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 计划与变化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少年不识愁 387计划与变化

屋里那女人显然在门镜上看了看,一看门外站着几个大男人,形貌各异,自然没立时开门,而是道:“你们……,你们有事吗?”

李易对着门镜一笑,道:“咱们有些事要找你谈谈,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我们到你家里去也不方便,我看这样,一会儿麻烦周小姐到我酒去一趟,有个老朋友想见见你。”.

里面那人正是周思纯,从门镜里见李易五官端正,从容自然,年纪又不大,略生出几份好感,但是警戒之心未去,仍是没有开门,道:“我在海州没什么朋友,你们是什么人?你住我楼上?”

李易道:“在海州有一位朋友,我想周小姐一定会想见的。是祝泽凯祝董事长叫我们来找你的。”

只听门里啊的一声,显然周思纯听到祝泽凯的名字,心情十分激动。

李易趁热打铁,笑道:“我看你比我年纪大,我就叫你周姐。祝董事长是我的好朋友,我就在咱们小区外面开一家酒,紫色星缘酒,我想你也从那路过过。

祝董事长早就回海州了,他说……,嗯,他说很挂念你,但是知道你结婚了,就没来打搅,这次董事长身体不大好,病的很重,我做为他的朋友,知道他心里一直在想着周姐,碰巧你就住在我家楼下,我这才带着董事长的几个朋友来看看你。”

只听门锁响动,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从房里探出一张脸来。

李易见这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年纪,脸色苍白,相貌算是中上。也还算漂亮,容颜略显憔悴,但是一看气质,就知道是有知识有内涵的女人,和那些庸俗刁娈的女人很不一样,叫人一见,便生好感。

李易微一点头,送上一张名片。道:“周姐,董事长现在病的很重,所以我们几个就自作主张,来看看你。希望……”

周思纯捋了捋头发,微微一笑,接过李易的名片,道:“原来你就是门口酒的老板,失敬了。祝……,董事长现在好吗?他得的是什么病?”

李易向岳子峰看看,回头道:“很重的病。”

周思纯不再问,李易见她身子微微发抖。知道她心情激动,轻轻拍了拍她肩头。柔声道:“周姐,我们听说你一个人带着孩子。知道你过的不容易,这笔钱是董事长叫我们交给你的。”

李易向李国柱一伸手,李国柱从怀里拿出五万块钱的现金来,这是李易提早就叫李国柱准备好的。

岳子峰三人一见都是微微一惊,万没料到李易会有这一手,心里不禁都是一喜。

李易将钱递给周思纯,周思纯忙摆手拒绝,道:“不不不,这怎么行?我不能要。”

李易轻轻拉过周思纯的手腕,将钱塞在她手里,随即向后微退半步,笑道:“这是董事长的一点心意,拿着。”

周思纯不再拒绝,双眼有些空洞,低头失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从屋里跑出一个小女孩来,见屋外站着很多人,显得有些害怕,李易笑着向小女孩摆摆手,小女孩躲在周思纯的腿后,拉住周思纯的裤子,只探出半个脑袋,一双大眼睛向李易等人看了又看。

李易很会拿捏时刻,立刻道:“好,那就这样,我的酒就在对面,周姐想过来的时候就麻烦来一趟。我只是怕……,怕时间来不及了。”

周思纯回过神来,抬头道:“李老板,现在方便吗?我这就过去。董事长也在吗?”

李易道:“董事长身子不方便,今天没过来,既然周姐肯来,我看不如就明天,明天晚上七点,我们把董事长接过来,到时候在我酒见面。”

周思纯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好,明天七点见。”

李易等人出了楼,岳子峰道:“李老板,我们一直以为周小姐不肯露面,没想到你一出马就搞定了。”

李易笑道:“我就是这张嘴生的好,会说话哄人,没什么其它的本事。”

岳子峰三人却都摇头。

李易又道:“三位,你们回去跟董事长说这件事,叫他明天务必来我酒,我再把消息传出去,老家伙说不定就能过来。那么,大戏就要开唱了,几位看怎么样?时间还仓促吗?”

