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一拨又一拨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52一拨又一拨

李易第一次感觉头大如斗,他知道这几批人都和柳芝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暂时把他们赶走了,可是这件事一定没完,肯定还有续集。

李易这才知道出来混是这么不容易,开店才一两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还有后患,一时间李易都想放弃了。

可是这个念头只闪现了一下,李易转念一想,娘希匹,老子凭什么放弃,老子跟你们这帮人卯上了,非跟你们死磕到底不可!

这一天董川回来了,他去外地订购一批音响设备,跟人家谈价钱拉关系,一批货总算是给李易省了几万块钱。

董川回来后听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也替李易为难,海州的规矩太多,董川也不是完全清楚,应该如何去办。

郑好送来消息说,他的朋友打听到,海州的各路神仙,据说都在暗中操作,限制了李易酒吧的客源,难怪李易这一阵子生意大不如前。

郑好又说,近来海州新开业的几家酒吧和桑拿厅的老板也大致遇到了和李易一样的处境,不过他们虽然不在帮,但是都想破财免灾,所以生意上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

董川道:“阿易,要不然先按规矩办事,咱们太过于特立独行,恐怕叫别人也很难做人。”

李易其实心里也有了这番打算,但是一开始坚持硬挺,这时候忽然软了下来,李易觉得面子上实在下不来台。

这天晚上,李易正在和董川他们商量这些天来发生的事。胡金全的麻将钱肯定不会给他,这事儿太荒唐了。

候盛明的什么飞水帮也不知是什么帮派。董川打算第二天出去查一查。

而马占宇会的那些会费还是先交上为好,毕竟海州道上都遵守这个规矩,周飞就说,大不了以后由李易来当这个会长,再赚回来也就是了;

至于祝泽凯贩毒的事情,这事倒不大好办,那台电脑确实是扔了。李易接手酒吧以后,秦少冰帮着查过那台电脑,发现硬盘已经换过了,原来那块不知到哪去了,后来李易嫌柳芝士的东西脏,看着心烦。一台电脑也不值几个钱。随手也就扔了。

可是这种事情,祝泽凯那边必然是不放心的,但是柳芝士的死又不能告诉他。

几人正在商量,忽然一楼一阵喧闹,李易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又有人来捣乱,忙下楼查看,可是还没到楼下。就闻到一股奇臭,原来不知是谁,从一楼大门冲进来,顺手向地上扔了一包大便,转身就跑了。

周飞再也压不住火了,破口大骂,从二楼的另一边冲出去找人打架,可是那人早就跑了。又到哪里去找。

李易忙叫人收拾,幸好只有一包。不过四散溅开,很多沙发椅子都溅到了。

大厅里的客人们自然不高兴。纷纷叫老板出来,李易只好上去给人家道歉。

郑好带来的人虽然也不高兴,却不便多说什么,不过看样子,下次人家是再也不会来了。

李易只好给这些客人免单,众人却仍然不依不饶,一直闹到很晚才散。

大厅四面的前后门全打开了,但是臭气仍然有,李易愁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样的事情你根本防不胜防,就算你把人抓住了,暴打一顿,下次人家还可以再派人来。

就算你问出了幕后主使,上门找场子,人家也一定不是一股势力,你又怎么跟人斗。

这一来连店里的保洁员也都发牢骚了,当初可只是说打扫卫生,可没说扫大便的,董川只好临时给这些保洁员加钱,好言相慰。

周飞道:“我看就是马占宇他们干的,也只有他们才能干这种事来,什么狂舞热血,我一个人就扫平他们。”

郑好道:“幸好这次只是大便,里面没有蚂蚱,要不然四处乱蹦,沾的到处都是,更不好打扫,这大厅里得好几天不能接待客人。”

李易叫大伙不要乱,可是自己心里却乱的很,要是说用更阴损的手段去报复别人,也不是不行,关键是自己是出来求财的,这么报复来报复去,谁都别想赚钱。

第二天一早,李易的嘴上就起了两个大泡,李国柱心疼他,去叫了党天宇来,党天宇一看就直摇头,道:“我治的了他的病,治不了他的命,这是心病,吃药没什么用的,就算用大黄泻的起不来床,到时候还会再起虚火,唉。”

这一天酒吧没营业,一楼的前后门一直开着,味道散的差不多了,桌椅沙发也都擦干净了,可是心理上还是有阴影,看来得换一批新的沙发和桌椅,要不然客人必定要挑理。

晚上,李易和这些朋友们在酒吧门口乘凉,董川白天去调查了一下,那个候盛明确实是飞水帮的帮主,这人是海州黑道上的,整个海州几乎一半的水路非法生意,全是飞水帮的。

候盛明的非法生意主要是走私、当蛇头,听说也曾经贩毒,现在候盛明表面上已经洗白了,有了一家自己的小公司,不过背地里应该还做着这些非法的勾当,另外,这人似乎是任有德的门徒。

