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老中医情史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268老中医情史

忽然李易脑子里一闪,什么,董小梅?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等等,上次白板给柳芝士打电话威胁他,当时车里除了柳芝士,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大成周广成,另一个是就是叫董小梅的。

李易猛的一下子想起来,这个半老徐娘就是那个董小梅。

他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来了?

没错,没错,阿国猜的没错,祝泽凯果然就是柳芝士的下线,董小梅肯定也是。

钱柏强见李易有些发愣,笑道:“李老板,上次我来过一次了,不知道我说的那件事李老板是如何打算的?那台电脑……”

李易道:“其实我前几天就打算去祝董事长家里拜访拜访,但是中途有其它事情给耽误了,没能去成。

我就是想跟董事长说,这件事真的和我没关,既然你们和柳老板之间已经合作过很长时间了,那也应该知道,我根本不是他的人。

那台电脑里面什么也没有,而且我已经扔掉了,现也没处去找。我知道祝董事长一定是很怀疑这件事,但是怀疑我也没有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我不知道祝董事长要怎么样才能不多疑,我今天可以跟你做个保证,这件事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不会声张,你回去叫董事长放心,他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钱柏强脸上的假笑一点都没变,道:“李老板说的很少,那么我们今天来呢,其实是有件事想跟李老板商量商量。”

李易就知道麻烦不断,不耐烦的道:“什么事说吧。”

钱柏强看看董小梅,董小梅道:“李老弟,我比你年纪大,就居长叫你一声老弟,希望你不会介意。

其实这件事到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柳老板不知是什么原因,把大伙儿放到一边。就这么失踪了。

可是生意还得做下去,李老板现在既然已经接了柳老板的位子,那么那条上线想必也是一同交到李老板手里了。

我们已经商量过了。跟着谁吃饭不是吃?李老板年轻有为,更胜柳老板一筹。

我们其实也都想过,一朝天子一朝臣,李老板当家之后。自然要换一批人,这我们都理解。

不过我们这些人都是老人了,路子熟,做事也认真,总比那些刚入行的新手要稳当些。货从我们这里出也更安全。

李老板又何必舍近求远。再换新人呢?生书熟戏,这老戏码嘛,就得叫老姜来唱,年轻人不懂事,行事张扬,办事冲动,手脚不干净,难免要给李老板惹一些麻烦。

再说李老板如果从自己的场子里放货。这也不安全。听说太子一直在跟李老板过不去,如果太子从中做些手脚,李老板的货烂在自己的场子里,那可得不偿失。”

李易如果不是猜到了两个人的身份,这番话听起来一听是摸不着头脑,看来这两人一定是柳芝士的下线。

他们见柳芝士不知什么原因不露面。一开始还怕走露风声,现在却误以为我从柳芝士手里接了新月亮那边的毒品生意。并且换了一批我的人做下线来贩货,他们这才以“大局”为重。以“生意”为重,不再追究柳芝士的下落,而是转来投奔我。

靠!这叫什么事呀?!

李易道:“两位,这段时间以来,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误会,柳芝士一失踪,很多人都来找我的麻烦,我一再的强调,我不是他的人,我不是他的人,为什么你们都不信?

柳芝士原来的心腹早都在我盘店之前就被他遣走了,我的店里现在一个跟‘白货’有关的人都没有。

我已经跟我的店员说过了,不许在我的场子里涉及到‘白货’,我也根本没有接到什么上线,我也没有培养什么新的下线。”

董小梅和钱柏强互相看了一眼,董小梅道:“李老弟,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样,那为什么上次白板提到了你?为什么柳芝士原来要把店以极低的价格盘给你?前前后后很多事情,摆明了你就是柳芝士的接班人嘛。()

柳芝士和新月亮以及白板之间的那点事,我们也大概清楚。柳芝士现在是怕了双方了,连家里人的命都不要了,自己想跑路。

所以他才把店在名义盘给你,叫你来经营,实际上就是撒手不管了。

我们都是生意人,他柳芝士撒手不管,我们这摊生意还得做下去。现在我们这几条线都急的跟什么似的。这才派我们为代表来见你。

老弟,价格好商量,我们可以按原来的规矩再给你多提百分之七,绝对不会叫你吃亏就是了。你看怎么样?”

李易真是哭笑不得,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道:“你们为什么不去问问周广成?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他说的话你们总信了吧?”

董小梅下意识的向钱柏强看了一眼,道:“什么周广成?他是谁?他知道柳芝士的下落吗?”

说着连连向李易使眼色。

李易在这一瞬间立刻想到,原来董小梅跟新月亮之间的关系显然要比祝泽凯这边近一些,董小梅不愿意叫钱柏强听出来这一点,便道:“哦,没什么,周广成是原来的一个店员,他可能是柳芝士的心腹。”

钱柏强又不是傻子,他虽然没看见董小梅的表情,但是听两人说话就知道有内情。

钱柏强道:“小梅姐,大家同坐一条船,你该不会是‘抢线’了吧?”

