道:“哦,那不是,开始是卫姨要给我安排一间房,可是二姐说那间房一直没人住,我进去住不太好,就建议我跟谈姨一起住,谈姨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李易自己嘀咕道:“她什么意思,怎么几个月不见,变成这样了真受不了她。”

李易道:“那你住我那不行吗?”

林子珊登时满脸通红,在灯光看的清清楚楚,林子珊双手叉腰,眼睛瞪的又大又圆,嗔道:“你是色狼、流氓、无赖把我叫到你家来,我过年都没能和父母在一起,你居然还要想歪心思,不理你了。”

李易的心情立刻变好,轻轻搂住林子珊,笑道:“我只是有点儿色,有点坏,有点无赖而已,还算是个好人。”

林子珊噗嗤一笑,道:“你要是好人,谁都是好人了。”

林子珊在李易家度过了一个热闹的春节,让李易庆幸而又迷惑的是,谈欣蓉那晚没和林子珊说任何事情。

年三十吃过了饺子,李启明又玩起了麻将,李家的规定,大年夜谁也不许睡觉。

李启明、周成、赵祥鹰、沈东明四人支了一桌,邹破虎和李国柱接着拼酒聊天,卫灵、李逸媛、谈欣蓉拉着林子珊聊天,李逸淑没人陪,只好坐在沈东明后面看他们打麻将。

众人中只有尺三北闲着没事,便和李易挤在沙发里时而大声,时而小声的聊起“av神器”来。

那东西用起来十分简单,尺三北脑子还算好使,这几天下来就已经非常熟练了。

这玩意可是高科技,比看盘可方便多了,尺三北感觉自己以后的残年中,生活一定会很“性”福的。

尺三北问起太极劲的时候,李易道:“我现在两腕以下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一起意念,一出手就有重浊感,像是在胶水里活动,四面八方都有阻碍,效果最好的时候连动都不能动。

然后我带着这种阻碍忽然往某一个方向突破出去,这时发出的力道就会十分猛恶,那就是蓄积力量之后所释放出来的。”

尺三北笑道:“不错啊,领会的不错。不过人的两只手是十分敏感的,要想练到全身都这样,那可就难了。

你现在只练到两只手,那就不能将手中心的换力点和脊柱上的换力点联通起来,所以日后还要加紧练习,否则只能转换力快,却不能转换力大,仍未达上乘之境界。

你记住一点,身子要重如石,轻如羽,上下相随,连贯一至,与敌人搭手之时,敌既是我,我既是敌,后发制人是因为形在敌后,而意已在敌先。”

两人边聊边喝啤酒,一直到了凌晨四点,这才先后睡着,女人们都困了,谈欣蓉拉着林子珊到她房间里去睡了,卫灵和李逸淑、李逸媛也去睡了。

整个李宅,就只剩下了打麻将的声音。

谈欣蓉从大厅走出去的时候,似乎不经意的向李易看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大年初一,李易一直睡到了下午两点,起来的时候头沉沉的,像是装了几斤大石头,李易起来上了个厕所,简单吃了点东西,回头又睡去了。

直到晚上七点,李易这才起来,和家里人一起吃晚饭。

吃过晚饭,李易精神来了,这时林子珊已经被赵祥鹰开车送回了家,李易一个人很没意思,正好杆子打电话来叫他去参回几个好朋友的party,李易欣然而往。

李国柱也要跟去,李易却叫邹破虎把他拦下来,那些人在一起玩的东西,李国柱去了肯定没意思。

李易开车到了杆子那里,杆子正搂着于乐在车旁等他,旁边好几辆豪华车,都是东古的那些少爷小姐们,平时和李易在一起玩惯了的。

大伙一看李易来了,无论男的女的都尖声怪叫,“我靠,大学生回来啦,来呀,来呀,把嫂子叫出来看看哪。”

李易还没等车停下就跳了出来,和这些人你给我一拳头,我给你一巴掌,算是热情的打过了招呼。

于乐道:“大少,嫂子呢?”

李易道:“她回家过年去了,咱们今天去哪玩?”

一个少白头道:“老宋,今天大少也回来啦,你说吧,去哪玩?”

杆子道:“那还用说,千度的干活,大伙走啦。”

这些妖怪们尖叫怪嚎,上了车一溜烟直奔千度而去。

李易和这些妖魔鬼怪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就感到一种亲切感,既不用装爷,也不用装孙子,纯天然的,李易感慨,看来自己和这些红头发绿眼睛的家伙们才是一路人。

不过李易想起自己的理想,想起谈欣蓉,想起段恺东,胸中又涌起无限热血,不过今天是大年初一,还是先玩痛快再说。

这帮人在千度玩了个不亦乐乎,唱歌、跳舞、啤酒,尤其是于乐,简直像疯了一样。

杆子和大伙拼酒,喝的醉熏熏的,摇摇晃晃的走到李易身边,一屁股坐倒,道:“大少,大学生,怎么样,半年的大学生活如何?爽不爽?”

李易也喝的有些醉,一拳头捶在杆子肩上,道:“大个屁,我加一起也没上十节课。

我就是找个路子,你看我像上大学的料吗?都一样,大家都他妈一样。

哼,看不起我,我非得做个样子给你看看不可,段恺东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杆子道:“谁?谁看不起你,跟我说,我废了他。”

李易一把将杆子搂过来,轻声道:“你,你俩,她,于乐是不是不想跟你结婚?她想怎么着?她不是说你是她男人吗?她还想要什么?什么意思,反悔啦?”

