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你敢不敢收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39你敢不敢收

周成一口一口的抽烟,就像没听见,忽道:“我前一阵子来过一次,没找你。我听说刘平安正在找你麻烦。”

李易道:“你认识他?”

周成却回答的相当奇怪,道:“我怀疑他。”

李易心中一动,道:“周成,有件事我本来想跟你说,不过估计你已经知道了。那也是一个朋友和我提起的,关于……,关于段恺东,海州当年的传闻说是刘平安做的手脚,你一直在东古和海州之间来回的查,现在有什么眉目没?”

周成似乎并没有感到惊奇,淡淡的道:“当年就听说了,传闻……,有时可信,有时不可信。”

李易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周成不答,闭目养神,烟都抽到根儿了,却也不怕烫。

李易道:“如果你查明了,真的是刘平安干的,你有什么打算?做了他?我知道,你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来。”

周成道:“他后来才出道,当时没这个本事,凭他?不配。”

李易道:“照这么说,你是怀疑刘允文了?”

周成又不答,似乎睡着了。

李易知道问也没用,过了一会儿,又把自己跟柳芝士的事简单说了说。

周成认真的听着,隔了半晌才道:“柳芝士做事很绝,欣蓉听说你从他手里买下酒吧后就一直不放心。”

李易知道十有八九是谈欣蓉叫周成过来看看自己,或许能帮的上什么忙。而周成本人说不定也打算借机再查查当年的事,这才和姐夫一起来了。

李易对谈欣蓉对自己出手帮忙始终有一种排斥的心态,表面上看似乎是不想欠谈欣蓉什么人情,可实际上。李易是想在创业之初,白手起家,以体现自己的才干和能力。

李易道:“这个死胖子虽然阴险狠辣,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家人,但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他现在估计已经死在苗吉手里了。”

周成正闭着眼睛想着心想,听李易这样说,不由得一声冷笑。道:“你不过是幸运罢了。”

李易:“……”

到了机场,离下午两点还有一段时间,周成一副死样子,就在那装睡。李易也没下车,索性玩起了贪吃蛇。

自从到了海州以后,李易已经很久没玩这游戏了,不禁有些陌生感,一连玩了几次。成绩都大不如前,正在拼命游戏中,忽然宋春雷打来电话,道:“靠。老大,你不说来机场接我吗。人哪?”

李易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一直在玩游戏。竟然忘了看时间,忙开门出车,到了里面一看,宋春雷正在那四处寻找。

李易过去道:“抱歉,抱歉,我早来了,在车里睡过头儿了。靠,杆子,今天打扮的很帅呀。于乐也来了。”

宋春雷今天穿着跟平时比,确实得体,就是头发模仿许文强向后背了过去,还涂满了油亮亮的东西,有点狗血了。

于乐今天穿着打扮走的是小清新路线,见了李易大方的打了打招呼。

李易年前回家的时候,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有些不愉快,不过现在看样子关系似乎又恢复正常了,只不过在这种场合下不方便问。

宋春雷道:“大少,哦不不不,该叫李老板,我总算是没给我们宋家丢脸,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叫幸不辱命,你托我办的事我给你办了,人我带来了,你看看。”

不用宋春雷说,李易也早就看见了,宋春雷身后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不过十岁左右,男的不知多大年龄。

只见这男的一头“秀发”,长可及肩,长的可不大好看,相貌十分凶悍,满脸又疙疙瘩瘩,脸上的肌肉一条一条的,李易一见才知道原来世上真有“横肉”这一说。

这男的面相上有点拼命十三郎的意思,叫人第一印象以为是从号子里跑出来的。

这人不太高,也就一米七五左右,可是周身十分均停,肌肉和脂肪的比例刚刚好,如果不是长的难看,李易觉着这人当个男性人体模特都够了。

这人穿着一身夹克装,脚上是旅游鞋,裤子只有半截,露出毛绒绒的小腿,却是肌肉虬结,叫人望而生畏。

从气势上看,这人绝对是外放型的,主动型的,似乎周身的精力用都用不完,站在那就叫人以为他是在跳动,你的一颗心都在跟着他不住的发抖。

李易打量了半晌,什么都看出来了,就是看不出年龄。

宋春雷笑咪咪的道:“大飞,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青春舞带的新老板李易,是我发小,他家原来也是东古的,现在可是大学生了,到了海州发展。

他比你小大概十五岁吧,功夫也好的很,这段时间又学什么新功夫我就不知道了,你先在海州呆一段时间,日后的事你再定,放心,李易这人不财黑,不会亏待你的。

你在黄老板手下的时候,一个月是四千,那是白菜价,李老板给你的肯定比黄老板的多。另外,小花也好有个地方呆,叫李易给她准备个地方住,她也该稳稳当当的上学了,总不能就这么着吧。是吧,小花?”

