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人总有死角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32人总有死角

没想到,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结果。。。

看来王东磊和自己都把事情想的复杂了,罗志明和女人死在一起,又私藏了鬼窥妖图,以他的身份,这是极大的丑事,赵大海怎么能按实情公布死因,于是只好用常用的套路编了这么一套不疼不痒的话。

这样一来既骗了大伙,也骗了自己,不过不管骗了谁,这件事情最后是安抚下来了,盖棺定论,谁也不能再说了。

李易大喜,看来自己也可以从中解脱,不会再有人来找自己麻烦了。

过不多时,王东磊打来电话,问李易看没看到新闻,李易假装不知道,道:“什么新闻?”

王东磊也没听出来李易是在演戏,就把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最后道:“阿易,现在事情能以这个结局收场,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你可要把嘴管严了,什么也不能向外说,否则大家都麻烦。”

李易道:“你放心吧。”

挂了王东磊的电话,秦少冰又打电话来,李易真心的觉得电话这东西发明的真好。

秦少冰道:“易,我已经把你的钱投出去了,这几天正在找合适的弹升点,直到三分钟前,咱们投出去的钱升了一百一十二倍,一共三百三十六万。

我看这个势头已经到极限了,不能再在水里呆着了,应该及早把钱拿出来,否则可能就血本无归。”

李易忙道:“好,好,这就收,你快收。你,你能再重复一遍吗?多少钱?”

“三百三十六万。”

李易挂了电话,一蹦多高,万没想到赚钱竟然这么容易,当然李易不是没见过钱的人,只不过拿老子的钱,跟花自己赚的钱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自己赚的钱里面,附加了一种成就感。

李国柱也十分替李易高兴。

两人不再吃饭,躺在**计划这钱该如何花。

李易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买辆车,而且要买辆跑车,李易心想,要是有了辆跑车,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冯伦请来给自己当司机。

第二个想法就是把青春舞带盘下来,李易知道出来混,没有自己的实体是不行的,哪怕只有一间也得是自己的。

青春舞带在酒吧这类店里,层次上算是不错的了,李易也没估过价,不过看起来不会超过六十万。

李易第三个想法,就是买一户大房子,跟李国柱两个人一起住进去,好歹也算是有个自己的家。

这三笔钱下来,估计这三百万就花的差不多了。

李易就这样兴奋了一整天。

晚上到青春舞带上班的时候,秦少冰拿着一张卡来了,把卡塞到李易的手里,道:“一共三万六十万,一分不差。”

李易上次非要分给秦少冰一半,秦少冰死活不要,李易知道他不缺钱,便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等我的酒吧开起来了,我在三楼给你专门弄一个大房间作为你的工作室。”

秦少冰道:“有了钱别乱花,像这种金融风暴不是每一次都能遇上的,我相信你能有成功的那一天。”

李易信心百倍,觉得是自己大展手脚的时候了,四下里看看青春舞带的一切,就像是自己的财产一样,看着这些员工,就像是自己的下属一样,想象着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是海州市里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李易头一次感觉这大厅里喧闹的音乐是如此的悦耳。…,

每个人都有梦想,很多时候最终也能实现,但是实现的过程却一定不是那么一帆风顺,段恺东如是,李易亦如是。

自从秦少冰利用金融风暴的空子,让李易小赚了一笔之后,李易自信更增,他有很多计划,当然第一个计划就是把青春舞带盘下来。

虽然李易现在很想买一辆车,但是一个保安队长就买一辆百万左右的豪车,似乎有些上希尔顿吃煎饼果子的感觉。

接下来的这几天一直很安静,孙显才来过几次,说在海州呆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家里在催,这就要回京。

苏绿的唱片在那家唱片公司最终还是没能谈成,对方提出的条件太苛刻,简直是要把苏绿整个人给买下来,而且出的价也不高。

孙显才说要帮苏绿的忙,帮她出钱出唱片,但是苏绿是个很独立坚强的人,她要靠自己的实力出头,至少证明给自己看。

孙显才对这一点很敬佩,也就没插手。

前几天,苏绿刚刚联系了浙江的一家唱片公司,那是苏绿把自己的唱歌视频发到了网上,结果点击率彪升,被京里一家唱片公司看中,这才联系了苏绿。

苏绿年轻漂亮,唱歌又好,虽说比不上专业的,但是一般来说唱片公司做商业唱片,很多时候重的是包装,唱功如何并不是最重要的。

正巧孙显才也要回京,两人虽然不同路,离开的日子却是在同一天。

孙显才和苏绿临走前,李易和他们在一起吃了个饭,说起以往的事情来,时而抚掌大笑,时而长声叹气。

李易把孙显才和苏绿送到飞机场,孙显才的飞机先走,分手前,孙显才道:“阿易,这次来海州能交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说实话,你让我觉得人生有些东西很重要。

