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跳进人堆里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80跳进人堆里

10跳进人堆里

李易伸手把李国柱拉起,把苏绿交给他,道:“你带人先走,姓朴的交给我。”

李国柱不想叫李易涉险,道:“不,你带人先走,我断后。”

两人微一争执,巨无霸捂着腿上的伤口,又站了起来,这一次他学乖了,没再攻来,而是跑到床边,似乎去摸什么东西。

秦少冰这时在电话里忽道:“易,不好了,他可能是去按警铃。”

秦少冰话音未落,李易右手刀已经掷出,这一下用了十成力,冥蝶正戳在巨无霸的屁股上。

他虽然会铁布衫,但是冥蝶太锋利了,在李易的全力之下,还是扎进了巨无霸的屁股。

巨无霸长声呼痛,声音足有130分贝,估计比警铃声音还大,李易想也来不及想,扑上去捂住巨无霸的嘴,顺手将冥蝶拔了出来。

巨无霸挺身一翻,将李易翻到了下面,双手一掐,正卡在李易脖子上。

李国柱一看,飞身过来,重重一脚正踢在巨无霸的后脑。

巨无霸虽然抗打,但是毕竟是人,只要是人身上就有弱点,后脑受了重重一击,巨无霸只觉一阵眩晕,被李易一推倒在一边。

李易心里也犯愁,像巨无霸这种货,点穴不怕,总不能把他杀了吧。

李国柱一拳打在巨无霸下巴上,可是手震的生疼,手腕子发酸,这家伙一点事也没有。

这时秦少冰道:“易,用电击试试。”

李易暗骂自己愚蠢,竟然没想到这个,忙将手机拿出来,幸好刚才打斗的时候没摔出去。

李易按了键,正要对着巨无霸按接听键,巨无霸却已经坐起,双手一推,把李国柱呼的一声推向墙壁。

李国柱那么大的块头,再加上苏绿和朴志兴,份量已经不轻,可是在巨无霸手底下就像是一大两小三个小包裹一样,双脚离地,冲墙壁飞过去。

李易丢掉手机,左手扒地,身子斜飞而至,右手在李国柱腿上一拂,李国柱这才斜斜飞出,只是带动着朴志兴在墙上撞了一下,他和苏绿并没有受伤。

朴志兴屁股和后背在墙上重重撞了一下,骨头都要散了,他是骂不出来,要不然连巨无霸的祖宗八辈都得骂了,心想自己老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蠢货,这个时候当然是叫人示警最重要了,你冲到楼下去叫人,李易能拦住你吗?

废物,蠢货,王八蛋,白痴加饭桶,一顿饭能吃一斤半米,半袋挂面,四个大包子,一只整鸡,半斤羊肉,半斤牛肉,半斤牛奶,外加若干蔬菜和水果,可是连一个小混混和一个傻大个都对付不了,妈了个巴子的,要你有什么用!

朴志兴心里骂着,谁又去管他,李易将李国柱拨开,叫道:“你快带人走,把电闸拉了,我一个人好脱身。”

李国柱一听也觉得有理,要是李易冲不出来,大不了自己再闯进来一次,陪李易一起也就是了。

李国柱肩上扛着苏绿,左手提着朴志兴,向楼下走去。

李易见李国柱走了,放心一大半,正要站起来,巨无霸却又冲了上来。

李国柱扛着苏绿,提着朴志兴向楼下跑去。

先前李国柱在一楼的卫生间里终于找到了第六个保镖,这人刚拉肚子从里面出来,就被李国柱一拳打在脖子上,晕倒在地。

李国柱从卫生间出来,看这些保镖一动不动,姿势都很好,要是外面有人进来,不至于一眼发现破绽,便没去动这些人。

在一楼,李国柱听到二楼上面有打斗的声音,料想李易能对付的了,怕外面忽然有人进来,便没上楼。

直到在下面等了好一阵,这才不放心上来看看,结果便见到了巨无霸这种人间“尤物”。

李易叫李国柱带着人先下去,李国柱心想,先把苏绿救出去是正经,朴志兴自然是人质,只有几个人都安全了,才能放了朴志兴。

李国柱想着,便下到了一楼,见那几个保镖还像是行为艺术一样的站着,心里一阵放心。

哪知李国柱正要出楼,楼门一开,从外面进来一个人,竟然是黑豹!

黑豹也没料到今天李易他们会来抢人,因为在此之前朴志兴一直接到以李易手机号打来的电话,听电话内容,似乎李易并不知道朴志兴家在哪,还在大街上乱找。

黑豹一进楼门,抬头正看见李国柱,两人都是军人出身,而且受的是同样的训练,黑豹立刻伸手拔枪,李国柱松手将朴志兴摔在地上,也从腰间将枪拔出来。

两人的动作几乎没有一点滞涩,中间不见界线,全是一气呵成,连贯自然,就像艺术家弹琴一样,那种专业的技术美感叫人窒息。

可是李国柱要丢下朴志兴,肩上又扛着苏绿,在细节动作上自然要受到影响,当他的枪口刚刚抬起的时候,黑豹已经将手臂伸直,枪口对准了李国柱的眉心。

李国柱的枪口斜斜的指在黑豹的脚前,他知道黑豹的动作特点,只要比敌人快一点,也会先下手为强,自己的枪只要再向上抬不到半尺,黑豹的子弹便会射进自己的脑袋里。

两人脸上都没有表情,李国柱看着黑豹的眼神却极为复杂,里面既有痛恨,又有惋惜,既有亲切,又有陌生。

两人只凝神静对了片刻,却又像对峙了几个小时一样的漫长。

忽然黑豹将枪一放,枪口对准了地上,叹了口气道:“你把少爷放了,走吧。”

李国柱没动,道:“你为什么变成这样?”

