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参加家长会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332参加家长会

这时白雾大半已经消散,李易一个箭步窜到程一荣身边,一脚将他后背踩住,道:“好玩吗?想不想再玩一次?”

周飞过来道:“不自量力,也没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回把招子放亮点。”

程一荣奋力挺身,却站不起来,李易忽然脚一松,程一荣使力过大,控制不住,一下子弹了起来,腾腾腾退了几步,却没站稳,又仰天摔倒。

李易一脚一个,将程一荣那些同伴都挑到了程一荣的身边,道:“滚吧,下次别来了。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打人。”

程一荣看李易不好惹,带着人狼狈的跑了。

本来这种事情很常见,李易的酒吧影响大了以后,海州其它地方的客人也都过来瞧瞧,有些人不是开发区本地的,不知道李易的厉害,便有趁机闹事的,都很容易被摆平。

董川见事情平了,便叫音乐再次响起,招呼其余的客人继续玩。

李易叫人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下,打扫一遍,正要回吧台和周飞他们继续喝酒,忽然觉得不对劲。

刚才那个程一荣曾经提到过一句,说自己是吃软饭的,这帮小子骂人很正常,可是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吃软饭的呢?

李易脑子里猛的闪过一个念头,忙折身出了酒吧。

程一荣那帮人出去已经有几分钟了,李易在酒吧门口看了看。没见到人影。

冯伦出来道:“老大。怎么了?”

李易道:“刚才那伙人可能是何锦派过来捣乱的。这个娘娘腔,怎么想来着,跟我来这套。”

冯伦道:“闲着也是闲着,我带你去兜一圈,找找他们,看看是不是跟那个娘娘腔在一起。”

李易点头答应,两人上了车,冯伦先向东开了下去,开出一段不见有人,便又折向南。又折向西,围着紫色星缘绕了一圈,却不见程一荣这些人人影。

李易道:“他们多半坐车走了,算了吧。先回去,何锦这个娘娘腔也做不出什么来。”

李易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一想到何锦那副德性,就知道这人什么损事都办的出来,气量狭隘,心胸不广,想出来的招恐怕都是阴招,怕自然是不怕,就是麻烦。

冯伦开车向回走,这回开的不快。开出一段,冯伦忽然指着右前方,道:“头儿,你看那边,那个胡同里的是不是他们?”

李易仔细看去,果然见一个胡同里隐隐约约的站着几个人,依稀便是程一荣他们几个。

李易道:“悄悄的倒一边去,别惊着他们。”

冯伦远远的将车绕开,悄悄的靠近了胡同,这才将车停下来。

李易推车门下车。轻手轻脚的挨到胡同口,只听胡同里程一荣的声音道:“你怎么也不跟我说清楚啊,什么小白脸,吃软饭的,人家手底下硬着哪。我门牙都被他打掉了。”

只听另一个声音道:“我哪懂这个呀。不是叫你多带点人去吗?”

李易双拳紧握,听这个声音正是何锦。果然是这小子。

只听程一荣道:“你少来,有你这样的朋友吗,这不是坑我们几个吗?你明知道李易不好惹,还骗我说他就是个小白脸,现在可好,我门牙都掉了,你说怎么办?”

只听唰唰唰几声响,似乎是有人在数钱,何锦道:“你也别说我不够朋友,这钱是给你的医药费,这下行了吧?你说我平时求过你们帮忙吗?就帮我这一回,你还这么啰嗦。

他李易有什么了不起的呀,再说,你用石灰都没弄瞎他,你还老是吹你以前多厉害,平这个场子,平那个场子的,要不是你这么吹,我能找你吗?我就自己去了。”

程一荣似乎接了钱,吐了一口血水,道:“老子还得去补牙。我告诉你何锦,你跟那老娘们的事,你就睁一眼闭一眼就行了。

姓乔的难道还能跟你结婚?不是兄弟说你,你们之间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哪来的感情。你看你那个小样的,居然还吃李易的醋。你怎么想来着?我看你是脑子不好使了。

她姓乔的爱跟谁上床,就跟谁上床,你管那么多干嘛?华国伟个孙子都装没看见,你急哪门子?”

何锦恨恨的道:“我就是气不过。这个李易有什么好?他哪一点比我好?”

程一荣似乎有些瞧不起何锦,阴阳怪气的道:“当然还是你好啦,你多好啊,要不然姓乔的能选中你吗?”

何锦正在情绪激动当中,一时间没听出来是程一荣在讽刺他,道:“还说呢,现在乔姐一直都没见我面,我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你说,这是不是因为李易的关系?”

