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嚣张的周飞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44嚣张的周飞

李易无语,将赵祥鹰拉到一边,一问才知,原来赵祥鹰去向秦少冰敬酒,谢谢他帮自己的企业维护网络安全,同时答应秦少冰如果有什么特殊的电脑设备买不到,尽管向他开口,他有途径弄到这些东西。

秦少冰也不会说什么客气话,拿过酒就喝了。

赵祥鹰其实明天还有生意要谈,看身旁的邹破虎喝的发了性,便劝他少喝些,明天还要做事。

哪知这就冲了周飞的肺管子,周飞问也不问,反手就推向赵祥鹰,两人就这样拆了几招,其实也没太大的动静,像沈雁君和王东磊那边的人都没怎么注意。

李易知道这个周飞极是嚣张,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没去计较。

这包间里杯来盏往,乱成一气,李易和赵祥鹰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周成过来道:“我走了,你好自为之,欣蓉托我向你祝贺,祝你事业成功。”

自打有祝贺这事以来,把贺辞说的最冷最硬,恐怕就得属这位周兄了。

李易听他提起谈欣蓉,本能的就想问问谈欣蓉的近况,可是一是不方便,二是明知问也是白问。

周成走了,赵祥鹰坐了一会儿,说李逸媛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生了,李易听了十分高兴,知道自己要做舅舅了,可是本能的却又联想到了谈欣蓉的孩子,李易心里又有些乱。

过了片刻,赵祥鹰也带着邹破虎走了,邹破虎和周飞的拼酒闹了个平手。不过周飞却不服,囔囔着下次再拼。

沈秋玲在这场合没什么太大意思,跟邹破虎他们打闹说笑时还好,邹破虎一走。沈秋玲对着一桌子的醉鬼和天然呆,实在无聊至极,拎起郑好也走了,就是边走边觉得郑好身上似乎有股羊或者狐狸的**味道。

李易敬了一圈的酒,又回到沈雁君那一席,一个小眼睛的道:“李老板,你这酒吧刚开张,又是从前人手里接管的。那按照惯例,为了求了个彩头,图个吉利,都得给酒吧起个新名字。李老板是大学生。看看起个什么名字更合适?”

这个问题李易倒没想过,被这小眼睛的一问起,不由得一愣,随即道:“老兄看看个什么名字好?”

小眼睛提了几个名字,别的人却有反对的。于是又有别人起了几个,李易却又觉得不合适。

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李易倒不觉得什么,可是一想这个问题。才发现起个名字是那么的难。

王东磊那边的人也都帮着出主意,可是名字起了一大堆。却没有一个合适的。

忽然李易想起谈欣蓉来,她那种高贵忧郁的气质。美艳的容貌,叫李易心里一颤,想起了一个名字,叫紫色星缘。

紫色是用来形容谈欣蓉的神秘气质和美感,而星缘就是说两人之间的缘分像流星一样在合适的机会划破天空,但却不长久。

李易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伤感。

众人一听,纷纷拍手叫好。

其实李易给酒吧起什么名字,这些人根本不在意,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当然这个名字起的还是有些意境的,大家倒也不算是违心。

还真别说,名字起好以后,李易真的就从内心深处感觉,要开始一段新的征途了,斗志渐渐旺盛起来。

大家又玩又闹,李易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看李国柱太辛苦,便叫他坐下来吃点东西,李国柱正要坐下来,外面却走来一个服务生,手里托着一个盒子,包装十分精美,向李易走来。

李国柱起身迎上去,道:“什么事?”

这服务生道:“刚才有人送到一份礼物,说是送给李老板的,是对李老板的祝贺。”

李易一时之间没想到是谁给自己送贺礼,难道是苏绿?那倒很有可能。

李国柱将盒子拿过来,感觉很轻,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李易接过盒子,撕了包装,见是只小木盒,没上锁,李易以为里面是什么精美的礼物,随手打开盒盖向里看去,哪知一见盒子里的东西,李易不由得大怒。

原来这盒子里竟然装着一条沾满血的内裤,还有一条用过的卫生巾,另外还有几张照片,全是青春舞带的图片,照片上却画满了大叉、骷髅以及奇形怪状的图案。

这东西显然是对头送过来的,李易一下子想到了刘平安,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大可能,刘还不至于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这时旁人也都看到了这些东西,有些人不禁破口大骂,骂送这东西来的人太下作,居然作出这种无聊的举动。

董川见李易暗自生气,却不便发作,便走过来看了看,道:“这东西一看就是小儿科的玩意,无聊的人才会这么做,很显然,这人相当的不成熟。

在坐的各位都是海州的成功人士,上流人士,又是咱们的朋友,都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旁人附和着:“那当然,这事太荒唐了。”

沈雁君道:“是啊,一定是整天无事可做的人干的。”

心里却想:该不会是黄波做的吧,这个混蛋。

董川见众人附和,心里暗喜,却不动声色,续道:“所以送这东西的人的年纪应该不太大,自己也没什么作为,而且跟我们老板有私仇,照我看,这人就是……”

大家都支起耳朵听着,可是董川却没往下说,只是将这一摞东西随手扔给服务员,向服务员摆摆手,服务员十分尴尬,忙把这些东西拿出去扔了。

有人问道:“小董,那你猜这人会是谁?”

