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差点就挂了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347差点就挂了

记住哦

天狼向李易扑来。www。 创_客小-说。网李易打点精神,向旁一滚,反手一刀划向天狼肩头,天狼反手一拳打来,李易不敢硬接,只得缩刀,又再滚开。

天狼一连扑了三次,李易只用了一招,那就是滚,虽然滚的不大好看,却将命暂时保住了。

这时李国柱和周飞都缓了过来,刚才被天狼震的头目眩晕,胸闷欲呕,这时才略见缓和,一看李易正在被天狼追打,这两人不约而同的扑了过来。

李国柱手枪跌在河里,一时找不到,从一指仙的人手里抢了一把砍刀。周飞则抢到一根铁棍,顺手又打倒了三人,这才李国柱一起过来相助李易。

三人在河边跟天狼游斗,可是仍然近不了天狼的身,不过三人配合的很好,一人有难,另两人便及时相救。

所幸这天狼力气虽大,却不是钢筋铁骨。

李易有过几次斗鲁雄的经验,本想用太极劲,但这天狼的力气是鲁雄的好几倍,李易用了两次太劲,却都被天狼撞了出去,要不是李国柱和周飞相救及时,怕是又得受伤。

打着打着,李易忽然后背撞到了一棵树上,原来竟然打到了河对岸的树林里。

李易一看有树林,这个地形可利于躲避,忙绕着树开跑,李国柱和周飞也效法。天狼随后便追,追了几次,见树木碍事,扬手一掌,将一棵碗口大的树轻易打断。

李易三人一见。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打断大树就像是玩一样,要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人身上,那非得把骨头打成肉不可。

四个人在树林子里斗了只一嗅,天狼就打断了十五棵树,忽然天狼抱起一棵断树来,对着李易掷了过去。

李易一看,我的妈呀,这个畜生居然用这么大个的暗器,忙斜身躲开,这断树撞在另一颗树。将那树也震的断了。

李易心想,这种人难道可以不断的这么下去?那他的能量从哪来?又没见他吃饭。

李易微一愣神的功夫,天狼已经冲到了眼前,对着李易就是一脚。李易侧身绕到一棵树手,右手绕过来,用冥蝶一扫,这一刀正扫到天狼脚背上,可是天狼却也一脚将树干踢断,断树撞在李易胸口,将李易撞出数米,要不是后面又有树挡着,指不定会被撞出去多少米。

李易胸口就像是塞了一块大石头,一口气没喘上来。眼见天狼赤红着双眼又冲了过来,再想躲已经没有力气了。

李国柱和周飞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钢刀和铁棍掷出,那铁棍正砸在天狼的后脑勺上,钢刀则一下子插中了天狼的右肩。

天狼又痛又怒,抱起李易身前的树干,反手掷出,李国柱和周飞连忙俯身低头,那树干飞出去,接连砸断了两棵树这才跌落。

天狼大叫一声。从肩头上将钢刀拔出来,也是反手掷出,李国柱和周飞忙对踢一脚,两个身子左右分开,那钢刀带着劲风。从两人中间飞出,唰的一声。将一棵大树拦腰切断,上半截树干轰然倒地。

李易这时一看,天狼就在自己眼前,心想我打你眼睛打不着,难道打你小弟弟也打不着?我就不信那你玩意也粗的像大象鼻子似的。

李易背靠着大树,飞起一脚,正踢在天狼裆里。

天狼长声惨叫,双腿一夹,将李易脚踝夹住,李易只觉得脚脖子一阵剧痛,咯的一声,脚腕便断了。

李易再也禁受不住了,右手冥蝶奋力掷出,这一掷全没取准头,噗的一声,插在天狼的咽喉上。

这一下没插中正中,却将天狼的左侧颈总动脉割断,这动脉一断,血液一下子喷出一米多高,半空中像下了一场雨。

天狼双眼瞪的像饭碗,俯身拎起李易,李易现在全身骨头都像是变成了棉花,只能任天狼处置。

天狼双手一分,李易双肩关节咯吱作响,李国柱和周飞从后面扑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李易脸上露出一丝惨笑,心道:“我还是没能躲开,这一下死定了。”

忽然树林里传来一阵枪响,像是好几个人同时开的枪,这几枪全都打在天狼的身上,其中有三枪正中天狼后脑。

天狼拉着李易的胳膊,喉中嗬嗬作响,身子直立,挺然不倒,忽然吐出一口长气,身上肌肉在这一瞬间像是缩水了一样,迅速的干瘪下来。

天狼扑地而倒,将李易压在身下,李易也不是不想躲,可是身上没有一点力气了,被天狼压的嘿哟一声,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李易只觉得像是在云中漫步一样,足不沾地,身上软棉棉的,像是没了骨头,耳边有不少的声音在跟自己说话,却一句也听不懂。

李易意识一阵混乱,又晕了过去。

李易再醒来的时候,清醒了很多,睁眼一看,只见四周是洁白的墙。

李易闭上眼睛养了一会神,再次睁开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躺在医院里。身上挂着吊瓶,身旁睡着一人,却是林子珊。

李易大难不死,见到林子珊在身侧,不禁心情激荡,林子珊兀自在沉睡,睫毛上挂着泪珠,李易想俯身去亲亲她,可是微一动弹,便觉身上疼痛异常,不禁痛哼了一声。

林子珊没有睡熟,一听李易醒了,忙起身睁开眼睛,道:“你醒了么,怎么样,身上还疼么?”

