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都为了利益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84都为了利益

14都为了利益

李易叫苏绿先到一旁去等着,把柳芝士拉到一边,道:“老板,我想你可能是想的多了,苏绿确实是想换一份工作,她一个女孩,不能一辈子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混饭吃,该找个稳当的工作了。

至于你说的白板,我确实也见过他,或者说,他来找过我,他误以为我是你的心腹手下,叫我跟你提一提云省南边的那些事,我拒绝了,不想参与到其中来。

刚才应该就是白板的电话吧?我一猜就是,要不然你不会是这个态度。至于他说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不管他说什么,那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赚些钱,不想淌这趟混水。”

柳芝士冷笑道:“你说我会信你吗?”

李易只得呼出一口气,道:“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这就随你了,不过,这事跟苏绿没半点关系,她是局外人,什么都不知道。”

柳芝士道:“可是我的事情她却知道了。你俩刚才演的还挺像啊,你的也够快的了。

你要知道,这种事情,只要是沾上就别想扯下来,硬要扯的话,就得连带一层皮。”

李易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柳芝士看了看远处的苏绿,道:“看来我低估你了,你应该早就认识苗好,并且跟她很熟,你说,苗好和苏绿比,两个人谁更漂亮一些?”

李易听出他话里有话,怒道:“柳芝士,我尊重你叫你一声老板,你可别打歪主意,苏绿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可饶不了你。”

柳芝士哈哈大笑,忽然笑声倏然而止,厉声道:“你饶不了我?白板也饶不了我,那又有什么分别?”

柳芝士吐了口吐沫,道:“哼,别以为拿我家人威胁我就有用了。苏绿爱来不来吧,我不管了,你们看着办。”

说罢转身离开,李易见他走到自己车里掏出怀里那手机,一边开车走一边,一边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这时他已离的远了,李易接听不到他电话的内容,想叫秦少冰帮忙,却见苏绿还站在远处,一副可怜的样子。

李易走过去道:“别担心了,刚才柳芝士答应了,你现在就可以走。”

苏绿又惊又喜,道:“真的!?”

李易点点头,道:“真的,他可能是心烦意乱,也没心思想这些事了,也好,你暂时先离开,最近说不定要出什么大事,可别受到牵连。”

苏绿道:“那你说我是不是得离开海州?”

李易想了想,道:“应该不用吧,如果他要对付你,你跑到哪都危险,他一定会找人盯着你。

况且唱片公司就在海州,离开了挺不方便的,我看不如就在海州,深居简出,别引人注意,你留在我身边,我还能照应你,免得有人找你麻烦。”

苏绿微一犹豫,便点头答应。

李易心里明知道苏绿那不到一秒钟的犹豫,到底是什么内涵,可是只得勉强自己不要去想这些。

苏绿心情轻松了不少,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了。

李国柱现在住的这楼,有很多家向外出租,李易给苏绿在李国柱家的楼上租了一套房子,叫苏绿暂且住下,前前后后也没耽误多少时间。

离开苏绿家门的时候,苏绿叫住了他,道:“李易,你这么帮我,叫我怎么谢你才好?”

李易心里不是滋味,回头道:“我对你是怎么想的你心里清楚,不过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希望以后咱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给党大夫打过电话了,他说你这几天专门吃老一些豆角,上面要带红斑,那么五天以后穴道就自然解了,到时候你的嗓子又会和从前一样,不用担心。

你不方便出门,我叫阿国去菜市场给你买,等嗓子好了,你就抓紧时间和唱片公司联系,要是出了专辑单曲什么的,赚了钱就请我喝酒吧。”

李易故意说的轻松,心里却酸酸的。

苏绿笑着点点,心情极为复杂。

离开苏绿的家,李易在外面街上一阵猛跑,直到跑的满身大汗这才停住。

忽然想起从东古回到海州都好几天了,却还没和林子珊联系,心里有些歉疚,忙拨通了林子珊的电话。

他原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跟林子珊联系,从东古离开之前又没告诉他自己手机坏了,林子珊一接电话指不定怎么骂自己呢,一想到这个乘女孩故作生气,叉腰瞪眼教训自己的可爱样子,李易直想摇着双手喊“亚美蝶,亚美蝶”。

哪知打了两次林子珊都没接,直接就挂了,这叫李易十分奇怪,电话卡没换,电话号自然也没换,林子珊为什么不接。

李易忽然想到,自己初七从东古回来,到今天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了,回来后不长时间秦少冰就把新的电话给了自己了,可是直到今天,林子珊也没主动的打过一个电话给自己。

李易有些不安,又拨了林子珊的电话,这一次林子珊接了,可是声音极弱。

林子珊道:“喂,有事吗?”

