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飞身上飞车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76飞身上飞车

176飞身上飞车

话音未落,兰博基尼上咚的一声,正是李易扑上了车顶。iG,彩虹

李易双腿分开,左手伸到车窗里,一把拉住朴志兴的衣领子,李易知道这个姿势使不上力,想把朴志兴拉出来是不可能的,当即左拳冲着朴志兴的太阳穴就是一下。

朴志兴只觉脑子里开了演唱会,轰的一声双手失去控制,车子斜着开出去,险些撞在路边。

李易顺势一滑,从挡风玻璃前滑落,左肘反着便是一撞,可是挡风玻璃十分有韧性,这一下把李易的力气去除不少,竟没能撞破。

李易也知道十有撞不坏,身子一滚,面对朴志兴,右手伸到车窗里,一把拉住朴志兴的耳朵,用力猛扯。

朴志兴文也不行,是武也不行,一下也没躲开,耳朵登时被扯开了,鲜血流出,这小子疼的哇哇大叫。

孙显才一看是李易,心情十分复杂,忙给后面车里的人打电话,其实后面车里的人早就看见了,这时候几辆车都停了下来,车里的人冲出来,围向李易。

教授不敢再上前,躲在人群后面,叫道:“废了他,这王八……”

忽然衣领子一紧,身子腾空而起,被人一把甩到了后面车顶上,撞的他后腰一阵疼痛,一溜翻滚跌到车下,再也起不来。

摔他这人正是李国柱,李国柱从后面追上来,他虽然身子粗壮,但是这种短程的冲刺正是他的强项,很快便到了这些人后面,一看教授正好在人群最后,索性一把把他摔出。

这一次孙显才带的人也没比上次多多少,主要是有小瘦子在,心里十分有底。

人们发现后面也有人,几个保镖便回过头来冲向李国柱。

那小瘦子回头看了看,嘴角挤出一丝不屑的表情,转头又冲向了李易。

兰博基尼这时已经停下来了,李易将朴志兴从车窗里一下拖出,扔在地上。

后车窗没开,李易想也没想,缩身钻进了驾驶室,正要去够苏绿,忽然小瘦子到了车边,对着李易的脑袋便是一拳。

拳头没到,风声先到,李易向副驾上一伏身,将这一拳躲开,急中生智,右腿踢向小瘦子面门。

小瘦子不得已,只得向旁一躲,李易趁机关上车窗,转身开车,对着窗外大叫道:“阿国,往这来。”

说罢一打方向盘车子竟冲向了打斗中的人群,这些人见车冲了过来,都本能的向四外散开,李国柱眼明手快,扳住轻顶,钻进了副驾,李易猛打方向盘,车子在原地一阵旋转,将众人逼开,忽的一拐,驶向了一条大道。

小瘦子猛力追了一段,可是人再快又哪有车快,终于还是越来越远。

朴志兴气急败坏,骂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拦不住两个人。”

教授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道:“你不也一样嘛,坐在车里还叫人拽出来了。”

朴志兴怒道:“洪志连,你少说风凉话,你不也摔的跟狗似的吗?”

回头对那小瘦子道:“我说你到底行不行,平时自吹自擂,说自己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怎么连一个混小子都对付不了?”

小瘦子双拳握紧,咬牙看着兰博基尼的屁股,呼呼直喘。

教授洪志连向旁人道:“都看着干什么,快点上车追呀。”

李易接截兰博基尼的地方离东方帝都已经不远了,再向前开去,没过五六分钟四周便显得有些僻静,路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

李易全力开车,猛踩油门,遇到路口就随便拐个弯。

孙显才就坐在后面,可是他身手不行,也有自知之明,没向李易动手。

李易向观后镜里看了一眼,道:“孙大少,没想到吧,如果你不招惹苏绿,咱们说不定还可以交个朋友。”

孙显才面沉似水,道:“你打算怎么样?劫持我?你信不信只要我十分钟没回去,整个海州就会通缉你,不只是警察,也有黑道,我保你活不成。

李易,你不过是个小混混,你知不知道这个圈子里有能量的人有多少?你知不知道你的活与死只不过是某些人一句话的事?”

李易轻轻一笑,居然也笑的灿烂无比,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也相信你和你的伙伴们有这个能力。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孙大少的命金贵,而且只有一条,现在的情况是你落在我的手里,你没有……,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你现在没有话语权。

我叫你怎么着你就得怎么着,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我也是说的出做的到,我当你是个人物,这才正面跟你对敌,如果你只是个下三滥的货色,我才不会费这个事,对付你这种人的阴损手段,我有的是,我也做的出来。

你信不信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叫你妈孙晓梅的银行帐户里少那么几个零?你信不信我花上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叫你爸庄子期身首异处?

