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不好抓也抓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263不好抓也抓

董川现在已经隐约知道李易和谈欣蓉之间的事,不过董川十分知大体,在李易面前从来不提此事,装做不知道。,.,

所以听周飞在那里乱说,董川也只是一笑。

李易道:“小川哥,祝泽凯的事情怎么办?”

董川道:“他和咱们之间没有什么根本利益上的冲突,只是疑心重。应对这样的人,一种方法是叫他以为咱们和他是同路人,不能出卖他。另一种方法就是找来曾经和他们一同参与贩毒事件的人,叫这个人给他吃颗安心丸。咱们的话他是听不进去的。”

李易道:“可是死胖子的心腹早都离开了,再说也没有一个是咱们的人,谁能帮咱们,这倒是个难题。”

董川也知道这件事难办,宝华集团的事情他了解的不多,不过祝泽凯这个人是有名的多疑,他的私人秘书两年里换了三个,就是因为不放心。

李易感叹:“这叫什么事呀,他多疑,反倒叫别人跟着难受,要是能有个心理医生就好了。”

周飞道:“你俩想的都多余,他一个公司董事长能怎么样,要是耍手段,咱们就陪他玩玩,他愿意多疑就叫他多。”

董川道:“祝泽凯现在一定如坐针毡,他不是曾经说起过,要通过柳芝士的家属来威胁柳芝士吗?但是柳芝士的家属都被新月亮的人控制着,他肯定找不到。

他一找不到,就更会怀疑是柳芝士提前做好了准备,把家属事先藏好了,心里就会更不安。”

李易道:“这个祝泽凯有什么背景吗?”

董川摇头道:“这个我不大清楚,这人不是很高调,他只是在生意场上有些名气,在海州道上倒是没怎么听说过他有过什么举动。

宝华集团虽然名义上是集团公司,其实规模也不是很大,这个集团只有两家子公司。

我听说祝家内部似乎还有些矛盾,祝泽凯虽然名义上是集团董事长,但是他父亲祝光达一直控制着公司的核心权力。

祝光达将近七十岁了,原来在英国做生意,近几年才将企业移到了海州,这人是个老派人物,有些绅士情结,他很反感经济势力涉黑。或许父子二人就是在这方面产生的分歧。”

李国柱忽道:“他会不会是柳芝士原来的几条下线之一?”

此话一出,李易先是一愣,随即重重点头,道:“还别说,真有可能。

死胖子临走之前把自己的心腹都安排好了,但是应该没通知这些做下线的,反正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董川道:“阿国说的不错,祝泽凯忽然失去了上家,心里发慌,他怀疑柳芝士是被警方抓了,怕把他供出来。”

李易道:“他心里如果有这种想法,怕是短时间之内不得安生了。”

李易这几天生意不错,进帐很多,心情较前轻松多了,忽然产生了会一会祝泽凯的想法。

董川比较持重,觉得还是守株待兔比较好,周飞却一甩头发,道:“守什么兔子,咱们就到姓祝的家里去,告诉他以后少来找麻烦,我就不信他一个龟儿子敢跟我呲牙。”

李易道:“小川哥,我看还是去一趟吧,跟他私下好好说道说道,解开他的一心结,省得他心里老是怀疑,左右这两天也没事,咱们也活动活动。

大飞,你跟国柱留在店里,我和小川哥可能晚上才回来,店里不能没人照应。”…,

周飞好动不好静,很想去看看,可是李易既然没叫他去,也只好作罢。

忽然路小花从外面走进来,跟谁都不说话,径直走到李易身边坐下,靠在李易的胳膊上眯着眼睛睡觉。

大家都乐了,这小女孩这一阵子常常要在李易三楼的休息室里睡,连家都不愿意回,而且只跟李易亲近,跟旁人连招呼都不打。

今天是礼拜天,路小花睡了个懒觉,大早上一起来就睡眼惺忪的来找李易,抱着他胳膊接着睡。

李易拍拍路小花的脑袋,道:“去屋里睡吧,叔叔一会儿出去有事。”

路小花摇摇脑袋不答应。

其实李易平时也跟周飞谈过,路小花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有十岁了,可是言行举止看起来还像是个小娃娃一样。

周飞说曾经带她去看过心理医生,大夫说这孩子有什么自闭倾向,说了一大堆名词术语,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来性格是内向了一些。

李易一直都很忙,心里虽然想着带小花去看看病,却一直没时间,曾经找党天宇问过,党天宇却说路小花身体没什么病,至于心理问题,还是要找专业的心理医生去看。

李易哄了一会儿,忽然想起路小花的本事,心念一动,莫不如把路小花一起带去,只要摸一摸祝泽凯就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事情说不定就好办的多。