黑豹道:“你不是也一样?”

李国柱摇头道:“我不一样,李易是我朋友,他把我当朋友。你呢,这小王八蛋拿你当什么?当人吗?你只是个工具。”

黑豹脸上肌肉一阵**,却只是道:“你不用多问,这不关你的事,你就记着我已经不存在了,快走吧。”

李国柱看了朴志兴一眼,道:“你不怕他对付你?”

黑豹哼了一声,道:“我是老爷的人,他顶多骂两句罢了,别的他还不敢。”

李国柱冷冷的道:“你就心甘情愿给人当奴才?”

黑豹脸上闪过一丝愤怒,很快便变成了羞愧,道:“我说过,你不用问这么多,快点走吧,要是叫别人知道了,我可帮不了你。”

李国柱要是孤身一人,那是一定要先问个明白,可是有苏绿在,却不能冒这个险,向黑豹点了点头,背着苏绿出了大门。

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李国柱道:“你变了,我不喜欢你现在这样,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变回来,别给咱们三队丢脸,别给咱们特战队员丢脸。”

黑豹闭上眼睛,似乎回忆起了当年一起训练,一起执行任务,一起受伤,一起在东南亚的森林里吃活蛇,吃蚯蚓的日子。

李国柱挺着腰出了大门,心里不是滋味,他知道在这地方要想从正门逃出去,简直是作梦,要是翻墙,就必须得有李易同在,否则苏绿出不去。

要想叫李易一起出来,就得趁黑趁乱,李国柱想到这,便按着先前李易告诉他的,去找总电闸。

黑豹等李国柱出去了,这才将朴志兴抱起来,本想上楼去看看,可是想了想,还是抱着朴志兴出了大门,直奔朴环的住所。

朴志兴心里暗骂:“看来我家养的不是废物就是判徒,黑豹,你等着我的,我不叫我爸扒你一层皮,我就不姓朴。”

房间里巨无霸和李易又斗了几招,可是在李易太极劲的推封挡顺之下,巨无霸已经摔了三四交。

李易一直想将巨无霸制住,可是这家伙水火不侵,李易点了他几个重穴,都没能奏效。

点他眼睛、下阴的时候,巨无霸又封挡的很严,看来平时十分注意这些脆弱的地方。

李易一直想找他的罩门,但是太阳穴,咽喉,尾闾,跟腱都试过了,却都不是。

李易正想着,巨无霸又冲过来一把抓住李易肩膀,就要摔出去,哪知李易肩头一扭一滑,竟然脱出去了,巨无霸一抓脱空,身子便向前一抢。

李易这时正在巨无霸右边,左手在巨无霸屁股上轻轻一顶,便知巨无霸左前方是最虚的一点,右手立刻一掌缓缓推出,正顶在巨无霸的腰眼儿上,使出一招“如封似闭”,借力打力,将巨无霸一个庞大的身子直送出去。

巨无霸撞在墙上,将墙撞的嗡嗡直响,却没事人似的又转回身来,十指箕张,再次冲向李易。

李易心想不把这东西制住,以后没个完,看准巨无霸来势,右手虚托,手臂向里,掌心向上,架在巨无霸左腕上,身子忽的倒转,借力一甩,竟将巨无霸将近三百斤的身子直掼出去。

在格斗中,像巨无霸这样的人,局部的点打无效,那就要对他进行整体的撞击,刀扎都不出血,摔你总该疼了吧。

是以李易用背口袋的招数将巨无霸摔了出去,但是所用的功法却仍是太极劲。

巨无霸如腾云驾雾般翻了个个,直摔到**,可怜这张红木骨架的床,没被朴志兴以“式”逛荡散架了,却被巨无霸轰然压塌。

巨无霸真禁摔,嗷的一声跳起来,又向李易冲来。李易一看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心里十分焦急,忽然看见刚才跌落的手机,就在前面不远处,忙扑过去将手机抢在手里。

巨无霸转过身来,飞身扑向李易,看来是要把李易活活压死,李易忽的抬起右肘和右膝,咚的一声将巨无霸顶的从自己头顶翻了过去。

这一下李易也撞的不轻,右肘和右肩一阵酸麻,强挺着翻身站起,回头见巨无霸刚刚起身,忙抢过去将手机对准巨无霸的屁股,一按接听键,只见蓝色电火花一闪,巨无霸哼都没哼,直摔出去,腾腾腾几步竟撞在玻璃上。

