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我就是老板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33我就是老板

虽然明知这种话有些小孩子气,可是李易的内心还是控制不住,这样想了。

柳芝士确实是只老狐狸,尽管李易一直在提防,却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其实是个死角,防是防不住的,人总要在经历之后才能淡然自在。

柳芝士续道:“阿易,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其实上次就想跟你说了,只是不得便。

这家酒吧我开了很多年了,我的心血有一大半都放在这酒吧里,这些年我赚了不少钱,没错,足够我花一辈子的了。

可是我也得有命花才成,现在这么多人都来找我的麻烦,我实在是有些抗不住了。

所以我今天想跟你说,这家酒吧我就盘给你吧。你替我把这酒吧搞好,我一走,他们不会再为难你,只是经营上比较难。”

李易虽然这几天一直想得到这酒吧,可是一听柳芝士直接说了出来,还是微微一惊,忙道:“你是说这酒吧真的盘给我?”

柳芝士重重的点点头,道:“不错,说实话,我不怕你笑话,因为刘平安的插手,我这酒吧是盘不出去的,现在我也只能靠你了。

本来我可以直接走人,但是这酒吧就像我儿子一样,我经营了这么多年,实在不忍心看着酒吧被人搅乱,如果你能接手我就放心了。”

李易手心发热,心道:“李易,李易,你冷静些,不要激动,这有什么的,紧张什么,出什么汗,发什么热,没什么大不了的。”

便道:“好吧,既然柳老板这么有诚意,我也说几句。不错,我一直有这个念头,说实话,我来海州根本不是为了上什么大学,我就是想在社会上打拼打拼,拼自己的事业。

我在这家酒吧时间也不短了,里里外外的情况都很了解,对这酒吧也很有感情。

既然柳老板这么爽快,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这家酒吧,我盘下来了,刘平安那边有什么情况,我来处理。”

柳芝士显出一副十分感激的样子来,握住李易的手,道:“阿易,你这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你一定要把这酒吧打理好,刘平安那边我再去跟他说说,他不能这么欺人太甚。

你还是新人,在海州还没站稳脚根,这可是个关键的时刻,要是这个机会错过了,可能还要再奋斗五年才行。”

李易也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个关键时刻,他心里还记着谈欣蓉的事情,段恺东能在两年内做出那么大的事业来,自己也一定能。

李易脸上有些发烧,感觉地面都有些晃,空气都有些甜,看向窗外,似乎小鸟都是为自己飞的。

李易心中暗想:“这是我在海州打拼迈出的第一步,海州,你等着我的,我李易来啦!”

柳芝士偷眼看李易踌躇满志的样子,脸上泛着飞红,心中暗暗冷笑,道:“阿易,这店规模不小,但是你在这个时候帮我,我想你还得向家里伸手要钱,这样吧,你有多少钱就拿多少钱,其余的算是欠我的,等以后风声过了,我再回来向你要。”

李易眉毛一轩,道:“柳老板,你可太看不起我了,你就直接跟我说,这店值多少钱?”

柳芝士呵呵一笑,道:“你还真爽快,这店是我自己的,没有房东,我当初买的时候倒挺便宜,那时房价还不高。

店面加设备算算成本,大概不到七十万,我看你给拿三五万块钱意思意思就算了,余下的以后再说。”

李易一摆手,道:“这样,咱们这就去办手续,我直接给你七十万,你看怎么样?”

柳芝士这次是真的愣住了,道:“你这就向家里要钱?”

李易一笑,道:“不,我自己有。”

柳芝士想了想,不知道李易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一半,李易从哪里弄钱,柳芝士就不那么关心了。

柳芝士道:“那好吧,咱们这就去。”

走了两步,柳芝士却说刘平安一直在派人监视着自己,自己行动怕是不便,就这么出去办手续,一定会有人阻拦。

李易道:“那咱们就从后门走,我叫辆车,到了后门门口,你再出来上车。”

两人下楼从后门出店,店里的员工们从两人表情变化上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来,又聚在一起说起来了。

李易按着计划叫了辆车,叫司机把车开到后门,柳芝士上了车。

柳芝士道:“阿易,以后你当了老板,也得有一辆自己的车了,先不用买太贵的,等开的顺手了再说。”

李易道:“看吧,我现在想买辆保时捷911。我有一个朋友是开跑车的,这车肯定适合他,到时叫他给我当司机。”

