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苏绿的往事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173苏 [http //www.xsbashi.com] 巴士

173苏绿的往事

苏绿转头看向窗外,续道:“我当时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后来他扑过来,压在我身上,撕我的衣服。1——

我当时一声没哼,我在等,我在等我妈从外屋闯进来救我,可是没有,我不知道她当时在外面干什么。那年我十四岁。

当时他扒光了我所有的衣服,使劲的咬我,像是要把我吃了♀时候警察闯进来,把他抓走了,后来判了二十五年,那个流肠子的人居然没死,被医院救活了,要不然恐怕就得判他死刑了。

我当时很恨,为什么人流出肠子来还不死,为什么不判他死刑,为什么不一枪毙了他。

我这个后爸被抓进去以后,我妈就跑到城里和一些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就不再管我,那个时候她能赚很多钱,打扮的也很漂亮,每天出入场所,哼哼,她红的很。

我十五岁那年实在受不了这种没家没亲人的日子,我偷了我妈的钱,一个人出来闯荡。

在京城混了一年,天天睡车站,在地铁里卖唱,后来因为当地流氓总是骚扰我,我就来了海州。

在海州开始那几个月,我几乎天天只吃一顿饭,直到后来唱出一点儿成绩,才开始在各个酒吧赚点儿小钱。

两年多前,我开始在柳芝士的场子里驻唱,他在薪水方面倒不吝啬,我的生活也开始一点点好起来♀一年多是我生活状态最好的一段时间。”

苏绿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语气上没有一点变化。

李易很少伤感,今天是头一次,窗外的阳光照到屋里,把苏绿的影子拖的很长。

第二天凌晨,两人下班后,李易请苏绿喝了一顿酒,苏绿喝高了,又说又唱,嗓子哑的厉害。

自从点完以后,苏绿那天晚上不到七点,嗓子就哑的不行了,接连两天,苏绿在台上唱歌,台下都是倒彩声一片。

她和李易说好了,不能阻止客人的喝倒彩,目的就是给柳芝士看,李易的意思也是一样的,叫苏绿多唱几天,直到柳芝士受不了她,主动炒了苏绿的鱿鱼。

正所谓我求人不如人求我,要是主动去柳芝士说,恐怕会引起这个老油条的怀疑。

喝着酒,苏绿有些的这样会不会变不回来,李易道:“以老党的医术,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个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苏绿忽道:“你想不想听歌?我目前这个嗓子,唱一首存想往事给你听,好不好?”

李易也有些微醉,借着酒劲拉起苏绿的胳膊,忽然不知哪来的勇气,问了一句相当愚蠢,但却是李易一直想问的一句话,“苏绿,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李易问完了这话,心里也开始后悔了,恨不能给自己两个重重的嘴巴,真完蛋,我怎么问了这么一个缺心眼儿的问题。

要说人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字,那就是贱,明知道没戏,明知道是什么结果,可是却偏要问。

苏绿摇晃着手里的酒杯,道:“你说呢?”

李易苦笑着点点头,举着酒杯道:“来吧,喝酒,为了……,为了辞职,为了能全身而退,为了离开柳胖子这个混蛋。”

苏绿哈哈一乐,跟李易碰了一杯,也道:“多谢李大少,为了能早日离开这个集中了臭虫王八蛋的酒吧,向前光明的前途,干杯。”

苏绿虽然醉了,可是也觉着这话有点伤着李易了,正要用别的话找补一下,李易却醉笑道:“你,说的不错,我想,你不只是因为要离开柳芝士而高兴,同时,也为了,离开我,我呀,我这个臭虫、败类、人渣以及极为无耻的王八蛋而高兴,对吧?”

苏绿笑的前仰后合的,手里酒都洒在了地上。

李易忽然又问了一个超级贱的问题,“哎,我说,你每个礼拜都上死胖子的办公室里呆一会儿,那是,去,干什么了?”

苏绿忽然止住笑,盯着酒杯,脸上显出十分担忧的表情来。

李易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忙摆手道:“算了,算了,就当我没说。”

苏绿道:“我跟他没什么的,这个,你知道的。”

李易探过身来,小声道:“这个我知道,那你……,是不是跟毒品有关?”

苏绿忽的像触电一样挺直了身子,以一种极为奇怪的目光看向李易,道:“你……,你怎么知道的,是他告诉你的?”

李易其实很高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只不过他一直没能,或者说没敢往更坏的方向去考虑,有苗好的例子在先,这叫李易不敢直接面对某些事情了。

苏绿下意识的向四下看看,见没人注意她,这才松了一口气,盯着李易的眼睛,似乎想要从里面看出什么来似的。

李易也不避讳她的目光,道:“是他逼你的,还是你自愿的?这次你要离开,要辞职,是因为录唱片,还是因为你不想再干了?”