杆子忽然哭了,一抽一抽的,道:“谁知道了,女人想什么,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就这一堆一块,什么都给她了,她再要别的我也没有了,有时候我也想,人家是高官之后,咱们是什么,暴发户。哈哈哈,大少,我他妈头一回这么认真,你知不知道,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男愁唱,女愁哭,不过杆子不会唱歌,这一次是以哭待唱了。

四周乱的很,声音震耳朵,谁也没看见这傻爷们哭了。

杆子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你猜咱们东古,就以前你认识的那些人,现在最惨的是谁?”

李易闭着眼睛道:“谁?”

杆子道:“你要是知道了,肯定解恨,就是那个王刚。

那个王刚现在惨了,两只手的手筋全被人砍断了,接都没接上,现在已经成了个残废。

尤其是……”

杆子忽然声音变的极小,爬在李易耳边道:“尤其是他的那根罪恶根子,被人给切了,两个蛋掉了一个,现在就是个人工太监。”

李易和这个王刚打过交道,当初为了戴琴,当然也是因为王刚出口不逊,李易一顿巴掌教训了这个人渣中的人渣。

对李易来说,这顿巴掌就已经很解恨,很过瘾了。

可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更猛的主儿,把这个王刚弄成了一等残废,还给切成人妖了。

李易立刻清醒了不少,挺身而起,道:“怎么着?谁阉啦?”

杆子想起这事来就乐的不行,腰都直不起来了,一把将李易拉倒在沙发上,爬在他耳边道:“这还是上个月的事,你上了大学以后,你那个漂亮戴老师就离开东古了,也不知道去了哪。

那个王刚另有新欢,对他来说,这也是常事,可没想到这小子下边痒痒,脑子却不好使,放着安全的不插,居然插那会爆炸的。

这个二货不知从哪泡上了一个女的,这女的我见过两次,骚的不像话,和王刚天天粘在一起。

不过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黑社会老大的马子,这下子王刚可惹了祸了。

上个月,那个老大带着一群人在小树林里把两人给堵在车里了,当时俩人正在‘劳动’,捉奸捉双,后来……,我艹,那叫一个惨。

那老大把王刚扒光了绑在车前边,王刚还挺哼,嘴上挺硬,说什么和那个女的是真爱,叫这个老大少装逼。

结果,那老大就三刀,把两手手筋给挑了,咯嚓一声,还给切了一个蛋,这二货差点没疼死,送到医院的时候,血把裤腿都染红了。

你看这事大吧,可是愣没见新闻,也没上报,到现在为止都没多少人知道。

那老大当天就把王百万叫了出来,单独谈了一个小时,说的什么不知道,总之王百万这个老货到最后连个屁也没敢放。

现在王刚从来不出门,天天在家呆着,听说这个二货居然还有,也能生育,就是不知道那玩意还好不好使,不过不管怎样,这个人渣算是废了。”

李易哼哼笑了两下,忽道:“我们那个戴老师去哪了?”

杆子道:“我哪知道,又不是我老师,唉,像我这种没文化的,名义上的高中水平,实际上的初一水平,除了混吃等死,玩尽吃绝,我还能干什么。”

李易虽然有些醉,可是心里暗惊,如果自己不是考了出去,恐怕这辈也和杆子一样,做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价虽高,肉却贱。

李易抬眼看向五颜六色的灯光,群魔乱舞的这些年轻人,都像鬼一样,过年的时候还敢出来的鬼,李易忽然觉得这些刺耳的音乐和躁动的节奏和自己的距离变的那么遥远。

李易知道杆子的心病就在于乐身上,可是当他问起杆子和于乐之间的事情时,杆子这个没皮没脸的居然又哭了。

“你说我是什么人?你不了解我?我这可是第一次,真心的,你知道,或者说你能体会真心是什么概念吗?”

杆子痛苦的道。

李易自嘲的笑笑,道:“没了解过,我是下半身动物,你说说,我听听。”

杆子道:“所谓真心,嘿嘿,就是叫我对她怎么着,都他妈成,我眼皮不眨一下,这就叫真心,甚至,甚至,去死都成。

她,我肯定她在外边没人,你说,一个女人是不是最终要找像我这样的,我可不是自不量力,自吹是情圣,我确实想对她好。

大少你看看我,咱哥俩时间这么长,在这帮朋友里,我可就拿你当真朋友,你说我什么时候这么认真过?

头一次,我这次是头一次,黄花小伙子,我就给了……,但是我问过她三次,每当我提起以后结婚,她就躲来躲去,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

大少你看看,这就叫,玩,可以,上床,没问题,睡觉,小意思,可是,结婚,玩真的,就犹豫了,知道吗,犹豫了。

是不是不能托付终身哪,她没和我说呀,我不知道啊,钱,咱们谁都不缺,思想、文化、知识、信念、理想、目标,那就全都狗屎了,我没有,可是,她也没有啊。”

杆子的声音不小,李易却不怕被于乐听见,于乐正摇着脑袋和一帮小丫头小小子晃来晃去,音乐声大的吓人,保证什么都听不见。

李易喝酒没怎么醉,听完杆子说话却醉了,他心疼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弟兄,也有些心疼自己,音乐和色彩在李易面前开始变的模糊,终于什么也听不见了,什么也看不着了,李易一头栽倒在杆子裤裆里,两个人抱着,都呼呼大睡起来。

李易这次回来,在家里没感觉到衣锦还乡的快感,大年初一跟杆子他们喝了一顿大酒之后,直睡到大年初三的凌晨两点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