李易道:“你怎么啦,怎么不接我电话?”

林子珊低声道:“没什么,我不太舒服。”

李易松了一口气,原来她病了,忙道:“你感冒了吧?从海州回去,气温差的太大,那天又在雪地里玩了半天,现在怎么样?”

林子珊道:“我没感冒。”

李易又紧张起来,道:“那是怎么了?哦,我知道了,每个月都有那几天,对吧?

那你也不能不给我打电话呀,我手机在东古就摔坏了,这才换了一个新的,刚换好就打给你了,没生我气吧?”

林子珊的声音还是那样,道:“不生。”

这种不死不活的声音叫李易十分头痛,道:“你到底怎么了?呀!是不是铁东去找你麻烦了?”

林子珊道:“没有。”

李易实在受不了了,道:“你到底怎么了?能不能多说几个字儿啊?”

林子珊忽然哭了,李易这才发觉原来她的声音一直哑哑的,忙道:“好了,好了,我不发火了,乖,听话,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子珊哭了一小会儿,忽道:“李易,咱们两个分手吧?”

李易顺口道:“嗯,行啊。”

忽然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劲,急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分手?”

林子珊道:“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李易道:“为什么呀?到底怎么了?我哪做的不好吗?”

林子珊道:“你不用问了,咱们根本不合适,以后你也别去学校找我了。”

李易怒道:“分手也行,不过你得把话说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林子珊似乎有些犹豫,可还是鼓足了勇气,道:“我不想跟一个脚踩两只船的人在一起。”

李易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苏绿,看来林子珊不知道从谁的嘴里听到了自己和苏绿的事,可是没道理呀,那件事现在谁都不知道,顶多能察觉出来自己喜欢苏绿,总照顾她罢了。

林子珊听李易没吱声,续道:“你既然考大学就是为了追求谈姐,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

我可不是替代品,谈姐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我也比不上她,你还是用心努力吧,做出一番事业。

咱俩就不要再联系了,我得开学才回海州,你就别来找我了,我不想再看见你。”

李易没想到原来是因为谈欣蓉,并不是苏绿,可是即使是谈欣蓉,这件事也没有什么解释的余地,难道要自己假意承认对谈欣蓉没有意思?这是李易绝不会说的话。

要他假意说对苏绿没意思也就罢了,谈欣蓉这个女人在李易的人生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李易会十分明确的承认这一点。

林子珊看李易不说话,知道这是一种默认,道:“你喜欢谈姐也很正常,不过等她生下了孩子,你也要好好对待那个孩子。

我祝福你们,我……”

林子珊又泣不成声。

李易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渠道知道这件事的,以她的性格和为人,肯定不会去刻意的去打听,家里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从中使坏,他们都想着自己能赶快别再缠着谈欣蓉呢,好不容易有了个林子珊,怎么能对她说这些。

到底是谁呢?

难道是二姐李逸淑?也不可能啊,姐弟两个虽然不和,可是她也是反对自己追求谈欣蓉的呀。

李易正在胡思乱想,林子珊已经把手机挂了。

李易在大街上逛来逛去,漫无目的,见到小摊上有卖东西的,便随手买下几样,一圈下来,手里提的全是元宵。

原来就要到正月十五了,大街上摆摊的全是卖元宵的,尤其是到了晚上,都着急收摊,卖的更便宜。

李易提着各式各样的元宵,看着这些又圆又白的小球球,就想起林子珊的脸来。

回到青春舞带,李易把元宵分给了那几个保安和冬雪他们,一个人回到三楼睡了一大觉。一觉醒来,李易决定不能就这么放手,一定要去挽回林子珊。只不过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想到这,李易的心情略微轻松了一些。