宋春雷显然是向大飞旁边那个小女孩说话,没想到小姑娘理都没理,把头偏到一边,向大飞身后躲了躲。

宋春雷也没在意,似乎习惯了,向李易道:“大少,你赶鸭子上架,叫我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给你特色一个高手,哥哥我可是费尽了千辛万苦,上南山下北海,踩东谷逛南林,到处求朋友托关系,这才给你找了一个真正的高手,高手。再高手中的绝对高手,周飞!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是周飞。道上兄弟都管他叫大飞,这可是北方道上的传奇人物,年龄不详,估计是三十五六岁,我可是从别人那里挖来的,你可不能亏……”

没等宋春雷说完,周飞抢话道:“挖什么挖,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就这么个货扔马路上了,捡都没人捡,还用你来挖?

你就是李易吧,我叫周飞。你不用管我,我该嘛干嘛,这是我妹妹路小花儿,我来不是为别的,我妹妹正在上小学。不能中途缀学,我天天折腾可以,不能叫我妹妹上不了学。

你帮我给她在海州落个户口,我就在你身边干一段时间。不过你先做好思想准备,可别跟其他人一样。最后反悔,要是那样。我现在就走,不伺候你。”

虽然宋春雷知道周飞十有八九要蹦出这么一通唬话,可是冷不丁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尴尬,宋春雷脸一红,道:“这个,大飞……,嘿嘿,性情中人,性情中人。”

李易忽然对这个大飞很感兴趣,有意想抻量抻量他,当下道:“大飞,我要找的是个保镖,不是大爷,你对老板有要求,我对保镖也有要求,你身手怎么样,学过什么功夫?”

周飞一撇嘴,道:“你懂么?”

宋春雷想劝两句,却不知从何劝起,李易向宋春雷打了个手势,叫他不要急,笑道:“我学的也不多,不过挺杂,咱们找个地儿,一会儿再谈,我要是发现你功夫不行,我可不要你。”

周飞一拉路小花儿,当先便走。

宋春雷讪笑两声,道:“这哥们……,那就看你能不能降的住了,往往野马就是千里马,看你的了。”

李易道:“这人靠不靠谱,你从哪找来的?”

宋春雷叹了一口气,道:“李老板哪李老板,你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呀,说实话,我找他倒没费多少时间,我给我那帮哥们一打招呼,大伙儿立刻风起云涌一样,帮我去找。

你猜怎么着?就这大飞,人家是武术世家,他爷当年那是给国家领袖当过保镖的,大飞从四岁开始学武,学的什么反正我也弄不清楚,总之就是厉害。

十三岁就把别人打的重伤害,后来送工读学校,又送劳教所,出来以后很不巧,正赶上家里出事,父母出车祸死了,结果就剩下他这么一个。

打那以后,周飞带着家产直接上少林寺,在少林寺还当了几年真和尚,不过后来被赶下山被迫还俗了,主要是因为这是个花和尚,女色倒是不沾,就是爱喝酒。

后来大飞又拜了好几个师傅,学的东西听说有真有假,不过不管真假,他家里留下的那点家产是全叫他花光了。

周飞后来无路可走,就托道上的朋友帮忙,看看有没有哪个当老板的招保镖,以他的身手当个什么破保镖那是轻而易举。”

李易道:“那很好啊,不过看他的样子有点落魄,那是什么原因?”

宋春雷道:“咳,周飞本来干的好好的,不过听说他二十岁那年,遇到一个据说是黄河以北最神的神算子卜先生,这姓卜的不知道是真会算还是假会算,反正北边江湖上的大佬们都信他的。

听说他还真算准过很多次,说谁命里注定横死,后来真就横死,比如当年东北的辣黄瓜胡立姚,这老娘们称霸东北大半个色情业,是最大的妈妈桑,结果正在事业最火的时候,咔嚓一声,被爆炸的微波炉炸死了,你说邪门儿不?

还有那个笑面虎周小波,四十岁出道,嚣张无比,得罪了那么多人,不管是黑白两道上的谁,他都不放在眼里,做事太绝,一点也不给人留后路。

可是他的势力却不是最大的,有不下十几个大佬要干掉他,但是卜神算说他能活到八十岁才病死,果然周小波在道上横冲直撞了四十年,遇到了暗杀二十多次,可是连皮儿都没破,最后是在医院里脑溢血死的,正好过完八十岁生日。

就是这个卜神算,见了周飞,给他看了看面相,算了一卦,结果说什么周飞脑后有反骨,跟谁反谁。就像那个什么魏延来着,反复无常,跟哪个老大,最后就反哪个老大。

道上的大佬们一听这个消息。谁还敢找他当保镖,结果周飞的第一个老板当时就把他炒了,周飞一连换了十来个老板,全都是一个结果,根本没人重用他。

后来周飞没办法,只好出力气赚点钱花,你到不了老板的身边,得不到重用。那就赚不了几个钱。

这一次大伙看我着急要找个高手,有人认识他,就把他介绍给我了,我心想。人这东西要是从北方到了南方,说不定水土一变化,就没什么反骨了,这才把他领来。”

宋春雷说到这本来已经说完,结果又补充一句:“那……。你敢不敢收?”