岳子峰道:“计划没有变化快,撞到哪天就是哪天,那好,就是明天,老黄的人一直在盯着老家伙,他还在岛上没走,这几天之内也不一定要走。”

李易送走岳子峰三人,便叫来周飞,将事情经过简单的跟他说了一遍,暗中嘱咐他在周思纯楼下守着,就在面包车里蹲守,要保证周思纯的安全,如果周思纯出去买菜或是办事,都要暗中跟踪保护。

周飞点头答应,开着那辆破面包车出去。

周飞刚走,忽听酒外传来一阵熟悉的引擎声,李易喜的从二楼跑了下来,只见自己那辆保时捷911如轻风般从远处开了回来,像是神仙在水面上滑行。

李易向车子一招手,车子到了自己面前,唰的一声轻响,便急停了下来,车尾漂亮的一甩,正靠在李易的身边,不差分毫。

车门一开,冯伦一脸喜色的从车上跳下来,道:“老大,车修好了,不过可花了你不少的银子。”

大黑也从车上下来,道:“易哥,这车可比以前强多了,光是微调、缓冲、减震这几个大项目做下来,就花了二十来万,现在这车里有五片微型电脑芯片,对车子的运行可以做更多的运算,一秒钟可以运算十二万次,覆盖了所有的角度,除了霹雳游侠的车。恐怕没有车能比这台车更加智能了。”

李易见这车的外型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看它刚才从远处开过来的感觉,就知道这车已经大不一般。

冯伦双手在车上不住的摩挲,就像是摸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两只眼睛里就像要开出花来。

李易道:“你们回来的正好,明天晚上有大戏要唱,说不定就能用到这辆车。”

李易叫两人回去,将这件大事说了一遍,大黑他们向来不参与这些事,冯伦却兴奋的道:“头儿,你就放一万个心,只要这些邪魔外道敢来。我叫他们绝对回不去。”

李易提及何锦死前开车的事,冯伦道:“凭咱们这车现在的智商,只要一启动,就算我在车里睡着了。车子也不会出大事,里面的人保证安全。”

秦少冰也道:“咱们酒的监控系统现在虽然还没完全做完,但是已经足够用了,方圆五百米之内的情况,全在我的掌握之中。”

李易心里难以抑制的激动。他不想在众人面前显露出来,便一个人到了酒外面,这时天已经黑了,李易站在酒门口。环视四周,见车来车往。人起人消,心里十分感慨。只要明天大事一成,自己的事业就上升了一个台阶,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李易给王东磊打去电话,王东磊一听李易将事情的前半截已经办成,心情十分激动,道:“兄弟,明天我全听你安排,上午我就把我的人派过去。”

李易笑道:“王哥,部署警力抓人是你的强项,我哪有那个本事,我一个酒老板哪能调动警察?”

王东磊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忙道:“是啊,是啊,我都糊涂了,那还是我来部署。兄弟,你打算叫祝泽凯在什么方位?会不会跟祝光达来了以后的位置相冲突?”

李易道“我会放出消息,叫祝光达以为祝泽凯在我的酒,其实不能把祝泽凯安排在我酒,要到另一个地方会更好些,到时候祝光达一进我酒,你们就收网抓人。”

王东磊还是不大放心,道:“我明早就过去,咱们碰个面,我得好好看一下你那的具体方位。”

挂了电话,李易又给何焕然打了过去,当何焕然听说李易把事情办成了的时候,隔着电话,李易也能感受到何焕然心里的吃惊。

何焕然本人当然是希望李易能出手帮他,但是毕竟不太相信李易这么容易就能把事情办成,此时对李易的佩服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李易道:“何老板,你的角色很关键,我把消息传给你之后,你要以一种极为自然的方式叫何焕文知道,我会另安排祝家的人把消息散出去,两下里消息一碰,祝光达就一定会信,否则就容易叫他怀疑。这个度你可要把握好。”

何焕然道:“这个你放防心,我是做生意的,这点手段我还是有的。”

李易道:“好,那就祝咱们马到成功。”

何焕然道:“马到成功。”

何焕然刚要挂电话,李易嘿嘿一笑,道:“何老板,你答应我的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何焕然打了个哈哈,道:“李老板,这事一成,咱们就是朋友了,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办到,你尽可放心。”

李易笑道:“我当然放心。你等我通知好了。”

刚挂了电话没多久,岳子峰便给李易回了电话,并没多说什么,只是说祝泽凯同意了。

李易从岳子峰的语气中却听的出来,这个祝泽凯一定十分激动,要不是今天太晚了,又没有什么精神上的准备,恐怕今天就赶过来了。

李易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关上门闭目养神,将自己的计划前前后后的又思考了一遍,觉得虽然有很多不十分牢靠的环节,成功的机率却也不小。

按照流程,王东磊先派人来酒打前站,再派警察便衣在附近把守,然后祝泽凯来酒见周思纯,将消息通知何焕然,何焕然再将消息散给何焕文,何焕文再告诉祝光达。等祝光达忍不住亲自来开发区的过程中,再将祝泽凯和周思纯二人秘密的移至别处。最后祝光达来到开发区,王东磊再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李易左思右想。觉得自己的计划疏而不漏,几已达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不禁吃吃的笑出声来,暗赞自己是个鬼才。

