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 新区的局长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46新区的局长

孙显才连按几按,到后来发财嗓子哑了,一声也叫不出来。!.!

孙显才道:“发财,你要是能自己从车里走出来,我就饶了你。”

发财心中暗道:“走你妈,我就不走,一开门车子就得掉在河里。”

孙显才见也吓的他够了,对李易耳语了几句,李易点点头,对冯伦一打手势,冯伦会意,发动车子,划着圈向发财的车尾右侧迎了上去。

发财一听到冯伦车子的引擎声,还以为要把自己撞下河去,立刻又尖叫起来,只是声音嘶哑,不成人声。

发财本以为会掉在河里,哪知自己的车子被保时捷又是轻轻一磕,也不知是怎么使的力道,自己的车子竟然一下子向右一甩,立刻横了过来,车身跟河岸平行着,车子的左侧两个轮子几乎贴在了河岸边上,只要再差半尺,就会立刻跌下去。

这一下计算的十分精巧,要是撞的力大或力小了,发财的破车都会立刻飞下去。东天帝都一起来的很多打手和保镖一见之下,都喝了声彩,佩服冯伦的车技。

冯伦见自己以前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心里也是得意,只不过脸上却不显现出来。

孙显才打开他右边车门,道:“发财哥,你好啊。”

发财这时哪还能横的起来,满脸是笑,道:“不不不,我不,我不,显才哥,你好你好。”

孙显才道:“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发财哀求道:“大少爷。你就饶了我吧。我也是没有办法,今天这事碰巧了,你看,我叫财,你也叫才,这多巧啊,咱们还是有缘哪。”

说罢把孙显才的手机、钱包等物事都交了出来。

孙显才随手接了,揣在兜里,忽然脸一沉,道:“谁跟你有缘!”

发财吓的身子一动。左肘撞上了方向盘中间,车子立刻发出一声怪叫。这四周寂静无人,车笛声借着河水传出去老远。

孙显才冷着脸指了指自己的脸,道:“发财哥。你看到了吗?我这脸上还疼着呢。”

发财立刻自行打了几个嘴巴。

孙显才道:“我今天要是不杀了你,以后我哪还有脸见道上兄弟。”

发财只吓的周身发抖,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孙显才见他吓的不像样,这口气总算是发泄出来了,想到自己并没什么损伤,又在危机中跟林惜文尝到了柔情蜜意,要不是碰巧遇上这两个蠢货,自己和林惜文之间如何发展,还真不好预测。

是以孙显才心情甚好,也不想再跟发财这种小角色再计较下去。道:“你不许走,就在这河边守着,三天以后再离开海州,以后要是再叫我在海州见到你,你就自己掂量着办。”

发财一听,连连点头,又撞的车笛声一阵乱响。

孙显才把钱都挑出来,随手塞给红中,红中连声道谢,本想转身离开。但是见发财还在车里,心想在这车里呆三天,小便也就算了,大便可怎么办,便道:“显才哥。我看还是叫发财哥出来吧,他在车里没法大便。”

孙显才又好气又好笑。挥了挥,道:“你随便吧,我不管了。”

众人不再理发财红中这些人,各自上了车,向市里开去。

红中去拉发财出来,发财却认了真,就怕孙显才找他麻烦,硬是呆在车里不走,一副重信守诺的英雄气概,当真过了三天,直到饿的死气活样的,这才叫红中把他拉了出来。…,

两人自有一番吵嘴,当天便离开了海州,至于他们日后如何讨生活便与本书无关,也不细表。

单说李易和孙显才他们众人各回各处,孙显才把那食杂店老板的手机还了回去,刀子是他和林惜文之间的重要物事,可不能还。

那老板自打手机丢了,就一直着急,可是不管怎么打电话,对方都是正在通话中,这一下把老板心疼坏了,手机能不能要回来还不一定,他却开始心疼手机费了。

这时孙显才忽然来还手机,这老板兀自不明所以,可是看到孙显才身后十来个劲装保镖,一个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西服,就知道不好惹,只好赔上笑脸。

孙显才现在心情好,对这老板“赠”手机之“恩”也要感谢,便叫手下人把食杂店里的货物全部买走,按实价的两倍给了钱,这一下老板可发了一笔小财,却不知道这笔横财是从哪片云彩里掉下来的。

孙显才回到家,一直陪着林惜文,照顾了她一晚,两人的关系也正式确立,这两人越谈越合,共同语言竟也颇多,林惜文前一阵子一直过的很辛苦,这时投在孙显才的怀里,既温暖又安全,心中大定,眼泪不禁滚落下来,却是幸福的眼泪了。

