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师娘被抓了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26师娘被抓了

李易哪有地方躲,忙道:“妹子,别打,别打,我不是好人,我是坏人哪,我真的是坏人,快别打了,我要掉下去了。。.。我什么也没看着啊。”

这女孩这才意识到自己赤身,身上一丝不挂,不由得又是连声尖叫,左手捂住胸部,右手从旁边胡乱抓过来一根长杆子之类的东西,对着李易的眼睛和胸口就是一通乱刺。

李易又不是蜘蛛侠,被这女孩**,又怕她真的戳瞎自己的眼睛,再加上掌心大量出汗发滑,一声惨叫,就从窗外又跌了下去。

李易这次什么也没抓着,后腰被下一层楼的栏杆顶了一下,左脚插到了这层楼栏杆的夹缝里,脚脖子险些扭断,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李易忍不住大喊一声。

叫了两声,这才看清楚,原来自己正挂在二楼,离地面已经不远了,正在二楼上晃来晃去呢。

二楼黑着灯没人,也没人来用杆子戳李易。李易定了定心神,忙弯腰将身子正立,双手抓住栏杆,慢慢把脚从夹缝里抽出来,涌身向下一跳,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耳中听三楼那个臭丫头还在那乱叫呢。

李易没功夫理这事,绕到楼前,刚好见邵荣杰领人提着钟子媚从楼上下来。

李易虽然是“坐电梯”下来的,但是中途耽误了一小会儿,邵荣杰等人动作迅速,正巧也在这当口从楼上下来。

李易眼睛都红了。左脚虽然疼痛难忍。却还是冲了过来。

邵荣杰正为摔死李易后悔,爬在窗口向下一看,却见李易挂在了中间,知道他或许死不了,立刻带人背着昏迷的钟子媚从楼上快速下来。

双方见面,不用多说,两人也不搭话,又斗在一处。

这时时间已经很晚了,小区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两人又闷声斗了二十来个回合。李易脚上疼痛,身法不灵,八卦步就用的不大好,而场地开阔。邵荣杰却如鱼得水,眼见自己大占上风,正巧李易一刀刺空,邵荣杰立刻低吼一声,左手一压李易的肩头,右手已经搭在了李易的背上。

李易急切间向右一避,将中轴让开,立刻左臂一摇,用八卦掌中的切换劲功夫拿了出来,来卸邵荣杰的攻势。

邵荣杰右手满拟将李易推倒。可是李易的身子却像是棉花做的,毫不受力,邵荣杰身子高大,马步便容易不稳,当下身子向前一抢,忙拿马步站住。

李易这时却冲了上来,右手刀一挥,对着邵荣杰的右膝便是一刀。

邵荣杰危急之中差地一滚,一下子竟滚出四五米,李易这一刀刺的不能再空了。本来按武学惯例,敌人狼狈滚出,自己应当顺势上前,可是这一下子差了四五米,李易就算是冲了上去。邵荣杰也仍然能有缓冲的机会。

李易在这一瞬间审时度势,身子一俯。似要向前冲,哪知脚下却是一弹,竟向后靠来。

邵荣杰这次带着三个个手下,正在一旁观战,谁也没想到李易竟然出奇招向他靠来,不由得都是一声惊呼。

李易后背靠到一人身上,当即左肘一回,撞在这人紫堂穴上,这人穴道上一阵剧痛,身子一晃,跌倒在地。

李易身随他倒,却向旁一滚,躲开对面一人打来的拳头,身子在他肘下冲进,左手食中二指点在他小腹上。

那人身子软倒,李易将冥蝶收回前臂侧的扣带内,双手抓住这人的身子向旁一甩,砸向另一个人。…,

那人正抱着钟子媚,刚刚转身要跑,却被李易用人肉炸弹撞在后腰,这人向前扑倒,钟子媚也跌了出去,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呻吟,却仍然未醒。

李易纵身过去救人,可是这时邵荣杰早已经起身,哪能容李易成功将人救走,一个纵跃冲上前来,双手赤红色电火团又再发出。

李易一看见这玩意就头疼,先前听洪百吉说这可能是什么通臂拳,这东西叫什么赤火丹,估计是气功的一种体外现象。

可是李易当时没有深问,也就不知道这东西如何破解。

李易不敢硬碰,下面轻轻一脚将钟子媚拨到一边,双手一摊,两肘一夹,又用开了咏春。

先前李易没跟邵荣杰用咏春拳,因为邵荣杰双臂太长,咏春拳的很多招数和理念都用不上,可是李易没什么可用的了,只好如此。

跟这种四肢长大的人过招,八卦步用不上,根本冲不进去,只能在外圈乱转;太极劲也用不上,对方上盘太高,粘上去以后,自己却很容易下盘不稳,根基一断,就会立刻被对方带去;手上八卦刚才用过,却不大好用,没办法,李易只好用上了咏春的招数。

