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燃烧时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人物作品 极恶男子 极恶男子 第一卷 少年不识愁 367**燃烧时

李国柱伸手将林克详后衣领提起来,又把他放到椅子上。

林克详大叫道:“你们想干什么!居然这么对我!”

李易道:“我看你还是不老实啊,给我打!”

苏绿忙道:“李易,算了,教训他一顿就得了。”

林克详看出来这几个人都是狠人,心里虽然不服,但是身上疼的很。他于一瞬间权衡利弊,还是别吃眼前亏的好,便将头一低,道:“别打,别打,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李易道:“我不跟你废话,说吧,以后打算怎么办?”

林克详在这方面却是聪明人,道:“好办,好办,我不再找苏绿麻烦也就是了,以后她该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我绝不给她穿小鞋。”

李易点点头,道:“好,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是真心的,但是我暂且相信你,你记着,我姓李,我叫李易。你以后要是再敢对苏绿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或者暗地里报复她,那我可等着你呢,到时候我要是叫你舒服了,我就不姓李。”

林克详连忙点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我可以走了吧。”

李易道:“走吧。”

李国柱提着林克详,就像提个包一样走了出去。

其余的人也都出去了,李易叫苏绿坐下,问起前情,苏绿本不想多说,但还是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苏绿自打进了这家天翼影音公司。就被这个林克详纠缠不休。

这林克详早就结婚了。孩子都三岁了,但是却在女色这方面很不检点,他又有职务之便,很多初出道的女歌手,都被他潜规则过。

苏绿刚开始不是他经手的新人,后来到了他手底下的时候,林克详便开始了暗示,但是苏绿在这方面绝对是不妥协。

这次到海州来拍mtv,林克详就知道是个大好的机会,又开始明里暗里的对苏绿动手动脚。苏绿为了自己的事业,一直在隐忍。

mtv拍完以后,林克详还没尝到腥,便又找了个借口把苏绿留在了海州。又多呆了一段时间。上次林克详喝多了,拉扯苏绿的衣服,被苏绿打了一巴掌,林克详一急,就在苏绿脸上抓了一下。

苏绿应付这种事情太多了,以前在酒吧也常遇到,就没跟李易和孙显才提起。

今天白天的工作完成后,到了晚上,苏绿又被林克详缠住,硬拉着苏绿去喝酒。苏绿喝了两杯,中间便跑了出来,林克详从后面便追,也赶巧遇到了李易,这才有刚才的一幕。

屋里没有旁人,李易轻轻坐到苏绿的身边,道:“阿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知道你心里特别在意的事就是唱歌这份事业。我当然不想影响你的发展。

不过既然这个圈子里也一样那么乱,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暂时先歇歇。我的生意已经起步了,正准备扩大,要不你可以来我这唱歌,我给你给你很高的报酬,而且在我的场子里。绝对不会有人欺负你。”

苏绿抿了抿嘴唇,向李易微笑道:“谢谢你。不过我还撑的住。”

李易也知道这些话等于白说,但还是不吐不快,见苏绿态度决绝,便道:“那好吧,其实我也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放不下你的事业。那就这样,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我……,我也……”

李易向来没有语塞的时候,不过今天在苏绿面前,却有些结巴起来。

苏绿转过身来,两只小手搭在李易的肩上,轻轻欠身,伸过头来,在李易的脸颊上一吻,在李易耳边道:“谢谢你,阿易,今天多亏你了,如果我有一天走不去了,我一定回来找你。”

苏绿又在李易的唇上深深的吻了一记,起身嫣然一笑,推门出去。

李易脑袋里嗡嗡直响,虽然在这些女孩中,和苏绿是有着最直接的身体接触的,但是那次是在暴躁与愤怒之中,只有征服感,却极少快感,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柔。

可是今天苏绿这柔柔的一吻,叫李易魂为之夺,一时间竟然喘不上气来,尤其是苏绿出门前那一笑,更是叫李易眼前闪出朵朵彩云,手挥不开,嘴吹不去,是那么的充满了柔情和蜜意。

李易愣了片刻,忙起身追赶苏绿,等到了楼下的时候,苏绿正在打车,李易道:“阿绿,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苏绿道:“不用了,林导受了你这一吓,再也不敢动我了,我看我过不了几天,就得回浙江了。”

李易挨过来,靠在苏绿身边,拉过苏绿的手掌,轻轻的揉着,柔声道:“叫我送送你,我……,我很想你。”

苏绿脸一红,点头答应。

李易将车开过来,叫苏绿上车,车子徐徐开出。

苏绿的剧组现在正在顺义区的一家普通宾馆,组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那。

那宾馆离李易的酒吧并不太远,车子开出去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可是李易多想这段路能再长一点,最好永远也开不到头。

李易将车子停在宾馆侧面一处黑暗的夹道里,双眼望向苏绿。苏绿道:“谢谢你送我,我要走了。”

李易拉住苏绿的手,苏绿挣了两挣没有挣脱,笑道:“你干什么呀?”

