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太子的推测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273太子的推测

李易心道:“马占宇这个老小子,在酒吧玩这一套,那不是把别人的生意全都抢走了吗?”

不过李易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可说的,用色情来赚钱,本来就是酒吧的规则,有本事你也搞出更刺激的来。()

李易正在那想着,忽然感到有人来拍他的肩头,李易微微一侧身,躲开这一拍,扭头一看,原来是马占宇。

马占宇笑道:“老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李易道:“原来是马哥,我刚好从你这门口过,进来看看。马哥的生意做的可真是棒啊,这钢管舞是新节目吧,从哪引进的?”

马占宇坐在李易身旁,拍拍李易的肩头,道:“几十口子跟着老哥哥吃饭,我得绞尽脑汁想新点子才行啊,要不然酒吧没创意,客人们都不来,我去哪里赚钱哪?

我跟兄弟你可比不了,有干劲,有头脑,手底下又都是人才,钱像流水一样进来,挡都挡不住。”

李易心道:“放你娘的狗臭屁。”

当下笑道:“马哥过奖了,姜还是老的辣,你的点子可是大有嚼头啊。”

马占宇回头看看马蒂娜,道:“俄罗斯和泰国的混血,我给取的中国名字,怎么样,够劲吧?”

李易道:“够劲,当真够劲,这一个美女,估计就能给马哥捞上个几百万吧。”

马占宇嘿嘿一笑,道:“我请她来可也花了十来万呢,一分钱一分货嘛。这小妞会说俄语、泰语、粤语、普通话,还会说英语和日语,在场子里替我跳钢管舞赚钱,在床就替我吸干那些客人的钱。”

马占宇爬在李易的耳边又道:“下边儿够劲啊,一下能夹断黄瓜,马蒂娜练了半年多的真功夫,老弟,人不风流枉少年,想不想试试。老哥哥给你安排。”

李易忙摆手笑道:“不不不,我家里那位管的严,我还是不来这口了。看看足矣,看看足矣。”

马占宇哈哈**笑,道:“我可是亲身试过,滋味绝对跟国产妞不一样。要人老命啊,哈哈哈哈。”

李易敬了马占宇一杯酒,道:“马哥,小弟今天来是想问问会里最近有没有什么事,小弟如果可以出力的话。一定出全力。”

马占宇一摆手,点着一支烟,吐了个烟圈道:“没有,咱们这个会没事的时候特别闲,有事的时候特别忙,目前是没有事啊。

嘿嘿,非得等海州哪个大佬死了,病了。娶儿媳妇。嫁女儿,才能有个动静,要不然就是火拼,不过海州近两年来都没有大的火拼了。

对了老弟,关二爷的生日可要到了,农历六月二十四。换算成阳历就是今年的七月二十号,到时候你还得破费破费。请大伙儿一起吃个饭。”

李易知道这顿饭是免不了的,虽然对马占宇这类人很反感。但是能认识结交一些新朋友总不是坏事,吃个饭花不了几个钱,在道上混总得水过地皮湿,脸熟总比不认识强的多。

两人正说着,李易就觉得有一股冷冷的杀气向自己不断的靠拢,猛一抬头,只见酒吧走进一群人来。

当真不是冤家不聚头,来的不是刘平安是谁,刘平安身边自是木人血,这杀气就是来自木人血的身上。

李易对这种杀气太习惯了,每一次木人血出现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李易原来不大相信所谓杀气是可以不用眼睛看,就能感觉到的。

但是现在相信了,人的身上或许真的能发出某些未知的场或是能量来,叫附近的人感觉出不适。

尺三北曾经跟李易说起过,动物天生就能发出杀气,自然也能感觉到这种杀气,那是千百万年进化的结果,人生活在都市里,而不是生活在野外,所以这种能力退化了。(_)

刘平安见到李易也微微有些奇怪,不过刘平安城府深,向来是不动声色,向李易微微点了点头,坐到了马占宇的旁边,木人血就像谁都没看见,典型的目中无人,直接站在了刘平安的身后,其余的保镖四散分开,或站或坐。

马占宇见了刘平安多少有些尴尬,估计是怕刘平安怀疑他跟李易走的太近。

马占宇忙站起身来,道:“太子,您可好久没来了。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李易见马占宇在刘平安面前,比在自己面前明显要谦卑的多,腰都弯成快九十度了,心里不禁哼了一声。

刘平安脸上还是他那种淡淡的微笑,就像外星人来了都跟他无关似的,道:“最近闲的慌,在家里呆着没什么意思,出来透口气。我听说你这里多了些新项目,就是这个吗?”