董小梅一声媚笑,道:“哟,你看你,瞎猜什么?跟董事长一个脾气,就知道多疑。”

钱柏强知道她言不由衷,但是肯定问不出来细情,只得轻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董小梅道:“老弟呀,我想这事你还得再仔细想想,到时候给我回信,大伙儿都等你消息哪。”

董小梅和钱柏强回身走了。

李易回到大厅,感到又累又乏,旁人问起,李易随口说了两句。回去休息了。

到了自己的休息室,见路小花正坐在那写作业,今天是星期天。路小花不用上学,见李易进来了,便抢到李易身边,李易道:“小花自己写作业吧。叔叔得睡一会儿。”

李易刚要躺下,只听敲门声响,李易道:“进来。”

门一开,董川带着董小梅进来了,李易不知道董小梅为什么去了又回。但总不能给人轰出去,只得叫董小梅坐了。

董川趁机在李易耳边小声道:“天宇叔的前妻。”

说罢转身出去了。

李易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党天宇的老婆!?这是神马情况啊?!这……,这是怎么话儿说的这是?

党天宇六十多岁了,都快七十了,怎么可能有这么个中年女人当老婆,虽然说老夫少妻也极有可能。但是两人差了能有二十岁。在当年……

关键是……,从来没听这个老头子提起过啊。

董小梅见路小花带着一种敌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笑道:“这个小妹妹是谁呀,老弟,不会是你女儿吧?”

李易道:“啊,不不不。是这我保镖的干女儿。”

低头对路小花道:“小花先到二楼去写作业,叔叔和阿……。和阿姨有几句话要说。”

路小花摇摇头,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一边看书。董小梅见这孩子还小,倒也不怕他偷听,便道:“这孩子对你还挺依赖的。”

李易道:“是吧,这孩子有些内向。”

董小梅道:“老弟把这酒吧弄的红红火火,在海州的年轻人当中,就属你有发展了。”

李易道:“小梅姐过奖了,这个……,天……,不是,我是说……,你还有什么事吗?”

董小梅咯咯一笑,道:“你看我,光顾着聊天了。”

说着变了一副表情,道:“唉,老弟,你刚才很给我留面子,我很感谢你,这才转回来特意向你道谢的。”

李易道:“那倒没什么,我本来也什么都不知道。”

董小梅道:“老弟,你跟小梅姐留面子,小梅姐做人也得光棍点,我这次回来呢,一是向老弟道谢,二是说说实情。

其实我和月亮那边关系走的也不太近,只不过我是柳芝士在海州最大的下线……,哟,这孩子真逗,太可爱了,你看你看,还摸我呢。”

原来路小花带着无敌盟的表情,凑到了董小梅的身边,一只手搭到了董小梅的大腿上。

李易心里好笑,暗道:“摸,对,接着摸,好孩子。”

李易道:“小梅姐,其实你也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我根本就不会再参与这些事。”

董小梅道:“你可别这么说,老弟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时间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

我还是说我的事情吧,说到哪了,对了,我是柳芝士在海州最大的下线,另几条线便都推举我为首。

但有些时候,大成来地头儿卸货,我为了查货也往往在场,就这么着才认识的,其实也并不熟。

按道上的规矩,上家和下家之间不应该直接见面,所以对于其它的下线而言,要是知道我和月亮那边的人认识,估计会怀疑我这条线在价格上……,是吧,你知道的。”

李易自然也早就隐约猜到这一点了,当下一笑,道:“小梅姐,你放心吧,我不会和旁人说起来的。

既然你是这些下家的当家人,那就请你回去跟他们说一声,我确实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我以后也不打算涉及这些。”

董小梅一时语塞,低头拍拍路小花的脑袋,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呀,几岁了?”

李易知道她在转移话题,道:“叫路小花,今天十岁,小花,叫人哪。”

路小花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坐着。

董小梅笑道:“小孩子脸皮薄,不爱说话,叫不叫人都没关系。老弟,姐姐那里有些软货,保证是一等果儿,赶明儿个我挑几个给老弟送来,你也尝尝鲜?”

李易连忙摆手,道:“别别别,千万别。小梅姐,这可不行,我有女朋友了。这还是免了吧。”

董小梅道:“你看,你这酒吧也得有点上品撑场面哪,没有美女的软,哪来客人的硬啊。我明天就挑几个好货色送过来,保证你这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老弟,如果你为难,我看这样,你给我留一条线。我给你再加百分之十的提成,对外我就说上家断了,你看怎么样?”

李易已经无语了,起身道:“小梅姐,咱们今天就谈到这吧,我送送你。你看时候也不早了,该吃中午饭了,要不……。我请你吃中饭?”

