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再次回剧组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194再次回剧组

194再次回剧组

直到过了十分钟,这些特殊的感觉才没了什么变化,李易又开始觉得有些疼和热了,这才将手拿出来。

在水里洗净之后,李易仔细观察手心手背,只见两只手又白嫩,表层的皮和硬茧已经被泡掉,里面长出了一层新皮,活动也很灵活,感觉也很敏锐,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两人大喜,李易刚泡过药,不敢使力,找了付手套将手保护好,美美的睡了一觉,到了晚上七点,这才和李国柱去上班。

李易在青春舞带的时间长了,对这地方既感到熟悉又感到陌生,这种感觉说不大清楚。

这一阵子青春舞带安静了不少,客流量仍然很多,闹事的却不多了,也难怪,那些年轻人在郑好的宣扬之下,对李易心生崇敬,也不敢来青春舞带闹事,而那些大佬们,要么已经被李易摆平,要么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

李易忽然发现自己要是没架可打,没事可做,心里就会闷的慌,也不知这是怎么搞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安分”?

转了一圈,实在没什么意思了,李易便叫李国柱看着场子,上三楼去看看。

李易一开始什么也没想,可是一到三楼的时候,心里自然就想起了柳芝士。

自打上次白板用柳芝士的家人威胁他,叫他背叛新月亮加入金三角的外线,柳芝士就采取了回避态度,这一阵子也没怎么他他出来活动,当然他背后肯定在搞事。

李易不知道这个死胖子到底打算如何跟白板这些人对抗,上次柳芝士找了新月亮的那个大成,还有那个半老徐娘董小梅,不过最终反被白板讽刺了一顿。

看新月亮的目前局面,内讧四起,想必柳芝士最终会倒向金三角吧。

柳芝士……,这个死胖子,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三楼静悄悄的,李易见左右无人,抽了支烟叼在嘴里故作从容,慢慢踱到了柳芝士的办公室门口。

听声音,柳芝士似乎没有和人一起打麻将,不知在屋子里干什么,李易轻轻的将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柳芝士似乎在低声的说话,李易登时精神一振。

可是听了一阵听不大清楚说的是什么,不过似乎是在打电话的样子,这叫李易心痒难搔。

李易忽然想起秦少冰送自己的手机来,暗骂自己愚蠢,放着这么先进的手机不用,费这耳力干什么。

李易估莫着柳芝士办公室和自己休息室的距离不算远,索性躲到休息室里去偷听。

李易悄悄回到屋里,着上门,按秦少冰教他的方法打开手机的偷听功能按好了键。

人都有偷窥欲,更何况是偷听这么有料的一个死胖子。

李易用数字按键不断的调着频,忽然一个清晰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你不帮我谁帮我?我现在有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正是柳芝士的声音。

另一个声音是上次那个叫大成的,“你放心吧,没有事的,我已经跟长官说过了,会派人照看你的家人。”

柳芝士道:“你还说没事,我家里人都已经被白板控制住了。”

大成似乎很惊讶,道:“什么?不可能啊。人手我已经派出去。”

柳芝士道:“你还说,你们下手晚了知道吗?”

大成道:“那我看可就麻烦了,不过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跟他们硬拼也就是了。”

柳芝士急道:“你说的轻巧,我家人怎么办,我怎么办?怎么?你们想过完河就拆桥吗?

大成,你摸着良心说,这么些年,我帮你们做了多少事,到今天为止,直接在我手上‘抓空’的,还有那些不得已‘卖’了的,少说也有四五个人,要是我的事情败露了,那可是要‘犯自字儿’的。”

李易不知道他说的黑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估计“抓空”就是手抓空的意思,可能就是被柳芝士直接给做了,“卖”应该是被柳芝士出卖,丢卒保车的意思,就像苗好一样,而“犯自字儿”想必就是丢掉性命的意思,对啦,对啦,首字去了头上的两点儿一横,就是自字儿,犯自字儿就是掉脑袋。

只听大成的语气中似乎透露出很不耐烦的语气,道:“柳芝士,你少来这套,你帮我们做事,你自己没有好处的吗?这么些年你拿了多少好处?你自己算算?

我告诉你,我们长官已经很够意思了,你不过是条下线,有什么资格跟我大呼小叫的?

