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真正的本钱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30真正的本钱

李易非要给,冯伦却执意不收,最后只好作罢。

李易道:“小冯,我刚开始就想跟你说,后来一直没机会,我是这么想的,你要是过的不好,或者仇家找你麻烦,你就来找我。

我现没有车,等我以后买了车,你就给我当司机,我给的薪水不会比你开出租赚的少。”

冯伦眼睛一亮,又恢复了他那市侩的神情,嘻嘻一笑,道:“真的?那我要别人两倍的价钱,我可要开好车,性能也得好,得由我来组装修改。”

李易一笑,道:“那当然,全由着你,只要你不把我的车开到沟里就行。”

两人哈哈一笑,拍了拍手掌,冯伦开车走了。

李易长出一口气,回到青春舞带,这时都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李易一进来,李国柱就迎了上来,道:“怎么,罗志明没叫你去?”

李易道:“别提了,一言难尽,一会儿再说。罗志明有没有给你打电话找我?”

李国柱道:“那倒没有,我以为你考完试就直接去了。”

李易嗯了一声,问了问场子里的事情,李国柱说一切正常,忽道:“郑好今天找你来着,在这喝醉了,刚刚才走。他想给你打电话,可是又没敢。”

李易道:“这孩子,我也是没办法,他一天就知道瞎闹,不干什么正经事,不过既然郑国平不让他跟我来往,这也好。也省得我心。”

李国柱道:“孙少也打电话来问你进看守所的事,我说这事是罗志明安排好的,进去呆几天就出来。

他说已经跟朴环说了,朴环说会把话递到看守所里。不叫你吃亏。”

李易拉着李国柱到了角落里,把冯程程的话一一说了。

李国柱皱紧眉头,道:“可恶,怎么会这样?那今天为什么罗志明没找你?”

李易道:“我也奇怪啊,我们说好的,我补考一结束就去他那报道,进看守所呆几天,可是中途有事耽误了。到现在他也没来电话催我。”

两人正商量着,王东磊忽然打来电话,很着急的问道:“阿易,我这边出了个人命案。你明天来一下。”

李易一呆,这可真是万没想到,忙道:“怎么会呢?王哥,人命案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怀疑我吧?”

王东磊道:“我也是晚上才得到了的消息,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明天你来我这,我再跟你详谈,记着,别声张。到门口给我打电话,我叫人出去接你。”

李易挂了电话。心里充满了疑问,和李国柱面面相觑。

第二天一早。李易到了华海分区,王东磊把李易拉到屋里,反手关上门,第一句话就问:“你是不是跟那个叫冯程程的演员有来往。”

李易一愣,心里隐隐觉得不对,道:“是啊,不过,也不是什么来往,是她缠着我,怎么了,你说的人命是她?她死了?”

王东磊道:“你昨天都干什么去了?你实话实说。”

李易看他表情很严肃,知道自己可能被牵扯进去了,可是昨天的两件事,根本没法跟王东磊直说,但是现在又有了人命案,要是隐瞒,早晚会出大事。

李易微一犹豫,只好把昨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只是对一些细节含糊带过,毕竟SM的细节无法一一描述,李易只是说跟冯程程撕扯了一阵。

王东磊听完,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道:“这事可真是奇了。”

李易急于想知道内情,便道:“王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说?”

王东磊道:“你先别急,我说了你就知道了。

昨天下午,罗队出任务,回来以后一个人走了,结果晚上有人在卓西亚宾馆301房间,发现罗队……,发现罗队跟冯程程赤身**的躺在**,两个人都死了。”

李易吃了一惊,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两个人死了。

王东磊道:“别说你不信,换成是我我也不信。

宾馆的人知道罗队的身份,这事要是传出去,影响可太不好了,但是人命案总不能瞒着吧,经理就报了警。

卓西亚宾馆是开发区这一片的,现在这个案子初步归我管。罗队是市局支队的支队长,这事可太大了,而且一想就是男女关系,我立刻封锁消息,赶紧通知了赵局。

赵大海怕事情影响不好,也同意封锁消息,这事现在只有少数人知道,我看这事可能要把你牵扯到里边,所以把你叫来问问。”

李易半天没回过神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牵扯到我?我中午就跟她分开了。”