苏绿的反应似乎是碰到了尖刀,李易的每一个问题都像是刀子一样往她心里戳去。

终于,苏绿坚持不住了,低下头慢慢啜泣,那样子叫李易看了,心都跟着疼。

苏绿边哭边道:“我来青春舞带以后,柳芝士对我很照顾,给的薪水也很多,我以为遇到了好人。

可是过了一阵子,有一天,柳芝士忽然叫我去她办公室里坐坐,我一开始以为他有那种企图,本来不愿意去,可是又怕得罪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我心里打定主意,他要是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我宁可跟他撕破脸,不在这干了。

哪知道他找了我去,也没说什么,只是问问我家里的情况,又问了问我以往的经历,这些东西他其实早就知道一些了,我当时不知道他为什么又问一遍。

他说很同情我的遭遇,叫我在青春舞带好好唱,同时也不反对我去别的酒吧驻唱,我时当虽然怀疑,可是还是没往更坏的地方想。

后来我去了狂舞热血和一夜歌皇两个酒吧,听说柳芝士也在背后跟那两家的老板谈了谈,关照了我一下,所以才那么顺利。

又过了一段时间,就是在你来之前的几个月,他忽然跟我说,愿不愿意再多赚些钱。

我当时没直接回答他,只是说我目前赚的钱已经很多了,我很满足。

他见我说话很圆滑,就没再逼我什么,只是说每个周末都去他那里坐坐,聊聊天。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跟我说,有一桩生意要我来做,说这种生意由小姑娘来做很安全,没人会注意。

我问他是什么生意,他说叫我帮着送一样货到顺丰区,到时候自然有人跟我接头,再把钱付给我,我把钱带回来,可以得其中一成。

我当时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一定有很大的风险,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毒品上去。

他给我了一个小包装袋,里面有个盒子,很紧,叫我不能打开,直接送到顺丰区一个电话厅的旁边,到时那里会有人接应我。

等那人来了,我们手交钱一手交货,谁也不会留意,我再把钱带回来就可以了。

我本来不愿意,但是又不敢,我就按他说的,把小袋子带到了顺丰区,我把盒子藏在包里,谁能知道我包里装的是什么。

就这样我做了第一笔买卖,居然得了一千块,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好事找上了我。

隔了不久,柳芝士又叫我去送东西,我在半路上偷偷把小盒子打开了,看到了里面的一,我再不懂,也知道了,原来我一直在帮他贩毒。

我当时吓坏了,没敢声张,把东西交出去之后,回来就病了,跟柳芝士说我不打算再帮他送东西了。

柳芝士没说什么,只是叫我好好休息,等病好以后常到他那里坐坐,还叫我不要和别人乱说话,叫我做人小心一些,日后亏待不了我。

我听的出来是一种威胁,也就顺势答应了。我天天做恶梦,总梦见警察忽然闯进屋来,把我铐走。

后来你来了,我仍然每周都去他那里坐坐,他只是和我扯扯闲话,也从来不说别的。

这次过年以前的一天,他忽然跟我说,他有一个小朋友出国了,想叫替代那个人的位置,再帮着送些货,所得的提成可是达到原来的一倍半。

我这才感到害怕,他所说的那个小朋友我想我知道是谁了,我也和她见过几次面,只是没怎么聊过。

这人你认识,就是那个苗好。我不知道这个苗好是出于什么原因不再替柳芝士干了,但是我感觉到我正在步她的后尘,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正好我新创作了这首歌,我才想借这个机会,找一家唱片公司正正经经的开始另一种生活,只是他死活不肯放手。”

李易的心里忽闪一下,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后怕,苏绿不知道苗好的具体情况,不过她猜的没错,苗好只是柳芝士利用的一个小棋子,没有价值了就扔掉,扔了以后就可以再换一个。

苏绿确实正在步苗好的后尘,所差别的是苗好心甘情愿,她愿意去贩毒,而苏绿不愿意。

不过这种差别没有什么两样,风险是她们去冒的,而柳芝士躲在后面,就算是苗好她们被抓了,柳芝士也一定有法子叫自己置身事外,不用的她们把自己供出来。

李易的胸口有一股火在燃烧,柳芝士这个胖乎乎的形象,在李易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人渣。

李易忽然涌起一阵杀机,两把冥蝶自动从前臂内侧滑出,到了两掌中间,这叫李易自己都有些后怕,要是柳芝士就站在他面前的话,恐怕李易一冲动,这两刀就刺出去了。

李易知道这种事情极为缠手,不管你情不情愿,只要你沾上了,就别想再甩开,毕竟多一个外人知情,对柳芝士来说,还是会增加一定的风险的。

苏绿既然已经被柳芝士陷到了其中,那恐怕就不会全身而退,这种推测叫李易后背一阵阵发寒。

他不但替苏绿的,替苗好不平,同时也为自己感到一种害怕,似乎正处在一张网里,这网虽然又大又薄,可是却长满了倒刺,你要是不冲出去,早晚会被刺死,你要是想冲出去,也一样是死。

看来不管网破不破,鱼是一定会死的!