这屋里的玻璃和走廊的十分相像,也是一整块宝蓝色的大玻璃,巨无霸一头撞过来,玻璃虽然结实,又不是防弹玻璃,哗啦一声巨响,这大块头一头跌了下去。

李易心想要是搞出人命来可麻烦大了,他这时救人当先,没心去想是不是敌人,又扑过来一把抓住巨无霸右腿。

可是巨无霸身子太重,再加上惯性,李易不但没能抓住他,自己也被带的直向外甩去。

李易吓了一跳,这别墅层高有三米上下,从三楼的窗户摔下去,离地面就是七米左右,而且还着惯性,那不摔死才怪。

李易这时上半身已经甩出了窗户,危急中双腿一分,左脚勾在了没碎的那半片玻璃上,右腿则挂在了墙上。

玻璃这东西虽然脆却很硬,况且朴志兴家的玻璃有十二毫米厚,再者李易分腿的时候,并没给玻璃太大的冲力,是以承住了两人的重量。

可是这巨无霸身子太重,现在这二百多斤几乎全由李易承担,时间稍长李易哪受的了。

李易心想:“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这家伙也别怪我,再这么下去,我逃不走还好说,可要跟你一起摔死了。”

李易想到这正要撒手,哪知巨无霸从电击昏迷中醒来,双腿一阵乱踢,左脚正踹在李易手腕上,李易一疼自然撒手,巨无霸直跌下去。

总算是巨无霸练过,跌下去时双手在墙上胡乱抓了几抓,身子下坠之势被缓冲了几下,这才轰然一声摔在灌木丛里。

这时院子里早已警铃大作,人声四起,刚才玻璃碎了的时候,便已有人发现了异样,只听院里子的人纷纷道:“北楼有声音,快过去看看。”

李易想从窗户外爬进来,可是这个姿势还怎么爬,只过了片刻,屋子里便闯进来几个保镖,一见屋里乱成这个样子,少爷也不见了,那还了得,登时一片大哗。

李易大头朝挂在窗户上,谁能看不见,有两个人过来一把将李易拉起来,同时四五支枪已经顶在了李易的脑袋上。

李易看了看左脚,已经被玻璃划伤了,见屋子里闯进来个人,都拿着,对准了自己,索性双手慢慢举起,笑道:“都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们里边有几个我还见过,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何必动刀动枪?”

一个保镖看来是个头头儿,喝道:“李易,你把嘴闭上,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这地方也是你能闯进来的?”

李易笑道:“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已经进来了吗。只不过不好意思,我做了个弹弓,把你们家玻璃打坏了。”

那保镖道:“少废话,说,我们少爷呢?”

李易道:“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爸。”

旁边两个保镖一把架住李易的胳膊,其余人上来便是一顿好打,李易咬牙挺着,脸上仍然带笑,不大功夫,李易嘴角就出了血。

带头那保镖道:“快,快去通知老爷,鲁雄呢?黑豹呢?怎么都不见人影了?快去找,下有没有。”

李易看屋里的形势,所有人都用枪指着自己,房门被四个人挡着,可是又不能跳窗户这,看来还得趁乱逃走。

李易想到这眼角余光向地上的了看。

忽然秦少冰道:“易,等一会儿我用信号叫这几个人的手机都响了,他们肯定会下意识的去,你可以利用这功夫抓手机,用强光晃他们一下,再趁机逃走。”

李易觉得是个好主意,轻轻嗯了一声,那当头儿的保镖道:“怎么,疼了?刚才不是挺有种的吗?一声都不吭,怎么现在……”

忽然屋子里这几保镖腰里的手机都响了,几人手机一起响,情景相当壮观,这些人自然都下意识的低头去看,李易抓住这个机会,身子伏低,猛的扑向自己的手机。

抓到手机后身子着地一滚,将手机对准了一众保镖的眼睛,可是李易却忘了如何按键了,这一下可糟糕透顶,李易头上一阵寒鸦飞过,呀声阵阵。

二黑和秦少冰在屏幕前也都一拍大腿,暗叫可惜。

几个保镖都吓了一跳,正要将枪对准李易,忽然整个大宅的灯全灭了,原来李国柱将电闸切断了。

李易心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恨不能抱住李国柱亲上几口,趁着这个机会,一脚将身边一个保镖踢倒,借力向外一滚,从门口滚了出去。

屋子里大喊大叫,响了两声枪,立刻又有喊道:“别乱开枪,小心打着自己人。”

李易暗中记着三楼的格局,在扶手上一搭,翻身而下,落在二楼的楼梯上。

为了防止崴脚,李易没敢踩的太实,碰到实地后,李易放松全身,向楼梯下面滚去。

哪知却正撞到一个人的脚上,这人正带着一群人来看看情况,没想到中途突然断了电,被李易一撞,这人险些摔倒。

李易知道是大宅里有人过来了,听四周的杂音,似乎来人不少,正在发愁从哪个角度冲出去,秦少冰忽道:“旁边都是人,冲不出去,抓住身边的这人。”

李易来不及多想,跳起来一把扣住这人的脖子,向怀里一带,喝道:“都闪开。”

哪知这人身手不错,左臂一横竟将李易手腕格开,紧跟着右手成拳,打在李易左胸。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