程一荣道:“我可不知道,你别问我,我还得补牙去呢。以后你别再叫我干这种事了,我也不想去惹那个李易了,这小子是个牲口,不是人揍的,你想找他麻烦还是换个人吧。”

说罢程一荣带着自己的人从胡同另一边走了。

李易心道:“我猜的是一点也没有错,不过这个何锦也是有病,我都跟你说的再清楚不过了,你怎么还是这样,脑子不好使到了这种程度。

你跟乔艳红犯脾气,对着干,她当然不理你了,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

何锦在胡同里又呆了一小会儿,长叹一声,向外便走,正从李易身边走过,他没回头看,不知道李易正在胡同口外躲着呢。

李易冲着何锦的背影道:“喂,何老师,慢走慢走,咱们聊聊。”

何锦吓的忙回头,见是李易,脸色就是一变。道:“你在这干什么?”

李易道:“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在这干什么?”

何锦道:“我……。我随便走走,关你什么事?”

李易道:“你随便走走当然不关我事,但是你找人来砸我的场子,那就太关我事了。”

何锦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罢转身便跑,跑了没两步,忽然听到发动机的声音,一道强光射过来,一辆保时捷911停在了何锦的身旁,正是冯伦。

冯伦探头出来,笑道:“何老师。身材练的不错嘛?就是不像男子汉,有些女了女气的,咱们能阳刚点吗?”

何锦正要绕开,李易早就到了他身后。一把抓住他胳膊,何锦虽然有些娘娘腔,但是毕竟是健身教练,那一身的肌肉也不是白长的,用力一甩,居然把李易的手甩开了。

何锦向旁便跑,李易抢到他身侧在他穴道上一拍,何锦登时全身一软,再也跑不动了。

李易在何锦背上又拍了两下,解了他的穴道。道:“我就是想找你好好聊聊,你也太不给面子了。”

何锦兀自强硬,道:“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李易道:“何老师,我记得上次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跟乔姐没什么,而且以后也不再来往了。这是你自己想多了,何必呢?”

何锦道:“我想多了?那为什么乔姐一直没来找我?”

李易哭笑不得,道:“她不找你,肯定是你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了?这又关我什么事?难道她不找你,就是我从中挑拨的吗?”

何锦道:“你不用在我面前撇清。除了你还能有谁?”

李易对这种没脑子的偏执娘娘腔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把脸一沉,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耐心,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跟你那个乔姐,没。有,关,系。

我告诉你,我可只跟你说一遍,你要是再跟我这胡搅蛮缠,可别怪我跟你不客气。我可没功夫跟你胡扯。走吧。”

说着在何锦背后一推。

何锦向前抢了两步,回头看了看李易,转身走了。

李易上了车,冯伦道:“这小子还会回来吗?”

李易道:“没准,这种人脑子不好使,都偏执,不过无所谓,凭他那两下子,能掀起什么风浪来。咱们回去吧。”

这一晚上有了这么一场闹剧,李易的酒也没喝尽兴,吃了些东西便又去睡了。

第二天李易还没醒,路小花便跑到李易的休息室,将李易摇醒。

李易睡眼惺忪,看着路小花的脸,道:“你要干嘛,我正睡的香呢?几点了?”

路小花道:“五点了,五点了,快别睡了,今天我有家长会。”

李易一笑,道:“我没忘,小花的家长我怎么能忘呢。不过才五点,天刚亮,叫叔叔先睡一会儿。”

路小花小嘴撅了起来,哼了一声,忽然一扑,钻到了李易的被窝里。

这个时候天气正热,李易身上只盖个毛巾被,路小花钻到被里,滚到李易的怀里,拉过李易的胳膊来,道:“那我也睡,咱们七点一起醒。”

李易笑她孩子气,搂着路小花柔弱的小身子又沉沉睡去。

路小花哼哼着,一个劲的往李易怀里钻,两只小手在李易的胸前轻轻抓着,弄的李易很痒。

这时正是早上,李易身体健康,自然每日一勃,他这一有反应,睡意渐去,不禁轻轻的将路小花紧紧抱了抱。

路小花伸手摸了摸李易的腰,抬头道:“叔叔。”那声音又甜又嗲,却又不是做作,李易从来没尝试过这种清纯语气,不禁被打中了。

李易轻轻捧起路小花的脸,见这小姑娘刚刚洗漱完毕,皮肤又嫩又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路小花一个劲的往李易怀里钻,不住的用脸在李易的胸口摩擦着。

李易忽然清醒,怎么能跟这么一个小女孩有这种亲腻的举动,忙轻轻将路小花推开。

路小花知道李易有了反应,却不知为什么要把自己推开,又在李易的脖子上一摸,道:“叔叔不喜欢我吗?”

李易十分尴尬。要是个成年女孩。李易当然会说喜欢,再说也不会把她推开,可是李易还不至于大小通吃,跟这么一个小女孩搞来搞去,实在是不妥。

李易一笑,把路小花轻轻推开,道:“叔叔当然喜欢你了,今天还有家长会,我得起床了。”

路小花撅着嘴下了床,道:“你骗不了我。我不管。”

李易道:“你呀,小鬼头,你不管什么呀?”

