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离心的夫妻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320离心的夫妻

坚持了一会儿,终于熬过了难关,李易长出一口气,这才将手舀了出来,可是手指上虽然劲力渐增,但全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

想想当初泡手指的过程,哪一次也不像今天一样这么累,李易知道是中间间隔的时间太长,没有勤加浸泡所致,当下斜身躺在沙发里休息,慢慢的恢复体力,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睡梦中,李易看见两条毒蛇冲了过来,伸手一封,将两条毒蛇挡在外面,哪知两条毒蛇头一缩一冲,竟将自己双手咬住,疼的李易想叫又叫不出来,忽然感觉有一个人来到了自己面前,用一种极为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李易一惊而醒,睁眼一看,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揉揉眼睛一看,正是何锦。

李易都不用想就知道何锦又是来跟自己啰嗦的,脸上表情立刻就显出不耐烦来,翻身坐起,道:“你怎么又来了?你还有完没完?”

何锦看了那中药一眼,坐到李易对面,道:“我来找你谈谈。”

李易道:“谈什么谈。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你给我女朋友乱打电话骚扰她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敢来?”

何锦扭捏作态的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脸上尽得意的表情,道:“李易,人都是有弱点的,你先想想自己平时都干过些什么,天底下的事情都是这样,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跟你女朋友暂时还什么都没说,不过如果你继续缠着乔姐,不按我所说的做,那我可就管不住我自己的嘴了。”

李易脸上闪过一丝怒色。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何锦将脸扭正,一字一顿的道:“是,我是在威胁你。”

李易道:“我看你是要找不自在了。”

何锦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你很能打,你跟那个巨无霸打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见了,不过你能打又怎么样?难道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功夫来解决吗?”

李易道:“至少我可以叫你张不开嘴。”

何锦道:“怎么,你怕了?你怕林子珊知道你和那个唱歌的之间的事?我早告诉过你。我是很有一套的,你是不是以为我只是个被人包养的小白脸儿?哈哈,那你就错了,我可以查出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那个苏鸀跟你之间的事。

李易,我也不怕跟你直说,我有着一步一步的打算,只要你不离开乔姐,我就每隔一段时间给林子珊打一通电话。”

李易双眼冒火。恨不能上去将何锦一指点倒,只不过手指刚泡过药,虽然劲力暗生,但是仍然红肿疼痛。怕是使不好力。

李易道:“何锦,我再跟你说一遍。第一,这事是乔艳红单方面有意思。我,没有。你也没想想,我又不缺钱,我干嘛要跟她混在一起。

第二,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把乔艳红抓住了,少来我这捣乱,你要是再敢来烦我,或者烦我女朋友,那我就叫你当真正的人妖。”

何锦又哼了一声,显得极为不屑,道:“你以为你是谁,一手遮天吗?不错,是乔姐单方面对你有意思,可是你应该主动的避开她,你不避开她,这就是故意的,是跟我抢人。

乔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可比你清楚多了,她只要相中的人,就不可能不弄到手,她相中你,她会认为是给你面子,所以,你单单只是拒绝是没有用的。

因为,你越是这样,乔姐越会坚持要把你弄到手,所以,你必须得是态度生冷,处处回避她,对她冷言冷语,态度恶劣,她才有可能不再来找你。”

李易怒道:“这么做不是叫我得罪人吗?也亏你怎么想的。”

何锦道:“哟,我给你指了条明路你不走,哼哼,你当我看不出来吗,你就是表现的清高,实际上是想利用乔姐,从她身上得到好处。

李易,这这样做,尽管心里想的是生意上的事,可是客观上,却会使乔姐更有机会接近你,那她怎么还能死心?”

李易听着感觉恶心,脸上显出厌恶的神色来,道:“你们这些事真埋汰,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想参与。好了,好了,反正我的事你也知道,不就是税收这点破事嘛,我另想办法总行了吧?我不找乔艳红总行了吧?我直接去华局长总行了吧?这下你满意了吧?”

何锦这才嘴角一抿,笑了笑,道:“哼,你还算是识时务,那好吧,咱们可一言说定了,你能做到,我自然也能做到,保证不再打扰林小姐。”

李易道:“那你就赶紧滚吧。”

何锦也不生气,扬扬下巴,起身便走,走了两步,回头道:“李老板,看你功夫也不错,没想到,哼,没想到还要靠药顶着,哈,有意思,乔姐嘛,嘿嘿,要求可是蛮高的,你未必受的了。”

李易一开始没弄明白,后来才反应过来,不禁满天寒鸦阵阵,可是却无从解释,只得一指何锦道:“滚滚滚,快滚出去。”

何锦得意的笑着,向外便走,走了两步,又转回头来。

李易道:“你还想说什么?”

