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情况有变动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39情况有变动

滚天雷不能说话,眼睛里却充满了敌意,侧头看了看钟子媚,更是恼怒。

李易道:“上次你没炸死我,那是我命大,就是不知道你的命大不大。”

滚天雷将眼睛闭上,来了个不理不睬。

李易一笑,道:“今天我得借天雷哥用一用,等小弟从这里出去了,立刻就放你。你虽然辣手要做掉我,但是毕竟没成功,我很佩服你的狠辣,出来混就得这样。看来今天我也得跟你学一学了。咱们这就走吧。”

李易一脚将死胖子踢出电梯,那死胖子翻了个身,大肚子朝下,身子居然两头翘了起来。

李易提着滚天雷,和钟子媚进了电梯,电梯门正要关上,李易心念一动,一把挡住,又去把胖子拖了进来,这才按了一楼。

电梯慢慢的下行,到了五楼却停住了,李易向钟子媚一使眼色,两人都做好了准备。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只见外面站着七八个壮汉,手里都提着家伙,正准备上电梯。

他们本是正在楼里找人,却万没料到这人就在电梯里,不由得都是一愣。

李易早有准备,将死胖子提起来对着众人掷出,这胖子足有二百来斤,庞大的身躯扑出去,直压的七八个人倒了五六个,“哎呦”、“哎呀”、“我的妈呀”、“怎么回事”、“我操”之声不绝于耳。

李易也没工夫听这些花样,待电梯门关上。又再向一楼去。

李易心里虽急,电梯却仍旧慢慢的下降,到了一楼,又是叮的一声响。电梯门缓缓打开。

只见一楼大厅里聚了不少的人,电梯门口站着两人,都是老熟人了,一个是大头九,另一个是向满。两人对李易怒目而视。

李易拉过钟子媚出了电梯,闪身挡在钟子媚身前,双脚不丁不八,脸上似笑非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大头九和向满刚送走吃饭的领导,就听说大厦里潜进来了敌人,两一猜就是李易。

满天雷不放心钟子媚,怕她被人劫走。给看守打了一通电话,却都没人接,一算时间,就知道人早被救走了。可是不死心,这才上到八楼去看个明白。却没成想李易当时还没走。自己反正了人质。

李易将满天雷在地上一放。道:“两位好,没想到是我吧?”

大头九把牙齿咬的咯吱吱直响,道:“李易,我不去找你。你反倒来找我,今天可是你自己来送死的。可别怪我。”

李易道:“你把我的女人劫走了,这笔帐怎么算?”

大头九恶狠狠的道:“你说怎么算就怎么算。”

李易一笑。道:“那就是没的商量了?”

向满道:“李易,你也没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我的地盘。可不是谁想来就来,谁想走就走的。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走的了吗?”

李易道:“那你说说吧,想怎么着?如果你们一拥而上的话,那也好,这位三当家的可就好不了。”

大头九喝道:“把人放了!”

李易笑道:“不放。”

向满道:“李易,新九区不比别的地方,我说你走不了,你就是走不了。我已经给局里打电话,很快警察就会过来抓人。

李易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

向满又道:“李易,你未经允许,私自跑到这来闹事,还打伤了无辜市民,你已经犯了扰乱公共安全罪,你就等着在号子里过吧,我到时候会关照你的。”

李易道:“如果我硬往外闯呢?”

向满打了个哈哈,道:“你闯闯试试不就知道了?我保证你离不开新九区。新九区就是我们家,公安局的警察就是我的私人保镖。”

两人正说着,大头九忽然冲上来,伸手抓滚天雷的手腕。

李易飞起一脚,踢大头九的太阳穴,哪知大头九却没躲,只是将脑袋略略一偏,李易怕把他踢死,这一脚便收回了两成力。

咣的一声怪响,李易的脚尖正中大头九的右前额,李易本以为能将他踢倒,哪知大头九的脑袋却硬如钢铁,李易自觉脚上一痛,趾骨险些折断。

大头九顺势向前一冲,拉着滚天雷手腕向后便拖。钟子媚忽然从后面绕了过来,五指成爪,反手一兜,直插大头九的双眼。

大头九仍然不躲,又将头一偏,李易忙叫道:“小心了!”

