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有账不怕算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378有账不怕算

艾拉书屋.26.

李易听他说的十分诱人,但是实情如何,自己并不知晓,不过以前曾不只一次听马占宇提起过,何家的势力不小,顺丰区的娱乐业说不定真的要看何家的脸色♀读书.楼-.∷

何焕然又道:“这一次如果李老板肯出手,那咱们就是同一阵线上的伙伴了,我答应你,只要事情一成,钟彩影的事情我肯定不会去追究了

此外,这家会馆就是你的了,这家会馆的意义不只在于它本身,只要它能入了老弟你的手里,那顺丰区的娱乐躇自然也就到了老弟你的掌控之中了

外人并不知道内情,他们已经习惯成自然,店子暗中换了主人,他们却仍然要遵守原来的秩序,所以说他们的荣损俱在你的掌握之中,这岂不是好事?

等时间稍长,你再一步步吞食,到时候顺丰区的霸主地位,就是李老板你的了你晴天就晴,你阴天就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无限哪”

何焕然越说越激动,李易不禁怦然心动

何焕然见李易动容,又道:“李老板,天底下的事,都会有一个症结你一开始一定怀疑我是个虚伪的人可是你想想,如果我真的对我弟弟没有一点手足之情,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我一定早就把他给除了

虽然我平时不大接触道上的人,但是要杀一个人总不是难事但是我没有这么做,那是为什么?这说明我对他还是有着一定的感情的,只不过我恨他不争气罢了”

李易在兴奋之余,却渐渐安静下来,闭上眼睛不住的思考,这个何焕然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好心的来帮自己,他是个生意人,做事之前一定会想的清清楚楚的,谋定而后动如果说他要害我,那也没有必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那看来他所说的一切,至少从大体上看应该是真的

李易心道:“这小子对旁门左道的东西不大懂,当然也不排除是装的,但是可能性却不大因为那些道上的人不会不带出相应的气场来而且解决事情也都会通过那些暴力手段

而这个何焕然却不是,他如果是假装如此,那可是太过于做作了,完全没这个必要看来这场生意还是有赚头的不过我得叫他心里明白,骗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易当下道:“何老板我就相信了你的话,这事咱们就算谈成了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我以后发现你骗我,我可不管你什么想法,我会用各种手段对你,这份小心,你还是从现在开始就留着”

何焕然道:“那是自然,李老板一定有这样的体会当你用尽心计的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本来安排的好好的,但是如果中途受到一些干扰,以致前功尽弃,那么尽管你仍然聪明多智,这种时刻下,人还是容易心灰意懒的再也不打算用智

不才我也是这种人,但是我这人还有一样好处那就是做生意讲诚信李老板请放心,我注重双赢这是肯定不会有什么计中计的”

李易当机立断,和何焕然三击掌,道:“好,从现在开始,达成攻守同盟”

何焕然似乎很是高兴,却忽然有屑得患失起来

李易笑道:“这可有意思了,难道你又信不过我了?”

何焕然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李老板心里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计划,说出来听听,咱们也好商议一下,有个计较”

李易道:“这我倒没细想,不过你倒不用担心,我自有打算办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算现在把主意定下来了,也难保事情没有变化我看你还是先说说你所知道的内情”

何焕然道:“好,那终究是要说的”

这时董川过来,在李易耳边小声道:“四家老板我都已经约好了,晚上五点半开始”

李易看看时间,已经快四点半了,还有一个多小时,道:“好,你先过去招呼着,我准时到”

董川出去了,李易对何焕然道:“何老板,晚上我就要去谈生意了,你尽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遍”

何焕然道:“这事也是说来话长我就从头说起我父亲还没去世以前,家里本来好好的,我弟弟焕文和妹妹小美虽然跟我不和,但是兄弟手足之间大面上还是过的去的

我一直忙于做生意,我父亲已经不怎么经手了,他平时只是看看黑市拳,游山玩水,享受人生

后来我父亲突然病故,我们这一家子立刻就乱了套,不但焕文和小美和我争财产,跟我父亲离婚的那个女人也回来了,居然还有一个自称是我父亲情妇的女人抱着个孝回来,也要争一份财产