何锦道:“别急嘛,我是想跟你说,华局长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你甭想哪他面前泄我的密,我告诉你,没用的,华局长可能早就知道我的事了,他睁一眼闭一眼,这是高明的手段,你要是说了,我是不会有事的,你却会适得其反。”

李易不禁面带鄙夷,道:“你以为我跟你们这些娘娘腔一样吗?我会用这种无聊的手段吗?你怎么想来着?出去!”

何锦晃着头,出了酒吧的大门。

李易的目光正看向大门的方向。忽然见太阳光的照射之睛,一辆奥迪闪着光停在了酒吧门口,正停在何锦身前。

李易认识这是乔艳红的车,何锦就更认识了。李易虽然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是仍能感觉出来,这小子的脸一定更白了。

只见车门一开,乔艳红从车上下来,扬手对着何锦就是一巴掌,乔艳红是重量级人物,大肥娘们一个,这一巴掌再也没小资情调了。把身材健硕的何锦打的一栽歪。

何锦虽然有些娘娘腔,但是毕竟是健身教练,八块腹肌也是有的,两块胸肌也不是吹的。可是被乔艳红打了一巴掌,竟然被打的退出两步,身子一晃,险些跌倒。

何锦捂着脸,转身就走。

乔艳红嘴唇微动。似乎是骂了句什么,这才走向李易的酒吧。

李易心里也烦,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呀,还不如直接用钱摆平呢。李易现在也发觉,这天底下的事要是都用钱来摆平就行。那该是多幸福的事啊。

乔艳红没带跟班,一个人走进一楼。来到李易的身边,也是先向那中药看了两眼,提鼻子闻了闻,便即坐下,道:“他来了几次了?”

李易知道乔艳红指的是何锦,便道:“也没什么,过来和我聊聊天,他也没说别的。”

乔艳红道:“我教训他了,他下次不敢了,你放心吧。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的事我蘀你摆平了,以后酒吧不用再交税。”

李易一听又喜又忧,喜的是预期的程度就是把营业税降到百分之五,和其它酒吧一样就行,没想到一下子降到了零。

忧的是,乔艳红这么卖力的给自己帮忙,虽说有自己帮她抓小三的事在先,这也算是报答,算是公平交易。但是事情很清楚,乔艳红自然另有企图。

李易忙道:“这个太……,其实只要能正常交税就行,我们可以正常交百分之五的。”

乔艳红一摆手,道:“没那个必要,一分也不用交,我家里在地税方面有人,已经说妥当了,你可以放一万个心。

刘平安那边我没去找他,不过他要通过地税办事,也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也得先找人。

地税方面,关键位置的人我都已经通知到了,想来不会出什么问题。如果老华回海州,刘平安直接去找他,这件事嘛,就到时再说。”

乔艳红说完从包里舀出女士香烟来,自顾自抽了起来。

李易道:“那我就多谢乔姐我,回头那百分之五里,我再提出百分之三送到乔姐府上。”

乔艳红一摆手,道:“不用,我不缺钱。”

李易一笑,道:“那是自然。”

两人说到这又都沉默了。

最后还是乔艳红第一个打破了沉默,道:“咱们说说别的事吧。”

李易心里不禁一颤,道:“好啊,咱们之间的交易算是做完了,以后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乔艳红看了李易一眼,道:“你还真会说话,咱们之间本就谁也不欠谁的。”

乔艳红头转头看向门外,骄阳似火,把地面似乎都要烤的化了。

乔艳红猛的抽了几口烟,语音变的柔和起来,道:“你家都有些什么人?”

李易不知她为什么拉家常,便道:“我爸,我后妈,还有两个姐姐。”

乔艳红点头道:“原来你妈不在了,怎么不在的?得病?”

李易根本不想提及此事,转过头去,冷冷的道:“不知道。”

乔艳红一笑,道:“人总是有伤心事的,这很正常。你有,我也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你知道我们家老华第一次出去找女人,找了个什么样的吗?”

李易本想生硬的回答,但是又怕太过生硬,反而会令乔艳红的倔强脾气犯了,跟自己纠缠不清,便随口道:“什么样的?”

乔艳红道:“是个三十多岁的坐台小姐。哼,我当时还不到三十,不过我没当面问他,我只是心里自己想,为什么我比那个坐台小姐年轻,华国伟却宁可出去找人。

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以为我年轻时长的不好看?没有,我年轻时还不胖。长的还算是相当漂亮的,有学历,有身份,谈吐高雅。

不过这些不顶用。华国伟还是在外面有了人。想想也是,老华认识我之前,不过是地税局的一名小员工,后来要不是我爸帮他,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男人嘛,一但有了权力,有了地位,有了钱。女人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商品,必须要有观赏价值,不只是在上,还得在精神上满足他们的要求。”

李易见她越说越离谱。便道:“乔姐,咱们不谈这个吧,如果你有事的话,那就先去忙吧。”

乔艳红道:“你不欢迎我?要赶我走?”