李易见林子珊眼圈发黑,知道她一定是没有睡好,心里又疼又爱,道:“你怎么这么憔悴了?”

林子珊眼圈一红,扑到李易怀里,哭道:“你吓死我了,我看你浑身是血。还以为你……。还以为你……。你心里就是一点也没有我,总是出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那我可怎么办?”

李易心里温暖,轻轻搂过林子珊,笑道:“我怎么会有事呢,我金钢不坏之身,枪都打不死。就是累的,这才睡了一觉。嘻嘻,你想不想看看我的金钢不坏之身。”

林子珊道:“去你的。”在李易胸口轻轻打了一下。

李易真不是装。刚才林子珊扑到他怀里,李易就已经疼的受不了了,这一下虽然也没用力气,但是李易还是疼的闷哼了一声。

林子珊忙道:“你怎么样。没打疼你吧?”

李易道:“哎哟,哎呀,没想到,我真没想到。”

林子珊道:“你没想到什么?”

李易嘻嘻一笑,道:“没想到你也是武林高手,这一下轻轻一打,我就疼的要命。”

林子珊一瞪眼,双手叉腰,道:“你又开玩笑,这次差点连命都没了。还笑。”

李易已经好久没见过林子珊这种样子了,一见之下,不禁神为之夺。

李易咽了咽口水,轻轻拉过林子珊,腻声道:“林妹妹,你好,快叫我亲一下,我都受不了了。”

林子珊脸红的像块红布,轻轻一推,道:“别呀。干嘛呀,一会儿会进来人的。”

嘴里虽然拒绝,却没用力反抗,半推半就的依在李易的怀里。

李易大盛,将林子珊紧紧搂住。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林子珊闭上眼睛。身子慢慢的扭动,喘着气道:“别,你,你真是的,刚醒过来,就,嗯,不要。”

李易将舌头伸到林子珊的嘴里,不住的搅动,将左手的针头拔掉,搂住林子珊的身子,右手向林子珊怀里探去。

林子珊身如火炭,不住的扭动,似乎要摆脱李易的摸索,可是李易右手如蛇一般探了进去,虽然手指伤重,却不掩其灵活,轻轻的摸到林子珊的胸罩上,正要揭开胸罩向更柔软的地方深入,却听到门口一声破锣嗓子叫道:“师父,师父,我来看你来了。”

李易气的恨不能把郑好两只脚跺下来,早不来,晚不来,天天在家装模作样的学习,扮演好学生,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娘希了个匹的,郑国平你就不能好好管管你儿子,叫他别在不该不出现的时候出现?

林子珊本来如醉如痴,一听到郑好的声音,便如触电般从李易身上弹开,双手一拉衣襟,将衣服整理好。

郑好手里提着两盒东西,像头野兽一样冲进来,见李易一脸的痛恨,林子珊一脸羞涩,还没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嘻皮笑脸的道:“师父,你看这是什么?冬虫夏草,我特意给你买的,用来补养身体。”

李易一笑,招手道:“你过来,来,来呀。”

郑好忽然福至心灵,向林子珊看了几眼,一下子意识到问题所在,嘻嘻一笑,道:“我……,我还有几个会要开,我就不过去了,这药我给你放这了,你们继续,继续。”

郑好放下冬虫夏草,转身出屋。

李易气的一拍床,道:“这小崽子,坏我好事,改天收拾他。”

林子珊却将冬虫夏草舀到李易身边,道:“你看他多有心哪,还给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李易道:“好什么好,坏事的家伙。”

两人一受打扰,再也没那份心思了。

没过片刻,外面陆续进来不少熟人,向乎所有的人都来了,李国柱、周飞、董川、孙显才他们知道李易醒了,都赶了过来,郑好也厚着脸皮混在了人群里。

李易见苏鸀也站在人群里,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十分关心自己的伤势,不禁心里一动,不知道为什么苏鸀还没离开海州。可是眼前这个诚不大方便多问,李易只好暂且忍住。

李易再次见到大伙,心里十分温暖,忙叫众人坐下,问起前情。

李易一问才知道,那天开枪打死天狼的,竟然是王东磊和他手下的警察。

原来李易的身上一直带着那个信号发射器,王东磊告诉过他,要把这东西始终带在身上。只要一按动。王东磊那边就按李易有危险处理,通过定位系统查知李易的位置,再派人过去帮忙。