对了,我走以后,如果朴志兴来烦你,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这个人心胸很狭隘,你别理他,就当是给我个面子。

你在海州好好干吧,我过一段时间还会再来,希望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你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李易也说了很多伤感的话。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苏绿的飞机也到了,这半个多小时里,两人尽说些以前的糗事,说到高兴处,心里都热乎乎的。

李易察觉苏绿的性子变的比以前软了很多,苏绿也坦然承认,道:“李易,我还得再次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不是没有心肠的人,我会诀的。你在海州好好打拼,以你的才干,一定会成功的。”

苏绿上了飞机,向李易挥手作别。

他们这一走,倒叫李易觉着空落落的。

李易打车向回赶,心里盘算着如何盘下青春舞带的事。

现在最为棘手的就是新月亮和金三角双方的争执,拖的时间也不短了,不知道暗地里双方都在做些什么。

柳芝士要盘店,消息却叫谁都知道了,显然是给白板看的,可是白板也不是白给的,难道会上柳芝士这个当?

到了青春舞带门口,李易下车,刚刚中午,李易正要回李国柱那小睡一会儿,忽然几个人围了过来。

李易现在的身手,有人带着杀气靠近,他一定能感受的到,扭头一看,不由感到好笑。

原来走来的正是贺建国,这小子瞎了一只眼,戴了只眼罩,像是西片里的海盗,样子十分滑稽。

李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手点指,道:“你,你改行了?不当黑社会,改做海盗了?”…,

贺建国走到近前,道:“李易,你这几天过的很逍遥啊?我们正到处找你呢,跟我走一趟吧,我大哥在青春舞带等着你呢。”

李易哪能怕他,先前早就想到李义眼睛好了以后会来找自己麻烦,再说有白板在背后鼓捣这些事,李义不来就不正常了。

李易道:“好好好,我这人最听话了,你大哥呢,在酒吧里啊?”

贺建国是个愣货,虽然知道李易身手好,却还是一推李易的后背,道:“少废话,走吧你。”

李易根本不屑于理贺建国,上次他骚扰林子珊的事还没找他算帐呢,要不是看他被钟子媚挖了一只眼睛,李易早就揍他一顿了。

几人进了青春舞带,这时候还是白天,大厅里没什么人,只见李义坐在沙发上,硬硬的像个雕像,柳芝士却破天荒的坐在李义的对面。

李易一看,李义的脸上也挂着一个眼罩,这家伙比贺建国更像海盗。

李易走到李义近前,又仔细打量一番,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们哥俩长的真像,这要是走到大街上,也是道景观。”

李义满脸怒色,道:“李易,我等你半天了,看来你这几天过的不错呀,别人都进号子了,你怎么没进去呀?”

李易道:“又没我什么事,我进什么号子?你们黑帮火拼,我顶多是个看热闹的,关我什么事。

再说了,你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警察不也没抓你吗?你兄弟白大江都进去了,重伤害,把铁东手筋脚筋给挑了,为谁呀?不就是为你吗,讲义气。

可是他现在进号子了,我听说把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了,也没见你这当大哥的想办法捞人哪?你不讲究啊,这么不仗义怎么在道上混?”

李义一指自己的眼罩,道:“我不跟你废话,咱们之间梁子以后再说,我就问你,那个女的哪去了?是不是在你这?你把她交出来,我这就走,咱们之间的事也好说。要不然,我就叫你好瞧。”

李易道:“兄弟身边女人多了,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你把名字说出来叫我听听,说不定我能想起来。”

李义霍地站起,道:“李易,别不识抬举,看你这意思,是护定这娘们了?”

李易脸一沉,道:“你不服就动手,我奉陪,想找人,不好意思,我谁都不认识。”

李义咬牙切齿,道:“你别欺人太甚,逼急了我,找你把你做了。”

李易这两天因为赚了钱,又有新的计划,有些意气风发,似乎又恢复了年轻人的飞扬,说话也没怎么考虑,笑道:“就凭你?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的功夫实在是不配跟我斗。铁东又如何,不也是败在我手下了吗?你找人做了我?找谁?找白板?”