你信不信我稍稍拨弄一些社会关系,就能叫你那些有军队背景的朋友们的老爸老妈多竖立几个敌人?

你信不信只要我手一动,就能叫你两个月之后再死,死的一点异常都没有,警察也绝对怀疑不到我身上?”

孙显才自然不信,或者说不完全信,但是看李易说话那种自信的样子,孙显才相信,至少以命换命的事情,李易是能干的出来的。

最让孙显才感到意外的是,李易居然对自己家里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当然不排除他先前调查了自己,而且自己家的很多情况也并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

但是这仍叫孙显才感觉不爽,毕竟当自己的情况被别人了解的很透彻时,会有一种被扒光了的感觉,人是需要保护和包装的,孙显才自然也不例外,

李易一直踩油门向前开,见后面暂时没有车追来,便停了车,叫李国柱到后面去把苏绿换到前面来。

李国柱将苏绿换到前面,自己则坐在孙显才的旁边。

李易没敢停留,他知道这车上一定有gps,早晚会被后面的车追上。

苏绿穴道没解,仍然不能动弹,李易道:“你身上哪不舒服?那个小瘦子点你哪了?”

苏绿道:“我手脚没力气,发软,胸口有点闷。他好像点了我肚脐周围的一个地方。”

李易也顾不了许多,左手扶方向盘,右手在苏绿肚脐周围用力按了按,按到梁门穴时,苏绿痛呼了一声。

李易忙给她在环跳和日月两穴揉了揉,解了她的穴道。

孙显才道:“想不到你不只是会玩刀,原来点穴也有一套。”

李易对着观后镜一笑,道:“我会的东西太多了,有机会教教你,也省得你徒有其表,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金玉其外,败絮其内。你看没看见,我也有点墨水,也算半个艺术家。”

孙显才冷冷一笑,索性闭上眼睛。

李易用哑声向秦少冰道:“他车上有gps,能不能帮我去了?”

秦少冰道:“用程序干扰的方法不行,因为咱们这边没有真正的服务器,只能用物理方式破坏。

你把手机靠近车的前挡风玻璃,紧紧的贴上去,先长按1键,再按井字键,连按两下,再按关机键。

易,你那边怎么样了?我看算了吧,别跟他们斗了,安全第一。”

李易苦笑道:“现在是身不由己,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向前,不能后退,向前还有一丝生机,后退就等于死。”

秦少冰在电话那边一声叹息。

孙显才道:“你自己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李易道:“没什么,叫你看场好戏。”

说着拿出手机,对准前面的挡风玻璃,按秦少冰所说的顺序按了按钮,果然前面传出一阵噼啪声,紧接着发出吱吱声响。

孙晃才道:“你在干什么?”

李易道:“这个世上有些东西是你不会懂的。”

其实李易自身所具备的才能,也不比孙显才多多少,可是他朋友多,且各个都有自己的特长和技能,李易把这些人收到手底下,为他办事,他现在最喜欢做的,其实就是装装逼。

不过装逼也是一门学问,不是把脸皮厚下来就行的,至少需要很高明的演技,而且不能ng,你心里要想着,我就是谁谁谁,我就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我就有什么什么本事。

要做到能骗了自己,才能以假乱真,甚至以假当真,不疯魔是不成活的。

孙显才对李易越来越感兴趣,虽然身处险境,但是孙显才并不如何惊慌,他能凭直觉感受出来,在这种局面下,李易是肯定不会对他有什么过火的举动的。

李易开车出来已经很长时间了,这地方李易不熟,看环境可能是顺义区的边儿上,离郊区已经不远了。

李易忽的将车一停,回头笑道:“孙大少,不好意思,咱们该说再见了。”

孙显才却不动,向李易凝视,道:“李易,我现在对你很感兴趣,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你现在不杀我,我回去了,就必定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李易道:“我知道,我等着,随时奉陪,不管你用什么阳招阴招,我都奉陪到底,我也想看看京城来的孙大少,是个什么样的种儿。”

孙显才道:“我很奇怪,你跟苏绿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单恋她?”

李易扭了扭脖子,道:“孙少,别耍心眼儿了,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这车的pgs已经被我毁了,他们暂时追不上来。

有兴趣吗?有兴趣的话,咱俩就聊聊,我对你这人也挺感兴趣的,和你那些朋友相比,你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来阴的。

这个圈里的人,什么样的都有,我最反感,最看不起的就是玩阴的,不过你还算是不错,男人做事情都做在明面上。

能跟你斗这么三回,我很欣慰,只不过我要正儿八经的做事,没功夫理你。

我劝你从今天开始,就回到你自己的圈子里去,想把妹就把妹,就是别来烦我和我的朋友,这种行为很叫人讨厌。”

孙显才道:“李易,我叫人调查过你的背景,知道你家里有些能量,不过你可能还不大清楚我们都是些什么人。”

李易确实对孙显才身后的东西知道的不多,不过刚才已经吹过牛了,总不能把话收回,便道:“难道你是外星人?带着死光武器来攻打地球?”

