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原来是妹妹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186原来是妹妹

原来是妹妹

孙显才继续说道:“再说回我妈吧,你知道的,在我们孙家,女人不参与政治的,我妈当时还年轻,年轻的很,她和一些朋友常到一家酒吧去。

二十多年前还是九几年,京城的酒吧也不多,本来是一群年轻女孩闲着没事去找刺激,结果就遇到了我爸。

你想象一下,我爸浑身是血,手里提着刀冲进酒吧,后面追来三个彪形大汉,在酒吧里打了个一塌糊涂,老板想报警,被我妈拦住了,谁知道她怎么想的,可能是想看看以一敌三到底能不能赢。

结果赢了,把两人砍跑了,第三个被砍倒在地,两只手肌腱全断,可是我老爹也失血过多晕倒了。

后来的事情你都能想象,我妈把我爸救回家里,给他洗身子,包扎伤口。

我爸在孙家一直住了半个多朋,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

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瞒的住,我姥姥姥爷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妈会从外面把这么一个野男人救回家来,还发生了关系。

我爸哪能在孙家受这个气,也没等着被人赶,自己就走了,这一下也没回津市,直接往南干到广省,在珠三角这一带又用了几年的时间打出一片天下。

而我妈那边跟家里闹翻了,知道怀上我以后,坚决不把我打下来,我姥姥和姥爷无论怎么说都没用,后来还是生了,生了之后不许我姓庄,结果还是姓了孙。

我长大以后,常常在京城和广省之间跑,我妈和我爸的脾气都很倔,一个不肯向老丈人和老丈母娘低头,一个不肯向亲爹亲妈认错,就么二十多年下来,俩人谁也没再结婚,中间只见了十几面,比牛郎织女还惨,人家管怎么还一年见一次。”

李易这才知道孙显才身世的具体情况,顺口问道:“你就同想过改姓之后认祖归宗?”

孙显才笑道:“有什么太大关系,吃到嘴里还是肉,喝到嘴里的还是酒,姓什么又怎么了,显才这个身就俗的很,换一个姓也雅不起来呀。”

孙显才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将一大块腰子扔在嘴里,用力嚼了起来,道:“很久没在街边吃东西了,夜风清凉,喝啤酒,吃烤串,把一把路边的尖果儿,生活的还是满有滋味的。

我妈很惦着我爸,我年年到珠三角那一带去看我爸,其实也都我意思。

往年都是到珠市去,我爸常年在那,这些年他已经不怎么到处跑了。

每年我去,朴志兴和洪志连也都过去找我,在那边疯玩,我跟他们也都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

海州我只来过两次,今年朴志兴叫我来他家这边玩玩,说海州这几年繁荣了不少,好玩的地方很多。

其实我跟他俩不是很合的来,只不过这么多年的朋友,不跟他们在一起,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朋友了。

没成想这次一来,就遇到了你,人生真的很有意思,你不经意间就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值得回忆。(!)”

孙显才嘴里这样说着,可是李易看他脸上带笑的样子,却有些不大像是在回忆和自己斗的那些事。

孙显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咳嗽了一声,道:“你身手真不错,功夫是跟谁学的?”

李易见孙显才连家里的私事都跟自己说了,自己要是藏私就显得很不光棍了,于是也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孙显才似乎很喜欢听故事,一听到李易说的简单的地方就经详细问一遍,等李易说完,孙显才叹了一口气,道:“还是你的生活有滋有味,我倒是很羡慕你。

我常听我爸说他这些年在珠三角的那些破事,今天砍了谁谁谁,明天和哪个局长在一起吃饭,后来又收了多少地盘,现在整个珠三角的黑道,几乎都是他的了。

说实话,我一开始还真怕他对你做些什么,海州虽然不是他势力的核心,但是要想动用几百人还是可以的。

据我所知,朴叔家里就不少于二百多人,东天帝都里面长短枪也不下五十只。

朴叔家的这些人大都是部队转业下来的,到朴叔家里当保镖,或者说打手。

东天帝都那么大的地产,光明集团那么大的产业,养的人何止二百,那天如果不是朴志兴做了丢人的事,而你又捉住了朴叔当人质的话,并且表现的既冷静又有胆色的话,你和李国柱根本出不了东天帝都,就算身上被打成筛子,也只是丢到河里,按失踪处理。

你不错,在年轻人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你具备了成大事的五项基本素质,义、勇、胆、识、谋。实话实说,我很欣赏你,我能看的出来,朴叔他们也很欣赏你。

他们是老一辈的人了,白手起家,重规矩,讲原则,比如我爸和朴叔在女色方面是最忌讳的,从来不许我们碰有正主儿的女孩,也不许‘踩家果’,更不许强扭瓜。

而他们自己也是这么做的,我爸跟我妈分开这么长时间,身边女人是有,可是一直没娶,而且找的都是出来卖的小姐,人家都是自愿的。朴叔更是这样,身边只有一个原配,他不近女色的。

我知道朴叔最不喜欢志兴这么胡闹,可是志兴偏偏这么不争气,文也不行,是武也不行,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给家里惹事。

你要知道,如果他惹了普通老百姓也就罢了,可是这片国土上,卧虎藏龙,如果惹到了重量级的人物,很多事情就并不是那么容易办的了。”

李易脸上不动声色,继续喝酒,可是后背却又是一阵阵的有些发凉,前几天招惹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哪!想起来真叫人后怕!

