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炸弹都不怕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323炸弹都不怕

朴环道:“我说过的话向来算数,你们可以相信我。。.。你们也是行家,看看周围的态势,你们要是不放人,还跑的了吗?”

李易站在人群里,这时已经将衣服穿好,左手冥蝶也收了回来,见黑豹正全神贯注的站在朴环的身旁,离自己也很近,便小声道:“黑豹,你从这个距离能打中那矮胖子吗?”

黑豹眼睛不离目标,只是道:“有七成把握。”

李易道:“我有个主意,一会儿我叫鲁雄从旁边跳到游泳池里,掀起水花,这两个人一定本能的回头,这时你打那个矮胖子,我用飞刀打那个女的。”

黑豹用手指量了量距离方位,道:“不行,那矮胖子另一只手始终没露出来,按一般的经验,他一定手里舀着枪或是别的什么,如果我一枪打不中,他就会条件反射的开枪。”

李易知道黑豹对这些很懂,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黑豹忽道:“如果国柱在这,我们两个一人一只枪,只要同时开枪,就可以摆平。”

李易听他提起李国柱,也知他说的有理,可是这时再要找人又哪来的及。

这时那女的又从兜里掏出一条指头大小的蛇,将蛇头对准了朴志兴的脸,道:“你们开枪吧,反正我们也不想活了,可是我们死了以后,这蛇一受到惊吓,就会立刻咬到朴志兴的脸。到时候这小子就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一下大家更是没了办法,眼见那蛇头张着小嘴,吐着信子,离朴志兴的脸不过一指来远,天底下又哪有那么准的枪法,能一枪把这小小的蛇头打碎。更何况矮胖子的手里还不知握着什么。

那矮胖子不容朴环多想,催促道:“朴环,你出不出来?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出来,我们立刻就把这小子杀了。叫你遗憾终生。

反正我们的任务里也包括杀你这个儿子,虽然酬金是杀你的三分之一,可也总比一分没有强。”

朴环道:“你要是杀了我儿子,还能活吗?我怕你有命赚钱。没命花钱。”

那矮胖子笑道:“我还有老婆孩子,这笔钱自然会到他们手中,这个就不需要你管了。”

这时文淑贤从楼里赶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哭,道:“志兴,志兴,你没事吧,阿环,你快叫人去救人哪。”

朴环一皱眉,心想这女人真不知轻重缓急。这个时候哭哭啼啼的来干什么,岂不是坏事,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又不便夫妻之间吵嘴,向手下人一使眼色,两个保镖迎上去,将文淑贤拦住。

那矮胖子道:“朴环,你别想拖延时间了,我这就开始数了。”

朴环脸上肌肉不住的牵动,小声的对黑豹道:“瞄准那个女的手里的蛇,他一数到三就开枪。”

李易站在人群里。心里不断的盘算,苗吉说有三个人可能被派来杀朴环,那玩蛇的女人应该就是外号圣人的杀手。

可是没想到第四委托仲介所,竟然派来了两个人一起暗杀朴环,这手笔可够大的。更主要的还是那个姓王的金主,也不知这姓王的当年和朴环有什么大仇。

李易先前本来也想问问的。可是总觉得直接说出是姓王的,似乎太着痕迹了,像这种事情,一向都是严密的,你知道的信息太多,很容易惹朴环怀疑,那就多半会叫他联想到自己和苗吉的关系,到时候很不好解释。…,

这个第四委托仲介所派来两个人,那显然是要把朴环置于死地了,不过这两个人似乎没什么大的本事,最后不得已才抓住朴志兴作为人质,当然朴志兴也是这次暗杀的对象,但不管怎样,这两个杀手所表现出来,实在是一般。

李易忽然产生一个念头,为什么会这样想,他自己一时也想不明白。原来想到,苗吉说有三个杀手可能来暗杀,这时见到了两个,那个矮胖子多半便是地龙,估计是因为长的矮,所以才叫地龙。

那会不会,还有一个杀手也一起来了呢,就是那个叫钻石的女人?苗吉说这女人擅长狙击,钻石,钻石,说不定就意味着狙击枪的凸透镜。

李易一想到这,前前后后的事情就都串在了一起,多半是三个杀手齐至,圣人先潜入朴环的楼里,但是保镖守卫太多,她不管是硬冲还是悄悄的摸进去,都很难成功。

终于圣人的行踪被人发现,于是开枪射她,圣人便冲出楼来,准备外逃。

可是这一切说不定都只是故意的,圣人故意作假,装作想要冲到楼里刺杀朴环,其实是想把人们的注意力和保镖们都吸引到她那里。

然后这个地龙就有机会潜到了朴志兴的楼里,把朴志兴抓了当人质,这就可以把朴环引出来。当然今天很巧,朴志兴也出来游泳,这地龙更是方便的把朴志兴抓了。

而这时朴环必然要出来主事,而那第三个杀手钻石,说不定这时已经埋伏在东天帝都的某处高楼里,因为保镖们大都集中在院子里和朴环的身边,楼里的防卫自然少了。

于是这个钻石便有机会从高楼上往下射击,用狙击枪打中朴环。现在朴环就在院子里,虽然身边都是人,但是钻石在高处,视线却不受阻拦。

只不过各处楼里尚且还留有保镖,钻石到达高处要费一些时间,另外朴环个子较矮,站在高大的人群中,钻石不易瞄准。

李易一想到这,不禁冷汗直流,忙向四周望去,只见泳池旁有两座楼,众人身后的楼群都被挡住了,应该不会埋伏有人,就算有。开枪也打不到这里。除非子弹会拐弯。

这时院子里灯火通明,两座楼上各个房间里大都开着灯,李易匆匆的扫了一眼,不见什么异常,心想狙击手多半会埋伏在没开灯的房里,可是没开灯便不容易看清。

就在这时,矮胖子已经开始数了,“一,朴环,你过不过来?二……”

