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 真的劫法场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50真的劫法场

李易心头一沉,他对这个郭正阳自然是没有什么感情,只是觉得这人算是挺惨,没想到折腾到最后,还是死了。,.,

只不过这人虽然精神上确实不大好,但是怎么会突然就心脏骤停死了?王东磊不认为是九头帮的人干的,那会是谁干的?难道精神病也会死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向满是死定了的,大头九再过三十年也是老年人了,这件事最终还是自己占了上风。滚天雷虽然凶,却已经断了根基,又能做什么了?

李易把向满和大头九的事跟大伙一说,众人也都十分高兴,这些人里只有周飞和江大同没什么事要忙,他们都想去看看枪决现场,李易见自己的几家场子秩序也都稳定,便点头答应。

这一天,大家都早早的睡了,紫色星缘交给手下人照看。

李易怕自己睡过了头,错过了好戏,便在**打坐练气。他平时除了仍然用党天宇的药水泡手指,也慢慢的练些气功,只是没耐性,坐不住,气感一点也不强。

这一晚一直坐着,直到坐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收拾好心神,下丹田有了些气感。

李易练的是党天宇教给他的混元功,名字听着倒好听,其实就是静功里最简单的一种功法,只要意念集中,存想丹田就可以了。

到了凌晨两点多,李易深吸一口气,睁开了眼睛,觉得并不困倦。相反还一身轻松。精力充沛。

李易飘身下床,洗漱一番,出来见周飞和江大同早已一切准备停当,在一楼等着自己。这时离天亮还早着呢,也没的早点卖,三人只好将就着吃些面包牛奶充饥。

三人出了酒吧,外面灰扑扑的一片乌黑,江大同开来了自己的qq,三人上了车,江大同开车。直奔柳家洼子。

李易道:“这次也不知道行刑地点对不对,如果不是柳家洼子,而是贡华堡子,那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路上没什么车辆。三人又抄的是近路,大概不到三点半,便到了柳家洼子。

这时王东磊打来电话说,确定行刑地点就是柳家洼子,那还是选择刑场的一个高层领导无意中透露出来的。

三人很高兴,见四周一片暗蓝,一个人也没有。

李易道:“咱们把车停的远一些,要不然叫法武警看见,还以为咱们是劫法场的呢。”

江大同把车子开到一处庄稼地旁边,熄了火。三人下车站在庄稼地边上等着。

这片地里稀稀落落的,也不知种的是什么植物。这三个人对农作物谁都不了解,总之看起来既不像水稻,也不像高粱。

三人等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引擎声,李易道:“来了。”

三人伏低身形,向远处看着,只见土路上开来了一辆面包车,看样子不像是执行死刑的车,李易心里便是一阵奇怪。

那车开的很慢。从三人面前经过后,只扬起了不大的尘土。

李易想透过车窗看看车里坐的是什么人,车里又没开灯,什么也看见,奇怪的是这车子的大灯也没开。不知司机是怎么看的路。

李易道:“应该就是这车吧,咱们跟过去瞧瞧。刑场就在那边,咱们走就可以了。”

三人停车的地点离柳家洼子刑场并不远,那刑场也不过是一大片空地,四周有些栅栏,里面什么结构看不清楚。

三人刚刚起身,周飞眼尖,一指那面包车,道:“小易,不大对劲。”…,

李易仔细一看,只见面包车开到了一大片树木的里面,树木挡住了车身,从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是个瘦子,看着有些眼熟,但是光线太暗,面目看不大清。

李易小声道:“是啊,怎么不是武警,也没提犯人下车?”

只见那瘦子提着一些东西,看不清是什么,不过看形状似乎是个箱子。

这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来到栅栏外,掏出器械来翦断了铁网,拉开一个大洞,三人一矮身钻了进去。

这一下可确实有问题了,李易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怀疑。

李易小声道:“你们在这等我,我过去看看。”

李易低着身子,找东西挡住自己,绕到了前面,爬在地上凝神细看,只见那瘦子把提着的箱子打开,在空地上比量了一下,选了一处地点,打开箱子,翻出一些方块形的东西来摆在地上。

李易心里更加奇怪,心说这些人是在干什么?看样子像是在摆砖头。可是在刑场里摆砖头又干什么用?