王东磊叫李易坐下,道:“是这样,法医检查两人尸体,死亡时间相同,都是下午六点左右,死因是氯化钾过量导致心脏骤停,是用注射的方式进行的。

从现场来看,是冯程程先给罗队服了迷药,然后对他进行了注射,最后自己注射自杀。

两人死前发生过性关系,冯程程身上有新的瘀斑,脸上也有青肿,证明死前曾受到殴打,但是现场没有打斗痕迹。

虽然怀疑冯程程曾被罗队性虐待,可是在罗队的指甲里却找不到太多冯程程的皮屑和血块。

我叫人调查冯程程死前的行踪,发现她去过一家俱乐部,而且俱乐部里的人都说她带了一个男孩来,从体貌特征上看,我分析这个男孩就是你,结果果然是你。

我只是分局局长,现在是为了案子不扩大才暂时叫办理,过不了多久,赵局就会把案子调到市局去,这么大的事我这边可做不了。

从我们办案的程序上来看。肯定要对你进行调查,你也知道,这种事情,不管是不是与你有关。你粘上就是一层皮。

完全可以有人怀疑,冯程程、你和罗队之间是那种关系,然后你出于某种心理,唆使冯程程杀了罗队,她杀人后又畏罪自杀。”

李易脑袋当时就大了,道:“这,这,这怎么。这跟我没有关系呀!”

王东磊道:“我当然相信你,要不然也不会冒着风险把你找来了。”

李易头一次经历这种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东磊道:“因为这个案子估计很快就要移到市局去办,所以就算我替你隐瞒。他们最终也会找上你。

就算你能找到那个开出租车的冯人远,他也只能证明你当时不在卓西亚宾馆,不能证明你跟冯程程之间没有关系。”

李易看着王东磊只是一个劲的眨眼,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东磊道:“你跟我说实话,你跟那个冯程程之间到底有没有那种关系。”

李易道:“王哥,我对天发誓,真没有。”

王东磊道:“可是当时你们在剧组的时候。有人说你跟冯程程之间关系暧昧。”

李易满头是汗,道:“这女的花痴。跟她关系暧昧的男的太多了。”

王东磊皱着眉头,道:“这我也知道。但是你不是有钱人,也不是娱乐圈里的人,她却跟你走的很近,这就不能不叫人怀疑。”

李易实在是无话可说了,道:“那就叫他们调查去吧,我实在是没有力气再争辩这些了。”

王东磊长叹一声,道:“老弟,天下事就是这样,越想说清楚就越说不清楚,我这边替你遮掩着些,其它的事情就看你的运气了。”

李易想起罗志明叫自己进看守所的事情,道:“上次黑帮城火拼,我也在场,后来罗队叫我象征性的也进看守所呆上几天,好掩人耳目,出来以后继续做卧底,现在他死了,我还用不用再进去了?”

王东磊道:“你既然中间几天没去,那么他那边就应该还没安排这事,可能是等你去找他,他才会安排,现在人都没了,那就没事了。”

李易要是几天前听到这话,就会长出一口气,表示一种轻松,可是今天不行,罗志明一死,自己也给牵连进去了,不知道下一步将会如何。

两人聊了一会儿,李易便要离开,忽然王东磊叫住了他,用一种十分奇怪的语气问道:“阿易,你,你知不知道,那个栾仁美手里,他手里似乎有一幅国画?”

李易一激灵,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车在罗志明身上,这东西这么邪门儿,罗志明的死会不会……

李易本来不想把事情都跟王东磊说,可是事到如今,有一个人能为自己分担些什么,总比自己一个人承担要好的多。

于是李易便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王东磊仔细的听着,听完后半晌不语,过了好半天才道:“我们在案发现场,在罗队的衣服里发现了这幅车,因为先前也一直在盯着栾仁美的案子,所以对这件事也略有所知。

他们圈子里都说这画邪的很,当然,我也不信这个,这画邪不邪都是次要的,关键是罗队把真画自秘了,却不上交,这件事影响可相当不好,也不知道上级部门会如何处理这事。”

李易道:“王哥,我插一句话,这画是不是在你身上?虽然咱们不迷信,但是现在栾仁美和罗队都死了,我看不得不防,这东西还是上交好一些。”

王东磊一笑,道:“你可小看我了,大家一起出的现场,我就是想独吞也没有机会啊,这东西现在在分局保管,我正准备上交。”

李易出了分局,王东磊为了避嫌也没出来送,只是嘱咐李易万事小心。

李易出来分局,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只是反来复去的想:“真邪了门儿了。”

李易回了青春舞带,大白天的自然一个客人也没有,李易径直上了三楼,向柳芝士的办公室扫了一眼。便进了休息室,躺在**想心事。

李易这一阵子太累,遇到的人和事太多了,他的脑子需要清醒清醒。

首先想到的自然是罗志明和冯程程的死。

实话实说。冯程程一死,李易内心深处确实有一种轻松感,这女的再也不会来骚扰自己了,可是就因为冯程程曾跟自己坦露过心事,这就叫李易对她的惨死多多少少有一些同情,对这个人也多多少少有一些可怜。