王东磊是做警察的,那几天也听到有不少的风言风语,只是自己事情太忙,一直没来的及跟李易商量这些事。

而那天李易在跟天狼打斗的时候,因为过于激烈,不小心触动了这个信号发射器。

王东磊接收到了李易的呼叫,一查位置竟然是在白沙湾,那地方离市区中心远着呢。不知道李易为什么会在那地方出现,王东磊给李易打电话,那边也没人接,只好带着人到了白沙湾。

王东磊到的时候。正看到都邦和一指仙派来的人在打斗,双方都损伤不小,王东磊忙叫将这些人都制止住。

王东磊听冯伦说李易正在树林里跟一个怪物打架,不禁心里奇怪,虽然是晚上,可是哪来的怪物,等带着人冲到树林里一看,正赶上天狼提起李易要撕成两片。

王东磊带着警察站在天狼的身后,看不到李易,但是一看树林子里断树成堆。一个全身肌肉的怪人似乎要伤人,王东磊也不及细想,便命人开了枪。

天狼又不是刀枪不入,便被一顿乱枪打死。其实即使不中枪,他颈动脉断了一根,失血过多,那也是命在顷刻,但是在他死前的一瞬间,也一定能将李易撕裂。

如果王东磊当时犹豫一会儿,那李易就死定了。可以说李易的这条命就是捡回来的。

王东磊带人将天狼击毙。众人仍旧惊魂未定。

王东磊虽然当警察多年,却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局面,当下叫手下控制局面,然后将李易和其他的伤者送到医院救治。

李易在医院里昏迷了两天,身上伤痕无数。脚腕脱臼,肋骨断了两根。左手两根手指骨裂,右手幸好没事,只有三根手指脱臼,至于身上的擦伤、扭挫伤、软组织损伤、瘀肿、肌肉半撕裂,那基本上没法计数。

党天宇也闻讯赶来,在这两天里不断的给李易用祖传药酒擦拭伤处,促进断骨愈合。

白沙湾虽然是海州的地方,但是不归开发区管,王东磊收队之后,因为事情过于离奇,暂时还没立案。

这两天里王东磊找到李国柱,详细的问了问内情,李国柱留了个心眼,有些核的秘密没跟王东磊说,但是大体情况还是都说了。

王东磊听了以后更加感到离奇,他对巧手帮的事是知道一些的,但是有些内情并不完全知道。

王东磊和一指仙之间没什么私交,巧手帮的回金就是例行公事,三成就三成,他没有张志强那么贪得无厌,所以张志强一死,王东磊暂时并没对巧手帮的回金提出更多的要求。

这次的事情一发生,王东磊心里也转了几个心思,从立场上出发,王东磊当然要站在李易一边。天底下任何事情都是一样,只要闹大了,就得有个了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所以巧手帮的事闹到今天,这个帮主就一定要确定下来,从形势上看,当然是叫霍老三回来当帮主要好一些。一来霍老三一定会感激李易,而李易是自己的好朋友,以手巧手帮这条线是可以用的上的。

二来霍老三如果当了帮主,给开发区的回金一定会提上去,霍老三的出手一定会比一指仙宽阔。

先前吴明宇跟一指仙商讨回金加点的事,进程就相当困难,一指仙并不理会吴明宇的要求,王东磊没有跟一指仙提出进一步的要求,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有吴明宇在前面碰了钉子,我王东磊干嘛再去碰一次。

三来,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对吴明宇形成一种压制的态势,李易、霍老三和自己,就可以形成三角,到时候吴明宇孤掌难鸣,自己也可以出一口当年的恶气。

是以王东磊在这两天里所做的一切都是倾向于李易的,他先是叫手下人严格封锁消息,同时也没有立案,将霍老三一伙人暂时都关押了起来,表面上是关押,实际上是保护。

王东磊又派出人去,打探一指仙近日来的作为,还有吴明宇的行动,就等着李易一醒,便要和李易商量一番,作下一步的打算。

这些内情只有李国柱、董川、周飞等人知道,别的人只知道个大概,王东磊一想到日后的局面和态势的转变,心里不禁有些亢奋。

李易虽然身上无处不痛,但是见到这么多好朋友,心中十分快慰,自己又能大难不死,当然更是高兴。

众人忙乱了一阵,董川在李易耳边道:“刘平安那天派人来过一次,只说了几句闲话,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

李易不动声色,点点头,淡淡的道:“嗯,咱们小心着点也就是了。”

董川又道:“何忠昨天晚上来了,在二楼坐了一会儿,跟我聊了一阵,他没明说什么,不过听他的意思,以后不会再找咱们的麻烦了,叫你放心。”

李易笑道:“他是枯木逢春,我还得恭喜他。”

孙显才道:“这次真是太凶险,王局晚到一会儿,恐怕……,恐怕就遭了。”

李易回想起那一晚的情景,也是心有余悸,李易会过的高手不少,其中残忍的也不少,却均以这一次为甚。。

记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