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李哥说了算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366李哥说了算

都邦说了这许多,嘴也干了,叫人送上茶来,四人喝了会儿茶,歇了歇,都邦这才又讲起了缩骨功。

都邦道:“关于廷阁法,也就是这些秘诀。下面说说天马凝身法。练缩骨功要从小练,那个时候关节柔软,肌肉不强壮,很容易去体会关节脱落的感觉。

练缩骨功要能自脱自上,关节自行脱落,再自行接上。靠的全是对单独肌肉的控制。

比如你想脱掉腕关节,就必须先得让背伸肌群完全放松,再慢慢的收腕,用力一绷,将腕关节的背侧脱掉,再用同样的方法反折手腕,使腕关节完全脱掉。

人的肌肉十分强大,但是平时肢体的肌群彼此之间是相互抑制的,所以要先用意念叫一组肌群彻底的放松,那样另一组肌群的强大力量才能显现出来。

而人是个整体,你的一组肌肉一收缩,抵抗的那组肌肉虽然有一定的放松,但是一但关节疼痛,就会立刻紧绷起来,所以不大好练。

但是你既然练过太极劲,我看可以试着反练太极劲,这样就会产生肌肉的弹性了。

为了脱铐,弄脱指间关节是没有意义的,全在腕关节和大拇指关节上,食指和小指的掌指关节也很重要。你先练单侧肌肉放松,再用另一只手扳一扳,也是一样,等以后意念的功力加深了,就可以不用另一只手辅助了。

关节脱掉之后,因为疼痛,因为肌肉失去关节支点,所以是不能活动的,但实际上肌肉仍然可以收缩,所以只要慢慢的练,还是可以做一些不用太用力的动作。

我因为从小就练缩骨功,所以可以迅速的将关节脱掉,再将肌肉缩到一起,拉短手脚。”

都邦说着站起身来。李易只听到几声轻响,都邦的两只肘关节就脱掉了,只见都邦的上下两截胳膊上。肌肉慢慢的隆起,胳膊也在慢慢的变粗缩短。

缩了大概不到一尺便不能缩,又听咯吧咯吧两声响,都邦的两个膝关节也脱掉了。都邦却不摔倒,两条腿慢慢的变短,身子就像个小孩一样。

停了片刻,都邦又再将肢体延长,啪啪几声轻响。肘膝关节又再接上。

都邦道:“我用过缩骨功以后,不能快跑,因为肌肉还处在比较松软的状态,我要是用力过度,以后不易恢复,关节处的神经和血管也会受损。”

李易这才知道上次都邦解开懒回天以后逃跑,一指仙手下追他的那些人说都邦到了平地上就跑不快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都邦道:“这种缩骨功必定会有些疼痛。我因为从小就练。一来能忍的住,二来能尽量减轻疼痛,三来肌肉较为放松并不**的时候,疼痛感也是不太强的。

对我而言,真正带来疼痛感的,是关节处被牵拉的神经。被触碰的骨膜。”

李易道:“肘膝这个我可不练了,我怕回不来。还是练练掌腕吧。”

都邦便在李易的手腕上轻轻揉动,忽然用力一扭。李易只觉腕上一痛,手掌向前支出来一截,知道是手腕断了。

都邦道:“现在心存意念,想像有一股暖流在手腕上游走,暖流走到的地方,疼痛就明显减轻。”

李易疼的满头是汗,哪还能有什么意念,不过勉强想象了一下,心跳逐渐变慢,汗水渐止,疼痛便果然轻了不少。

都邦又一托一推,将李易的手腕端上,道:“重要的不是脱手腕的力度,而是那种感觉,只要感觉到位了,损伤就会减到最小。”

李易手腕无力,活动了活动,这才慢慢回复,又被都邦卸脱一次,这一次便不那么疼了。

都邦道:“第一次练,不宜次数过多,以后你回去慢慢的练,大指拇和另两处关节也是一个原理,我念口诀给你听。”

都邦将天马凝神法的口诀念了几遍,直到李易能够记住。这口诀里涉及到几位穴位,只要将意念在这几处穴位中游走,脱关节接关节就变的容易的多,关节脱了以后,也能做些简单的动作。

李易一直练到中午吃饭,身上已经满是汗水,都邦叫人做了午饭,又拿出一个小木盒,取出一个丸药,道:“我们练缩骨功的人都有一种柔筋养骨的丸药,叫护水养木丹,水是肾,肾主骨,木是肝,肝主筋,所以这药对筋骨肝肾大有好处。”

李易道:“这药很贵吧,我还是自己去配制吧。”

都邦道:“这药并不贵,只是炼制起来很费时而已,我一会儿把配方给你,你以后可以自己照着练,我想对你的骨伤也大有好处,可以促进伤势好转。”