你不服气就去自首,把我们的事情都说出来,反正我们都是在警察那里有名有号的人,你说与不说对我们又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你的影响可就大了。

所以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少发脾气,等我们将军把这件事摆平了,再说你的事吧?这条下线我们不会松手,就算是被金三角的人抢过去,我们也会出来搅局,我们得不到,他们也别想得到。”

柳芝士几乎带着哭腔,道:“你这不是把我挤到中间难做人了吗?关系到你们的根本利益,凭什么叫我一个人抗着?大家同坐一条船,有事了不能叫我一个人担。

大成,你再跟将军好好说说,看有没有办法帮帮我的忙,从今以后我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月亮混。”

大成极为轻蔑的哼了一声,道:“你是在求我们吗?谁跟你坐同一条船,你不要再来烦我了,这个电话以后也不要再打了,我这就换号,风大浪急,船底漏水,大家各顾各吧。”

柳芝士怒道:“周广成!你八辈祖宗!你们想断我的线哪,把我当断线风筝放出去啊?这也太不仗义了吧!

我知道,你们自顾不暇,是吧?黄兴汉是不是从阿富汉回来了?好,你们既然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豁出去什么都不要了,这就去联系白板,如果胡小惠知道了黄兴汉的下落,你说他会怎么办?

周广成,我告诉你,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好不了!”

李易一听事情挺热闹,更加兴致勃勃。

周广成沉默了片刻,道:“老柳,你先别冲动,这件事我还得和将军商量商量。

你等我消息吧,我到时打给你,暗号不变。”

说罢挂了电话。

李易长出一口气,脸上带笑,总想为苗好报仇,这次看到柳芝士的狼狈样子,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看来接下来还会有很多事情发生,柳芝士是最不好做人的了,如果在李义的那件事上,能得到些情报,最好把柳芝士也卷进来,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李易想到苗好,心里又是一酸,这小姑娘现在应该早就枪决了吧,可是苗吉似乎还不知道,有机会得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苗吉为什么要刺杀朴环,到现在还始终是个疑问,是谁雇了苗吉呢?

李易心里兴奋,无心睡觉,正躺在**迷迷糊糊的,忽然苏绿打来电话,近嗓子好了很多。

李易道:“那好啊,嗓子好了就赶快去找唱片公司,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李易挂了电话,沉沉睡去。

第二天杨光给李易打来电话,说他知道了那天的那件事,很客气跟李易道了歉。

李易自然不会怪人家,也客气了几句。

杨光道:“阿易,周导跟我说了,说你很适合这部戏,打算叫你直接担任男一号,这种机会可不多呀,你可要把握住。

周导这部戏是我们公司做的,市场前景不错,如果你能一炮而红,说不定就可以在大陆的武打明星中成为一颗新星。

如果跟你的工作在时间上有冲突,我看还是以拍戏为主吧,毕竟这个收益大些,而且有前景,周导给你的报酬会加高的,你是新人,估计是四千左右,拍两个多月,这个收益很不错了。”

李易不是没见过钱,只是靠自己打拼赚钱的感觉跟花父母的大不一样,一听之后也怦然心动,再想到答应了罗志明去做卧底,这也正好是个路子。

第二天,周导便打来了电话,叫李易赶快去剧组,位置还在六马路那边。

李易坐车到了六马路,见剧组取景的位置已经换了,看来四相帮和栾仁美的小弟已经私下达成了协议,剧组必须得离六马路远点儿。

李易心想:“这个李义也是有勇无谋之辈,人家到哪里取景不行,非得受你摆布,栾仁美有那么多的场子,拍这种黑社会题材的片子正合适,你非要来捣乱,有什么用。

不知道铁东跑哪去了,这会儿还在不在,虽然这家伙没被通缉,但是应该一直被罗声明留意盯着,日子一定不好过。”

副导演五哥见李易来了,也没打招呼,二话没说,拽过来就叫人化妆。

李易苦笑道:“五哥,你好歹叫周导给我讲讲戏吧,我又不是专业的,我哪会演戏。”

五哥道:“都是武打戏,打斗戏,你不是会功夫吗,到时候叫你怎么打你就怎么打就是了,咱们这几天赶拍,没有文戏,台词很少,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太紧了,得加快速度。”

李易也不知道拍戏到底有多吃紧,不过才耽误了一天而已。

化完妆,周导把李易叫了过去,看他的表情似乎对李易十分看不上,懒懒的道:“那个谁,咱们这个戏已经得到栾总的示意了,他说要换掉原来的男一号,换成是你,你可要好好表现,这戏拍成什么样,就看男女一号的,人家女一号是科班出身,到时候你可别惹人家生气。”

李易道:“周导,我连剧本都没看过,怎么演哪?”

周导大怒,回过头来对五哥吼道:“开玩笑哪!男主角连剧本都没看过,你这个副导演是怎么当的?这就像司机不会开车,耍我哪?”