李易一动不动的看着,很快,那瘦子便摆弄完了,一招手,这些人又从原路退回。李易忙向旁一滚,躲到了长草里。

只见这瘦子带人从大洞里又钻了出来,回身把铁丝拉好,然后又走远几步,躲在了一颗树后,探出半个头来向远处看。

李易这时的位置已经不方便再起身回去了,心里暗暗叫苦,却也只好静守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天色渐亮,不过仍是灰蒙蒙的,暗蓝色的天空上映出了几片云彩,缓慢的移动。

忽然人声喧闹,只见从远处慢慢围过来一大群人,看装扮都是当地的住房,人们互相说笑着围过来,都扒着铁丝网向刑场里看。

李易一下子明白了,估计是近住的老百姓,不知从什么渠道听说今天要枪决犯人,所以过来看热闹。

这些老百姓竟然越聚越多,到后来能有二三百人,全都围在刑场外面。

这时刑场里一间小房里出来两个老头儿。对这些老百姓呼喝着。叫大家散开,立刻有说想看看枪毙犯人,保证不进去。

这老头儿看样子是在这里打更的,拿着短棍不住的敲打着铁丝,赶这些人走,这些人有的退开几步,紧跟着又围了上来。

那老头儿道:“枪毙犯人有什么好看的,看一会儿枪子儿飞出来,把你再给枪毙喽,都回去睡觉吧。”

有人便道:“你在这天天看着。那么多枪毙的,都没误伤你,我们也肯定没事。”

立时便有人跟着起哄,道:“是啊。是啊,我们肯定没事,子弹只打罪犯,不打老百姓。”

忽然有人道:“快看快看,车来啦。”

李易这时已经趁着混乱悄悄的站了起来,混在了人群里,现场乱糟糟的,也没人注意他。再者李易平时也很少穿那些太显眼的衣服,今天本来就是偷偷过来的,为了不引人注意。就只穿了一身灰色的衣服。

周飞和江大同也趁着混乱绕了过来,跟李易站在一起,躲在人群里。

李易对两人一使眼色,向瘦子那伙人藏身处一指,周飞道:“我猜是九头帮的人。”

李易道:“你的意思是……”

周飞道:“我想我猜的肯定没错,看着吧,今天有好戏。”

李易又向那瘦子看去,见那些人仍在树后藏着,就知道这里一定有问题。忽然那瘦子从树后探出脸来,这时光线已经比刚才强了。李易一下子认出,这人正是滚天雷。…,

与此同时,周飞和江大同也看出来了。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就知道今天事情要闹大。

三人回头向远处看时,只见尘土飞扬。一辆警用车快速的开到刑场近前,从车上下来好几名武警。将围观的人群挡开。

只见两名武警从车上拉下一个人来,虽然剃光了头发,仍能看出就是向满。

向满脸上五官已经拧成了一团,下半身像是瘫痪了一样,被人架着才能走。

向满嘴里却不住的叫唤着,声音一高一低的,只听他道:“老子冤,不过老子值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老百姓发出了一声哄叫,立刻有人道:“唱一个,给大伙唱一个。”

也不知向满有没有听到,却是没唱,仍然只是叫着:“老子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没吃过,什么女人没玩过,值了。杀我,杀我我服,但是也要杀别人,我揭发的那些人为什么不杀?”

有老百姓道:“还有谁贪污,说给大伙听听。”

武警们维持着秩序,拖着向满向刑场里走。

李易发现,向满下车的时候,滚天雷又从树后把头探出来,显然很关心向满。

李易对周飞道:“这事不妥,我得去跟带队的人说说,滚天雷会做炸弹,刑场里可能有炸弹。他设计好了位置,炸不到向满,却能制造混乱。”

说完,李易挤向前面,哪知却有武警拦着不让进。

李易道:“叫我见见你们领导,今天要出事。”

武警人少,维持秩序很难,哪有人听李易说话。

李易见说了两次都没人理他,心里不禁着急起来,心说我用不用大声喊叫,破坏滚天雷的计划?

可是这时老百姓都叫了起来,“开枪啊,开枪啊,快点杀啊。”声音太大,李易就算是喊了,估计也不会有人听见。

李易眉头一皱,心说这些人放着觉不睡,跑这来看热闹,乱喊个什么?

周飞道:“要不然我闯进去,把这事搅了。”

江大同道:“要是武警开枪怎么办?”

李易道:“不行,我得给王东磊打电话,叫他出面。”

李易掏出手机正要打,忽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炸弹已经爆炸了。

这一爆炸声音极大,气浪袭来,把周边的人都吓的倒退数步,有些人还踩踏在一起,现场登时一片混乱,哭爹叫娘起来。

李易被两个大老娘们挤的也倒在地上,鼻子里闻到的尽是火药的臭味。

李易好不容易把这两个老娘们推开,却见刑场里又是一声爆炸。

这一次李易有所准备,双手扒住旁边一棵树。只见刑场里被炸出了两个大坑。武警们都紧张起来,不住的呼喝。

再一看,押着向满的两个武警本能的松开手挡住了脸,向满已经跌在地上。

这时只见几个人影在浓烟中闪过,依稀就是滚天雷那几个。刑场的大门刚打开,向满他们还在门口,滚天雷带人冲到了近前,几下电火花闪过,将看押向满的武警用电棍电倒。两个壮汉架起向满,在滚天雷带领下。顺原路返回。

李易心道:“我靠,居然还真有劫法场这一说,滚天雷也是个横主儿,说干就干哪。难怪前一阵子不在海州。看来是出去做准备去了。这次是有备而来,看样子所有的步骤都已经反复练习好多遍了。”

滚天雷等人带着向满向外跑,这时后面的武警已经回过神来,在枪决犯人的时候,居然叫人把犯人给劫跑了,这可不只是工作失误的问题了。这些武警立刻拉开了警报,高声呼喝着,随后便追。…,

哪知这时第三个炸弹又响了,炸弹就在门口,那些武警刚刚跑到门口。哪还躲的开,只不过这次炸弹的声音不大对劲,发出嗤嗤声响,还冒出像白雾一样的东西。

李易虽然离的较远,却也仍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周飞一把拉过李易,向远处跑去,江大同也随后跟来。

一直到跑出很远,这才好了一些。

李易擦擦眼泪,道:“这是不是就是催泪弹?”