李易将药接过,含在嘴里,觉得又咸又酸,遵照都邦的说法,并不吞咽,而是用唾液将药丸含化,将药水一点点咽掉。

过了片刻,李易只觉身体一阵发热,全身的肌肉一会儿紧,一会儿松,关节处不断的发出响声。可是这响声外人却听不见。

李易万没料到这药这么有用,又向都邦表示感谢,都邦道:“以后,咱们之间,就不用说这个谢字,这药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以后我自己可以慢慢的调制。”

众人吃过了午饭,都邦又给李易讲解了一些轻功和缩骨功的注意事项,李易一一记在心里。

下午三点多,都邦把该说的全都说了,李易便不再多耽,起身道:“都邦哥,我们得走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少有了还有求着你的时候,你可得帮忙啊。”

都邦笑道:“咱们之间已经说的好好的了,你有事尽管说,我们尽全心全力帮你。”

李易带着冯伦离开后院,那服务员又拉着李易说了会儿话,这才放李易他俩走。

姜小强道:“老李,我刚当上堂主,还有很多事要做,你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小事情由我出马就可以了,没有我拿不来的东西。”

李易笑道:“下一任帮主肯定非你莫属了?”

姜小强道:“哪里。哪里,我还差的远,我师父的壁虎功我就根本没学到。等这一段阵子把我自己堂里的事分派好了,我还得继续学呢。”

姜小强把李易和冯伦送到大门口,李易两人坐上车走了。

冯伦道:“老大,看来你现在已经是海州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以后说不定就是广省第一大佬。”

李易道:“这话你可千万不能拿到外面去说,这一说不知道要惹多少祸,我不断的躲着麻烦还躲不过来呢,你可别给我惹火上身。”

冯伦道:“你放心吧,我不会的。不过你名气大,那也是挡不住的呀。”

两人也没回酒吧,李易胸口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看来都邦的那颗丸药果然好用。

李易心情舒畅,叫冯伦慢慢开车在街上闲逛,忽然想起钟子媚来,便叫冯伦开向钟子媚租的房子。

哪知李易上去一打听,房客已经换了。说是上一个房客不知怎么地。突然失踪了,房东这才把房子又租了出去,对钟子媚十分不满。

李易登时心里着急,但是转念一想,或许是何昌的家里找来,钟子媚没有办法。这才躲开了,难怪这段时候。一直没有钟子媚的踪迹。

李易又担心又失落,冯伦带着他向回开。刚一进开发区,李易见路边有一家快餐店,想起上次请钟子媚吃快餐,心中有所触动,便叫冯伦停下来,两人进到店里,坐下来吃些冰点。

李易看着手里的冰淇淋,想起钟子媚那可怜而又冷漠的脸庞,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姑娘不通世务,一个人在外面闯,终究是凶险。

李易上次就想把钟子媚接走,打算在酒吧附近租一户房子,这样就可以天天的照顾她,可是事到如今,一直也没办成。

钟子媚没有手机,李易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她,李易心里懊悔,早知如此,上次就买个手机给她,有个缓急,起码也能知道她的情况,再作打算。

李易叹了口气,将冰淇淋几口吃掉,一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了,外面天还没黑,大街上人来人往,李易的双眼盯着这些人,却不知具体要看谁的好。

忽然门一个人走过,李易看的清楚,正是苏绿。苏绿走的很快,似乎后面有什么人追她,李易霍地起身,果然见苏绿身后跟着一个男的。

那男的面相凶悍,人高马大,穿着很入时,追上苏绿,一把拉住苏绿的胳膊,苏绿甩了两甩没能甩脱,对那男的不知说了些什么,那男的忽然一个巴掌打过,将苏绿打的一晃,险些倒在地上。

李易哪里还能忍的住,一股大火从脚底直烧到头上每一根头发尖上,李易骂了一句,推门出了快餐店,来到那男人身后,飞腿就是一脚。

那男的没留意后面有人,这一脚正踢在他屁股上,那男的向前一抢,苏绿一让,他便一头撞在快餐店的玻璃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苏绿也是一惊,没想到竟然是李易,道:“李易,你怎么在这?”

李易两只眼睛都要瞪圆了,见苏绿脸上五个指印十分明显,显然这男的用的力气不小,李易没说别的,张嘴就问:“他是你朋友吗?”

苏绿一愣,道:“他是我们组的导演。”

李易不理,又道:“他是你朋友吗?”

苏绿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摇头道:“他不是。”

这时那男的已经站了起来,对着李易破口大骂,上来就要打,李易既然知道他不是苏绿的朋友,哪还管他是什么导演,看也不看,抬腿又是一脚,这一脚正踢在那男的小肚子上。

那男的哎哟一声蹲下身来,双手捂着肚子,站不起来,李易根本没等他起身,跳到近前,一抓这男的头发,把他的脸扬起来,抬手就是十个巴掌。

这十下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把这男的打的爹妈乱叫,却还骂不绝口,李易手腕疼痛,忽然一松手,抬腿便顶,一膝盖正顶在这男的下巴上。

这一下打的可重,只听吭嗤一声。那男的竟然将舌尖咬下来一小截,舌头一破,鲜血登时喷出。噗的一声,这男的吐出一大口血,疼的他说话都差音了。

李易没停手,脸上冷的像冰。双腿连踢,一脚脚都踢在这男的脸上,这男的再也坚持不住,扑倒在地,不住的叫唤。

苏绿忙过来拉住。李易这才停手,道:“这人欺负你,你怎么不来找我?”