钟子媚却收势未及,中指咯的一声险些脱臼,幸好李易在她手肘上推了一下,将力道推的偏了,否则钟子媚这一抓出于激愤,已经出尽全力,一但抓的实了,怕是要五指齐折。

李易抓着钟子媚退了半步,滚天雷已经被大头九抢了过去。李易毫不停留,身子向前一冲,右手冥蝶滑出,刺向大头九的头顶。

大头九脑袋上的功夫再厉害,也不敢以头试刀,只得向后一仰,李易顺势左手一拉,又将滚天雷抓了回来。

可是滚天雷站立不稳,向下便倒,李易脚尖一挑,正要将他挑起来,大头九着地一滚,已经到了近前,抱住李易的的双腿,用力一扭,李易马步不稳,只觉对方力气虽非极大,可是抱的姿势却很古怪,自己不及拿桩,当即倒在地上。

钟子媚要过来帮忙,向满一挥手,立刻有人拔出枪来对准了钟子媚的脑袋。钟子媚只得不动。

李易和大头九滚在地上,李易的右手被大头九支在门外,不能内划,李易索性松手脱刀,和大头九近身肉搏。

可是这一近身,李易立刻吃了夸,原来大头九会近身小擒拿,在身前一尺之内。翻腕、压肘、挑指、拗断、截手、直冲、刺眼,各种手法纷至踏来,李易应接不暇。

两人在地上翻翻滚滚,时不时的从滚天雷身上压过。滚天雷这一下成了滚地雷,却苦于叫不出声来。

不出十招,李易已经大落下风,被大头九压在身上,叉住脖子,喘不上气来。

钟子媚不顾自己安危,矮身一冲,五指在大头九小腿上一插。抓的他大叫一声,鲜血立时将他裤子染红了。

可是向满也开了一枪,正中钟子媚左肩,所幸向满怕开枪打中大头九。这一枪才打的偏了,子弹擦着钟子媚的身子飞过,只是皮外伤。

正在这时,忽听门外有人叫喊,“都他娘的给我让开!”同时又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就像是用木桩子砸地。

李易心中一喜,听声音就知道是周飞和鲁雄来了。

只见外面呼噜噜走进一群人来,为首的有好几个,周飞、李国柱、鲁雄、黑豹。江大同则领着手下弟兄跟在后面,手一挥。众人散开把一楼九头帮的人给围在当中。孙显才也跟着一起来了,站在黑豹身后。

周飞毫不客气。冲上前来,一脚一个,把挡在前面的人一一踢飞。

鲁雄这个货更是像撒了欢似的,随手抓起人来就像扔包一样,四下乱抛。

两人合力一冲,当即杀到了场子中央。

向满大怒,喝道:“这是要造反哪!”

他再也不顾别的,举枪对着周飞和鲁雄便身。

可是枪刚刚举起来,便听嗤的一声轻响,紧跟着当的一声,向满手中的枪被打的脱手而出,横着飞出。

又是几声响过,这手枪像是被人操纵了一样,径向上升,直升到大厅的花板上,这才重重的跌下来。

大厅里的人这时都已经看见,原来是李国柱和黑豹,两人各拿一只手枪,枪声不大,应该是装了消音器,这两人举着枪,这么近的距离,也不怎么瞄准,信手便开,用子弹把向满的手枪打的脱了手,又像玩杂技一样,把他的手枪打的连飞数次,这才跌落。

其余的人都看傻了,九头帮的手下都将手里的枪放下,心中都暗叫不妙。

周飞见大头九仍压在李易身上,把向满推到一边,俯身来抓大头九。

这时钟子媚也冲了过来,向大头九身上插去。

鲁雄见状,觉得好玩,半步就跨了过去,轻轻碰了两下,将钟子媚和周飞撞到一边,右手轻伸,抓住大头九的后背,将他提起。

哪知大头九跟李易互相抓的很紧,李易也一并被抱了起来,鲁雄哈哈一笑,左手中指对着大头九的脑袋一弹,道:“撒手。”

大头九被这木棒一样的手指头一弹,全身像触了电一样,手上无力,便将李易放开。可是鲁雄的手指头却也痛可以,道:“你这脑袋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硬?”

李易这时已经晕了过去,身子向下跌落,鲁雄左手像接口袋一样,轻轻一抄,便将接在掌心,李易小半个身子都在他掌心里,这肥厚的手掌就像一只小船。

鲁雄将大头九随手抛在一边,将滚天雷也踢了出去,把李易交给周飞。

周飞见李易口唇青紫,脸色苍白,忙将他放在地上,掐他人中,李国柱学过急救,过来给李易做人工呼吸。

李易其实是刚刚晕去,这会儿一口气缓了过来,悠悠醒转,见几张熟悉的脸正在关切的看着自己,笑道:“我,咳咳,我还没死吧?”