可是人家毕竟是堂堂的董事长,你去找人家办事,带个孩子总是不妥,要不然把祝泽凯约到店里来?可是他很有可能不会露面。

李易正在这想着,忽然五六块砖头从外面砸到了二楼的玻璃上,就像上次一样,哗啦啦几声响,把一块价格不菲的玻璃砸成了蜂窝。

李易他们正坐在窗边,李易忙把路小花往身后一拉,右手顺手抓起桌上的盘子往右边一挡,噼叭几声,挡住了不少的碎片。

众人忙向里面躲去,只听引擎声轰鸣,迅速的远去了。

冯伦也跟大伙在一起,只是一直没说话,他对李易的这些事情不大了解,而且年纪也小,听不懂这些,只当是故事听了。

这时有人来闹事,冯伦一听引擎的声音就知道是大卡的人。众人飞快的下到一楼,哪还有摩托车,只见东面一溜灰尘,车队已经跑远了。

冯伦道:“就是大卡的人,没错。”

李易抬头看看玻璃,心里不禁暗骂,可是骂也没用,人家跑远了,你再追也来不及了。

上次在鱼肠岭,张志强这个二货局长非要进山抓人,那哪能抓的到,结果山上山下的人一哄而散,只抓了几个不相干的看客,无功而返。

张志强一肚气没好气,回去后关起门来把王东磊教训了一顿,说他不会部署,警戒意识不强,线人找的也不好,叫王东磊好一顿窝火。

几两天,李易曾跟王东磊私下里又见了一次面,李易请王东磊喝酒。

王东磊似乎满腹的牢骚,他说大卡虽然被抓,但是他的手下却仍留在海州。张志强接着王东磊的布局在几天之内又抓了几次,结果仍然是一个也没有抓到。

李易对这个张局的印象始终不大好,王东磊当时有些喝多了,道:“张局这人最是好大喜功,他是怎么一步步爬上来的我就不多说了,其实,咳,没什么真本事,叫唤的比谁都欢,双手一个劲的挥舞,就是一个人也抓不着。…,

兄弟,我就不多说了,我刚当上这个分局局长,时间不长,但是,有多少事是我的功劳,可是呢,归了他了。就说鱼肠岭这事,从找线人,到布局,再到抓捕,哪一样不是我亲自督办的,他做过什么?什么也没有。

可是我一抓住大卡,他就突然出现,捡我这个现成的便宜,是,他是领导,是我顶头上司,可是这事做的也太那个了,我心里是什么感受。

那画……,哼,哎呀,我不迷信,我不迷信这个,画,到了他手里了,不迷信。”

李易当时只好好言相劝,说了一大堆套话。

刚跟王东磊认识的时候,王东磊显得意气风发,年轻干练,两人接触时间一长,关系拉近,李易也看到了王东磊另外的一面。

看来每个人在风风光光的外表下面,都会有一个不大相同的形象,李易不禁觉得做人很苦。

李易收起回忆,叫店员把碎琉璃收拾了。

周飞气的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可是骂的再狠,终归无用。

董川道:“看来得叫少冰设计一套监控设备,叫这些人不能靠近酒吧才行。”

李易看时间还早的很,便叫上了董川,准备去宝华集团,飞车党的事也只能暂时不去管他,总不能一天天的守在酒吧外面,等这些王八蛋来吧。

冯伦把车开出来,带上李易和董川,三人向市里开去。

虽然今天是周日,但因为不知道祝泽凯家住在哪,所以只好暂时先去宝华集团看看。

宝华公司的母公司在新九区,李易这时才知道孙显才跟自己说在海州,只在顺义、新东和开发三个区混是不够的,还得了解新九区和梅海区才行。

车子就要开上五环的时候,忽然冯伦耳朵一立,道:“引擎声不对,不好,大卡和风速的人跟来了。”

李易借着后视镜一看,果然后面不远处有十几辆摩托车和十几辆跑车正在后面猛追。

李易道:“怎么样,能甩开吗?”

冯伦看了看车距,道:“能甩开一半,这个时段路上车多,没法快开,他们里有几个人车技也不错。”

正说着,忽然林子珊打来电话。

李易这一阵子太忙,林子珊几次找他出去逛街,李易都没有时间陪,今天林子珊一打电话,居然哭了。

这一下把李易哭的手足无措,连忙安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问才知道,原来林子珊和同学出去逛街,却被一个骑摩托的从旁边经过,把包抢走了。

那包里都是些私人用品,只有三百多块钱,损失倒是不大,但是林子珊哪经过这个,吓了个半死,连忙哭哭涕涕的给李易打电话。

这还用猜,一想就知道是大卡的人干的,李易只好又哄又劝,叫林子珊和同学在一起,不要耍单,别再逛街,赶快回校。

一阵安慰之后,李易正要挂电话,林子珊又补充道:“上次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女的,这一次又出现了,我的包被抢走的时候,他就从暗地里跳了出来,不过没能追上那辆摩托。”

李易一听就知道是钟子媚,难道说这个女的一直在暗中保护林子珊?可是她为什么呀?这个女人心里倒底在想什么?一想起钟子媚挖人眼睛的狠辣手段,李易也不禁打了个冷战。忽然又想起李义这一阵子似乎一直没什么动作,这个王八蛋又到哪去了?…,