孙显才打了个哈哈,道:“有意思,你很有意思。这么说你放我走了?”

李易叫李国柱把后车门推开,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当然,走吧,不过我得先提醒你一句,要找我麻烦,有两点,一不要到青春舞带去捣乱,二不要找我朋友的麻烦,我不喜欢。”

孙显才二话没说,下了车,向四周看看,他更不认识海州的环境,走了两步不知向哪里走。

李易道:“你就在这等着吧,你的朋友会来找你的。你的车我不感兴趣,我会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到时候你们再慢慢来找吧。”

李易开车向东,绕过孙显才身边,冲他可爱的摆了摆手,冲了出去。

李易开出来一段,脸上立刻变色,苏绿道:“李易,下一步怎么办?”

谁也不是傻子,谁都知道这事完不了。

李易道:“下一步怎么办就不是咱们能说了算的了,那得看孙显才那边打算怎么办。

我先送你回去,这几天你不要来青春舞带,我怕这话不算话,我去跟柳芝士说说,也正好借这个机会把你嗓子的事情提一提。

等风声过了之后,你再回来,再去辞职,唉,天底下的事都赶到一块来了,真是越渴越吃盐。

不过也好,说不定这正是个转机,也许可以通过这件事,成功的帮你脱困,咱们见机行事吧。”

苏绿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扭头看着李易,见他面带微笑,沉着自然,苏绿第一次产生一种安全感。

人家都说自信的男人最吸引女人,苏绿也是女人。

车向市中心开去,可是刚到一个口却被警察拦了下来,李易一拍大腿,心里十分懊悔,怪自己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以孙显才那些朋友的实力,必定能调动交警帮着他们拦车,这车这么明显,打老远就能看到,早想到这一点,不如在郊区就下车了。

其实李易原本的打算也是先开出去一段路,把车扔到郊外的路边,三人再下车走一段,最后打车回去。

只不过顾念着苏绿不能快走,李易这才多开出来一段。

现在前前后后都是交警,再想跑也来不及了,更何况现在在海州工作生活,总不能像个亡命徒似的,四处逃亡吧。

孙显才要想找自己那是太容易了,今天的目的只是为了救苏绿,以后如何跟孙显才对着干,李易的脑子里根本连个想法都没有。

李易停了车,交警和几名警察全都围过来了,他们一看车就明白了,根本没和李易废话,上来就拉人。

李易把一个交警的手碰开,冷冷的道:“别碰我,我自己下车。”

三人下了车,什么话都不用说,几个警察围着他们,其中一个开始打电话。

听说话的意思,是在向一个人请示。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大清楚,但是似乎很冷很硬。

打过电话,这警察向几个交警客气了几句,就把李易三人带进了一辆警车。

李易虽然认识王东磊,不过警车他还是头一次坐。

苏绿在李易耳边小声道:“他们会把咱们带到哪去?”

苏绿现在对李易态度的转变,已经叫李易骨头酥软的不行了,要不是有这么一档子破事搅了好心情,李易都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跳起来大唱《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支花》。

李易知道苏绿害怕,笑道:“没事的,太晚了,警察同志请咱们去喝茶。”

一个警察喝道:“你们两个少说话!”

车子向回开,那辆兰博基尼也被开回,警车自然没开警笛,悄没声的回到了和孙显才分开的地方。

孙显才仍站在原地没动,朴志兴和教授洪志连以及其他人都已经赶过来了,正在一旁等着,他们的坐驾将这本来极为僻静的地方弄的热闹了起来。

那小瘦子在孙显才身后站着,一见车来了,知道要再次见到李易,心里登时恨的痒痒的。

警车停了下来,叫李易三人下车,当头的警察和朴志兴耳语了几句,开车走了。

孙显才掏出一支烟,转过脸去抽了起来。

朴志兴过来道:“李易,跑啊,接着跑,我不拦你,我看你能跑到天边去不?

我告诉你,广省那就是我们爷们的天下,我听说你是东古人,哼哼,就你这个德性还想猛龙过江?我呸。

今天是孙少拦着,否则就废了你丫的。苏绿我们是抢定了,孙少决定不对付你,只要你滚蛋,那就一切都好说。

你小子胆子太大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们是谁?我叫朴志兴,我爸就是广a43师……”

洪志连道:“行啦,说这些干嘛,少说两句吧,天儿也不早了,快点儿回去吧。”

朴志兴以一种极为蔑视的眼神向李易瞪了一眼,走到苏绿面前上来就抓。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