这一晚,两人喝的酩酊大醉,李易带着苏绿到东福宾馆住了一晚,当然两个人都喝醉了,歪歪斜斜的躺在**,什么暧昧的举动都没有,甚至李易晚上起来上厕所回来的时候,都没发觉**还躲着一个人。

第二天中午,李易先醒了,随手一碰,碰到了身旁的苏绿,这才回想起来,原来和苏绿睡在了一间房里。

李易看着沉睡中的苏绿,想起她的一切举动,心情极是复杂,但是总算两个人已经交流了不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心存隔阂了。

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苏绿已经初步把李易当成了朋友。

李易慢慢凑过去,在苏绿的腮上吻了一下,苏绿没有反应,李易得陇望蜀,轻轻的抚过苏绿的大腿和翘臀,感觉着那种极有弹性的部位。

就在李易想伸出手去摸苏绿胸部的时候,苏绿忽的醒了,李易忙坐正身子,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苏绿头很痛,向李易要了杯水,她一张嘴两人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时,她的嗓音竟然哑的吓人,每说一个字都要费好大的力气。

苏绿喝了一大杯水,又试了试,还是不行,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忧。

李易道:“别怕,这是好事,先从柳芝士那里离开,我立刻就给你点回来。”

苏绿点点头,似乎没发现李易刚才轻薄的举动,起来洗漱一番之后,两人离开了东福。

晚上七点钟,苏绿早早的就到了青春舞带,故意的逢人便说两句话,大家听到苏绿的嗓音都吓了一跳,没想一两天的功夫就哑到了这种程度。

李易向苏绿使了个眼色,苏绿会意,上楼去找柳芝士,李易假装在大厅里巡视了一圈,便点了支烟,慢悠悠的上了三楼。

李易见三楼没人,悄悄的挨到柳芝士的办公室附近,偷听里面两人的谈话,听不大清说的是什么,似乎没有发生争吵,苏绿的嘶哑嗓音倒是清楚的很。

过了一阵,苏绿推门出来,李易忙躲到一边,一看苏绿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两人下了一楼,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李易道:“怎么样,他不答应?”

苏绿点了点头,道:“他说叫我休息一段时间,薪水照给,等我好了再来上班。我说我看过医生了,医生说恐怕好不了了,就算是好了,对唱歌也有很大的影响。

他似乎不大相信,就说先观察几天看看,要是实在好不了,那就叫我不要再唱了。

我一听他这么说,本来挺高兴的,没想到他又提起了那件事,说我要是不能唱歌,以后不如专心帮他送货,比唱歌赚的多。”

李易一听也很头疼,像这柳芝士这种老油条,肚子里除了屎就是转轴儿,想跟他玩心眼儿,赢的可能性极小。

李易咬牙道:“看来要想对付他,恐怕只有鱼死网破一个办法了。”

苏绿道:“你的意思是……,不,这绝对不行,李易,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你,可是你帮了我这么多次,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我心里很感激,咱们之间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以后还是各走各的,你不用再为了做什么了,我就听天由命吧。”

李易听苏绿这么直白的说不喜欢自己,虽然知道她没有嘲讽的意思,可心里还是一痛,感觉到一个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李易正要说些什么,忽然啪的一声,大厅里有人摔了一个酒瓶子,所有人的目光立刻看向了那里。

李易抢步到了大厅中间,只见西南角坐着几个人,都身穿黑西服,戴着墨镜。

其中一个壮汉好像认识李易似的,恶狠狠的起身指着李易道:“哎,你过来,你们酒吧是不是卖假酒想要人命?

这酒全是工业酒精勾兑的!一喝就死人知道不?工业酒精能把人眼睛喝瞎知道不?

我兄弟刚才喝了你们的酒,现在眼睛就不好使,什么也看不见,你看怎么着吧?”

李易用屁股也能想明白,这是一帮讹人的货,这酒吧哪来的工业酒精勾兑的假酒,价钱是贵,但是绝对辨。

李易不慌不忙的走到那大汉身边,仰头看了看他,李易身高一米八,这大汉比李易还高了半个头,甚至比赵祥鹰还高。

李易笑道:“朋友,我不认识你呀,我看你是头一次来我们酒吧吧?

咱们这从来就不卖假酒,这酒吧开了这么多年,要是卖假酒,那得喝瞎多少人?

为什么你的兄弟就那么倒霉,这么容易就中奖了?他眼睛看不见,怎么证明是喝我们的酒喝瞎的?”

那大汉把身旁一人的墨镜摘掉,道:“你睁开你那个肚脐眼好好看看,他是不是眼睛瞎了?现在眼前一片白雾,什么也看不见,这要是上医院做白内障手术,医药费得谁来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