柳芝士斜眼看李易意气风发的样子,虽然心中有些不解,但一时想不明白,也就不再费这个心。

两人办手续办了一下午,一直忙到三点多,才算是忙完。

回来后,李易坚持要立刻把钱给柳芝士,两人便又回到了开发区。

李易的卡都放在李国柱那里,李易给李国柱打电话,叫李国柱把卡拿出来。

李国柱从楼上下来,他已经知道了李易盘店的事,心里虽然替李易高兴,却隐约觉得事情有些快,李易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可是盘都盘下来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李易从附近的银行取了钱,一共走了三家银行,因为取款超过三十万得提前一天通知,这七十万块钱只好分三次取完。

当李易把钱交到柳芝士手上的时候,心中既轻松又兴奋,道:“柳老板,现在咱们两清了。”

柳芝士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道:“是呀,我现在得叫你李大老板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咱们一起偷偷的喝次酒,到时我给你打电话。

我也祝你早日发达,然后我就该走了,阿易,我希望你别透露我的行踪。”

李易拍拍柳芝士的肩膀,道:“你看你说的,哪能呢。”

李易一拍柳芝士的肩膀,忽然心念一动,装作跟柳芝士说说笑笑,偷偷的从手机上把那个小圆片的接收器摘了下来,借着再次拍柳芝士肩膀的机会,把小圆片粘到了柳芝士的后脖子上。

李易曾多次把这小圆片贴在自己耳朵里,他知道这东西的材质感觉和皮肤很接近,不仔细摸是不能发觉的,不用力揭也是掉不下来的,要是把这玩意贴在衣服上,保不齐柳芝士中途换衣服,那就不能探听他的情况了。

李易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内心深处觉得不妥,隐隐觉得柳芝士刚才的表情大有问题,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却不大明白。

李易心想:“用这接收器我就能知道你人在哪,要是你跟我耍花样,看我怎么对付你。”

柳芝士开车走了,李易和李国柱站在青春舞带门口目送柳芝士的车远去,李易心里竟然一阵惆怅,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此时夕阳如血,将半天都映的红了,李国柱忽道:“队长,你不觉得这事有些奇怪吗?”

李易办完了手续,心里平静了不少,一听李国柱这么问,不由得咯噔一下,顺口道:“怎么?你想到什么?”

李国柱道:“其实我也不是想到什么了,我只是觉得柳芝士的性情有些变化,以他的为人,不应该就这么轻易的把店盘给你。

虽然说是有金三角和新月亮的事逼的他左右为难,但是他为什么不直接跑路,难道就差这几十万?他这段时间到底在忙什么呢?”

李易也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再去想,拉着李国柱回了青春舞带。

李易一进店门,员工们立刻又装作忙活,李易一笑,咳嗽一声,拍了拍手,道:“大伙都别忙了,过来咱们开个会。”

这几个员工都有些奇怪,听李易这语气有些变化,倒像是老板在发号施令,可是还是陆续的凑了过来。

李易知道前一段时间,柳芝士辞了不少人,这时店里剩下的保安、服务生、调酒师、dj、啤酒妹等等,人手都不大够,看来还得再请一批才行。

李易一做这个决定,那种自己当老板的感觉终于真实的体现出来了,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李易清了清嗓子,道:“大伙儿别奇怪,我先宣布一下,从现在开始,我,就是青春舞带的新老板了。”

员工们一听,先是一愣,随即都脸显喜色,有的道:“易哥,哦不不不,老板,你真的当老板了?”

有的道:“那柳老板呢,他怎么不干了?”

另一个道:“我就说这个店早晚得盘给易哥,我猜的果然没错。”

李易见大伙儿似乎很支持自己当老板,心里也很高兴,双手伤势一抚,道:“大伙静一下,我说一下,这店原来是柳老板的,现在柳老板有事,就把店盘给了我。

不过大伙儿放心,我李易为人你们也清楚,大家还是在青春舞带照常工作,头一年里我给大伙的薪水各涨百分之三十。”

下面欢呼声一片。

李易道:“从今天开始,大家和往常一样工作,不用有心理负担,原来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我李易决不会亏待大家。

咱们同坐一条船,就得一条心,以后我发了大财,大家都有好处,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就叫我李易一个人承担。

现在店里的人不全,不过一大半都在这,等晚上他们来了,我再跟他们说一遍,咱们一切照旧。

另外,从今天开始,我这个保安队长自然就能做了,由李国柱接任这个保安队长,大家都已经在一起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希望以后还能合作愉快。”

李国柱为人实在,很得大伙儿的喜欢,又是李易的亲信嫡系,他当保安队长,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李易说完,便叫大伙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又把各个环节的负责人都叫了来,问了问店里的详细情况。