李易一笑,道:“你在我这还用激将法,我当然敢,有什么不敢。我姓李的命硬,专门克这些脑后有反骨的。我还能怕他反的了我?”

三人说说笑笑间已经到了外面,见周飞正领着路小花站在路边等。李易便招呼众人到了自己的保时捷前。

宋春雷和于乐什么车没见过,不过开家里的车,和自己见赚钱买车毕竟是两个概念,见李易一当上老板,就来了这么一辆酷酷的跑车,宋春雷笑道:“你这是直接上炮了,连鸟枪的阶段都不用啊。”

李易当然不会用一百多万的跑车在这些人面前炫耀什么,只是才发现个问题,现在有六个人,可是这车里却坐不下,当初没以为宋春雷就能一下子找来一个大飞,又带着一个路小花,这一下根本没地方坐。

保时捷是跑车,后置后驱,又不是出租,本来后排就挤,这一下六个人更没法坐了。

李易也稍微感到有些尴尬,不过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就在他刚感到那么一点点尴尬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嗨!李老哥,这是你的新车啊,不错嘛!”

原来是冯伦。

李易道:“真是太巧了,你怎么来这了?”

冯伦下了车,在李易的车旁带着一种极为羡慕的表情,一边咽口水一边轻轻的摸索车身,回答道:“我平时也常来机场拉活儿,我刚来,一眼就看见你这车了,再一眼就看见你了。

靠,靠,这车,绝了。哎,等等,这个角度好像不是最佳状态,在海州的这种路面上,不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加速到上限,要是能改一改就好了。”

李易一拍冯伦的肩膀,道:“想开吗?想改吗?我正要找你呢,还记不记得那天我跟说过的话?我是真的想请你做我的司机,别开出租了,以你的技术,开出租简直是种污辱。”

冯伦起身道:“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真想聘我?”

李易道:“你说是聘也成,不过我是真的喜欢的车技,很佩服,钱不是问题,我做人绝对对的起朋友。我拿你当朋友才跟你这么说的,可没把你只当个司机。

跟我吧,这车以后就是你的了,你把车拉回去,随便改,只要你开着顺手就行,改装费由我来出。”

冯伦恋恋不舍的在车身上又摸了摸了,又看看李易,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隔了半晌才道:“嘿嘿,我喜欢是喜欢,不过……,我看还是算了吧,算了,咱们不提这个了,你今天要去哪?这车是跑车,不是拉客用的,就像千里马不能去拉车一样,可坐不下这么多人,叫他们上我的车吧,我保证用出租车开出保时捷的感觉来。”

李易见冯伦推脱,当下也不勉强,道:“好吧,你再想想,这是我电话,想通了就打给我,我真是把你当朋友看。这样吧,我带几个朋友坐你的车,把人数匀一匀。”

李易和宋春雷他们商量,周成对坐什么车根本没什么看法,一声不出的从保时捷上下来,冷冷的从周飞旁边走过,拉开出租车的车门坐到了后座。

两人擦肩而过时,李易似乎看到两人之间有些电火花闪过,李易眨眨眼睛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再看时就什么也没有了。

周飞对好车破车不大感兴趣,没什么挑剔,对路小花道:“小花,你坐这个漂亮的车,我去坐出租。”

哪知路小花十分不舍,拉着周飞的手不放,一个劲向后躲,周飞只好带着路小花坐到了保时捷上。

周飞不会开车,宋春雷笑道:“大老板,看来只能我来开了。”

李易道:“好啊,可别把我的车刮花了,回头拿于乐赔。”

三人哈哈大笑。

就这样李易和周成坐着冯伦的出租,宋春雷开保时捷,两辆车一齐上了路,先回青春舞带。

李易向冯伦道:“小冯,你和你那些朋友之间的事解决的怎么样了?”

冯伦道:“哼,我在海州看来也呆不了多久了。”

李易奇怪,道:“怎么?”

冯伦道:“我上次和你说过了,我现在只想过安安静静的生活,我想靠自己的本事赚点钱,再回老家娶老婆。

不过现在他们来找我麻烦,我看我是呆不长了。我在海州没什么朋友,今天能在离开海州之前见你一面,也算咱们有缘了。”

说罢语音竟有些呜咽。

李易心里也不是滋味,道:“以你的技术和年纪,应该不会这么消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