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海州地头蛇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24海州地头蛇

那正道:“我跟他其实也不大熟,他是海州本地人,我是外地来的,到这的时间并不长。

只不过我刚来海州的时候跟他打了一架,这才认识的,后来没想到在看守所里又遇到他,同时那天李哥也一起关进来了。.

据我所知,巩兵是海州的地头蛇,他说他从小就在海州各个地界瞎混,虽然这十来年没混出什么名堂,但是对海州大大小小的事情却清楚的很。

别看他岁数不大,但是消息却很灵通,一方面是他本身就知道的多,另一方面,他在海州认识的朋友也多,三教九流,猫三狗四,什么人都有,所以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只不过祸从口出,巩兵说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如什么都不知道,他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脖子上的脑袋就没了。”

李易一听说是这个叫巩兵的,脸上就显出失望的神情来,印象中,这个巩兵不过二十刚出头,恐怕还没有自己大,他能知道什么海州的地下消息?

那正看出李易不信,道:“这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我也不十分清楚,咱们去找他问问就知道了。巩兵为人还算仗义,上次李哥帮过他一个忙,他说不定会出头帮忙。”

李易心想有一线机会就试试,总比空等强,万一向满和大头九那边提前出手了,自己却一防备也没有,恐怕到时候就得硬拼了。敌伤一千。自伤八百。这可不是什么好兵法。

李易左右也是无事,当下开车带着那正和姜小强去找巩兵。

那正知道巩兵常在哪里混,一路指挥着到了新南区一家网吧。

这网吧又破又旧,机器倒是不少,虽然是白天,但里面人声嘈杂,还挺热闹。

李易三人迈步进来,只见屋里满是烟雾,各种难闻的气味直往鼻孔里钻,还时不时的传来几句脏话。

李易见这网吧里大都是年轻人。有些看样子像是初中生,三分之一的人在打网游,三分之一的人在看a片,另三分之一的人在对着qq说脏话。也不知对方是男是女,总之是你操我,我再操你,操的不亦乐乎。

李易三人一进来,网吧里立刻有几双眼睛盯了上来,见是生脸,便有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子凑了过来,一嘴酒气的道:“干嘛的?上网啊?”

那正低声道:“我们来找巩兵。”

黄毛打量了那正一眼,道:“谁是巩兵?我他妈还拱卒呢。没有!”

那正道:“巩兵跟我说他常在这,我今天有事找他。”

黄毛道:“要上网就掏钱。找兵没有,想找兵上军队找去。”

说罢伸手来推三人。

李易轻轻伸手一格,黄毛只觉手上所触软绵绵的,用力一推,却推不到受力处,当即身子一抢,险些撞到李易身上。

李易一笑,扶住了黄行,道:“麻烦你去跟巩兵说,就说李易找他。他要是有事不想见就算了。”

黄毛愣道:“李易?哪个李易?”

李易就知道对方一定知道自己的“大名”。就跟刚才老七一样,看来自己现在名气越来越大,心下也不禁得意。

黄毛打量了李易一番,道:“好,那你们从这等着。”

说罢转身进到里间。

过了大概三五分钟。里间门一开,出来一个人。李易一看,恍惚记得正是巩兵。

巩兵一见是李易,旁边是那正,满脸堆欢,忙迎了上来,笑道:“李哥,原来是你是呀,这可是大驾光临,快里边请。”

那正道:“你可拉倒吧,就你这鬼地方也是人呆的?咱们换个地儿。”

巩兵四下看了一眼,脸一红,道:“我这环境不大好,这么的,李哥,咱们外边谈。”

说罢回身跟几个朋友扬了扬手,便领着李易三人出了网吧。

一出网吧的门,微风吹来,李易等人这才感到一阵轻松,刚才网吧里的气味实在太难闻。

向旁边走了几步,巩兵带着李易三人到了一家肯德基,这家肯德基环境可干净多了,只是这个时间段人很少,十分安静。

四人坐下,巩兵去叫了些饮料,摆在李易三人面前,自己要了一杯可乐,笑道:“李哥,上次的事还没感谢你呢。”

李易正要说话,那正道:“这不,给你一个感谢的机会。”

巩兵道:“没说的,只要是李哥有要求,我尽我所能。”

李易见他说话很豪爽,微微头,道:“那好,小巩,我就直说吧,我想请你帮我查一些事儿,再查一些人。”

巩兵一拍胸脯,道:“看来那正已经把我的事跟李哥说了,没问题,兄弟就是干这个的,只要是海州的事,就没有我姓巩的不知道的。就算我不知道,我手下还有不少好兄弟,除非是政府或者军队的机密,否则没有我们查不到的。”

李易道:“我想搜集一些能查办新九区公安局长向满的证据,人证和物证都要,越重越好,越多越好,价钱你尽管开口,钱由我来出。”

巩兵本来脸上带笑,一听李易的要求,情绪立刻低落了下来,机械的重复道:“向满的罪证?”