向满早气的浑身发抖,俯身便去捡枪。鲁雄一把将他推到一边,捡起手枪,笑道:“你这玩意打不死人。”

说罢深吸一口气,右手手掌上的肌肉立刻隆起,一见之下,便知硬如铁石。

鲁雄手太大,拈起手枪抵在右手掌心,左手小指勉强往扳机上一扣,只听啪的一声枪响,鲁雄的右手被顶出去两尺多。

鲁雄哎呦一声,握着拳头甩了甩右手,似乎十分疼痛,可是他再把手举起来张开的时候,众人却见他掌心只是黑了一小块,一颗弹头从他掌心滑落,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众人大惊,没见过手枪都打不死的人。

鲁雄十分得意。道:“想用手枪打我,哼,除非打我的……”

说到这一想不能自暴短处,便立刻住嘴。

正这时外面警笛声响。向满脸上闪现了一丝得意的神色,道:“时间到了,游戏结束,今天谁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孙显才正在李易身边,听了向满这话,不禁一阵冷笑,道:“你说的太对了,今天谁来了也救不了你。”

向满一愣。不知道孙显才是什么意思。

这时外面人群散开,闪出一条通路,只见王东磊和几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警官对向满道:“向局长。现经过市里领导决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逮捕你,市里已经暂时免去了你的职务,这是逮捕令,跟我们走一趟吧。”

向满自然认识这人是新九区的副公安局长丘双。向来做自己的副手,一时间转不过劲来,满脸错愕,机械的重复道:“涉嫌故意杀人罪。”

几个警察过来将向满带走。很快便出了大厅,对这里的火拼就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

这时又过来几个警察。把大头九也一并带走了。

李易坐在上,钟子媚正在给他揉胸口。见向满和大头九被人带走,虽然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是有些想不通。

王东磊过来,在李易耳边小声道:“事情发了,虽然急了点。”

李易也小声道:“上边的动作这么快?”

王东磊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孙显才道:“情况有些变动,咱们回去再说吧。”

九头帮的人见两个当家人都被抓了,先是都静立不动,一语不发,隔了片刻便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奔走跑跳起来,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众人随着李易出了新九大厦,李易出了大门,冷风袭来,深呼吸一口,头脑中的昏晕这才大减,回头看了看新九大厦,又看看怀里的钟子媚,心道:“看来我还是命好,今天要是再差个几分钟,我就把命交待在这了。不知道我是什么命格,以后有机会得找大师给我算算。”

众人不再管新九大厦的事,各自坐车回去。

鲁雄和黑豹是孙显才从朴环那里借来帮忙的,就怕来不及,结果真的派上了用场,这时两人还要回去,李易见时间晚了,也没挽留,叫他们给朴环带谢,自己一得空就会过去看望朴环。

众人回到酒吧,今天酒吧没做生意,李易换了身衣服,给钟子媚包扎了伤口,见她虽然一身是伤,却都没有伤及要害,好言安慰了几句,便叫他在自己的休息室里睡下。

李易带着众下到二楼,围在一起述说前情。

原来孙显才从李易这里走后,就一直把李易的计划放在心里,他回去后跟庄子期通了好长时间的电话,商量这件事,庄子期为报答李易,自己估量了一下跟这些新调往海州的领导之间的交情,当即和这些人联系了一下。

没成想,这三个人调来海州以后早就有意把向满做掉,只是一时没有得便的由头。他们都是老手,知道不能冒然行事,向满毕竟是区一级的公安局长,在海州任职的时间可也不短了,要是没有充足的证据,能够一举扳倒向满,这些老江湖是不肯轻易打草惊蛇的。

庄子期清楚其中的内情,原来新调来的海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和检察院检察长,虽然分别在东昌和广宁,但是原来都在贵省江宁市里当领导。多年来彼此之间“往来”甚密。

而向满在很多年前也在江宁,和这三人之间有些不小的过节,也有些灰色区域的交往,互相握有对方的把柄。后来四人各奔东西,这些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许多年后,四人又在海州碰头,虽然从官职上看,向满似乎混的没有那四人好,但是向满利用权力之便,这些年来可肥的大了。那三人虽然也不甘人后,但是毕竟还是差了一些。

这时在海州四人相见,虽然免不了一番寒喧,但是彼此心里却都不摸底,对对方暗自警戒。向满以一敌三,更是担心。

向满知道自己这两年折腾的可不轻,他心里发虚,这才下大力度和市里这些领导们“沟通”,这一阵子,他跟大头九两人所花的钱可就不好计算了。大头九虽然弟弟刚死,但是他和向满是结拜兄弟,也就把自己的事放下,来帮向满的忙。

正所谓不见所欲,其心不乱,可是这新来的三位大领导一见向满这块叫人非常“欲”的臭肉,三人心里又翻起了陈年旧账。

这时庄子期提供了消息,说有极为有力的人证和物证,可以力敌向满,这三人素知庄子期的能量,怎能不高兴。

但是他们小心谨慎,非要把详细的情况了解一番不可。庄子期便叫他们和孙显才联系。

孙显才为李易办事不遗余力,当天晚上,秘密的接待了三位“叔叔”,可是等到李易的酒吧一看,李易却不在。

孙显才后悔来之前没打个电话,正在这时,王东磊也来了。

王东磊并不是有意来看李易,他出去办事,回来的时候正好从酒吧附近经过,顺便进来看看,哪知道和新领导碰了个面,这一下双方都是十分尴尬。

孙显才听李易跟他说起过,这事王东磊已经知道了,便将王东磊拉到一边,说了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