李易带着人回到酒吧,却见酒吧还没打烊,他无心照看酒吧的事务,便回到三楼照看钟子媚。

钟子媚自李易走了以后就不肯喝药,周飞留下来保护她,见她不肯喝药,不管怎么劝都不听,气的周飞大口把药喝掉,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看我,这么苦的药我都一口喝了。”

这架势就像哄小孩一样,可是钟子媚就那么呆坐在**,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周飞最后气的不行,只好转身出去。

李易回来后见钟子媚不肯喝药,知道她怪自己又丢下她出去,便软语相慰,又煮了一遍药喂她,钟子媚这才喝了,盖上被子发了一身大汗,烧才退了。

李易搂着钟子媚把今晚的事说了一遍,钟子媚生性对世务不通,对什么都是不大感兴趣,可是一听李易说起孙显才林惜文情情爱爱。却生出了兴趣。对细节一直追问不休。

折腾了一晚,钟子媚这才睡了,李易听她睡梦里还在说梦话,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在她额头吻了吻,自己也慢慢的睡了。

就这样一直过了几天,眼见已经是九月末了,并没有什么事发生。

忽然这一天王东磊叫李易去他办公室,李易到了以后,见王东磊脸上表情怪异。但总的看来似乎是兴奋。

李易道:“你这又是怎么啦,有什么高兴的事?”

王东磊道:“你先猜猜?”

李易笑道:“那还能有什么大事了,就是向满和大头九的事呗,怎么。案子判了?我那些朋友都安全吧?”

王东磊道:“你那些朋友当然都安全,dv视频也修复出来了。”

李易道:“那就开庭审案吧?”

王东磊道:“可是你猜不出向满进去以后都说了些什么?”

李易道:“那能有什么?无非是不招供呗。又或者什么都招了,只求速死。”

王东磊道:“兄弟,你这回可没猜对,向满和大头九这两个家伙一进去,先是什么都不说,到后来竟然什么都说了。

可是他们却把海州市的大小官员跟他们九头帮之间的密切往来都招了出来。…,

你想想,那还能有什么密切往来,无非是行贿受贿、循私枉法、私藏枪械、聚众斗殴、刑讯逼供、杀人抢劫呗。

他们招自己的供也就罢了,可是这些供词里却涉及到了海州上下大大小小的各级官员。虽然覆盖面不是很大,那相关人数也不少了。

向满和大头九跟这些人来往的时候,都暗地里记了账目,哪年哪月,某人收受贿赂等等。

这一阵子,凡是跟九头帮发生过关系的官员,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就怕事情落到自己头上。

向满和大头九虽然是我抓的,但是审案过程中的那些事我就参与不了了,不过据我上上下下的打听。市里已经决定不再公开审这件案子,要背地里把向满和大头九两人的案子做实,不牵涉其它人。这案子要速战速决。”

李易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个道理,那这么一来。向满和大头九不就是死定了吗?

王东磊道:“兄弟,这事到了这步。咱们可是大获全胜。九头帮好像还有个叫什么滚天雷的,不过他向来不在海州本地,这次就便宜了他。

但是大头九和向满一倒,这个滚天雷一个人也折腾不起来。现在新九大厦一楼的三具尸体已经挖出来了,不过这事是秘密进行的,海州老百姓还不大知道。只有等案子结了,把前后的案件编成一个看似合理的说法,才会通过媒体说出去。”

李易笑道:“那就是故事了。”

两人哈哈大笑。

一想到大头九和向满得了这么个结局,两人都是十分高兴。

王东磊又说了些闲话,忽然脸上换了一副神气,道:“兄弟,你猜我心里在想什么?”

李易道:“我猜呀,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

王东磊一笑,道:“向满一倒台,新九区公安局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丘双是副局长,一般情况下,都会暂时叫副局长代理一阵子。

这个正局长的位置就得看市里选什么人了,我当然没法兼任,不过,如果这个位置能由我的人来担任,那么……”

李易会意,道:“王哥现在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这里面还得再做多少工作?”

王东磊道:“丘双这人平时没有什么业绩,再说新九区公安系统一片混乱,市里刚刚办完向满,估计也不会叫本地区的副手直接上任。根据我的经验,还是得从外区向新九区调新人。”

李易道:“揣测市里领导的想法,应该是官场上的手段,王哥也揣测揣测,那能是谁呢。”

王东磊道:“那自然得是最近的工作业绩突出,又不是区公安局的正职,在本区向上升暂时没机会的人。”

李易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晓,但想到王东磊既然这么说,多半就是开发区的人了,便道:“开发区的六个分区里有这样的人选吗?”

王东磊一笑。道:“兄弟。你总是能猜出我的想法。开发区六个分区,我原来是华海分区的,我走了以后,新换的局长并没有什么作为。

但是全明分区的局长钱洪这一阵子倒是业绩突出,可是我刚刚调到开发区公安局长的位置上,老钱没地方可以升。看来他的可能性比较大。”

李易道:“其它的分区局长业绩都怎么样?”