李易头道:“不错,就是这个,如果办不到的话,那就算了,但是这事是秘密,你不能说出去,跟任何人都不能说。”

巩兵立刻道:“我办不到。”

李易三人谁也没想到巩兵能拒绝的这么干脆,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姜小强道:“我说巩兵,你是查不到,还是不想帮忙?”

巩兵道:“我查的到。但是我不想帮忙。”

那正道:“巩兵。你也太不够朋友了,这忙都不帮,你忘了上次李哥救过你了?”

巩兵一口气把可乐喝掉,道:“李哥,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要是叫我帮忙查别的事,那没问题,你想查一件,给你查出十件来,可是要想查向满的罪证。那我可办不到。不是我不想帮忙,实在是这颗脑袋不安全。”

李易也知道这事难办,见巩兵把话说的挺死,知道没有机会了。李易拿的起。也放的下,当即一笑,道:“那好,你也别为难,这事我也知道难办,就当我没说过,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叫别人知道咱们走的很近,对你也不好。我们这就走了。”

说罢叫上姜小强和那正,起身便走。

巩兵坐在那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身追上李易三人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李易笑道:“别往心里去,向满和大头九十分凶狠,你还年轻,心里犹豫也是正常的,我不会为难你的。”

巩兵道:“李哥,我知道你肯定很失望,只不过我也确实很为难。另外我劝你一句,新九区的事你还是不要来参与了,这两个人都不好惹。想扳倒他们或许并不难,但是你自己怕也要损失惨重。”

李易拍拍巩兵的肩,道:“好,我知道了,大家还是好朋友。以后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帮忙。”

巩兵低下头不再说话。

李易三人走到车旁。正要开门上车,巩兵忽然跑过来道:“李哥,你先等等,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李易以为巩兵要带自己去见能扳倒向满的证人,当下叫巩兵上车。

巩兵指挥着车子开出,越开越远,忽然转过一弯,前面出现一个学校。

这学校大是很大,但是却破旧了一些,叫人感觉不是什么讲究教学质量的好学校。

车子绕到前面一看,原来是海州八中。

李易对海州的学校不大了解,一见海州八中的字样,却脱口而出道:“你带我来见丁小秋?”

巩兵道:“不错,丁小秋是我好朋友,也是我们团队里的,咱们去找他,他或许知道的更多。”

今天不是周末,这个时候学生们都在上课,可是操场的角落里却有几个男生聚在一起,或蹲或站,嘴里叼着烟,不时的吐着烟圈,时不时的笑上两声,说的什么却听不清楚。

有时教学楼下的墙角处却又站着几个女生,没有一个黑头发的,穿的十分暴露,画着浓妆,搔首弄姿,脸上耳朵上都打着环子,也都叼着烟,一看就是小太妹。

这几个女生一听李易车子的引擎声,立刻调过头来,一看是辆保时捷,这几双眼睛登时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可是等李易把车子开过去时,车尾被撞的地方便显露了出来。

这些女生一见之下,登时对车主十分的看不起,一个个心说这种破车也好意思拿出来开。

李易把车子停在一旁,四人下了车,巩兵道:“小秋是八中的学生,这会儿可能正上课呢。”

李易先前在看守所里就知道丁小秋是个小混混,原以为丁小秋不会来上学,没想到不但上学还上课。

巩兵猜出李易在想什么,道:“这小子当然也不是真想上课,关键是他们班里美女多,这小子在操场上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在教室里装好学生,顺便看看美女。”

李易一笑,道:“那也是英雄本色了。”

门口有门卫大爷守着,四人绕到一侧,翻墙而过。

李易和姜小强身手灵便,翻墙当然不算什么,那正又拉又扯的最后总算是也翻过来了。巩兵却不擅长这个,在李易的提拉之下这才进到学校里。

李易环视四周的环境,回想起自己上高中时的情景,心里酸酸的,李易想到了那个美女戴老师,现在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忽又想到了林子珊,这个单纯到有傻的丫头这会儿估计正在课堂上认真的听老师讲课。

姜小强看李易有些发呆,一拉他袖子,道:“怎么愣住了。走啊。”

李易这才回过神来。跟在后面。

巩兵领着三人到了教学楼下面,抬头看了看,道:“我看到他的包了,在,今天在,等一会儿他们下课了,我再到楼门口堵他。”