不过此刻李易心烦意乱,也没心思细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又安慰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李易见那些人还在后紧跟不舍,不由得无名火起,这些飞车党来对付自己倒也罢了,却偏要去找林子珊的麻烦,这叫李易忍无可忍。

李易道:“这些人太下三滥,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不行,咱们出五环,上人少的地方跟他们玩玩。”

冯伦早就手痒了,一听李易下命令,立刻换档,车子向左一拐,驶出了五环。

车子尽量向人少的地方开,这地方已经郊区不远,冯伦道:“看来车队里的好手都来了,不过想追咱们还没那么容易。”

又开了一段,路上人流渐少,看方向正是向着东天帝都去的,李易知道这段路上人少,道:“能把他们拦住几个吗?”

冯伦道:“我可以撞倒几个,但是车子容易刮花。”

董川道:“他们人多,分而治之,一个一个的来。”

冯伦一听觉得有理,当下将车速减慢,见后面最靠前的摩托车已经到了近前,车主忽的从背后抽出一根铁棍,对着保时捷的车尾就砸了下来。

那人一棍打开,冯伦冷笑一声,忽然加速,这一棍登时打空,车上的人没料到这一手,身子一晃,竟然从车上栽了下来。

李易道:“卢仲文说的果然没错,重于上者必轻于下,这人的车技没有根。”

说话间,另有两辆摩托车左右夹攻而来。

冯伦忽然将车尾向左一甩,这地方不是柏油路,冯伦一甩尾,登时扬起一片尘土。

那两人看不清方向,车子慢慢减速,左右分开,打算冲出尘土,忽然冯伦将车子转了个圈,一个急停,正停在左面这辆摩托车的旁边。

李易呵呵一笑,伸出手来,在车主手肘上一推,车主立刻感觉手臂发酸,手中木棒跌落,身子一晃,倒向一边。

这时另几辆车追到了近前,冯伦将后轮飞速的空转,小石子如弹射般打出,将后面跑车的车窗打的全是窟窿,另外尘土飞扬,又将这些人的视线挡住。

冯伦转了一会儿后轮,这才将车开出,围着这些车子绕开了大圈,每经过一人,李易都隔窗出手,夺下对方的凶器,顺手扔掉。

那几辆跑车打算用包围的方法将冯伦拦住,可虽冯伦左冲右突,毫不停留,竟然一次也没被围住。

忽然有几个摩托车方竟然像发了疯似的,骑着摩托冲向李易的车子,大有以硬碰硬之势。

冯伦待这些摩托近了,这才将车子开出,忽然来了个漂移转向,贴着这几辆摩托车的外围又绕到了后面,尘土飞扬,有两辆摩托车来不及刹车,撞在一起,同时跌了下来。

冯伦道:“老板,他们人太多,我能甩掉他们,但是想抓他们恐怕不容易。”

李易气这些人难缠,手段又无耻,道:“不好抓我也抓,我下去对付对付他们。”

冯伦一惊,道:“千万别!”

李易没听,忽然从车窗里一个筋斗跳了出来,找了个上风头一站,尘土也吹不到他,只有风拂衣衫,神情显得十分潇洒。

李易心里暗笑:“老子再装一回,叫你们几个杂碎知道,这就是玉树临风。”

冯伦暗叫糟糕。

几辆跑车一见是李易,加足了马力向李易冲来。

李易等车近了,忽然跃起,躲在一边,这几辆登时撞空,可是他们的车技显然也不错,一个漂移,没费多少功夫,又将车头转了过来。…,

车子开动,尘土太大,李易不愿意弄脏,便向一旁跑去。

这些跑车从后面紧追,李易听声音近了,忽然一个后跃,落在一辆车上,身子一滑,从窗口钻进去半个身子,对着车主就是一拳。

车主受击,方向盘一歪,这车子在空地上划起了大圈,李易钻进去,又是一拳将车主打晕,推开车主旁边的车门,喝道:“出去!”一脚将车主从车上踢了出去。

忽然两辆车从对面冲了过来,李易想躲,但是他可没有冯伦那两下子,再说他正坐在副架上,根本来不及开车,只听轰隆轰隆两声响,三辆车撞在了一起。

李易没系安全带,不由自主的从挡风玻璃上撞了出去,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身上好几处都十分疼痛,想必是受伤了。

李易此刻就想晕过去睡一阵,可是知道身在险境,便强忍着不睡。

今天可来的太莽撞了,李易本以为凭自己的身手,想对付这些小瘪三太容易了,没想到还是受了伤。

正迷迷糊糊之间,耳中听得尖锐的引擎声,李易忙一翻身坐起来,忽然身子一动。

原来李易落在了一辆飞车党的车盖上,那车子虽然撞了,但是车主没事,车子也仍然能开,这时车主发动了车子,似乎要将李易先从车盖上甩掉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