李易呼吸渐促,慢慢靠过来,伸手搂过苏绿的细腰,左手一扳,将她的头靠向自己。

苏绿微微惊慌,向外挣扎,道:“你,别这样,这,这会有人过,会看到。”

李易听着苏绿略带喘促的语调,头发也在自己的脖颈里轻轻擦着,再也忍不住欲火。用力一拉。将苏绿拉进怀里,将她脑袋一按,两的四片嘴唇便接在一起。

苏绿不住的闪躲,道:“唔,别,我不,我,我明天还有,有事情,你别……”

李易脑袋里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只有原始的兽欲在鼓胀,双臂用力揽过,将苏绿紧紧的拉在怀里。不住的摩擦,用力的亲吻。

苏绿挣扎了一会儿,便不再动,顺着李易的动作也将樱唇轻启,将舌头伸到了李易的嘴里。

李易身子一起,压在苏绿的身上,左手一扯,将苏绿外衣扯掉了一半。

苏绿这才有些惊慌,道:“别,不行。不能在这,会,会被人看到,我,我的房间在上面,唔,在上……”

李易现在语言水准,基本上是汉语一级,撑死能听懂几个单个的字,其余的都是鸟叫。

李易的动作越来越。苏绿压抑了多年的欲望也渐渐的被李易挑起。李易将苏绿压在身下,右手在苏绿的腰上用力的揉着,扯了扯苏绿的腰带,没能扯动,忽然觉得肋骨有些疼。忙换了个姿势,这才好一些。

李易左手伸出去**。找到按钮,将座椅放倒,两人顺势在椅子上一滚,身子展了开来。

这一下更是方便,苏绿不再矜持,双手抱住李易的头,用力的吻着,在李易的耳朵里,下巴上不住的用舌头舔弄,又轻轻的咬着,叫李易都要飞到天上去了。

苏绿知道李易肋骨断了,道:“易,你,你别动,我来帮你,我帮你脱。”

苏绿将李易的上衣扣子解开,将他衣服扯掉,随手抛在一边,两只柔嫩的小手,在李易的后背上不住的摩挲,忽然一只手伸到了李易的裤子里,在李易的屁股上轻轻扫过,李易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李易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进入,男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是一样的死德性,李易再也顾不上双手有伤,忍着疼几下便将苏绿外衣扯掉,又将她乳白色的胸罩扒开丢到一边,苏绿雪白的上半身便在呈现在李易的眼前,两只大白兔一晃一晃的,李易的心脏也跟着一晃一晃的。

两人**燃烧的时候,李易已经将车内外的灯全关了,这车停在黑暗的角落,不容易被人发现,两人都没了顾忌,互相深情的看了一眼,但如暴风骤雨般纠结在一起。

李易的两只手在苏绿的大白兔上不住的揉捏,又不住的在上面亲吻,苏绿则不断的抬起身子迎合,再也控制不住,嘴里发出叫人迷乱的呻吟声。李易在**方面,还是头一次这么投入,这么享受。

苏绿伸手将李易的裤带解开,慢慢的脱下,李易正要去苏绿的粉红色内裤,忽然一阵车声响过,听声音似乎有几辆车开到了附近。

李易感到眼前有光亮一闪,知道是来车的车灯照过来造成的,此刻正是最为**的时候,也没在意这些。

李易和苏绿又死死的贴在一起,疯狂的抚摸着对方全身每一寸肌肤,李易正要慢慢的退到苏绿的双腿中间,忽然只听吱的几声响,那些车竟然停在了附近。

李易虽然是在最为兴奋的时候,但他意识里的警觉却还在,心里隐隐约约觉得不好,登时两只眼睛瞪了起来,闪出两道寒光,双臂一振,将缚在内臂的两把冥蝶滑到了手上,甩头向车窗外望去。

只见不远处停着三辆车,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这些人站在暗处看不清脸面,车灯的光又是从正面射过来的,就更加看不清了。

可是这些人当中,却有一个人极为引人注目,因为这人极高,目测能有两米五左右,留着一头长发,四肢就像四根竹杆,可是动作却极为流畅自然。

李易在这当口,头脑中立刻一闪,一下子想到了很长时间以前的一件事。

那是在黑帮城里,李易和李全忠去栾仁美的大欢城要铁东,在大门口,白大江跟栾仁美的人叫嚣,就有一个极高个子的人抢到近前,只一举手之间便将白大江扔到了远处坑里。

后来才知道,这人是巫帮帮主鹰眼的手下,只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再往后也就没见到过。此刻虽然看不到这人的脸面。但是一看他的身材。李易就能断定,这伙人一定是巫帮的人。

巫帮的人干什么来了?他们上次从栾仁美手里拿走的鬼窥妖图是假的,可是事情隔了这么久,难道这个鹰眼才发现?这人自称叫鹰眼,那就说明眼力到家,善于鉴别古董的真伪,可是这幅鬼窥妖图却没看出来,也不知道是真有本事,还是假有本事。