柳芝士还在的时候,应该就跟这个候盛明有些内部的勾搭,不过似乎两人之间有些矛盾,柳芝士当时还占了上风,这个候盛明自然恨上了柳芝士,只不过现在这个私人恩怨,竟然落到了李易的身上。

自从大便事件之后,李易就一直没吃饭,胃火太大,根本吃不下去。

几人正在门口坐着,从东面开过来一辆丰田,车子缓缓开来,在酒吧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为首的那一个是个中年胖子,憨态可掬。看起来十分面善,满头的卷发。看起来应该是自然卷,另两人自然是司机和保镖了。

李易现在已经都麻木了,见有人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有人来找自己麻烦,可是在这些朋友面前,在“敌人”面前,李易还是在硬挺。

李易起身道:“几位有事吗?”

他一天没怎么说话了。这时猛一张嘴,忽然发现声音嘶哑,原来嗓子肿了,李易心里自嘲,暗道:“李易呀李易,你不是自以为很牛的吗?怎么刚入道。刚赚了点钱。刚遇到了一点困难,就这个哀样了?”

那个中年胖子走到李易近前,道:“原来你就是李老板,呵呵,果真是年轻有为,你好,我是天盛酒吧的老板。我姓孙,我叫孙北山。”

李易一听又是个酒吧老板,就知道没好事,不过这个天盛酒吧听起来倒是挺耳熟的,一时间想不起来谁跟自己提起过。

李易道:“原来是孙老板,幸会,幸会,孙老板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吗?”

孙北山向一楼看了看,笑道:“李老板。咱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我来的有些唐突了。今天来是想跟李老板谈谈苏绿的事。”

李易微微一愣,猛然间想起来,原来这个天盛酒吧是苏绿三个驻场酒吧之一,青春舞带、热血狂舞,还有一个就是天盛了。

当初苏绿辞职的时候,阻力最大的就是柳芝士这里,另两个酒吧倒没听苏绿提起过有什么为难的地方,怎么今天这个天盛的老板来找苏绿了?

李易道:“孙老板的意思我不太明白,苏绿也是我朋友,她似乎早就从天盛辞职了吧,苏绿并没有在我这里,她现在已经不在海州了,不知道孙老板找苏绿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孙北山呵呵一笑,道:“李老板,咱们借一步说话。”

两人离开众人,走到一处僻静处,孙北山道:“我就开门见山吧,苏绿当初从我这里辞职的时候,因为她嗓子坏了,我就没强留她。

不过,我们酒吧并没有跟她正式的解除合同,按照合同,她还要在我的店里唱三年,可是她却不打一声招呼中途就走了。

我知道苏绿是李老板的好朋友,李老板又接手了酒吧成了新的老板,我现在找不到苏绿,她的手机也换了,所以我就来找……”

李易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道:“孙老板,我不大清楚,这些话你跟我说干什么?苏绿一不是我的雇员,二不在我的店里,三不在海州,你来找我是为的什么?”

孙北山一笑,道:“李老板快人快语,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好吧,我就直说,当初苏绿来海州到各家酒吧驻唱,可是按照规矩,必须要有保人,因为我们并不了解功绿是什么底细。

当时是柳老板做的保人,合同三年,合同上说要是苏绿中途毁约,就要十倍赔偿,他一个晚上是四百块,一个月是一万二,还有两年,就是两万四,十倍赔偿就是二十四万。

我很讲究,那四万就不要了,我只要二十万,合同上说的明白,如果找不到当事人,或者当事人无力赔偿,就要由保人负责这笔款子,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现在柳老板失踪了,苏绿又不在海州,我只好来找李老板,你的这家酒吧还值个几十万,虽然现在换成了你是酒吧的法人,但这个合同是按照实体为主体签的,可不是按照法人为主体签的,所以我们要拿这酒吧抵押,也就是说把酒吧收走。”

李易一听头都大了,只觉得身上的毛一根根直立起来,娘了个大腿的,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无耻的说法,自己盘下了这个店,居然成了欠债人了?什么狗屁实体,什么狗屁法人?

李易想发火,但一来对法律不大懂,二来现在形势不利,一味的发火是没有用的。

董川感觉不妙,过来一问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董川道:“孙老板,柳老板当初盘店的时候,按理说应该把他担保抵押的风险换算成钱,从我们李老板盘店的总钱数里减去,并且详细告知内情。

可是柳老板并没有这么做,也就是说是柳老板不按法律办事。你要是想告,应该去告柳芝士。为什么要来找我们?”