这话一出口,李义和柳芝士脸色都是一变。

柳芝士虽然知道李易跟白板认识,当初还曾因为这事怀疑过李易已经被白板收买,可是今天李易以这种语气直接提及白板的名字,还是叫柳芝士心头一颤。

李义曾听白板提起过他跟李易见过面的事,可是李义对这些东西并不往心里去,他还没答应白板跟着他干,现在李义满脑袋想的都是如何报仇。

赵小东哥俩两条腿粉碎性骨折,医生说神经被断骨切断了,以海州医院神经外科的能力,还做不了显微手术,所以这哥俩的腿是废了。…,

白大江进去了,现在李义身边就一个贺建国,不过这个货人品低劣,无勇无谋,李义根本没把他当成左右手,李义这才体会到,孤军奋战是什么感觉。

可是当李易提及白板的名字的时候,毕竟白板不能见光,李义一听还是一愣,嗑嗑巴巴的道:“你,你说谁?”

李易一笑,道:“没说谁,不用紧张,总之一句,你想找人自己去找,我没有这个义务,这就请吧。”

李义恨恨的瞪了李易一眼,确实是“一眼”,一招手领着贺建国离开了。

李易知道,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他还会回来找自己麻烦,只不过黑帮城要重新划分势力,李义怕是要回去处理这些事,没时间跟自己这耗。

李义走了,柳芝士忽道:“阿易,你……,你有什么打算?”

李易知道刚才说走嘴了,却不动声色,道:“我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呗。”

柳芝士向李易打了个手势,招呼他上三楼去说。

一楼大厅里的几个员工装作打扫卫生,摆弄酒瓶,耳朵却都支着,就算知道这酒吧下一步的命运,见柳芝士和李易两上了三楼,这才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李易心里盘算着应该怎么跟柳芝士说,后来一想,自己有三百多万,这家酒吧的底肯定不会超过百万,愁什么。

两人进了柳芝士的办公室,柳芝士随手给李易递了支烟,自己也点着一支,道:“阿易呀,你在我这干了多长时间了。”

李易道:“小半年了吧,快六个月了。”

柳芝士点点头,道:“嗯,我是生意人,可能在做事情方面,没有你们那么爽快,我要考虑更多的利益。

人嘛,就是这样,像你这样有干劲的年轻人,可能对我们这种中年生意人,多多少少的会有些看法。

觉得我们不够真诚,咳,生意圈子里就是你争我夺,你慢一步,或才心慈手软,就要把命搭上。”

李易听柳芝士跟自己绕圈子,知道他准没好话,可是在事情并不明晰之前,还是不动声色的好,于是李易装出一副天真的无限萌的表情,眨着大眼睛装作很认真仔细的听着。

柳芝士脸上显出一副沧桑无奈的表情,如果不是李易对柳芝士有了一定的防备心,还真要叫这个表情给骗了。

柳芝士续道:“所以说,你不打他,他就打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是至理明言,没有错。

阿易呀,我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上次咱们也都详谈过了,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再瞒你什么了。

我现在也不追问你跟白板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只是想求你一件事。”

李易虽然知道柳芝士在演戏,心里却还是颤了一下,道:“什么事?”

柳芝士熄了烟,长叹一声,这叹声里充满了对人生的那种无奈,李易心里一动,控制不住要跟着叹一口气。

柳芝士眼中含泪,却没掉下来,道:“我家人在周广成他们手上,他们也不会放手的,我现在很为难,两边都逼我。

上次我跟你说了,我要把店盘出去,然后先跑路再说,可是你也看见了,刘平安却在这个时候来找我的麻烦。

刘平安你认识么?这人在海州的年轻一辈中,那是相当有势力的,我,惹不起呀!”

李易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刘平安那张始终带着淡淡微笑的脸,这笑容对女人来说可能是十分诱人的,可是却叫李易觉着讨厌。…,

不知道为什么,李易本来自己也很能装,可是一想到刘平安的那种万事不惧,淡然处之的姿态,李易心里就酸酸的,总是情不自禁的暗骂:“装什么装,装谁不会呀?”

听到柳芝士提及刘平安,李易点了点头,道:“听人说起过,很有名气,不过不大了解。”

柳芝士道:“你没跟他打过交道,对他所知不多,阿易,我说句不大中听的话,在海州年轻一辈当中,刘平安可以说是头一个。

他敢说第一,没有敢说第二。你,唉,现在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从你所接触的人群层次就能看出来。

阿易,社会这洼水比你想象的深哪,你还得慢慢趟啊。”

柳芝士边说边用眼角余光观察李易的表情变化,见李易虽然脸上带笑,却微微抿了抿嘴唇,柳芝士心里清楚,李易是往心里去了。

柳芝士猜的没错,李易确实是往心里去了,他虽然知道刘平安不好惹,可是男人的血性在体内起着作用,一听柳芝士这么几句不轻不重的话,就把刘平安捧到了天上,这叫李易十分不爽。

李易的心里自然而然的闪出一句话:“刘平安有什么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