晚上青春舞带照常营业,郑好提着一大兜子元宵来看李易,这个货居然还能记着这种传统的节日,倒叫李易有些意外。

可是这个东西却总是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第一句就是“祝师父师娘团团圆圆,早生贵子。”

李易苦笑一声,叫他把元宵又都分给旁人了,郑好见李易情绪不大好,道:“师父,我看你眉心有黑气,流年不利呀。要不然我给你介绍几个小妹妹,保证清纯,保证,冲冲霉气也是好的。”

李易苦笑道:“你放屁,你能找来的小妹妹肯定不清纯。”

郑好嘻嘻一笑,道:“咳,现在去哪找真正清纯的去呀,装清纯就行呗,反正处女和非处女也就差那么一层皮儿,不用往心里去嘛。”

李易道:“我叫你练的功夫你到底练没,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你今年多大了,不用上学吗?”

郑好道:“功夫我是没怎么练,不过有师父你在,有你保护我,我还练那玩意干嘛,太辛苦了。

我今年16,在海州第五高中,厉害吧,全市最好的高中,我爸托关系花钱叫我进去的,我们班主任曾经教出过二十多个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

不过我肯定考不上清华也就是了,我一个礼拜也上不了几天学,上学干嘛,去了也是睡觉,再说我班上的女生长的都很挫,我去上课也是遭罪,反正毕业了肯定能有个高中证书,我已经知足了。”

李易道:“你爸就不管你?”

郑好一撇嘴,道:“他管个屁,就知道自己扩大地盘,师父你还不知道吧,韩天林的那几家实体有两家已经被我那死鬼老爹给盘过来了。

韩天林自打变成废人以后,手里只守着一家火锅城,那是他发家的产业,其余的那些就守不住了。

反正大夫说他的这些病好不了,也死不了,养不好也养不坏,他现在吃喝玩乐什么都不行,又不用治病花钱,还赚那么钱干嘛。

我爸正计划把他的所有店都盘过来,所以我老爹的脚早就伸到新东区去了,现在是开发区和新东区的双料老大,前不久我家已经搬到了新东区,不过还是靠近两个区中间,这就叫一脚踩两界。

牛吧?绝对牛。海州地盘不小,势力很多,可是要论这一片,那就得属我老爹了,有什么儿子就有什么爹嘛,他绝对像我。”

李易心想跟这个二货说话说时间长了,自己的情感、逻辑、性情、思维、理想都会受伤,还是算了吧,不由得苦笑着了摇头。

李易见场子里没有什么人闹事,便跟旁人打了声招呼,一个人到外面逛逛。

李易在街上抽了支烟,忽然看见了柳芝士的车子,车里像是有人,而且似乎不是柳芝士一个人。

这么晚了,柳芝士不在三楼呆着,跑到车里干什么,难道找了个马子玩车震?可是看着又不像。

李易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躲好,把手机拿出来对准了柳芝士的车子,按秦少冰所说的,调了调摄头的焦距,这才看清了车里的情况。

没想到坐在柳芝士车里的,是一个男胖子,另一个却是十分妖艳的女人。

李易躲在暗处,偷看车里,他看的虽然清楚,可是却听不到这三个人都在说些什么。

只见那胖子留着板寸,一张肥脸痘痘,左额头上有一道刀疤,面相十分凶恶,正在听柳芝士说话。

而那妖艳的女人却面带笑容,嘴里叼着一支烟,不时的吐出一两个烟圈,看她年纪已经不年轻了,不过骨子里还是透出那么一股骚气。

柳芝士说了一会儿,那胖子显得十分生气,手一个劲的在玻璃上敲打,那女人则满不在乎的样子。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那胖子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的样子,柳芝士背对着李易,看不清他脸上有什么表情。

三人正说着,柳芝士来了电话,李易忙把窃听的键子按好,听声音原来又是白板的来电。

只听白板道:“柳老板,你们三个聊的好吗?我看不如把电话放成免提,咱们几个人一起来聊聊。”

柳芝士下意识的从车里向四外看看,李易忙缩回身子,只听柳芝士道:“你在哪?我已经开了公放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白板道:“我就在你附近,不过我看你不用费心找了,青春舞带周围这么大的地方,恐怕没有几个小时你是找不到我的。

但是柳老板的一举一动,我可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看你跟大成和董小梅在聊天,聊的好开心哪。我说的没错吧?