说着向马蒂娜指了指。

马占宇道:“那可不,这是我新近引进的项目,您先看着,呆会儿还有更疯狂的。”

随即爬在刘平安的耳朵上小声道:“如果太子喜欢这一口,我今晚就安排,就是口味重了些,不过太子放心,绝对干净。她今晚下场以后,我叫她先收拾收拾再来。”

刘平安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抽出一支烟来,马占宇忙亲自给点着了,道:“我这就去准备,太子您随便。”

李易不想跟刘平安在一起,但是这个时候就走似乎显得有些着痕迹了。

刘平安忽道:“李老板,你今天怎么来了,也好这口?”

李易道:“我随便过来看看,顺便过来看看马哥。”

刘平安道:“我听说显才回北京了。”

李易道:“哦,是吗,他倒没通知我。”

刘平安道:“哼哼,李老板,我的人一直湖南盯着,但是始终没有柳胖子的行踪。如果按时间推算,柳胖子这会要是还没出山的话,估计已经死在山里了。

那山还没开发,野兽很多,我倒真猜不出,他跑的那么远干什么。”

李易道:“是啊,人总是会办一些奇怪的事情,有时候自己也想不明白。

柳胖子怎么也是个精明人了。但是精明人也许也会办错事,太子如果感兴趣,可以亲自到湖南去看看。没准就在国道上开车的时候,一个全身是毛的死胖子就出在你面前,你一踩油门撞死他,那该有多痛快。”

刘平安却淡淡的道:“我杀人不需要自己动手。”

周飞一直在旁边撇着嘴听着。不禁向木人血看了一眼,嘴撇的更大了,木人血却只看着前面,对马蒂娜的骚野竟然一点也不动心。

刘平安慢慢的抽着烟,又道:“李老板。你出道多久了?”

李易道:“我只是做点小生意,算什么出道,真要是算算时间,也不过是半年多吧。”

刘平安道:“嗯,在海里学游泳,如果学了半年以上,应该也知道这大海无情,暗藏凶险。

江湖上也一样。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社会其实和自然界没有什么太大的两样,一切都是按丛林法则来的,这是铁定的规律。

所以,人如果想出头,想当个枭雄。就得有实力。而光有实力还是不太够的,最为重要的是。哼哼,得有脑子。没有脑子是什么事也干不成的。

你看动物那么凶,有尖牙有利爪,一击致命,但是为什么在地球上只有人才成为霸主?那就是因为人有智慧。

李老板,据我分析,柳胖子这会功夫要么就是已经被仇家做掉了,要么就是早就到了国外。我承认,在这个老狐狸面前,我输了半筹。

不只是我输了,你也输了,你一开始一定以为柳胖子有多少的信任你,把酒吧交给你,我猜他当时一定是这么跟你说的,他先避避风头,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到时候,他当幕后老板,而你在前台风风光光的。你既有钱赚,又有江湖地位,不管出了什么事,他都会在背后给你出主意。”

李易静静的听着,脸上没有表情。

刘平安续道:“而你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怀揣着来大都市闯荡一翻的理想,一听居然还有这样的好机会,就以为这是知遇之恩。

从心眼儿里感谢柳胖子,暗中发誓要对他忠心,为他做事,帮他挡灾,一切都按他的吩咐去做。我说的可对吗?”

李易一笑,道:“太子是聪明人。”

刘平安从李易的双眼里并没有解读出慌恐,微微感到有些奇怪,续道:“可是当时间一天天的向后推移,你发现酒吧接手之后,麻烦接踵而至,而且都是当初你没有料到的,是你不能应付的,你开始心慌,开始动摇,可是你还在死撑。

因为就算这个时候你说出了真相,别人再也不会相信了,反而会使你陷入到更麻烦的境地去,这种感觉就叫骑虎难下。

我猜你一定在夜里感到很害怕,很无助,可是还要在别人面前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当你一遍又一遍的和柳胖子联系的时候,却发现他根本就消失了。唉,我很同情你。”

李易淡淡的道:“然后呢?”

先前刘平安手下所有的精英几乎都派到了湖南,这些人刚刚回到海州,查到了一些消息。

刘平安一番分析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本想找机会羞辱李易一番,以体验那种揭穿别人的快感,可是看李易如此淡定,就像这些事情都跟他无关一样,心里不禁更加奇怪。

刘平安道:“然后?然后你就打算把戏接着演下去,把假的做成真的,就算每走一步脚下都很疼也要坚持,也要面带微笑。

哼,我其实一直觉得你是个人才,我很欣赏你,没有任何背景,就敢在海州开山立户的可不多,就算是有,也大都短寿。

李老板,路已经走到头了,戏也不用再演下去了,没有观众,你又演给谁看?