李易道:“哦不不不,我没这个意思。乔姐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我怎么能那么没良心。”

乔艳红打了个手势,道:“以后少把这点小破事老挂在嘴边上,我不爱听。只是几个税钱,又不是人命。”

李易只好笑道:“感谢是一定要有的。”

乔艳红道:“你要是真感谢我。那就听我把心里话说完。你看到外面这天儿了吗?天虽然热,但是人的心里要是冷的话。那再毒的太阳也暖不了。”

如果面前坐着真是一位纤弱秀美的漂亮小妞的话,李易早就嗯嗯嗯的点头称是了,不过面对这位大婶级的胖姐姐,李易实在是嗯不出来。

乔艳红没理李易,眼神有些迷离,夹着烟的手指有些颤抖,似乎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

乔艳红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徐徐的道:“我谈恋爱以前,不只是家里,其他所有的人也都围着我转。

上了大学以后,我认识了老华,他读研究生,比我大着几岁,老华不算是很有才华,但是很会讨人欢心,当然也会讨我的欢心。我在他面前不管说什么,他都当成圣旨一样的去执行。

他毕业以后,到了海州地税局当个普通职员,又过了几年我也毕业了,我们家在海州有势力,我自然也回了海州,不过我所学的专业和税务无关,更重要的是我也不想当什么公务员。

于是家里就给弄了一间小茶楼,叫我打理,那段时间里,我和老华还是走的很近,这个时候家里人就都开始出来反对了。

可是我喜欢,我从小就很任性,家里人的话我不会听的,后来我扬言要跟老华到国外去结婚,家里人拗不过我,就只好接受了他。

我爸怕他和我的身份不相称,这才疏通关系,叫他在地税局当了个小领导,老华其实也很会钻营,没几年下来,就当了副局长,后来当然就一步一步的向上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当然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以他的才干,到了这一步,就已经到头儿了,这是他人生的上限。”

李易早就知道华国伟是借助乔家的势力当上这个局长的,只是不清楚细节,今天乔艳红一说,才知道事情原委。

乔艳红道:“照常理说,华国伟是不是至少应该对我,对我家心存感激?他做到了,他嘴上做到了,说的很好听,而且对我爸也是尊敬有加。

不过他对我就不是了,就在他的仕途稍有起色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他在外面胡搞。

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你绝对猜不出来。我当时居然感到很轻松,这老王八犊子终于出去找小姐了。哈哈,可笑吧?”

李易道:“是有些好笑,你为什么不生气,反而轻松呢?”

乔艳红道:“生气我是一定生的,不过轻松感更强。”

李易道:“为什么?”

乔艳红长长的吐出一道烟雾,掸了掸烟灰,带着无所谓的语气轻轻的道:“我不能生育。”

李易点点头,道:“所以你稍微有些负罪感。”

乔艳红道:“就算是吧。老华跟我结婚之后,一开始那几年对我还确实不错,就跟刚谈恋爱的时候一样,对我千依百顺,我骂他打他,他也不跟我发脾气。”

李易心里一动,暗道:“华国伟表面上不发脾气,可不代表心里没想法。”

乔艳红道:“有时候我想,这样的日子会持续长久吧。哼,可是很快,我就知道了华国伟背着我在外面偷人。

我当时当然很生气,可是很快的又感到一种轻松,我这唯一的一点不足,现在也找到了平衡点了。

我那天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想了很多,我想跟他大吵一场,叫他难堪,但是想了想不知为什么,我后来没那么做。

我就装作不知情,可是过了几天,我就暗中派人把那个坐台小姐的脸刮花了,然后赶出了海州。

其实我原本没必要跟一个坐台小姐叫劲,但是我就是想看看华国伟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一种什么反应。

结果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华国伟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回到家来照样像以前那样对我。这倒叫我十分奇怪。

我俩就这样,谁也没挑破,后来他当上了局长,我又知道他在外面有人了,这次我还是没跟他吵,又暗中派人把那个女的赶出了海州。

可是这次华国伟不同了,他一连几天没回家,我给他打电话,他说要开会,没说几句就挂了。

从那天开始,华国伟一个月也回不了几次家,而且每次一回来呆不了一会儿就走,我后来实在受不住了,就跟他吵,他却不跟我吵。

我骂他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忘恩负义,他也不说什么,就那笑着看着我,好像我有多可怜似的。

忽然他从包里舀出几张照片来扔到我面前,问我照片上那男的是谁。我当时就愣住了,上面是我跟一个男模的照片,明显是偷拍的,哼,原来我被算计了。”

李易不禁唔了一声,可是却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