行啦,行啦,别再找了,找不到的,你这么胖的身子,扭头什么的还怪累的,瞧瞧,出汗了吧,热不热?有时间我请你吃冰淇淋。

嘿嘿,要说论起来大成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咱们不只打过一次交道。

小梅姐的店子里我也常去光顾,她店里的小姐服务十分的周到,每一次我都很满意。”

这时一个十分腻人的女声道:“哟,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位客人了?下次再来的时候,我还得麻烦你说一声,我好给你打折。怎么也得把我这几家店里最好的尖果儿叫出来,一起为这位老弟服务才行啊。”

没等白板说话,一个粗糙的嗓音道:“白板,你还讲不讲江湖上的规矩?我们的路子你居然也想插一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白板道:“大成,你没资格跟我说话,更没资格跟我乱喊乱叫,你叫你们老板出来,他为什么老是躲在阿富汉不出来?

是不是怕人追杀呀?如果是的话,那为什么当初他敢于那么做呢?连胡得全都被他给做了,厉害呀,太厉害了。

只不过你们老板有勇无谋,下手够狠,可不大好使。他也没想想,就凭他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其它人吗?

他把胡得全做了以后,其它的势力能叫他顺利的入主中原,站稳脚跟吗?人们都在虎视眈眈哪。

咱们说群雄逐鹿,群雄逐鹿,群嘛,就不一定是他实力最雄厚了,唉,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折损这么多的兵力,最后说不定是给别人做嫁,这是只有傻子才做的出来的事。

那么多势力谁都不去动胡得全,就你们老板忍不住先动了手,还扬言要一统新月亮,大有压倒一切势力,一统江湖之势,哈哈哈哈。

他要是只想当老大也就算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一日无权,我可以理解,但是他居然大胆到要动所有势力的既得利益,他以为谁都是小蚂蚁,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吗?

黄兴汉哪黄兴汉,也亏他是汉人,愣是不知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九字方针。那把椅子不是那么好坐的。如果真那么好坐的话,胡得全也不会被他黄兴汉给干掉了。

黄兴汉一死,新月亮能不乱套吗?秩序你懂不懂?任何地方都是需要秩序的,当旧的秩序能够维持大多数势力吃喝拉撒睡的时候,就不要想着去改变他,创造什么新的秩序,那样是会很糟糕的。

你们老板黄兴汉看来想做一个创新家,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可惜他不知道,吃螃蟹无非是一种口欲,无论成功失败都不有人在道德上去讽刺这个人,更不会招来杀人之祸。

但他所做的却是在玩火,本来江湖上好好的,他却想把这潭水打乱了重新洗牌,这不就是传说当中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嘛。

你影响到了别人的既得利益,而实力又不是极强,在这种情况下乱动手脚,是要招来恶鬼缠身的,而且这鬼还不是一只,是很多只,个个张牙舞爪。

所有的人都会出师有名的,靖难嘛,胡得全死了,就不用清君侧了,可是你黄兴汉凭什么把老大给做了?是老大对不起弟兄们,还是老大无德无能?

都不是,那好,那就是你黄兴汉的错,要不是这些势力之间互有牵制,恐怕你们老板跟本活不到今天。

他以为把手里的生意交给你大哥大宾,由大宾主内,再由你跑外线,他在阿富汉垂帘听政就能万事大吉了?错,绝对是错。

据我分析,不出一年,另几个势力就会联起手来绞杀你们这一支,然后再瓜分天下,重新划分。虽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不过黄兴汉是不会合太久了。

现在更好了,胡小惠又回国了,到处在找他,你们老板躲在阿富汉也不是长久之计,早晚会出事情的,藏是藏不住的。

他把胡得全一把火烧死,我看胡小惠不能轻饶了他,一定会慢慢的把他的皮剥掉。

你知道皮被剥开是什么样子吗?我见过,那脂肪像黄油一样,极有弹性,肌肉是血红血红的,还一抽一抽的。

前不久胡小惠联系了我,问我知不知道黄兴汉的下落,大成你猜我是怎么说的?”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