孙北山既然已经说破了脸,也就不再那么“面善”了,道:“柳芝士现在不见了,我的酒吧没了好的驻场歌手,损失很大,这笔帐谁来负担?不过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自然要来找这家酒吧清算。”

董川道:“孙老板。这么做不大合适吧,首先你的合同本身就未必合法,哪有一个驻场歌手违约,用十倍赔偿的道理?”

孙北山轻哼一声,道:“这个你不用跟我说,去跟法院说吧。李老板。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不拿出二十万来,就把店抵给我,再见。”

说罢转身上车走了。

董川道:“阿易,用不用给苏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李易摇了摇头,缓缓的道:“没用的,这事根本跟苏绿没有关系。孙北山不过是拿苏绿当个借口,当初苏绿辞职的时候,孙北山就留着这个伏笔呢。

只不过柳芝士本就想跑路,所以就没提醒苏绿,也根本不想认这个保,苏绿只不过是驻场歌手,没有她,还可以请别人。一家酒吧又不是只靠一个歌手来吸引客人,这显然是孙北山借题发挥。

苏绿都离开这么长时间了。而柳芝士也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了,可是孙北山才出来搞事。显然一直是在暗中观察,等待时机。

刘平安呀刘平安,他说的没错,猪,要等养肥了再杀。看来这些王八蛋龟孙子都想在我身上切一刀啊。”

董川也替李易着急,可是各种事情纷至踏来,每一件都不大好处理,董川也是一筹莫展。

李易坐在酒吧门口,脸上一片阴沉神色。

过了两天,孙显才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赶回了海州,现在正在机场。

李易一听喜出望外,要去机场见他,孙显才道:“我正好要回东天帝都,你到这里来吧。”

李易道:“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

孙显才道:“那么麻烦干嘛,我听说你那边事情很棘手,这才赶了回来。”

李易出门打车直奔东天帝都,见孙显才正在门口等着自己。

两人再次见面,虽然间隔时间并不太长,却都像隔了一两年似的感觉。

李易见孙显才似乎瘦了,道:“你怎么了,瘦成这样?”

孙显才微微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其实我妈这一阵子病了。”

李易一惊,道:“阿姨病了?什么病?”

孙显才眼圈一红,道:“大夫说是肾病综合征,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病很重,后来病情渐渐好转,最近稳定了很多。

这事我没敢告诉我爸,这次回海州,也是想跟他好好谈谈,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只能回来当面谈。”

李易也替孙显才难过,他不知道肾病综合征这个病有多严重,但是看来似乎不轻。

两人边说边向里走,冤家路窄,一到了院里,就碰见了朴志兴,这是他的家,在他家的院子里碰到他倒也属正常。

朴志兴见到孙显才虽然不大高兴,但毕竟是多年的朋友,脸上冷一些也就是了,可是一见李易,朴志兴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李易没理他,跟孙显才向里走,朴志兴一步三晃的过来,阴阳怪气的道:“哟,这不是李老板吗?李老板,那条内裤好看吗?卫生巾好用吗?那可是名牌呀。”

李易一时没听明白朴志兴的话,想了一下才回忆起来,上次李易请大伙儿在万国居吃饭的时候,有人冒名送来一个盒子,里面就有内裤和卫生巾,还有酒吧的照片。

当时虽然董川猜出来是朴志兴做的,但是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李易这一阵子一直焦头烂额的,对这些小孩子的无聊把戏哪还会往心里去,很轻蔑的冲朴志兴一笑,和孙显才径向里走。

朴志兴没看到“敌人”的愤怒表情,自己心里便愤怒起来,咬着牙道:“姓李的,早晚就你知道我的厉害。”

一路上,李易简单的把情况向孙显才说了一遍,孙显才道:“海州的事情太乱,这样吧,等我这边的事情完事以后,我再陪你去各家走一遍,我来跟他们说。”

李易一听自然高兴,有孙显才出马,事情恐怕会容易的得多。

两人说着说着便到了朴环的居室,庄子期和卢仲文也在里面,估计也是刚到的海州,文淑贤却不在,黑豹像根铁柱一样站在朴环的身后,面无表情。

而那个鲁雄则正坐在屋子另一边的地上玩电脑,李易一看,果然玩的是连连看,不由得一声苦笑。本来屋子里的情形很正常,可是因为鲁雄的存在,不免叫人觉得有些搞笑。

朴环正在和庄子期说话,见孙显才带着李易进来了,只是点了点头,叫两人坐。

李易向朴环和庄子期问了好,坐在一边。

朴环道:“李易,我听说你最近遇到了很多麻烦,是吗?”

李易点了点头,道:“还好,海州的规矩太多。”

朴环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每个地方都是一样。”

他说完这句话也就不再说了,李易一听就知道,朴环根本没有替他出面压场面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