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游走于其间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47游走于其间

三人简单的聊了一会儿,显然武缘禄并没有对李易产生什么太浓的兴趣,表情和说话都不咸不淡的。

当然来之前董川也跟李易强调过,今天人家能见自己就是很给面子了,不可能拉上什么关系,套什么近乎。

李易也深知这一点,是以内心深处并没有什么怨气,又聊了一会儿,董川看时间差不多了,也应该走了,便起身道:“武哥,今天耽误你时间了,我们这就走了。”

李易也道:“武哥,你先忙,我店里还有些杂事要办,以后有时间到我店里坐坐,我将万分荣幸。”

武缘禄起身相送,道:“阿易呀,你今天能来,就说明你知道尊重前辈,这是好事啊,以后好好干,我看你的成绩。”

武缘禄当然没有送到外面,只送到后院门口,便叫佣人替他送二人出去。

两人出了大宅,董川小声道:“别回头看,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要不是董川提醒,李易还真有些忍不住要回头看看,这是一种心理学上的现象,可是董川一提醒,李易忙强行忍住。

两人一路漫步走出,直走到老远,才遇到出租车,上了车,董川道:“我看武缘禄的风格,似乎对人的气质、仪态很在意,咱们离开以后,他说不定会上楼隔着窗户看看,咱们大大方方的走,会显得从容一些,要是你回头一看,那在他眼里,说不定就还是个不成熟的年轻人。”

李易道:“我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大会在意像我这样的小老板。”

董川道:“绝对的看。一定是这样的,可是咱们刚刚在海州登陆。一切都得谨慎些,实力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变大的,但是一定要保持气度,以免叫人看轻。”

离开武缘禄家的大宅,两人直接回了紫色星缘,今天是不能再去第二家的了。

按董川的计划,下一步是要去任有德那里。不过路子不好搭,看来只好恭敬的送上拜帖,表达一份心意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再次出门,这一次董川道:“今天开车去吧,听说任有德看人下菜碟。咱们不用再低调了。”

两人开着保时捷直奔新九区。董川就早打听好了,任有德这一阵子一直住在情妇那里,他情妇的房子超大,可以说是新九区最大的豪宅。

这样的住宅却偏偏不在安静的区域,相反正在闹市区中间,四周就是新九区最繁华的街区,这大宅子极为突兀的树立在中间。显得既阔气又土气。

车子开到宅子大前门,便有人上来拦截,一个穿黑西服的汉子过来道:“停车!找谁!”

语气极是不善,估计要不是因为看到是辆一二百万的豪车,可能这家伙的语气会更不善。

董川开车,将车窗降下来,也没下车,道:“辛苦辛苦。朋友,我们是来拜山的。这是拜帖。”

有道是见面道辛苦,必是在行人。那汉子一听脸色登和,却仍是没什么笑意,随手把拜帖接过来看看,道:“跟任爷预约了吗?”

董川道:“咱们跟任爷不熟,只是按江湖规矩过来拜山,还请朋友通知一声,我们说几句话就走。”

那汉子道:“李易是吧?在不在帮?”

李易本不爱理这种人,不过宰相门前七品官,这种人你也没必要得罪他,可是一听这汉子问什么在不在帮,立刻就糊涂了。

不过幸好有董川在,董川道:“我们老板在行不在帮,日后还得求着任爷多多照顾。”

那汉子冷冷的道:“在这等着。”

说罢回身到保安室,李易在车里看不见,不过估计是打电话去了,可是也不知这电话是怎么打的,足足打了将近半个小时。

李易道:“他说在行在帮是什么意思?”

董川道:“在行就是说咱们是这条道上的,比如你在海州做比较大的生意,以后会和道上的人频繁接触,这就已经属于在行了。

而在不在帮是指有没有靠山,说白了,就是问有没有老大,有没有人罩着,有没有势力,有没有集团,有没有背景。

如果咱们已经投了某一派海州的大势力,这就是在帮,他们就会问山门朝哪开,也就是问,咱们是谁的人。

咱们是散户,没人罩咱们,其实这事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是起步艰难,没人罩着咱们,就意味着谁都可以来欺负咱们,欺负咱们的人不用考虑任何其他人面子。

好处就是以后自己发达了,就自立山头,自己说了算,名义上不归任何人管,省得背上一个叛师逆门的骂名。”

李易这才知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些学问,两人正说着,那汉子回来了,董川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没戏,任有德一定不会招两个人进去的。

果然那汉子走到车旁,脸色极冷,道:“任爷不在家,你们回去吧。”

董川所料不错,但知道这种事不能强求,只好道:“朋友辛苦了,等任爷回来,告诉任爷一声,就说李易和董川来拜山门了,祝任爷常驻东山。”