五哥忙道:“哎呦,周导,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叫这帮警察一闹,我把这事给忘了,本来李易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想给他看剧本,谁成想打起来了。

不过李易身手确实不错,我看拍武戏没问题,台词就对付对付吧。”

周导把手里的一卷纸一摔,道:“好好好,你来当这个导演行吧,我不干了,你来导,我给你当副导演。”

五哥知道说错话了,忙满脸陪笑,一把把李易拉到一边坐下,拿出厚厚一摞纸,一下子撂到李易的腿上,急道:“兄弟,你快点把这些都看完,熟悉一下剧情,找找感觉。”

李易心里好笑,故意道:“五哥,我没什么文化,虽然是大学生,但是从来不上课,字儿我都认不全,还是你给我讲吧。”

五哥急的前列腺都肿了,忙拉了把椅子坐到李易旁边,翻开剧本,道:“这个是部时装戏,就是现代背景下的故事,讲的是黑社会题材的。

主角就是你,男的,叫黄松松,原来是个大学生,十分讲义气,后来为了保护自己的女朋友杀了一个流氓,结果被警察抓了,判了十年。

在监狱里结识了很多老大,有的成了朋友,有的成了敌人,后来减刑出狱,开始了黑道生涯。

男主角在道上混的时候十分能打,并且又结识了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叫林小娇,江湖人称。”

李易听到这差点没乐出来,居然还有女的叫这种外号。

五哥续道:“两人之间先是敌对,互相看不顺眼,最后不打不相识了床,然后叫黑社会老大发现了,派人追杀你。

你一路逃亡,最后投奔了另一个老大,借了一股势力又回来,将追杀你的那个老大做了,抢了他的位置,最后抱得美人归。

这下听明白了吧?今天咱们拍中间的一场戏,你一个人被一群人围住,然后为了救你,叫人家一顿毒打,又差点儿被强奸,你忍痛逃走。

这场戏前前后后二十分钟左右,你主要是和人对打,台词就一句:‘,你等着我,我会回来给你报仇的。’”

五哥没说完,李易就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了,他强忍着不笑,但是越忍越难受,最后只好把脸捂上,肩膀动个不停。

五哥怒道:“你笑什么,听明白没有?”

李易笑道:“我,我听,听明白了,哈哈,这,这是什么剧本呀,哪个编剧写的,我虽然没文化,那也能看出来,这玩意太幼稚了。

五哥我跟你说,你叫我打可以,来真的都行,但是这句台词我肯定不说,我实,实在,实在是不能一脸严肃的说,说,说出来,哈哈哈哈。”

五哥大怒,把剧本拿起来又是一摔,道:“你笑什么,到底懂不懂艺术,这有什么好笑的?”

李易更是忍不住了,道:“就这破玩意也叫艺术啊,我是个流氓小痞子,我都不觉得这是艺术。”

剧组里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转过头来看着李易,李易忙收住笑声,但是脸上笑容不变。

周导喝道:“你那边完事没?想拖到什么时候?还不快点!”

五哥向周导点头示意,对李易道:“你别管那么多了,现在有人爱看这些东西,叫你演就是了,栾老板已经跟周导打过招呼,给你一集4000的片酬,你用心演,演好了还有提高。”

五哥说完连拉带拖的把李易推到了镜头前。

李易好奇的看着四周,觉得什么都新鲜,上一次也曾经站在镜头前面,但是当时匆忙,什么都没看清就挨了好几脚,这一次看那些灯光,摄像,剧务,服装什么的都在忙,李易觉得拍戏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周导还在那训人,忽然道:“哎?冯程程呢?冯程程哪去了?”

李易一愣,哪个冯程程,怎么还有叫这名儿的?

另一个副导演过来道:“周导,闯小姐去看栾老板去了,还没回来,我刚给她打了电话,说这就到。”

周导一皱眉道:“明知道今天拍戏还出去,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剧组里各自在忙乱自己的,也不知都在忙些什么,好像是有事也忙,没事也忙。

女一号不在,各部门又都准备好了,那就只好等,可别一换场景,刚换好这姑奶奶又回来了。

等了足足十五分钟,一个妖艳的女子从外面进来,正是李易第一天来剧组时“见义勇为”,救的那个女一号,看来就是所谓的冯程程了。

一个副导演上去叫了声冯姐,又小声说了几句,这女子满脸的不高兴,道:“都急什么呀?死催的呀?不知道我去看栾总了吗?钱都给你们投了,还催什么催,催催催,就知道催,人瑞来了没?他不来光我来有什么用?”

说罢像个大小姐似的把肩上皮包甩到一旁,坐到椅子上抽起了烟。

说实话,这女的长的确实不错,打扮的也相当前卫入时,那股妖艳劲,**劲,确实挺勾男人的。

不过李易对这种女的相当不感冒,看她耍性子这德行,恨不能上去给她两巴掌,不过这个破鞋关自己什么事,自己演完戏拿钱走人,不跟这些王八蛋胡混。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