周飞道:“丫挺的。滚天雷连这东西都能做出来。”

这时天已放亮,刑场上混乱不堪,老百姓大哭小叫的,武警们也都慌了神。

李易给王东磊打了个电话,说了说这里的情况。王东磊一听。声音都变了,道:“劫法场?!居然真有这种事!”

李易知道不能在刑场附近久留。要是被人怀疑自己跟滚天雷他们是一伙的,那可说不清楚了,忙带着周飞和江大同上了车回去。

车子开到顺义区,三人这才觉得眼睛好了一些。李易道:“这催泪弹还真够厉害的,滚天雷也真够愣的,胆子太大了,我看海州很快就会通缉他们,这可是恶件。”

周飞道:“海州这么大,向满能往哪逃?”

李易道:“铁路和航空肯定是不行了,多半是从农村逃走,爬沙坝那边直接就能出海州。

小川哥说过这么一句话,天欲亡之,必先纵之,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之疯狂。九头帮这些人做的是太疯狂了。临到最后居然闹了这么一出戏。”

车子到了西四双洞,三人都觉得饿了,早就也没怎么吃东西,这时见西四双洞路边便摆摊卖早点的,三人口水大流。

江大同把车子停在路边,三人下了车,来到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摊子,一个双手油腻的小伙子立刻过来招呼,道:“三位来点什么,咱们这油条、豆浆、豆花、油炸糕,什么都有。”

三人要了面茶、豆花和油条,大吃起来。

只听邻桌一个夹着包的年轻人道:“听说了吗?今天有人劫法场了。”

另一个瘦高的年轻人道:“是吗?还有这事?”

李易三人一听,互相看了一眼,继续吃东西,不动声色的听着。

只听夹包的年轻人道:“我的消息还有假的?我也是刚听来的,就在柳家洼子那,靠,坦克都开来了,全是炸弹,光警察就炸死五个。”

瘦高的年轻人不信,道:“净他娘的胡扯,我怎么不知道?”

夹包的年轻人道:“什么事都得你知道啊?我是有小道消息才知道的,我估计这会儿劫法场的人早就跑了。”

瘦高的年轻人道:“废话,这还用你说,不跑等着挨枪子儿啊?”

旁边一个胖子中年人道:“没错,有这事,我也听说了,你们知道劫法场的是谁吗?”

两个年轻人齐道:“不知道,谁呀?”

胖子中年人道:“全是金三角来的,可不是一般人,要不然能有坦克开过来?我看这次要干一仗了,上回在云省,咱们有一架飞机,就是被金三角的人劫去的,上边二百来人,全都给活埋了。”

李易听他说的是自己经历的那次事件,可是说的又不靠谱,不禁摇头苦笑。

夹包的年轻人道:“你怎么知道是金三角的人?”

胖子中年人道:“我开车给人送货,早上正好从柳家洼经过,听他们用越南话对话,我在越南呆过,所以一听就知道是越南人,那不是金三角的又是哪的?”…,

李易三人听他们说话乱七八糟,假的多,真的少,都不禁感到好笑,继续低头吃喝。

忽然胖子中年人神秘的道:“你们知道这伙人劫完法场往哪跑了吗?”

两个年轻人摇了摇头。

胖子中年人却不再说了。

夹包的年轻人道:“大哥,他们往哪跑了?”

李易三人也想知道滚天雷他们跑的方向,哪知胖子中年人吊起了别人的胃口,竟然闭嘴不说。

瘦高的年轻人道:“大叔,他们不是往市里跑了吧?妈呀,那可危险。”

李易原以为胖子中年人会说滚天雷他们往海州外面跑了,哪知胖子中年人放低声音道:“你猜对了,我告诉你们吧,我亲眼看见他们往市里跑了。当时我开车从外面回海州,就开在柳家洼子那条土路上,快到刑场的时候,我远远看前见面出事了,有爆炸声,就没敢往前开,离着老远就把车停在一个拐角的前面等着。

后来我下了车在路边庄稼地里方便,忽然我看见一辆面包车沿着大路开过来了。我当时不知道就是劫法场的那伙,但是也知道这事不大对劲,当时就把我吓傻了,就怕他们顺着路开,一拐过来就能跟我面对面的碰上,还没尿完呢,就连忙蹲下来,不敢露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