那汉子鼻子里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董川把车调了头,带着李易开向市区。

李易道:“看来这个任有德好大的架子啊。”

董川道:“也算正常,不过幸好他不是刘平安的人,日后他知道了刘平安跟咱们做对,说不定可以通过这件事接近和他的关系。

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一切都在变化,重要的是如何游走于其间。”

两人回到酒吧,李易的心情略微有些不快,不过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些小小的受挫要是也承不住,那也不用在道上混了。

董川道:“咱们酒吧开了快两个月了。该去拜访拜访那些白道上的大鬼小鬼了。拜访这些人不那么直接,得一个一个的渗透。”

李易道:“骨头一块一块的啃吧,咱们这就行动。”

董川在海州的关系网并不那么大,直费了好几天的劲才联系到了工商税务部门的一些官员,官职自然都不大,但还算是掌握着关键的工作。

这些人对于这种事情,那是不上白不上。不拿白不拿,李易所准备的贵宾卡和会员卡倒是发出去了不少,这一下李易心情大好,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本来跟这些人说定,四月三十号那天请他们吃饭。好好的玩一晚上。乐一晚上,拉近拉近关系。

哪知四月二十九号那天,这些人忽然纷纷打电话来,都找借口说那天来不了,百般推脱,结果所联系的官员一个也没来,这叫李易大为光火。又莫名其妙,明明已经联系好了,其中有几个人还曾经见了一两面,当时又说又笑的,谈的很投缘,谁知事到临头竟然都后退了。

事到如今,傻子也知道这事背后必有古怪。

李易自然第一个就想到了刘平安,董川分析了一番。也觉得应该就是刘平安干的。

李易咬牙切齿的道:“妈的,刘平安这个小人。居然跟我来阴的。”

董川道:“阿易,我看咱们得做好准备好。各个方面都得查一查,别出什么纰漏,我看刘平安静观了将近两个月,这就要慢慢开始行动了。”

李易深吸了一口气,双拳紧握,道:“我等着他。”

五月份到了,紫色星缘的生意却一直不错,至今还没有人来捣乱,这种平静既叫人感到轻松,又叫人感到紧张。

李易有时就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一阵子,紫色星缘的装修已经完全结束,二楼的客人也越来越多,生意红火,李易大大的赚了一笔。

这一天,李易正在熟睡,忽然有人打来电话,原来竟是杨光,这个人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出现了。

电话里,杨光道:“李易,上次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真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过幸好你没受什么牵连。

我这里现在有部大戏,是一部有武打成分的都市背景的科幻电影,也是大导演的手笔,他们要找一个身手好的替身。

不过这次这部戏的主演是国内一线的武打名星,他的替身的价钱可不比别人,以小时计费,你现在有没有兴趣再来试试?”

如果说,李易现在生意平稳,既无忧也无外患,以李易爱玩的心态,说不定就答应了。

可是现在生意虽然不错,也步入了正轨,可是还有那么一只叫刘平安的小脏手,就在不远处等着,随时都有可能伸过来插李易的软肋。这就叫李易不得不防。

李易道:“杨大哥,这个就很抱歉了,我现在已经有了一家自己的酒吧,收入也还算不错,我暂时也很忙,就不打算再接这样的活了。”

杨光听后声音有些失望,不过他是场面人,立即道:“原来你已经是老板了,那可太好了,恭喜恭喜。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其实这部戏投资很大,电脑特技的场面也很多,属于目前国内的一流制作,我真希望你能参加进来,这很有可能为你以后的星路铺下一条大道。”

李易一听杨光提到电脑特技,忽然想到了秦少冰,他虽然不懂电脑,却常见到秦少冰他们弄一些视频和图片,能把镜头改的面貌全非,又叫你看不出破绽来,这会不会是一种极高明的特技呢?

李易不想叫秦少冰他们错过这个机会,便道:“杨大哥,我有一个朋友,他是电脑高手,他手底下也有一个团队,我想他们能进行电脑特技方面的工作,能不能给推荐一下,叫他们试试?”