路小花道:“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嫁给叔叔。”

李易从来没这么尴尬过。想起上次周飞跟自己说,路小花在日记里写道爱上了自己,真是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处理才好。

李易洗漱完毕,拉着路小花吃了些早饭,也没叫冯伦,便开车带着路小花到了开发区平安小学。

上次找王东磊帮忙,把路小花送到平安小学,在开发区,这个学校的师资力量和硬件建设是最好的了。

李易那段时间忙,直到今天才第一次来这。见这学校干净漂亮,几座教学楼也都是新盖起来的,叫人一看就觉得这学校实力雄厚。

这个时候,学校早就开学了,眼看将近八点,小学生们正鱼贯而入,门口的值周学生站在学校两边,检查学生们戴红领巾的情况,又检查学生的指甲干不干净。

李易的小学也没怎么好好上,对这些东西没什么美好的回忆。不过看到这些小学生们兴高采烈的走进校门,又向门口站着的老师行礼问好,心里也不禁涌出一丝暖意。

李易把车子停在一边,四下见开车送孩子上学的家长着实不少,一个个也都是西装革履。撅着嘴挺着肚子,尽是不可一世的样子。

路小花道:“我的同学们都开好车来上学。我就没有。”

李易看路小花有些悻悻的表情,心里不忍,道:“以后叔叔天天叫冯叔叔送小花上学,好不好?”

路小花在李易胳膊一摸,道:“好。”

李易真是拿她没办法,其实心里也确实想着要冯伦天天早起送路小花上学。

李易知道现在小孩子都攀比,要是家长开的车比别的同学差,心里就会有阴影。

路小花长的既可爱,身世又可怜,李易当然不会叫这孩子在同学面前产生自卑感。

李易心道:“既然要装个样子,那我就干脆装的牛一点儿,也叫小花以后在学校里不被别人欺负。”

李易因为要开家长会,今天特意穿了西服出来,他本就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健硕,现在又是老板,气质上自然而然的就带出一股傲视群雄的感觉,尽管这种气质表现在家长会的氛围里不大合适,但是总也是一种叫人仰视的感觉。

李易大大方方的领着路小花向学校里走,其余的家长也都挤在前后左右。

李易领着路小花进校门,值周的学生伸手拦住,道:“你的红领巾呢?”

那语气就像是审犯人,路小花小嘴一扁,低下了头,低声道:“我不是少先队员。”

门口的老师似乎认识路小花,道:“叫她进去吧,她确实不是少年队员。”

那值周的学生嘴一撇,手一挥,道:“那你进去吧。”

李易气的乐了,这个小兔崽子,毛都没长,居然这么牛掰,李易当然不能跟个小学生生气,一拉路小花的胳膊,向校园里走去。

今天是三年级学生的家长会,十个班的家长加在一起足有好几百人,学校里一多了大人的身影,立刻就显得有些拥护。

路小花领着李易来到三年级学生的教学楼前,只见一群家长已经站在那了。

路小花指着一个高挑的年轻女教师,道:“那是我们陆老师。”

李易看这个陆老师长的倒挺漂亮的,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穿一条筒裙,屁股被浅浅的兜住,显出轻微的轮廓,下面齐膝,两条腿雪白一片,没穿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鞋。

忽然路小花摇了摇李易的胳膊,抬头道:“你看什么呢?她对我一点都不好。”

李易心想坏了,这孩子一直拉着自己的手,自己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

其实李易对这个陆老师当然没太深的想法,不过是看她斯文漂亮,略有些喜欢而已,这也是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有的心理活动。

李易道:“小丫头,别老是摸我,测我在想什么。”

路小花嘴撅起老高,哼了一声,像是要哭的样子。

李易忙道:“好了,好了,不哭了,一会儿还要开家长会呢。”

路小花紧紧的拉着李易的手,像个球一样粘在李易的身上。

李易无法,只好这么领着她走到人群边。

陆老师正在和一群家长们说话,“大家先静一下,一会儿八点整,咱们就在会议厅开会,先是三年级的学生家长一起开会,校长主持。

等大会结束之后,就是各班分开开家长会,请各位家长到咱们班级教室来,就在三楼三年四班。”

有的家长高声道:“我学生学习成绩下滑了,你们学校是怎么回事?学费都白交了,光拿钱不教学生啊?”

李易听了真想笑,心说你自己孩子学习不好,也不一定跟学校有关,哪个学校哪个班级没有学习差的学生。

陆老师忙道:“关于有学生学习成绩下滑的情况,等开完了大会,咱们在小型家长会上再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