董川笑道:“我一时胡猜,现在却觉得猜的不对。还是不说了,不过是个恶作剧,开个玩笑,咱们继续喝酒。不理他。”

慢慢的,有人心里开始反应过来,开始交头接耳。了解李易经历的人都知道,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多半就是朴志兴。

董川心里太清楚了,这种事情你不能过分纠缠,根本不能认真,时间越长对自己越不利。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这就叫不良信息硬性回避。

而自己同时又把答案间接的告诉了大家,估计现在很多人都猜出是朴志兴做的了,了解朴志兴的人都知道这人是个不学无术。无聊透顶的人,而朴环又很反感他儿子做这些没出息的事,那就自然而然的就把整件事当成了没有实际意义的恶作剧,把不良影响降到了最低。

董川在李易耳边道:“小处不破,大处必破。这小子这次没能痛快报复,下一次可能还要生事,咱们得小心着点儿。不过你说跟朴环之间关系还算不错,咱们得给朴叔一点面子。”

李易微微点头。又招呼众人喝酒,呼天喝地。跟这些人畅谈起来,刚才的不愉快竟然一扫而空。

沈雁君这些人大都是明眼人。嘴上不说,心中却道:“看来李易把董川收在麾下是选对人了,这小子,小成本大收益,是块料,用会人,就是不知道以后发展如何。”

这些人各自肝肠,李易也不是完全看不出来,只不过装糊涂是上策,大家称兄道弟,面子上过的去,你给我脸,我不能给你屁月殳 后宫小说网 ,在这种场合,这就足够了。

王东磊那些人,开始的时候还略带矜持,喝到后来原形毕露,不说是丑态百出,也相差无几,当然,李易招呼也足够殷勤。

时间飞快,眼看十点已过,忽然几个人不轻不重的推开门,却不进来,只是站在门口向屋里寻找,一看见李易,其中一个道:“李老板,看来玩的很痛快啊,太子知道你今天请客,知道你的酒吧新开张,叫我们给你送贺礼来了。”

这人说的客气,可是语气却又冷又硬,还略带着几分嘲讽,站在那一动不动,嘴角带着一丝鄙视的笑,显得极是傲慢无礼。

李易见是刘平安的人来了,心里就是一阵不痛快,不过以他目前的心境来说,已经不会轻易发火了,李易现在深知言语、智慧、头脑之类的,很多时候要比拳头有意义。

李易上前几步,显得极是热情,董川和李国柱不放心,跟在李易身后,董川在李易耳边小声道:“给足他面子,但别把话说的太实。”

李易走到这些人近前,笑道:“真难为太子这么看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叫做如此眷顾,我可是有点受宠若惊。

我不过是开了间小酒吧,那是微不足道的生意,不值一提,太子这么忙,还要叫人来,这怎么好意思呢。

前几次和太子之间有些小误会,现在没事了,满天云彩都散了。是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以后得空,我一定登门拜访,负荆请罪,还望太子别跟我计较这些。

我以后在海州的发展,说不定还得靠太子多多提携,没有太子赏脸,恐怕我就得要饭去了。

我本来也打算请太子来着,但是就怕高攀不上,也就没提这事,太子没怪我们吧?

这样,几位,我们也是刚刚开始不长时间,大家快来就座,我叫服务员重开一席,咱们多喝几杯。”

说罢侧身向里一让,心里却等着对方说话,就知道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进来。

那人果然一动不动,只是鼻子里微微哼了一声,道:“我们都很忙,太子叫我们快去快回,没时间。李老板这么多朋友,都是志同道合的,我们就不坐了。

太子叫我们跟李老板说,以后生意好好做,做事要小心谨慎,别生事别闹事,规规矩矩的,做事做人重在守规矩,什么事都得讲个秩序。

我们太子知道李老板本身就是个有才干的人,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不过海州是个大地方,跟东古什么的可不一样,到了大城市就得有大城市的样子,乡下那一套是不管用的。

到了新的地方,不管你是龙还是虫。都得守本地的规矩,这是唯一的出路,也是每个人第一堂课都应该学会的。李老板这么聪明,这么干练。一定能明白这个道理。

好啦,太子祝你的生意红红火火的,有事就去找太子。另外,李老板跟太子之前的事只是告一段落,有些事太子还要再来跟李老板谈谈。”