所幸我平时在这几家实体当中用了不少的心血,扎根较深,他们虽然胡闹,却没怎么动摇我的根基

可是后来我弟弟焕文加入了萨加伊康的邪教组织,行为颠倒,性情偏执,跟我越争越烈,总算是他看在我们手足一场的份上,没对我本人如何

我劝了他好几次,要他退出这个组织,他当然不听,还相当的恼怒,我想凡是加入了邪教的人大体是这样

我便派出了不少的人出去打探消息,那个组织十分神秘,外界很多人都不知情,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是查到了一点内容

这才知道原来宝华集团的老董事长祝光达,竟然是国内这个组织的头头,这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李易心道:“别说你大大的出乎意料之外,老子也是一样,这个祝光达还有很多内幕,看来你并不知情,要是你知道了,我看你得受不了”

只听何焕然续道:“我自己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尚且自顾不暇,哪有心情去理会什么宝华集团的事,再说自古以来,生意人都是以少惹事为妙何苦自找麻烦,这种邪门的人,要是沾上了往往纠缠不清

哪知道后来事情找上了门,祝光达似乎在背后指使我弟弟,叫他加吞并我手里的那些财产,或许我弟弟顾念我是他亲哥这才没叫这些邪门的人对我采取什么非常的手段

不过饶是如此,我还是一天担惊受怕,我偶然见到过一次这邪教的教众用邪法对付教中办事不利的人,那……,唉那场景我就不提了,我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李易想起今天在海洋公园,那对自己用药的人十分害怕回去受罚,想来祝光达对这些教众的惩罚十分的残酷

何焕然又道:“再后来,关于我父亲的死,家里人又开始怀疑起钟彩影来,本来一开始的时候也曾怀疑过但这女的傻里傻气的家里一出大事,她就吓跑了也说不定

我父亲的死因在医院里诊断的很明确,再说他生前本就心脏不好,平时也常犯病,所以应该不会是钟彩影干的

可是我弟弟焕文却不知从哪请了个点穴高手来,说是果毅门的高手叫什么一指洞天古玉朴,对点穴大有研究功力很深,经他分析说我父亲就是被点穴致死,这当然就怀疑到了钟彩影头上

焕文的妈也支持他们兄妹二人,家里人闹成一团,加大力度又去搜找钟彩影我当然不会参与这些事可是焕文说,这次要看谁能给父亲报仇,找到真凶,只有那样,才有资格继承财产

那古玉朴是焕文从外面请来的,我哪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本不想答应,可是焕文这次却极是固执,非要这样不可没办法,我也只好派人出去寻找,不过那只是装装样子罢了

有时我想想,天天还得跟焕文小美这些孝玩这些无聊的游戏,把精力都浪费在了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面,当真是无味已极

可是我又没有什么好办法使这件事朝着能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

李易插话道:“有啊,怎么没有,你那么早就开始调查我,那不是心里早就有打算了吗?”

何焕文脸一红,道:“其实那也不算是什么好的打算,只不过我是生意人,做事之前先要考虑清楚,权衡利害,我估量着李老板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是咱们之间一直没有什么交情,我当时也不便出面来请你办事

那次关二爷的生日,正逢我家里太乱,我也没能去向你道贺,不过,咱们之间还是有缘,你那天到我弟弟家里救钟彩影,咱们便见了一面,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来求你办事呢”

李易一笑,道:“何老板太气了,咱们这是交易,不是交情”

何焕然讪讪的一笑,道:“李老板有大家风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的气势压在我之上,我也不解释了”

李易道:“那还是你说,否则好像是我欺负你似的,我可没有这个习惯你说了半天你弟弟何焕文,该说说刘平安和华国伟了”

何焕然又喝了口凉茶,微微调整了一下坐礀,道:“他们之间的事,我知道的并不早,我认识一个叫何锦的人,想来李老板也是认识的了”

李易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眼光,知道何焕然一定了解乔艳红跟自己的那些事,索性静静的听着

何焕然道:“何锦以前当过我的健身教练,后来我太忙,没有时间健身,就把这人辞了

那天,我在外面偶然遇到何锦,当时他心情似乎很不好,喝了很多酒,身上还有伤,满身污泥,可能是醉了以后跟人打架打的

我知道他当时已经跟了……,嗯,跟了乔艳红,这些事是别人的自由,我也没提

我当时没有什么事,就跟他简单的聊了几句何锦迷迷糊糊的,一直胡言乱语,东一句,西一句,说的都是……”

李易见他犹豫,笑道:“说是都是我的事,没错?嘿,这破事我都不想解释了,你接着说”