朴环道:“朋友。你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了,志兴,别喊。放心,你死不了。朋友,你们要是敢伤害我儿子,我就叫你们死的很惨,我说话算数。大家作准备。”

黑豹唰的一声将手枪举起,双臂稳稳的托着,对准了圣人手里的蛇。其余的保镖则纷纷将枪举起,对准了两个杀手。

朴环把手微微举起,就等着矮胖子喊三,双方便同时开枪。

文淑贤却大声哭了出来。想要冲到前面来,却被人拉着,不能动弹。

矮胖子一看朴环相当的沉稳,不骄不躁,心里也暗自佩服,知道这人不好惹。

现在他们两人虽然舀着朴志兴当人质,但是陷入对方重重的包围之中,一但局面被打破,自己二人肯定没命,如果对方有神枪手。说不定连朴志兴也杀不了。

矮胖子地龙和那女人圣人都不禁手心中出汗,那女人圣人的眼神不禁向旁边斜了一眼。…,

这一下没躲开李易的眼睛,李易顺着圣人的眼神向那边一看,果然发现右边那座楼房三楼的一个窗口,有一样东西闪了一下。似乎是有什么小镜子反射了下面的灯光。

李易曾听李国柱说起过,狙击枪的狙击镜可以反光。很多时候,人们可以根据这个反光来判断远处是不是有狙击手。

李易一看到这闪光,心中暗叫不好,那狙击手一定是埋伏在右边的楼上,只是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下手。

李易见朴环右手举起,就等着那矮胖子喊三的时候,同时下令开枪,估计那狙击手也会在这一时刻同时开枪。

李易想到这,大喊一声:“右边三楼有狙击手!”

同时向左一扑,将朴环扑到在地,与此同时,右边三楼上那狙击手也开了枪,这一枪正打中朴环身旁一个保镖,子弹正中太阳穴,这保镖哼也没哼一声,当即软倒在地。

李易抱着朴环在地上一打滚,只听嗤嗤嗤三声轻响,显然是三楼那狙击手见一枪不中,便又连开三枪,却都被李易抱着朴环躲过。

这时人群乱了套,很多保镖立刻蹲下向右边三楼射击,一时间玻璃被打的粉碎,噼哩叭啦的从楼上跌落。

黑豹见朴环没事,抓住这个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啪的一枪,正中圣人手里的小蛇的蛇身。

这蛇不过指头大小,一下子被子弹打碎,圣人的食指第二关节和大拇指的指尖也同时被子弹打碎。

圣人痛呼一声,左手一扬,几十条小蛇如雨般散开向人群洒来,那矮胖子却一脚踢在朴志兴背上,道:“滚你的吧。”同时手一扬,向人群里扔来一个东西。

黑豹一见,喊道:“有炸弹!”

他手疾,一个箭步跳出来,身子跃起一横,飞起一脚,将炸弹踢到了水池里。

只听轰的一声响,游泳池里的水被炸起三米多高。

这两人趁乱矮身向隐蔽处跑去,几个站在旁边的保镖没有被蛇扑到,见两个杀手跑了,纷纷向两人开枪。

朴志兴跌个了狗吃屎,正要站起来扑回人群里,李易却一眼看到朴志兴泳裤里鼓鼓的不知塞着什么东西。

李易在一瞬间想到这矮胖子如果是地龙,那他便最擅长用炸弹,更何况刚才便用了一个,说不定朴志兴内裤里的便是炸弹。

李易见朴志兴跳起来,向朴环扑来,心中暗叫不妙,冲出来拦在朴志兴和朴环中间,飞起一脚将朴志兴踢倒,不及脱他裤子,双刀一挥,嚓的一声,将他内裤削断,果然咕噜噜滚出一个东西来。

鲁雄这时也已冲了过来,他不明就里,见李易出腿伤,抢到近前,喝道:“你干什么!”