我刚刚得到了一些消息,不妨说给你听听。你知道柳胖子为什么要跑路吗?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一些听起来很合理的理由?于是你就信了。

现在我来告诉你真正的理由是什么,柳胖子一直涉毒,我的人刚刚查到,他的上家抓了他的亲戚用来威胁他,可能双方之间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

柳胖子怕这些人杀人魔王又找上门来杀他,于是只好选择跑路,可是又要掩人耳目,于是就把你推向前台,由你来挡箭。

我估计柳胖子名下的财产大都已经转移到了国外。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要到国外去,连自己的家人也不顾了。

你想想他是一个连家人都可以不顾的人,他会对你讲义气吗?他对真的对你好吗?你不过是颗棋子。被人利用的棋子。你还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受到了重用。

李易呀,海州的水太深了,你就这么轻易的往里跳,早晚会淹死的。我今天就是给你这么一个忠告。叫你以后清醒点,你还是太嫩了。”

刘平安一边说着,李易心里一边暗笑,以李易本身的脾气禀性,要是在以前。一定会极为臭屁的把真相说出来,反过来气气刘平安,可是现在李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怎么可能还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来,是以一直强忍着。

等刘平安说完,李易故作深思状,道:“你说完了?”

刘平安极为得意,反问道:“难道还不够?”

李易一仰头将杯里的酒喝光。将杯子重重的在桌上一拍。向周飞一招手,道:“咱们走。”

周飞也知道李易在装傻,他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赶紧起身跟在李易后面。

刘平安极是痛快,虽然这都是小事,但一直是心之所结。今天能看到李易这副样子,刘平安觉得内心深处充满了满足感。

忽然刘平安又觉得有些不妥。到底是哪里不妥他自己也说不出来,从李易的眼神里。刘平安似乎看不出太明显的惊异感和慌张感,似乎是一种胸有成竹的意思,难道……

刘平安正想着,马占宇过来悄悄的道:“太子,马蒂娜下场子了,我叫她先洗干净,你看是带回去,还是就在我这?”

刘平安挥手叫马占宇走开,别来烦自己,斜靠在沙发里,不住的回想李易的表情。

木人血俯身道:“太子,用不用做了他?”

刘平安一摆手,道:“没那个必要,他在海州拜过了山,已经上了路数,咱们不能无视规矩,广省的势力很多,不满意我的,不满意我们刘家的更多,人们的眼睛都看着呢。

要是咱们跟这个毛头小子太过认真,别人会说闲话的,他能有多大的气候,犯不上为他做些丢身份的事。

不过嘛……,李易,哼,我倒是挺喜欢他,改天我再去找他,很多时候能收就收,叫他为咱们卖命。”

木人血点头称是。

刘平安低头思索,李易……,到底真正的内情是什么呢?

李易从狂舞热血出来,再也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想刘平安确也是个人物,要不是他把得力的手下都派到了湖南,也不至于才知道柳胖子和新月亮之间的事。

不过李易深知刘平安的个性,他虽然不再会用那种直接的手段来和自己硬碰,但是其它的手段可多的是,现在从明处转到了暗处,自己不得不防。

周飞道:“终于有一天,得跟那个木人血打一架,这老混蛋年老体衰,我不信他是我的对手。”

李易此刻想到了要面临更多的挑战,忽然间斗劲十足,道:“木人血是绝对的高手,实战极强,我也想会会他,不过咱们不能鲁莽,等有机会的,我跟你两个人合斗他。”

两人回了酒吧,见一切正常,李易来到秦少冰的办公室。

秦少冰这段时间忙的很,正在设计一个程序,用来计算人物头发的电脑特技。

小黑见李易进来,便道:“易哥,你来看看这两段视频,猜猜哪一段是假的。”

李易拉了把椅子坐在到两台电脑前,小黑在两台电脑上分别放了两段视频。

视频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女的手里持剑,在空中一个筋斗翻下来落在地上,然后将剑向下一劈。

这女的一头秀发,随着她的动作动动荡荡的,动作设计的很漂亮。

李易左看右看,道:“没什么区别嘛,都一样,都是真的。”

秦少冰道:“你再看看。”

说着又放另两段视频给李易看,内容也是一样的,只是这一次的背景里的东西更多,李易一经对比,这才看出来,道:“啊,我看出来了,左边的这个是假的,是电脑做的,右边的是真人。”

小黑笑道:“看来想以假乱真还真的不容易。易哥,左边的这个就是我们做的,你猜用了多少时间?”

李易道:“杨光叫你们去也不地是最近的事,这能花多少时间。”

秦少冰用手指头比划了比划,道:“二十个人一共做了六天,就做了这么一小段五秒钟不到的视频。”

李易不懂这些东西,不禁万分惊讶,道:“什么?这么费事?”

小黑道:“可不嘛,要不然为什么电脑特技占用的费用这么高,一是技术含量,二是时间哪。”

李易笑道:“那这不到五秒钟的视频成本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