李易知道无论一个女人什么样,她能跟一个男人说出内心深处的话来,这基本上就是一种真诚。

当一个女人对你真诚的时候。只要你不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你就不能不动一些感情。

当然李易对冯程程肯定是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可怜。

李易心里清楚,冯程程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绝望。她明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这才选择了死亡。

更叫李易感动的是,冯程程选择死前杀了罗志明,显然是怕他对自己不利,这个蠢女人虽然用的手段极端了些。却仍叫李易心里一阵触动。

李易第二想到的是鬼窥妖图,这东西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害多少人,也不知这些人的死到底是有妖邪作祟,还是事有凑巧。但不管怎样,这画确实邪门的很。

那富广孝现在和龙三儿他们都在看守所里。过不多久就会重判他们,可是罗志明死了。不知道对他们的命运会有多大的影响。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罗志明死了,至少在被判刑之前不会知道,等富广孝一知道了罗志明的死讯,他又会如何呢?其实到那个时候,就算富广孝真的想揭发什么也来不及了。

李易第三想到的是钟子媚,这女的后来不知怎么就不见了,估计是自己藏起来了。

她用特殊的手法杀了她的老板何昌之后潜逃,何家人一定会怀疑到她头上,只不过何昌的死因很明确是心肌梗死,一时间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是钟子媚用点穴或是什么其它的功法做的手脚,但是时间一长,十有八九会有破绽。

这女的跟冯程程其实没有什么两样,没有正常人的感情,生性凉薄,只不过一个热烈,一个冷淡罢了。

李易不禁感叹这些人的人生,虽然可能不缺钱,能过上好的日子,可是内心深处却是无比的寂寞和孤独。

李义现在虽然瞎了却没死,黑帮城栾仁美的势力一取消,立刻就得重新洗牌。

李全忠是个讲究人,他不会随便的占别人的地盘,可是李义就不同了,有白板在后面帮他,提供资金,李义一定会蚕食栾仁美的地盘,成为黑帮城的下一个真正的老大。

等李义重出江湖的那天,就不只是黑帮城的混乱了,白板怎能不鼓动他再碰毒品生意,一碰毒品生意,怎能不碰青春舞带。

柳芝士呀柳芝士,你当初可能根本没想到,自己风光半生,最后也能有今天,竟然落了这么个下场。

咦,柳芝士这一阵子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在干什么?白板到底有没有一步步的进攻?周广成那边到底有没有帮他?青春舞带到底会盘给谁?

那个刘平安似乎也对青春舞带感兴趣,上次他来,气势就不对,看来有收购青春舞带的意图,凭他的势力,也许对收购一家酒吧并不大在意,说不定他跟柳芝士有仇,借机报复。

柳芝士上次在自己面前演戏,装作把老底都告诉了自己,可惜就因为演的太像,反倒叫人不相信。照这么说,柳芝士是想给自己做套,利用自己,只是不知道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这老家伙是个老狐狸,他的手段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李易忽的又想到了冯伦,自己其实真的有意叫这小孩给自己当司机,只不过自己现在还买不起车,现在手里的积蓄总共加在一起不过三万多块钱,哪够买车的,看来等到冯伦三十岁生日的那天,说不定才能给自己当司机。

李易从东古出来,心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达到段恺东那样的成绩,叫谈欣蓉肯定自己。

可是半年过去了,虽说按一般人的发展速度,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可是谈到真正的本钱还是那么少,那么可怜。

李易一时雄心勃勃,一时灰心丧气,一时怪自己被一女人弄的神魂颠倒,一时觉得为了女人出来打拼是值的。

李易胡思乱想,不大会儿功夫就睡着了。

可是李易想了半天,却忘了一个人,秦少冰。

李易的睡眠一向很好,当然他的睡眠一点都不规律,仗着自己年轻,身体好,李易现在还感觉不出什么不舒服来。

党天宇曾经告戒过他,叫他尊重自然的规律,早睡早起,按时吃饭,可是李易向来不往心里去。

这几天事情太多,精神高度紧张,李易在**想了半天心想,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却是被人叫醒的。

冬雪这丫头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李易的休息室,这种小丫头片子脑袋都大条,本来她是来叫李易起床,却把几块碎冰一股脑的塞在了李易的怀里。

李易在梦里正在跟冯程程扭打,忽然见冯程程拿了一大块冰一下子按在自己胸前,李易浑身一打哆嗦,顺势一脚踢出,只听咚的一声,似乎踢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