杨光道:“特技工作就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内的了,而且这样一部大片,特技组的人员应该已经早就找到了,他们都是专业的,我想你朋友这边可能就没有什么空间了。”

李易也只这么一问。估计十有八九没戏,也就没往心里去。不过杨光倒还挺认真,问了秦少冰的姓名,说可以向朋友问问。

李易也知道这是客气话,但是一线机会也不能放过,于是就说了秦少冰的情况,同时强调,这个秦少冰的网络称呼就是黑王。

挂了电话。李易一个鲤鱼打挺,从**跳到地上。

他这一段时间,没白天没黑夜的在酒吧里盯着,生意刚刚起步,他和董川常常在一起商量下一步该当如何。

李易下了楼,直奔紫色星缘。走到大门口。忽然一个人斜刺里向李易走来,伸手要拍李易的肩头。

李易现在感觉极为敏锐,立刻身子一侧,这人伸手拍空,李易反手一抓,只凭感觉就抓住了这人的手臂。

这人大声呼痛,道:“是我。是我,快放手。”

李易一见,没想到竟然是冯伦,忙把手松开。

冯伦笑道:“大老板,是我,我都在你店门口徘徊好几天了,今天总算见到了。”

李易心里一直惦记着收冯伦给自己当司机,只是他不想勉强别人。这才给了冯伦十来万,叫他跑路。躲开风速那些人,没想到冯伦居然还在海州。

李易道:“你怎么没走啊?咦?你脸怎么了?谁打的?”

冯伦揉揉鼻子。道:“唉,别提了,说来话长。”

李易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想知道你的近况呢,来吧,到我店里坐坐。”

进了酒吧,所有的早班员工都起来向李易问好,李易随意的摆了摆手,叫大伙儿继续干活,可是心里却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快感。

冯伦原来是游荡小子,常去酒吧,不过李易的酒吧经过一番修饰之后,无论是感觉、品味、格调,都显得比一般的酒吧要更上一个层次,这叫冯伦看了十分羡慕。

李易拉着冯伦坐下,给他开了一瓶酒,道:“你为什么没离开海州?风速他们没找你吗?”

冯伦叹了一口气,道:“唉,自从上次你给我钱之后,我这颗心哪,就乱成一团了,我也拿不定主意是走是留。

后来我决定辞了工作来投奔你,哪知大卡很快便找到了我住的地方,我脸上的伤就是他的杰作。

大卡跟我说,风速早就派人盯上我了,他的飞车党也一直在暗中盯梢。

他们看你给我钱,又看我辞职,就知道我要离开海州,于是先下手为强,找到我家里,威胁我说,我要是敢偷偷溜了,就叫我这辈子都开不了车。

你给我那十来万,也叫大卡全都抢走了。我偷听他跟风速打电话,似乎是说要来对付你,给你个下马威,叫你少管闲事。

我听了不放心,就经常到你店附近来看看,因为他们一直在盯着我,不大方便,今天总算是躲开了这些盯梢的,这才能见你一面。”

李易道:“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等我的事忙完了,钱我帮你把钱要回来,大卡这些人对付不了我,这个你放心吧。”

冯伦道:“老大,你可别大意,他们这些人讲打肯定不是你对手,不过……,不过如果运用飞车的话,很多时候你还真是防不胜防。

风速和大卡现在已经盯上我了,五月份就要开始比赛,下赌注的大佬们都手黑心狠,他们要是知道我拒绝参加比赛,估计我是非得变残废不可。

其实比一场车赛本身到是没什么,大不了输了没钱赚,我就是觉得要是比了这场赛,就会又陷进去,再也不能自拔。”

李易深知他这种处境很难,当下诚肯的道:“冯伦,要是你家里没什么可牵挂的,就来跟我吧,你在我身边,风速他们不敢对付你。

海州不是这些飞车党的地盘,他们不敢过分胡来,想玩猛龙过江,只怕就得骨断筋折。

冯伦,你跟着我,给我当专职司机,我这就给你安排。”

冯伦嘻嘻一笑,道:“老板,其实我正有此意,只是不大好意思张嘴。”

李易一笑,道:“你这小心眼儿还是别在我面前用了,我玩这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干嘛呢。放心吧,你在我的地盘里,风速和大卡他们就算再厉害,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李易并没有把风速和大卡这些人放在眼里,他却不知道,这两个人即将把他折磨到要发狂的程度。

当天晚上李易给酒吧的人介绍冯伦,冯伦年纪又轻,人又活泼,跟这些人很和的来,只不过冯伦只是在广宁的赛车圈子里名气很大,在海州还真没有什么名气。

不过这倒是不影响什么,因为酒吧的员工对李易佩服,又见李易竭力的请冯伦给自己当司机,足见这个叫冯伦的小伙子必定有过人的一面。

更何况李国柱是亲眼见过冯伦的车技的,心里也替李易感到高兴。

李易感觉自己现在的配置已经上了一个层次,这天晚上,酒吧打烊后,李易把自己的这伙儿朋友都聚在一起喝酒,算是给冯伦接风。

冯伦道:“以后小弟就要跟大伙同坐一条船了,从今天开始大家相亲相爱,为了老板更辉煌的明天一起努力。”

众人大笑,李易道:“我看你是早惦记我那辆车了,你不是说可以改的嘛,怎么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