李易哪有时间跟鲁雄解释,脚尖一挑将朴志兴踢到鲁雄怀里,奋起全身的力气。腾身踢在鲁雄胯上。这一脚不但力大,还偏转了方向,将鲁雄蹬的斜身歪肩向斜后方腾腾腾倒退三步,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鲁雄这时也看到了炸弹,忙将朴志兴在怀里一抱,顺势一滚,又滚出数米。

李易这时却离炸弹不远,他看的清清楚楚,那炸弹上标明了时间,还有一秒便即爆炸。李易眼见无处可躲,忽然急中生智,一咕噜身,扑通一声栽进了游泳池。

李易双耳刚刚浸入池水中时。便听一声巨响从地面上传来,轰隆隆一声,李易感觉两只耳朵震的嗡嗡作响,一时间耳鸣如雷,什么也听不见了。…,

这炸弹威力不小,将游泳池边炸的塌了一角,池水如巨浪般被掀起,李易身不由己的被浪头卷了出去,竟然直撞到另一边的池壁上,方才将身子止住。

李易虽然身在水里。一颗尽仍然扑通扑通直跳,刚才要是闪的再慢一些,此刻只怕是粉身碎骨了。

李易从池子里爬到上面,只见院里子一片枪声,转头看去,只见圣人和地龙两人已经攀到了墙头上,眼见便要翻身落下,李易双刀悠然出手。

李易没练过暗器,曾经向卢仲文软磨硬泡了几回,但是卢仲文就是不教。李易第一次闯东天帝都的时候。亲身领教过卢仲文的暗器功夫,可是人家就是不教,也没办法。

这时李易也是一股激劲,眼见这两人要逃,对着两人的后背便抛出了双刀。

李游泳池离这堵墙虽然不太远。但是对于抛暗器而言却也不近了,李易半个身子在水里。不易发力,是以两把刀到了两人身后便已势尽。

那矮胖子听到背后风声,反手一拨,这下坏了,这刀虽然势尽,但是刀锋仍利,矮胖子本以为凭自己的手法,反手一拨,必定能将打来的东西拨掉,哪知这刀锋极利,矮胖子只觉手掌一凉,四根指头无声无息的掉了。

这一下受伤不轻,矮胖子一个跟斗栽倒在地上。这墙将近五米高,矮胖子径直摔下哪能受的了,咯吧一声,左腿小腿断折,骨茬从外面支出来,疼痛可想而知。

附近的保镖本来一直在开枪,但是这矮胖子地龙和那圣人互相推碰,身子荡来荡去,这几个保镖都没打中,再加上刚才爆炸就在附近,气流激荡,这几个保镖本能的抱头自保,中途没再开枪。

这时矮胖子摔下来,而且受了重伤,这几个保镖立刻冲了上来。

李易却喊道:“别靠近,小心炸弹!”

可是为时已晚,只听轰隆隆数声响,矮胖子炸响了身上的炸弹,他身上藏了十来颗炸弹,这一下全都炸了,威力自是惊人。

这矮胖子和这几个保镖同时被炸的肢体横飞,死于非命。

李易只得再次潜在水里,又被这巨浪推到了池子的另一边。

待得李易从水里出来,却见烟雾之中,那面墙已经被炸塌了半边。

这时朴环和文淑贤以及孙显才父子早已经被众保镖围在当中,躲在了远处。

鲁雄则紧紧抱着一身的朴志兴,正俯在地上,不知死活。鲁雄后背衣服被炸的成了碎片,李易一扫之间,只见鲁雄背上肌肉虬结,发黑发紫,却不见什么血迹。

李易心道:“这混蛋会铁布衫,可是难道连炸弹都不怕?”

忽然一声惨叫,只见那狙击手从三楼上自行摔了下来,头在地上一跌,登时摔死了。

原来这时黑豹已经带人冲到了三楼,本打算活捉这人,以拷问口供,却没想到这女的眼见任务不能完成,便存死志,自行从楼上跌了下来。

李易想到三个杀手已经死了两个,那无论如何应该把那个圣人捉住,要不然口供就问不出来,虽然这些杀手按规矩不知道金主是谁,但总是存着一丝希望。

李易见冯伦远远的在楼角边躲着,便道:“把车开过来,冲出去追。”

冯伦抢过去把车?p>

嚼钜咨肀撸底用煌#皇浅邓偕约酰荡翱牛钜滓桓鎏谏泶艿匠道铮肼卓懦荡幽敲媲奖徽n娜笨诖t辶顺鋈ァ?p>…,

朴环道:“黑豹,你也带人开车出去帮着追,务必要捉活的。其余的人别乱。”

黑豹答应一声,快速的叫人准备了三辆车,跳到车上也追了出去。

李易和冯伦追出来的时候,中间已经耽误了半分开钟,不过东天帝都外面是郊区,都是平地,没有高大建筑,圣人必定跑不远,只是外面一片漆黑,一时间倒看不清楚。

车子冲出来一段距离,忽然只见左首边闪出一条人影,身形十分迅速,被车子的大灯一晃便即不见。

李易道:“朝那个方向追。”

忽然李易想起自己的手机来,忙把手机打开,调到红外线扫描,对着四下一照,果然发现不远处一块石头下面蹲着一个人,正看着这边。

李易一声冷笑,道:“在右手边大概两点方向,我把强光打开,看她往哪跑。”

李易忽然将强光一开,这光亮极了,照在那个方向上,登时将圣人的身影显了出来。

冯伦轻哼了一声,一个急冲便到了圣人的身边。

圣人被强光晃的睁不开眼睛,却双手入怀,掏出一把小蛇来,向旁边一滚,反手扔向车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