李易顺着巩兵的目光看去,见三楼一扇窗户上果然露出一个土灰色的包儿,看来是丁小秋放在窗台上的,估计已经成为了习惯。又或者是跟巩兵之间的暗号。

李易静静的站在楼下等着,这时远处那几个女孩晃着屁股走了过来。

一个高挑的女孩走在最前,看样子是这群臭丫头的老大。小模样长的倒还算是打眼,就是妆画的像个妖精。

衣服也不好好穿。最外面穿着一套长衫,不伦不类的,长衫下摆故意弄成毛边,只能勉强把屁股遮住,下面就露着两条雪白的大腿。

这长长衫只系了中间的两个扣子,上面可见两个大馒头,下面可见四角平底裤,肚脐也露了出来,上面打了个金色的环。

李易在酒吧里见的浪女太多了,不过一码归一码。这些丫头看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刚刚是高中生的年龄,就打扮成这样,李易心中暗道:“如果这是我女儿或是我妹妹,我上去就是一顿大嘴巴,打的她满地找牙,我宁可再给她镶假的。”

领头的这女孩来到李易面前,上下打量一番,掏出一盒烟,弹了弹。弹出一支,递向李易,嗓音极为沙哑的道:“大叔,来一根儿。”

李易差气疯了,自己才二十刚出头。叫声大哥就得了,这臭丫头居然故意叫自己大叔。

李易自然不能跟她一般见识。笑嘻嘻的接过烟,那女孩一甩手,变出一个打火机,给李易着。

李易吐了个烟圈,那女孩也吐了个烟圈,开口道:“大叔,外面那车是你的?”

李易头,道:“我的。”

那女孩吐了一口痰,道:“x,怎么也不开辆好车,弄这么一辆破玩意。”

李易笑道:“妹子,我这可是保时捷911,买的时候将近二百万呢。这车还便宜?那你想叫我开什么车?”

女孩一副瞧不起的神情,道:“狗屁,就这xx车,x,白给我都不要,一看就是假的,就算不是假的,你总得弄的好儿吧?这破车屁股都叫人给干开花了,还有脸开出来,你就不能修修?”

李易道:“我这几天太忙,实在没时间,等闲下来的时候我再修也不迟。”

女孩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宁可兜里没钱,不能脸上没光,总得把自己的车打扮的像样儿?我打一比方,你要是领你马子出去,你就不给她整整容啥的?”

李易笑道:“我马子都很漂亮,不用整容。”

这群女孩哄的一声都笑了出来,领头的这女孩笑的更是夸张,道:“你净他妈扯,能有多漂亮?拉出来给我们大伙瞧瞧。别总往家里一塞,不往外边拉,光他妈你一个人连亲带干的了,也给我们大伙开开荤哪。”

这群妖精又笑了起来,其中有几个穿超短裙的,笑的前仰后合的,李易都能看到这几个丫头下边的毛了。

李易没心思跟小毛孩子扯屁,干笑几声,便转过头去。

领头的女孩伸出手来,道:“大叔,认识一下,我叫何莹,海州八中是我的地盘,妹子绝对吃的开,以后你有事尽管找我,不过今天得叫我坐你车出去兜兜风。”

后边立刻有女孩接口道:“那用不用车震哪?”

说罢又哄笑起来。

何莹回头骂道:“干你爹的,下边痒痒了?痒痒自己用黄瓜捅,少拿姐开心。”

立刻又有女孩接口道:“黄瓜不够粗也不够长啊。”

这一下这伙丫头笑的更欢了,满操场都能听到她们的笑声。

李易不禁微微摇头。

何莹笑罢,向李易递了个十分挑逗的眼神,道:“哥们,你行不行啊,别到时候我他妈还没感觉呢,你就射了,那可不行。”

李易哭笑不得,只得转过身去。

何莹一扳李易肩头,道:“怎么着?害羞了?x,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害羞,该不会是雏吧?”

何莹见李易不再说话,也就不笑了,道:“行啦,大叔,你来八中干嘛,找谁来了?”

李易一指楼上,道:“我跟丁小秋是好朋友,来看看他,请他吃顿饭。”

何莹向巩兵看了一眼,道:“x,他呀,我一寻思就是找他来了。没劲,我还以为你找的是我们三合会的扛把子呢?”

李易奇道:“三合会?你们?”

巩兵在李易耳边小声道:“吹的,假的,什么三合会,就是几个小毛孩子,拉帮结派的,把自己黑社会了。”

巩兵声音虽小,何莹也还是听到了,道:“干,谁是假的,丫的废了你。”

巩兵笑道:“好好好,你厉害。”

何莹显然以前见过巩兵,一推巩兵肩头,道:“你丫谁呀?隔三差五来一回,一来就找丁小秋,靠,你俩是不是基呀?不行,姑奶奶今天非得把丁小秋裤子扒下来不可,得验验他能不能直。”

正说着,下课铃响了。

过不多时,教学楼的走廊里立刻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学生们下课了。

这熟悉的情景又勾起了李易的很多回忆。

忽然巩兵一指前面,道:“来了,来了。”

果然,从楼道里冲出一大群学生来,其中一人正是丁小秋,李易上次在看守所里跟丁小秋说了好几句,对他的长相还是有些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