李易告诉这些负责人一切暂时都按原来的办,人的本性都是不愿改变,这些人一听自然高兴。

李易在店里转了一圈,骨头轻飘飘的。

到了晚上,员工们基本都来上班了,知道了店里换老板的消息,都十分高兴。

人就是这样,跟着谁都是混饭,更何况李易还是一个仗义疏财的人,年轻跟大伙儿也接近,容易说话。

酒吧换主第一天,李易琢磨着是不是弄出点什么动静来,好叫旁人都知道,转念一想,不如就这么正常的继续下去,赚自己的钱就是了,客源是稳定的,又何必声张。

正在前思后想拿不定主意,忽听店门口一阵鞭炮响,李易出去一看,原来是郑好邀了一群人正在门口放炮仗,沈秋玲也在旁边。

郑好一见李易,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跑了过来,道:“师父,你酒吧开张也不叫我一声,我带着人给你宣传来了。”

李易怎么想怎么觉着酒吧这种地方开张,放鞭炮是不是土了点儿,可是好久没见郑好了,不忍不给他面子,只好道:“好吧,好吧,快放完了就得了,进来坐坐。你最近怎么样,你爸又放你出来啦?”

郑好眼睛一红,差点哭出来,道:“这老东西不叫我再跟你混,我跟他闹绝食斗争,后来他赢了,不过我还是坚持要来看你,时间一长,他就不怎么过问了。”

李易哭笑不得,温言道:“郑好,我跟你说,你现在还小,不管你是想上学,还是想以后出来混,你都不能没有头脑,人在年轻的时候可不能就这么混日子,时间一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你看看一天这个样子,上不上下不下的,你爸能有今天的成绩,绝不是仅凭嚣张和好勇斗狠换来的,你明不明白?”

郑好哭咧咧的道:“我明白,光凭这些不行,还得有枪。”

李易真想狠狠抽郑好两个嘴巴,可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又好久没见郑好了,李易只好在他脑袋上拍了拍,叫他进去喝酒。

郑好的宣传力度是真够,开发区和顺丰区这一片的年轻人都知道青春舞带换主了。

这一天欧国威也赶来捧场,跟李易着实客气了好几句。

第一天下来,酒吧的生意相当好,净赚一万七千多,李易心想自己一个月的薪水是一万块,再加上其它员工的薪水,全都扣了,一个月还能净赚不少,难怪有些势力的都要来开酒吧,娱乐性的消费场所赚钱就是多。

晚上散场后,李易又把员工们都集在一起,郑好雄纠纠的站在李易的身后,像个保镖似的。

李易道:“大伙儿都不拘束,一切都跟以前一样,我把大伙聚在一起,有些话要交待。

大家现在都已经知道了,我从柳老板手里把店盘了下来,我想说别的都不变,我只强调几点需要注意的地方。”

郑好左手叉腰,右手一伸,十分神气的道:“都听好了,我师父有几点要强调的地方。”

李易瞪了郑好一眼,续道:“第一,咱们店里绝对不能涉毒,我今天把话放在这,不管是谁,只要是涉毒的,我一定开除。

第二,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我不反对,但是注意影响,我以后有可能把酒吧的风格转向清新闲适的方向,可能会在二楼另开一个主题。希望大家别把店里搞的乌七八糟的。”

郑好又道:“都听到没有,注意影响,别乱亲乱……”

李国柱对着郑好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他打习惯了,打别的地方不舒服。

这一巴掌虽然打的不疼,郑好却不大受的了,道:“你当个保安队长就牛啦,我刚来你就打我,我在家的时候还挺想你的,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哪?”

他还要磨叽,沈秋玲一掐他大腿里子,郑好立刻闭嘴,咬着牙面带微笑,道:“老婆别掐,我再也不敢了。”

李易气的摇摇头,续道:“第三……”

话还没说完,忽然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伙儿人慢步走了进来,全都穿着西服,看起来像是一群白领。

为首的是个年轻人,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看了李易一眼,走到沙发旁,他旁边一个手下对着沙发拂了拂尘土,这年轻人才坐下。

旁边一个死人脸的家伙像是保镖的样子,立刻站在这年轻人的身后。

这伙人从进来就没人正眼看过李易,真叫一个旁若无人。

李易一看这年轻人就想起是谁了,刘平安!

这伙人没什么动静,可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越是没声没息的,就越不好对付。

李易正要上前问话,刘平安的一个手下大刺刺的过来道:“你们老板呢?”

李易一笑,道:“我就是,这位是刘太子吧?”

刘平安本来一直在掸着身上的灰尘,其实也没有什么灰,只是装装样子罢了,眼睛一直没看李易,这时一听李易直呼自己太子,刘平安不由得笑了,轻轻哼一声。

那手下又道:“我问你,你们老板呢?”

李易道:“我说过了,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