当然,这些念头在李易的脑子里一闪即过。李易就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根本无暇多想这些事,忙将衣服拉过一件来。递给苏绿,道:“有敌人来了,是冲着我来的,你别害怕,有我在,没事,你低下头别动。”

苏绿忙胡乱将衣服穿上,胸罩来不及戴,便塞在裤兜里,低下身子藏好。

李易将双刀收回。迅速的将裤子提起系好,上衣来不及穿,便将车轻轻发动。

李易打算从胡同里冲出去,可是胡同口被三辆车挡住了,如果冯伦在,说不定还能想办法冲出去,可是自己的这两下子车技,实在是不值一提。

那伙人就在胡同口那么站着,也不过来,也不说话。更不走,李易索性也将车灯点光,强光对照过去,看谁厉害。

李易一开车灯,这才看清对面的几个人。人群当中站着一人,恍惚记得就是那个鹰眼。

那个长头发大高个。李易也认起来了,正是上次扔白大江的那个人。

李易心道:“去你娘的,你们不说话,我也不说话,看谁有耐性。”

李易和巫帮这伙人就这么僵持着,苏绿有些坚持不住了,道:“易,他们,他们是什么人?”

李易道:“别说话。”

双方僵持了大概十分钟,李易把所会的脏话都骂遍了,可是对方就是不动。

苏绿紧紧的依在李易的身边,搂着李易的腰,身上微微发抖。

李易一动不动,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在这会儿里,李易又将上衣慢慢的穿上了。

就这样又僵持了十来分钟,对方还是没动,李易终于忍耐不住,一踩油门,车子向前开出。

这胡同不宽,门口三辆车一挡,根本没地方出去,李易一咬牙,将车头挑起,前轮便压向三辆车中间的那辆。

李易这手本事还是有的,果然轰隆一声,车头压上了对方的头车,李易正要继续向前,鹰眼微微向那大个使了个眼色,那大个只一晃,便从外围闪到了李易的车前。

李易自打刚才就一直在想,要是跟这种人打斗,八卦步根本用不上,这人稍微动动胳膊,就是一米多远的距离,你根本不能靠近。

可是这时,这大个子就在自己车窗外,李易左手立刻闪出,从车窗伸出去,划向大个子的大腿。

哪知那大个动作十分灵活,稍微一侧身便躲开了,两只长竹杆一样的胳膊伸出来,探进车窗,正抓住李易的脖领子。

李易既感到好笑,又感到可怕,好笑的是自己什么时候被人家只半招间便抓住脖领子的?可怕的是,这人居然就做到了。

李易这时再要回刀已然不及,只觉得身不由己的被这大个子拉出了车窗,伴随着苏绿的一声尖叫,李易被大个子抛了出去。

幸好李易跟都邦学了轻功的法门,虽然刚学,还没有仔细的练过,可是在这危急的当口,李易福至心灵,全身放松,肩头在地上轻轻一触,便即顺势向前滚去,随即双手在地上一抹,腰一挺,便站了起来。

哪知李易还没站稳,只觉后脖子一紧,身子一轻,双腿又已离地,竟又被那人提了起来,摔向远处。

李易又是如法炮制,身子以虚包实,脚尖在地上一点,便滚了出去。

要说这滚可是门艺术,不是轻易就能滚好的,李易的缓冲卸力的本事,当然还不到家,但是这人没有出重手,李易便很容易的就将力道化掉了。

那大个子平时抓人扔人,百不失一,必定将人摔的起不来,只有喘着粗气,等鹰眼的询问。可没想到今天,在李易这里,竟然连摔他两次,看样子都没伤到李易。这可是大个子生平所未遇的。

大个子立刻怒气横生,轻轻一点地就到了李易的近前,又将李易拎了起来。

李易拎过郑好,也拎过姜小强,可是今天却被人像包一样的扔来扔去,虽说自己肋骨断了,不敢太用力,但也仍然佩服这大个子的速度。

李易以前曾经被鲁雄接连几次的扔过,可是后来自己本事长了,再打鲁雄,虽不能说不费吹灰之力,却也比较轻松。

可是今天这大个子,人高马大,两条长腿只微微一点一纵,便即四五米远,常人哪里是他的对手。

李易也当然知道其中的关键,可是身不由己,那又有什么办法。

当李易第三次被这大个子提起来的时候,李易迅速的反足便踢,可是脚到了一半就暗骂自己愚蠢,大个子将自己拎着腰带前平举,自己想踢他又怎么能踢得着?

果然这一脚虽然未用尽全力,但也是十分有力了,可是力气全都踢到了空处,那又有什么用?

大个子显然不想就这么把李易杀了,李易知道,他们这是要问自己的口供,等自己报出了鬼窥妖图的事情后,再杀自己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