何焕然道:“何锦喝多了,说了半天的酒话,我从他的话当中听出了一些鳞爪这才知道原来华国伟和刘平安的事

原来华国伟在回海州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你和乔艳红的事,又知道了是你给乔艳红引线叫乔艳红赶走了那个马来西亚秀,所以他一回海州就想对付你

不过乔艳红托了过硬的关系,在税务方面,华国伟虽然是局长却也没法动你无奈之下,他只有另选办法,却苦于一时无法

何锦这人脑子不大好使,乔艳红一出门,手机也关了消息全无,就像失踪了一样,何锦后来熬不住了,居然上门去找华国伟,跟他说了你的事,言语之中的意思,是想叫华国伟来对付你解他心头之恨”

李易心道:“这个娘娘腔,你大爷的活的真他娘的憋屈自己当了人家的小白脸,老老实实呆着也就是了,怎么这么乱搞一气”

何焕然道:“华国伟本就一肚子气无处发泄,一见何锦,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先前当然知道有何锦这么个人但他自己也包养情妇,对乔艳红的举动自然就睁一眼闭一眼

估计是何锦当时说了一些刺激何焕然的话,想激的他出手哪知却先惹了祸,华国伟把何锦骂出了家门,还不解恨,又派人通知他滚出海州,不许再回来一步

何锦伤心失落之余,就在外面四处游荡,有一次醉倒在华国伟家的附近,却无意中听到了华国伟给刘平安打电话

当时华国伟正从外面散步回来,没有开车,天已经黑了,四周无人,他边走边打电话,何锦从他的说话里知道了刘平安跟他合谋,要找一个神秘的教会组织去对付李易,想叫李易死的不明不白,又极为痛苦”

李易气的把牙咬的咯直响,心道:“刘平安,看来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咱们有账不怕算,慢慢来,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这个何焕然并不知道何锦来找我之前,就已经有私家侦探受华国伟的指使拍了照片,录了相,舀来威胁我,叫我小心些哼,当时说的好听,只是叫我小心些,可是一受何锦的刺激,和刘平安的挑唆,就变本加利的要除了我才甘心”

何焕然虽然说的不是假话,却其作意却是叫李易生气,虽然李易已经答应了他,但是如果能激惹出了李易的怒气,事情可能会好办眼见李易脸上满是怒意,暗道自己手段高明

何焕然续道:“我从何锦那听到了这邪之后,一直在分析这件事想来一定是华国伟要对付你却没有什么过硬的手段,刘平安又一直是你的死对头,估计也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便找到了华国伟,提出联手对付你

其实说是联手,仍然只是刘平安一个人在幕后主使,只不过他借了华国伟的由头而已

刘平安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祝光达这个邪教的事,于是就去找祝光达帮忙,想通过这种手做对付你”

李易道:“那你知道何锦死了吗?”

何烯然道:“我不知道啊,何锦死了吗?是华国伟干的?我这段时间太忙,没留意这件事”

李易道:“原来你不知道嗯,我想是,是他干的,何锦的死十分奇怪,我现在想想,应该是中了药的缘故”

李易见何焕然的表情十分自然,不像是作假,知道他确实是不知情,毕竟何锦一个人生活,死了以后没有苦主,何烯然不知道他的死也属常情

何焕然呆坐不语,或许在想象何锦死时的惨关,李易道:“何老板,你怎么了?”

何焕然抬头道:“什么?”

李易道:“我是说你为什么发呆?”

何焕然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李老板,你说到了最后,我弟弟会不会也这么对我?”

李易心中冷笑,暗道:“你终究还是害怕了”

当下道:“何老板不用怕,他们要是对付你,你也躲不开,索性想开些”

何焕然一声苦笑,道:“李老板说的对,那咱们……,那你得及早的行动起来”

李易道:“不过我还没及早的行动起来,你弟弟他们却及早的行动起来了,你说的那个古玉朴点穴高手,他是不是个胖子?”

何焕然道:“他今天也去了?”李易道:“是啊,本来我抓了那个用药暗算我的人,但是却被这个古玉朴给救走了”

何焕然道:“原来是这样,我在我弟弟身边安排有人,今早得空跟我说,我弟弟接了个电话,似乎是叫他出人帮忙,说是你正在向海洋公园去

我本来打算通知你,却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你,现在能看到你平安回来,这很好看来这个教会里的人也不都是那么难对付的”

ps:霍启刚为什么娶郭晶晶?因为郭晶晶永远不会问他,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的问题娶个游泳类的运动员真省心哪……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