王东磊眯起眼来思索,道:“海州这六个区都很有意思。正所谓东岭子大如腚,梅海区深如井,新九区乱如麻,顺丰区百家兴。开发区贵如油,新南区一只鹰。…,

东岭子区钱昊那边地方虽大,但是经济上不行,各个方面都很差。自然也显不出有什么样的人才。梅海区的人是不会动的。嘿嘿,让他们升官过来他们都不稀罕。

顺丰区大小势力太多,白道上只求平衡,所以像何顺那样的人就只会和稀泥,他手下赵小光更是个闷葫芦。”

李易想起上次因为在黑帮城拍戏打架,罗志明把这些局长们带到万国居,当时那个赵小乐就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只知道低头喝水,一瓶矿泉水喝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喝完。显然是个呆瓜。他的做人原则必定是能躲就躲,不求有功,但有无过。

只听王东磊续道:“现在就只剩新南区了。”

王东磊说到这就不再说,李易自然一下子想到了吴明宇。这个新南区一只鹰的鹰,自然就是吴明宇了。一想到吴明宇的相貌和作派,倒真的和一只鹰差不多。

李易到了海州以后,每天的生活就跟拍好莱坞大片一样,总有惊险、爆炸、美女、打斗之类的,天天闲不下来,早就把这个吴明宇忘到脑后了。

这时听王东磊提到新南区三个字。这才想到吴明宇头上。自己用狗脚技杀了他儿子,那个畜生吴一龙,这事虽然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看样子,吴明宇对自己还是半信半疑的。

不过这一段时间以来。吴明宇一直没什么动静,他小舅子胡金全也没有动静。不知道这些人背地里都在搞什么。吴一龙死的挺惨,吴明宇既不是好人,又不大度,这事怕是完不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有麻烦的。只是李易现在事情缠身,也没闲工夫去想这些,走一步算一步就是了。

现在巧手帮给吴明宇的回金也是四点,平时跟姜小强接触的时候,倒没听他说起过吴明宇有什么动向,只是吴一龙一死,新南区的老百姓倒是十分高兴。

老百姓对钱方面都能忍,但是吴一龙这畜生在色字上却大下狠功夫,这就叫人忍无可忍了。后来这小子死了,又死的那么惨,新南区的老百姓都高兴的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很多人并没有直接受过吴一龙的骚扰,但是大都受过警察的骚扰,都知道吴一龙是吴明宇的儿子,所以这份痛恨也就都转移到了吴一龙身上。

这也就是没人知道吴一龙是死在李易的手里的,要不然新南区的老百姓怕是得把李易供起来,打个长生牌位什么的。

李易听王东磊提到吴明宇,便道:“新南区那几个分区局长,好像有什么马魏、牛春堂的。”

王东磊点头道:“不错,马魏也就罢了,这个牛春堂精明干练,是个对手,他又是吴明宇一手提拔上来的。不可不防啊。”

李易就知道王东磊想叫自己帮忙,索性直接点破,道:“王哥,你就说吧,我能帮什么忙。”

王东磊尴尬的一笑,道:“兄弟,你总给我帮忙,我都没给你出什么力。这怎么好意思。”

李易哈哈一笑,道:“好兄弟不说这个,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王东磊小声道:“还是上次我跟你想好的计划。”

李易眼珠一转,道:“你是说叫我把牛春堂的丑事发到网上?”

王东磊没说话,却重重的点了点头。

李易道:“那他有什么丑事吗?”

王东磊神秘兮兮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撂东西,李易接过来一看,原来大都是一些官员的风月艳事。…,

李易一笑,翻了翻,见中间厚厚的一打写的都是牛春堂。有文字也有照片。

李易道:“有视频吗?”

王东磊道:“我叫人帮我弄这些东西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有视频。”

李易道:“好吧,我就叫人整理一下,几分真几分假,败坏败坏老牛的名誉。”

王东磊道:“其实我也不大好意思,这种手段总有些不够正大光明,可是吴明宇这只鹰要是再扩展了手臂,那就不好办了。”

李易知道在官场上向来是敌进我退,必须要把敌人压制在脚下,至于是不是宰割,那就是后话了。

李易拿着资料从王东磊那里出来,也有些不大情愿,这种事情纯属在别人背后搞小动作,是有些不大光彩,但是刚才既然已经答应他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办了再说。

李易回到酒吧,把资料交给秦少冰,再仔细的翻开一看,不由得怒气填膺,原来这个牛春堂所做的事竟然这么下流无耻。

那些照片上都是牛春堂和一些女人的风流艳事,这些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这倒也罢了。可是除此之外,尚有一些照片,显然是霸王硬上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