说罢转身便要走,哪知周飞一个箭步窜过来,道:“哪来的狗屁太子,拍辫子戏呢。装什么大尾巴狼。”

周飞伸手就来抓这人的肩膀。

这些人身手都不错,只是万没料到竟然有人敢动手,况且不认识周飞。

这人听到风声,微微一愣。尽量向旁边一闪,可是周飞的功力能做到一招三势,就是在中途变换三次,一见人闪开,周飞手肘一沉。前臂一转,掌心已经触到这人肩头。

李易也没料到周飞能这样,他要想伸手拦着,早就出手了。不过董川在李易耳边迅速的道:“稍晚点再拦着。”李易便没动。

一直等到周飞手掌压到这人肩头,动劲一捏的时候。李易才出手相格,右手在周飞的神门穴上一碰。随即手腕翻转,将周飞这一掌格开。

以李易的功力,原本不能半招之间就格开周飞这一手,不过一来周飞喝多了,力气虽大,对劲力的运用却差了很多。二来李易出手恰到好处,正好是周飞前力已失,后力未继之时。三来周飞也不想和李易较力,一见李易出手,也就主动松劲。

可饶是如此,那人肩头还是一阵剧痛,他知道在这个场合要是喝出声来那可是太丢人了,强忍着不呼痛,可是周飞这一掌恰巧拍在他肩井穴上,这人终于没忍住,哎哟了一声。

李易忙在他肩头轻轻一拍,大声打了个哈哈,掩盖住了这人的痛呼,同时道:“朋友,你身手不错啊,我这位长头发朋友可是中国功夫的高手,他这一掌能把石头打碎,你竟然以血肉之躯接他的招,还行若无事,这份功夫可真不一般。太子能有你这样的手下,是他的福气。

我这位朋友太过鲁莽了,我替他向你道个歉,不过你也别怪他,他不认识你,也不认识太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太子的。你是太子手下的得力干将,心胸宽广,别跟他一般见识。

几位既然不想留下来喝酒,那就算了,不过我得强调一下,我李易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什么过江龙,什么地头蛇的道理我都不大懂。

好吧,我送送几位。”

那人一摆手,怒冲冲的道:“不必了,你好自为之。”

说罢带着人转身走了。

周飞满身的酒气,道:“管他是谁,这种人不打不知道疼!”

李易笑道:“他们哪受的了你的巴掌。”

这一天直闹到很晚,王东磊和沈雁君这些人都带着司机,各自开车回去了,李易这才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李易安排宋春雷他们住到东福宾馆,一看时间太晚了,也就没回酒吧,一并住下了。

这一晚李易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是兴奋,想到从明天开始,就是自己新姿态的第一天,设想着以后应该如何经营,哪还能睡的着。

二是不可能不想到柳芝士的惨状,这个人渣死就死了,李易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同情和怜悯,只是那些图片太过于血腥,李易虽然神经不弱,猛的见到,却也多少有些无法耐受。

一直到凌晨四五点钟,李易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第二天李易醒的很早,秦少冰和二黑还有些事情要办,便暂时先回去,双方说好,几天后秦少冰就回来,入驻紫色星缘。

这一天是周六,林子珊不用上课,却因昨天太疲劳,要回去休息,李易叫李国柱送她回去。

林子珊临走前,李易把她拉到一边,笑道:“等过一阵子酒吧赚了钱,你想要什么礼物?”

林子珊笑道:“你创业初期正是用钱的时候,我就不要什么了。”

李易非要林子珊挑一样礼物,林子珊故意的道:“难道你还能送我一千万?”

她本是一句玩笑话,李易却一拍巴掌,道:“好,咱们说定了,就是一千万,我要赚净利润一千万,送给你当生日礼物。”

林子珊看着李易认真的表情,忽然轻轻扑在李易怀里,喃喃的道:“我不在乎这些,真的,我真的不在乎。”

李易本来要留宋春雷他们在海州多玩几天,可是宋春雷和于乐却不想再多呆,这就急着赶回海州,他俩来的时候就订好了返程的机票。

李易见挽留无用,只好送两人到机场,而周飞则带着路小花一同去机场送行。

到了机场,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宋春雷把李易拉到一边,道:“有件事一直忘了跟你说,路小花是周飞原来一个朋友的女儿,他朋友后来死了,小花就一直跟着周飞。

这孩子上学的问题,你可得上点心,这也是把周飞留下来的一个好手段。周飞性子野,目中无人,我还真怕你罩不住他,小花在海州要是能稳定的上学,估计周飞的事就好办了。

至于什么脑后有反骨这一类的说法,我原来是不大相信,不过以前的那些事传的太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还是小心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