李易没有上床。索性便打坐思考,他平日性情十分跳脱,不爱打坐练气,今天是有特殊的事情,心中兴奋之余,极则相反,反倒平静下来。

李易一直打坐到凌晨三点多,开始时还是耐不住性子。到后来意与神汇,志与情合,只觉丹田处一片暖烘烘的,疲劳感一扫而光。又坐了一会儿这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王东磊便带人来了,李易见王东磊带来的两个便衣相貌十分的普通,但是仔细看他们的眼神,却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一般人。

李易知道。像这样的人,首先要在相貌上不引人注意才行,但是真的办起案来,却都精明的很。

王东磊道:“兄弟。这案子我没向上边报,说实话。我怕被别人抢功,但是任何事都有两面。如果这次不能成功,我可丢人了。”

李易笑道:“我明白,这叫弄巧成拙,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看老天爷是不是眷顾咱们。”

上午十点多,岳子峰打来电话,说祝泽凯这就要过来看看,李易道:“岳局,叫董事长忍着些,就说白天不方便,一定要等到晚上。叫董事长好好准备准备,总要有个好样子才能见人哪。难不成一副病秧秧的?”

岳子峰道:“我们也是这么想,我再劝劝他。”

中午李易请王东磊在附近的小饭店吃了顿便饭,王东磊却明显没有什么胃口,李易只当没看见,谈笑风生,从容自然,就像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一样。

王东磊暗道:“这小子是要把我比下去了,仅从定力上看,他就比我强。也真奇怪,李易来海州才几天哪,就到了这种程度,嘿,天纵奇才,他还真是出来闯荡的料。”

吃过饭,王东磊要再部署一番,李易便叫他自便,自行和冯伦开着车在附近转了转。

冯伦道:“老大,这次的事是不是有些棘手?”

李易双眼看着车外,许久没有说话,好半晌才道:“我来海州以后,每一天都会遇到棘手的事,早习惯了。”

车子在街上轻滑而过,引来无数嫉妒的目光,这车太漂亮了,开的也漂亮,就像是一首优美的歌曲。

李易道:“小冯,你的技术好像又有提高。”

冯伦道:“我的本事是随着车子变化的,车好技术就好。”

李易一笑,道:“有道理,今天晚上可能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你提着点精神,可别掉链子了。”

冯伦道:“你放心,我车神两个字不是白叫的。”

一下午的时候就这么过去了,天色微微发黑,岳子峰的电话又打来了,听语气似乎很急。

李易看着车外灰蒙蒙的天空,道:“时间差不多了,叫董事长过来,岳局长,你叫钱柏强陪着董事长,你们三个在暗中保护即可。

另外,不用太保密,要叫老家伙安排在你们身边的人知道一些内情。我另有途径叫祝光达知道这件事,两下里一碰,他不能不信。一定要做到不轻不重,不要太着痕迹。”

岳子峰道:“不错,你想的很周到。”

李易道:“董事长今天会穿什么衣服?”

岳子峰一愣,道:“衣服?不知道啊,柏强或许知道,一般董事长出门都穿西装,今天……,就不大清楚了。”

李易道:“没事,等董事长决定穿什么衣服的时候,跟钱柏强问清楚了,你再告诉我,最好发一张相片给我,我另有打算。”

岳子峰现在知道李易十分有计谋,也不多问,道:“在酒哪里见面?”

李易道:“我会派人在酒门口接他。董事长开什么车来?”

岳子峰道:“宾利。”

李易道:“好,张扬一下也好,这车好认,我等他。一切按计划实施,这就开始。”

李易挂了电话,这才发现两只手掌的掌心竟然湿了,汗水顺着指尖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李易拍拍车窗,深吸一口气,道:“小冯,咱们回酒,好戏开始了。”

冯伦答应一声,手肘微微向外一抬,车子一个漂亮的回旋,向东驶去。

两人很快便回到酒,李易叫李国柱在酒门口准备迎接祝泽凯的那辆宾利,这才又开车直奔满德小区。

周成正在小区楼下守着,见李易来了,忙从车上跳下来,将头探到李易的车窗里,道:“小易,周小姐早上送孩子上学,白天又到市场去了一次,我都在后面跟着,她没发觉,中途也没出现意外,下午周小姐又去学校接孩子,现在看样子刚刚做好饭,没有其它的动静。”

李易道:“嗯,好,对了,小花今天是谁接她放学的?”

周飞道:“下午的时候阿国叫大黑去接的。”

李易心中略有歉意,净忙着自己的事,倒把这丫头给忘了,道:“她在楼上吗?”

周飞道:“刚回去,已经吃过饭了,我叫她回去写作业,这孩子天天就想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