李易双肘夹的紧紧的,一路紧跟邵荣杰的正面,可也只是防守严了,却不能克敌制胜。而其中仍有几次,险些被赤火丹打中。

两人斗了一阵,心里都十分急躁,赤火丹不断的发出啪啪嗤嗤的响声,听的李易心烦意乱,李易加倍小心,知道一碰上这东西就跟过电一样。

邵荣杰久攻不下,心里也急,斗到分际,邵荣杰猛的跳起,居高凌下的用赤火丹砸李易的头顶。

这一招十分猛恶,眼见不能化解,李易忽然右臂一振,将冥蝶抖,一咬牙,拼了全力向上划去。

邵荣杰也没想到李易居然会中途用刀,这一下要是砸中了,虽然能把李易拍死,可是自己的两只手掌却一定断了。

邵荣杰身在空中,无法换力,要是换招将双手收回,小腹可就全暴露给李易了。

邵荣杰不想跟李易两败俱伤。猛的一声大喝。掌心赤火丹暴涨,竟然有两个馒头那么大,半空中立刻闪出两团极强的光来。

李易眼前猛的一亮,紧跟着眼前发花,被这亮光一闪,什么也看不清了。

李易暗叫不好,要是这一刀举的实了,对方的赤火丹先碰到自己的刀身,那时自己手臂酥麻,再也无力举刀。对方说不定不会受重伤。

李易本是抱着两败俱伤的念头,这时权衡利弊,不敢硬拼,急中生智。身子忽然一矮,向前一冲,正赶上邵荣杰落地,李易一下子冲到了他的怀里。

邵荣杰双掌砸空,在地面上激起了一股劲风,地上的尘土被邵荣杰的掌力一冲,漫卷起来,四下散开。

邵荣杰掌心的赤火丹跟李易的后背之间嚓的一声,画出了一道电弧,李易只觉背心一麻。紧跟着便是一阵剧痛,后背像是被烧焦了一样,几欲晕去。

李易强忍着不晕倒,右手一刺,正中邵荣杰小腹。

邵荣杰双掌拍空,虽然声势惊人,却知道不能重伤敌人,他这时小腹全卖给了敌人,知道要糟,当下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后猛退。

可是先前李易用力的一刺,仍然奏效,邵荣杰的小腹被李易用刀子划出一道十多厘米长的口长,最深处几可及寸。鲜血自是汩汩流出。…,

李易进步跟前,又是一刀。打算先把他废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邵荣杰身子正在后退。无法拿马步换招,危急中从腰间将李易的另一把冥蝶摸了出来,向前一迎,两把刀嚓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人身子都是一晃,李易翻身栽倒,邵荣杰则腾腾腾退出十来米远。

李易强忍着不叫自己晕去,举起过来又刺。哪知邵荣杰这一记赤火丹,已经把李易后背烧伤,衣服上也着起了火。李易后面的头发也被火烧着了。

头发着火,其势甚速,李易再也顾不得伤敌,忙着地一滚,将火滚灭,可是后背烧伤处一碰地面,却也疼的他连声呼痛。

邵荣杰一交坐倒,用手捂住小腹伤口,用衣服草草的包扎上,只觉疼痛钻心,同时出血也不能止住。眼见李易晃晃的起身又要过来,心里叫奇,自己的赤火丹明明伤到他了,没想到这小子却仍然有力气过来,竟不晕倒。

邵荣杰不敢再战,忙起身向旁躲开,抓起钟子媚,推了推被点住穴道的两人,见他们不动,知道是被点了穴,他不会解穴,只得将两人抓起搭在肩上。

原来抱着钟子媚那人一开始被李易砸的晕了,这时已经醒转,将钟子媚从地上提起,跟在邵荣杰的身后,向月亮门旁的一辆小货车走去。

邵荣杰将两名手下和钟子媚放到车上,自己则迈上后面车斗,没被点穴那人进了驾驶室开车,这就要离开。

李易脚下无根,见邵荣杰抓住钟子媚就要离开,深吸一口气,向小货车走来。

邵荣杰只觉一颗心突突直跳,见李易过来,心下发狠,道:“撞死他。”

开车那名手下当即一调车头,对着李易撞来,他被李易用人砸了一下,身子摔在地上,两只手肘都被擦破了,这时也是疼痛难忍,但仍然强忍着伤痛,开车向李易撞来。

李易见车到了,身子一侧,跳起来,对着车后斗里的邵荣杰就是一下。

邵荣杰无力再发赤火丹,只得举刀相接,李易在这一瞬间刀身一偏,让过邵荣杰的刀,刀尖在邵荣杰的手指上划了一下,邵荣杰手上一痛,刀子落下,却没落在车外,嚓的一声,直插在车后斗的侧壁上,将铁皮刺穿,不住的颤动。

李易一刀奏功,却不能将敌人重伤,身子下落以后,立刻向小货车的后轮划去,打算划破对方的车胎。

开车那名手下从后视镜里见李易划向车胎,这人反应也算是迅速,一打方向盘,车子向左一转,李易的刀尖只在车后胎上刺了一下,并未将车胎刺穿。

邵荣杰这时双臂无力,不想再恋战,好一好自己这一边全军覆灭,忙道:“不理他了,快回去。”

小货车直向前开出,不大会儿功夫便开出了小区。李易在后面摇摇晃晃的追赶。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嘴里无力的喊道:“快,停,快停车,把,把我,我的人,我,人给放,放了。快,快停。”