两人各喝了四大扎啤酒,都醉了,李易对孙显才这种只讲家里那些破事,总是不步入正题的谈话有些烦了,大着舌头道:“你,今天来,这么晚,又喝酒什么的,该不会就是为了讲你爹恋爱史吧?”

孙显才呵呵一笑,道:“没有,李易,我很,欣赏你,真的,你不用怀疑,欣赏,绝对欣赏,有,胆识,有本事,有,重情义。

我确实很想交你这个,朋友,朋友啊,知道吗?朴志兴不算是我的朋友,玩阴的,对付女人,这样,不行,我后来,没跟他说话。

你不信?我,你不信?我真没跟他说话。我那天就说,大声的问他,如果,苏绿,咱们说苏绿啊,就是说苏绿,如果,是我的女人,你还敢这样对她吗?

不是你,是朴志兴,我是对着他说的,你还敢这样对她吗?敢吗?他,就他,连个屁都没放。

对,他怕我,不是我吹,他真怕我,他做的不对,这小子,呵呵,我有点醉了,你看见我那车没?司机,就是,哎呀,在那等我呢。

李易,我比你大,我就叫你老弟了,行不?哎,够爽快,李老弟,老弟,我想,嘿嘿,我想问你一句话,行不?”

李易勉强睁开眼睛,道:“什么话?问哪,随便,问,我一定回答。”

孙显才看了看四周,神秘的道:“就是,你,跟,唉,跟苏绿,你呀,跟苏绿有没有,就是说,是,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跟我说真的,我想听真话,真的,我以前就是这么说的吧?

你要是她男朋友,我转身就走,大哥不干那挖墙角的事,讲究人,我,就是说我,讲究,你,你到底是不是?”

李易虽然醉了,可是对苏绿这个名字还十分敏感,一听孙显才果然问到了苏绿,不由得苦笑,笑着笑着竟然哭了。

孙显才有些慌,递给李易几张纸,道:“你哭,哭什么?你看我哭了吗?没有啊?

苏绿呀,你,是不是,到底?你先别哭,我,你还没回答呢?苏绿是你女朋友?不是?到底是不是?”

李易摇头道:“不是,她不是,我俩只是朋友。”

孙显才道:“老弟,你别哭,我呀,我跟你说,我其实,挺喜欢苏绿的。”

李易强挺着抬起脑袋,道:“你,你说什么?你喜欢苏绿?”

孙显才一摆手,道:“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说我喜欢她,那是一开始,其实,有那么一点,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没碰她,没有。

我现在对她的感觉,就是说,你别笑我啊,我就是说,像对妹妹那样。”

李易道:“你,直说,我没听明白,不过我,我对她,一直,嗯,我在追求她,我做了不少事,就为她,你也看见啦,是吧?”

孙显才忙一拉李易的胳膊,道:“你误会了,你,我没说清吗?我说清啦。我是说,我,不是把苏绿当成女朋友,我是说妹妹,你别以为我土,是,真的,真感情,妹,妹。”

李易心里这才宽松下来,道:“妹,妹?”

孙显才道:“是,妹妹。我这一阵子心里想了,不少事,她童年很不幸,我很心疼她。

真的,老弟,我要是对她有什么想法,没必要,说实话,没必要跟你说这些,我直接,就,做了。

但是……”

孙显才忽然垂下头来,缓缓的道:“我这么多年来,没见过像苏绿这样的女孩,坚强,自守,进取,我很心疼她,我先前以为自己是爱上她了,后来想想又不是,虽然我跟她接触的时间只不过几个小时,但是,她,碰到了我内心很软的那一点,我说不清楚,说不清楚。”

两人各自说着胡话,扑通扑通两声,先后倒下。

远处孙显才那司机见状叹了口气,开车过来,付了帐,给两人简单擦了擦,扶上了车,开向了东天帝都。

李易睡梦中感觉有人给他擦干净了脸,又给他盖上了被子,床睡的很舒服,李易也没管那么多,抱着枕头沉沉睡去。

第二天李易本打算睡到自然醒,可是却感觉有一头牛在自己脸前边吹气,这叫李易大吃一惊,忙翻身坐起,双掌自然而然的在身前交错。

哪知面前的不是牛,也不是任何其它的动物,却是那个巨无霸,家伙正爬在**,像看小姑娘似的盯着自己,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李易恍惚记着昨天和孙显才在一起喝酒,不过后来的事情就想不直来了,看周围的环境,自己应该就是在东天帝都,难怪这个巨无霸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过看这大块头的样子,李易菊花情不自禁的紧了一下下,双手慢慢撤了回来,挡在了后面,巨无霸那么一大条要是进来的话,估计直肠、胃、肝和脾都保不住了。

巨无霸道:“你醒了?”