董小梅脸一沉。道:“李老弟,姐姐跟你这么说都不成吗?”

李易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我真的接手了这几条线,我能不找你们吗?”

董小梅道:“照你这话说的,我得给你再加百分之二十喽?”

李易也有点火了,心说这女人怎么这么磨叽。把脸一沉,道:“小梅姐。你再这样,我就不高兴。你这是干什么呀?大家好说好商量,你怎么就不信呢?

我是看在你是天宇叔的朋友的份上,才跟你谈这么长时间,要是换成别人,我根本都不解释。”

董小梅似乎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原来又是这个老东西挡我财路,老家伙的,背后摆我一道,他这叫金盆洗手吗?”

李易知道说漏了嘴,却也不好掩饰什么,只得道:“今天就这样吧,我累了,小梅姐麻烦到二楼喝一杯,我就不陪你了。”

董小梅二话没说,气呼呼的转身出门。

李易这才长出一口气,暗道:“看来天宇叔跟她离婚是对了,换成是我我也不要她。”

路小花扑到李易怀里,嗲声道:“一共五条线。”

李易道:“哪五条?”

路小花掰着手指头,道:“她没想全,有祝,有董,有梁。”

李易道:“她还想些什么了?”

路小花脸一红,道:“她骂你了。”

李易一摆手,道:“这个不算,还有什么?”

路小花道:“她原来给柳芝士百分之十三,嗯,她,她是开歌厅的,还开洗澡的地方,还有按摩,嗯,卖,女的,陪人睡觉,嗯,想给你送来。”

李易一笑,道:“你是小孩子,不许想这个,还有别的吗?”

路小花道:“她,她想找你麻烦。”

李易翻身坐起,扶住路小花的肩头,道:“什么麻烦,什么计划?”

路小花脸又红了,道:“她想找女的陪你睡觉,拍照片,然后给林姐姐。”

李易不禁破口大骂:“妈了个……,这个骚……,他娘的,居然想阴我,没那么容易。”

李易去找董川,董川道:“上次酒吧开业,你在万国居请大家吃饭,我就没好意思直说,董小梅就是天宇叔的前妻。

咳,我干脆从头说起吧。当年天宇三十多岁,在海州那两年混的不错,后来就遇到了董小梅。

有一次天宇叔无意中救了她,两人感情越来越好,董小梅当年也确实长的漂亮,后来就干柴烈火了。

董小梅当时才十七八岁,说自己是从海州南边的乡下来的,一直在海州打工。天宇叔看她人又美,又会说话,做事又乖巧,就特别喜欢她。两人认识才不到一年就结婚了。

可是后来天宇叔才知道,原来董小梅是做那一行的。

别看天宇叔当年混道上,不过对这一点倒很看重,最重要的不是董小梅做哪一行,我估计很大程度是因为欺骗,而且一直到两个人都结婚了,天宇叔才得知实情,心情可想而知。

你想想,都是海州本地,在这个圈子里,谁还不知道谁,因为天宇当年混的时候不近女色,所以不知道董小梅的身份,但是别人知道。

这种事情闭门传千里,也是这些人心坏了,都是存心的,非要等结了婚之后才叫天宇叔知道这事。

天宇叔的小弟们虽然也都知道,但是这种事情装不知道还来不及,哪有人往前凑和。再者也没有人想到天宇叔能这么在意这件事。

有一句话说的好,谁都知道了,就当事人还蒙在鼓里。

所以天宇叔一知道这个内情,火就不打一处来。两人根本没洞房,又哭又闹的大吵了一夜,第二天就分开了,听说离婚都没办,这三十多年就这么分着。

董小梅的性格也是有些任性,你看她在别的事情上八面玲珑,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就是不肯主动放低姿态,结果两个人的关系越闹越僵,误会越来越多,以至于见了面都不说话。

结果董小梅破罐子破摔,在这一行里越走越远,刚过二十岁,就成了一家洗浴中心的老板,其实也就是妈妈桑,当然做了妈妈桑,自己也就不用下一线了。

那个年代里,海州一共才有几家洗浴中心,虽然和现在的比规模不大,但是在那个年月里,就是相当够级别的了。

估计董小梅就有这一行的命,改革开放三十年下来,海州一大半的情色行业就都是她的了。

不但她自己的场子多,就连别人场子里的姑娘都跟她有扯不清的关系,只要她一发话,海州的色魔们就找不着地方痛快。

天宇叔估计也就是因为这事心灰意懒,再也不想管江湖上的事情了,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宣布金盆洗手不干了。

两个人就这么僵着,一个没娶,一个没嫁,有些好朋友想从中摄合,但是根本没用,一僵就是三十多年。”

李易听到一半儿就乐了,没想到这个道貌岸然的老中医居然也有这么一段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