到了最后李易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晃,扑通一声。栽倒在路旁,就此人事不知。

李易再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住在医院里,天已经亮了,身边围了不少人,正是李国柱他们。

众人见李易醒了,都十分高兴。

李易此时侧躺在**,忙双手撑起身子,可是微微一动,后背便痛的厉害。李国柱忙道:“队长,你先别动,你后背烧伤了,大夫说要你卧床休息,否则会弄破伤口。”…,

李易口渴,一口气喝了几大杯水,这才解渴,问起前情,秦少冰道:“最天晚上你那片小区里有人报警,警察来了以后四处一看。这才发现你倒在路边。

带队的警察原来是王局的手下,认识你,这才把你救了。你已经睡了两天了。”

江大同道:“师父,师娘丢了。”

李易点点头,道:“我知道。叫巫帮的人绑走了。”

众人吃了一惊,江大同来的晚。还不清楚巫帮是怎么回事,经旁人一说,这才知道个大概。

党天宇道:“小易,对方放火了吗?你这后背是烧伤,可是我看着又不太像,如果是放火烧的,你的衣服没被烧焦的地方不会酥解。”

说着提起李易原来穿的那件衣服,只见上面一片焦黑,露出了几个大窟窿,有一片地方没被烧到,党天宇用手指一揉,那些地方便酥解了,碎布纷纷跌落。

李易叹了一口气道:“别提了,对方有个高手,会通臂拳,还会发赤火丹,我就是被赤火丹打的,幸好没中要害,要不然就死了。”

周飞道:“通臂拳?赤火丹?现在好像没人练这功夫了,难练的很。”

李易道:“那人就是巫帮的,应该叫邵荣杰,真是不好对付。”

说罢将前情简述了一遍,众人听后都是眉头紧皱。

李易道:“很显然,鹰眼叫人把子媚劫走,还是为了针对我,看来他们这段时间没能成功。”

这时已是中午,李易刚刚醒来,肚子饿了,秦少冰早已将粥买来,李易简单了吃了些,又再睡去。

这一次只睡了两个小时,醒来以后,见众人大都走了,只李国柱、董川和周飞陪着自己。

董川道:“党大夫说你后背伤的不轻,已经拿来了家传的烫伤膏,医院不让用自带的药外敷,他叫我背地里给你用上。”

李易后背正疼的厉害,轻轻翻转过来,爬在**,李国柱把药膏轻轻的涂在他后背。

李易只觉后背一阵清凉,疼痛立时减轻,已经不再那么难忍,似乎有一丝丝凉意从后背直透进去,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背微微发痒,李易知道这是好的征兆。

董川道:“现在肚子还饿吗?”

李易中午只吃了半碗粥,现在肚子又有些饿了,很想大吃一顿,董川却说烧烫伤只能吃些清淡的食物,李易只好吃了一碗稀面条。

李国柱把那把冥蝶递到李易的面前,道:“这是警察从楼下发现的,你从巫帮的人手里夺回来的?”

李易接过刀道:“嗯,另一把还在那个大个子手里。”

周飞道:“早晚有一天我要会会他,看他到底有多厉害。”

李易道:“我已经晕了两天了,鹰眼说不定正要来找我,子媚在他手里,他们一定会把她当在人质,真是一团糟,大头九的事还没了断,这伙人又回来了。”

李易想到钟子媚在鹰眼这伙人的手里受苦,心里焦急难受,一时间却又没有办法,这伙人神出鬼没的,只有等他们来找自己。

董川道:“看来鹰眼这次的举动,并不是怕你走露风声,你上次大难不死,中间隔了这么久,鹰眼应该会料到,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们巫帮的事,鹰眼这个时候再想杀你灭口,意义已经不大了。”

李易道:“不错,我想他们肯定是还没找到画。娘的,我就知道画在赵大海那里,已经全跟他说了,鹰眼这王八蛋还来跟我啰嗦什么?这画看来真是不祥,我上次看过两前,没想到麻烦一直跟着我到现在。”

董川道:“他们来找你麻烦,无非是想从你嘴里得知画的真正下落,上次你说画在赵大海手里,中间隔了这段时间,鹰眼却又再派人来抓小钟当了人质,这说明他们在赵大海那里没能得到画,以为你在骗他们。”

李易点头道:“这确实极有可能。”

只听董川又道:“这只是一种可能,又或许他们目前仍然认为画在赵大海手里,但是取画并不容易。

这段时间里,赵大海称病不出,身边又有很多警卫,他们再想打探消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毕竟市公安局长不是个小人物,鹰眼这伙人说到底也是贼,总要有所顾忌,总不能为了七百万的画就冒然去对付市局的局长吧?暗取可以,明夺肯定是不行的了。

如果他们去赵大海那里啰嗦,一但事发,恐怕就会来个全国通缉,到时候日子就不好过了,这种人心里对这些事情都清楚的很,很会权衡利弊的。

而他们又知道你跟王局很熟,所以或许这次实在是没了好办法,就想通过你把画弄到手,这才抓了小钟来跟你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