李易点点头,道:“醒了,怎么着?”

巨无霸道:“我听说你叫李易?那天你闯到北楼,咱俩还打过一架,你还记着不?”

李易点点头,心道:“跟你打过一架,三百年都忘不了。”

巨无霸伸出锅盖一样的大手,道:“我叫鲁雄,我听说我从三楼往下掉的时候,你还救过我。

我这人恩怨分明,一码归一码,你救过我,我得谢谢你,要不然我离地那么高,来不及运功,非得摔坏了不可。”

李易这才知道这个大块头叫鲁雄,其实那天救他也是不想闹出人命,再说也是自己把他电下去的,只得道:“啊,那也没什么,不用谢了。”

说着伸出手去跟鲁雄握了握手。

李易也是大骨架,可是他这手往鲁雄的掌心一放,就像是一个胖子只穿了个小裤衩一样,实在相差太远。

鲁雄一把把李易的整只手都紧紧握在一起,李易就感觉几根手指头都要断了。

鲁雄道:“你身手不错,到现在为止,除了孙少身边那个小瘦子,还没有什么人是我的对手。

我要是运功及时,普通的子弹打在我胸口和四肢上,都不一定伤的了我。

可是你那把小刀就把我屁股戳伤了,不错,有两下子。你救了我,我得谢谢你,不过我说过了,我这人恩怨分明,你朋友开枪打伤了我的脚,你又用电棍电我,还惹得我被少爷骂,这笔帐不能不算。”

鲁雄说着用力一拉,一把就把李易从**给掀了起来,李易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只小破船,身不由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鲁雄一把甩过了头顶,结结实实的撞在墙上。

直撞的李易头晕眼花,肩膀险些骨折。没等李易站起来,鲁雄早就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李易的两肩,轻轻向上一提,就把李易提了起来,双手向里一紧,打算把李易挤扁。

鲁雄双手环扣,两只手的大拇指和后面的中指都能碰在一起,可见他手有多大。

李易登时感觉喘不上气来,急中生智,张嘴向鲁雄吐了一口吐沫。

鲁雄脸上中招,眼睛被吐沫糊的看不清东西,李易趁他一松劲的时候,抬起双脚,踢向鲁雄下巴。

李易知道,要是踢他胸口一点用也没有,下巴上没有肌肉挡着,疼痛感很强,踢别的地方够不着,下巴就挺好。

哪知鲁雄双臂一伸,两人间距离延长,李易甩起来这两脚竟然只在鲁雄胸口擦了一下,连挠痒痒都嫌轻。

李易脸憋的痛红,喘不上气来,情急之下只好手臂一颤,两把冥蝶都滑到了掌心,用拇指用力一弹,右手冥蝶噗的一声刺中了鲁雄的嘴唇,嘴唇上不能用铁布衫功夫,鲁雄痛呼一声,牙龈连带着都被刀尖划破了。

李易左手刀却奋力曲肘一刺,正中鲁雄肘尖鹰嘴,这地方只有皮,没有肉,被李易用力的一刺,将他皮肤划开了一道小口子。

鲁雄痛哼一声,却不放手,道:“我先掐死你再说。”

李易心咚咚直跳,舌头都要伸出来了,只好将左手冥蝶也掷了出去,这一次是对准了鲁雄的眼睛,本来李易不想出手太重,可是这时候只能先自救,也顾不了别的了。

鲁雄一见寒光一闪,奔自己眼睛来了,本能的向旁边一躲,冥蝶刺中了他眼角,将他眼角也划破了一个口子。

鲁雄眼角一痛,鲜血模糊,以为是眼睛瞎了,心里发慌,手上力气便是一松,李易趁这个机会,身子一缩,奋力从鲁雄手中挣脱,落在地上,不敢多停,着地之后,顺势一滚,从鲁雄**钻过。

鲁雄想回身对敌,李易却早已闪到了侧面,一搭鲁雄手肘,向外便推。

鲁雄转身出拳,李易等的就是他转身发力的机会,当下顺着他的力道方向,微一收劲,随即大力推出,竟将鲁雄推倒在地,轰的一声,直滚了一圈这才站起来。

李易趁机把两把冥蝶捡了起来,鲁雄却大吼一声,扑了过来。

李易既然已经脱缚,那就再也不怕他了,脚下虚实不住的变幻,双手或推或摆,或搭或压,顺着鲁雄的力道变化不住的走动。

鲁雄使的力气越大,李易越能将他摆布在股掌之中,到了最后李易索性把眼睛闭上,就像是在和一大团乱动的球在玩,只要寻找对方的虚处即可,那便是立于了不败之地。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