苏绿道:“算了吧,他也没怎么样。”

这时周围早就围了一大群人,不多时,警车声响,几个警察冲到人群里,进来便叫:“怎么啦。怎么啦。谁打人啦?”

李易转身冷冷的道:“我打的,怎么着?”

领头的那警察一见是李易,脸上登时换成笑容,道:“哟,原来是李哥,这是怎么啦?”

李易一指那男的。道:“他欺负我女朋友,该不该打?”

苏绿和那警察同时一愣。那警察立刻道:“该打,真他娘的该打。上次吴……,嘿嘿,这种人就是扰乱社会治安,李哥,我们把他带回去慢慢审,你放心,他好不了。”

这地方是开发区,王东磊的手下几乎没有不认识李易的,李易却不认识这几个警察,见这警察这么处理,心里的气也缓了不少。

苏绿拉拉李易的衣袖,小声道:“这是我们导演,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领导,别把事闹大了。”

李易吐出一口气,道:“苏绿,你是不是不把我当……,不把我当朋友?”

苏绿道:“你别多想,先别说这个了,叫他走吧,我今天还……,唉。”

李易道:“你放心吧,我跟他谈谈,叫他不敢找你算后账,就算他想给你穿小鞋,大不了咱们不干了,你回我那,我保你赚的比在他公司多。到时候咱们再找家唱片公司,非得吃他那口饭不行吗?”

苏绿心里也是一阵感动,自打认识李易以来,两人之间的关系总是那么微妙,苏绿受这男的欺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的事业正在上升期,这个阶段十分关键,要不是这样,苏绿根本不会忍到现在。

李易回身跟那警察道:“兄弟,多谢了,不过这事我自己来办吧,这小子不敢怎么样。”

那警察笑道:“李哥说了算,好,就便宜这小子了。我开车送您回去?”

李易给那些警察每人递上一支烟,道:“不必了,我自己开车回去,你回去替我跟王局问个好。”

那警察连声答应,接过烟来,脸上一副得意的神色,似乎受了李易多大的好处似的。

虽然这些警察对李易这样,但李易打心眼里不大瞧得起这样的人,他今天可以对卑躬屈膝,明天你要是失势了,他也可以对你冷面相对。

但是毕竟人家在帮自己,大面儿上总得过的去才行。

李易叫冯伦把车开过来,拿出纸巾给那男的脸上简单擦了擦,省得把血沾在车上,这才把这男的一把拉上车。

苏绿觉得不妥,但是拗不过李易,只好也一同上车。

车子开回酒吧,那男的疼的一直叫唤,李易又给了他两巴掌,他这才不敢叫。

到了酒吧,李易叫来李国柱,将这男的从侧门拉到三楼自己的休息室,李易带着人进了屋,反手将屋门关上。

那男的这时疼痛减轻,几次想从李国柱手里挣脱,却感觉像是入了铁扣里一样,根本动不了。

那男的平时做恶多了,心里发虚,再一看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心里就立刻没了底,表面上却还在虚声恫吓,道:“你们是干什么的?知道我是谁吗?赶紧把我放了,要不然我带人把你们全给废了。”

周飞就站在他身旁,斜着眼睛看着他,一听他放狠话,扬手就是两巴掌。

他这两巴掌可比李易重的多了,李易手上不容易使出力来,打的就不算太重,可是周飞练的是童子功,这巴掌就像是铁铸的一样,咯吧一声,竟然把这男的下巴打脱了。

人的下巴一脱,疼痛异常,那男的从椅子上一下子摔倒,指着下巴呜鸣直叫。

李易道:“给他接上。”

李国柱扳过那男的的头,手一托一推,便将他下巴给端上了,那男的却又不注意咬到了舌头,一口血喷出来,说话更不清楚了。

等折腾了一会儿,这男的这才停下来。

李易道:“你叫什么?”

那男的不敢再横,道:“林克详。”

他舌头受伤,说话说不清楚,李易道:“大点声,你叫什么?”

林克详道:“我说我叫林克详。”

李易道:“哼,你是干什么的?”

林克详道:“我是天翼影音公司的制作总监,也是苏绿拍MTV的摄制组导演。”

李易道:“你今天为什么打苏绿?”

林克详道:“打她?她不识抬举!她能有今天是靠谁?还不是靠我。没有我捧她,她能红?可是她居然不给我面子,不识抬举的东……”

没等他说完,李易上来又是一脚,将林克详从椅子踢出一溜滚去,直翻了三个筋斗,这才撞在墙上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