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 了一个心愿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68了一个心愿

李易心道:“她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看见我,我上去点了她的穴道并不难,可是她久久不回,下面的人一定起疑,这可怎么办?”

李易怪自己刚才出来的时候把门关上了,要不然这个时候再退回去,也可以躲得一时。

李易脑子飞快的运转,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靠去,忽然感觉身后一虚,似乎有扇门没有关上。

李易心里奇怪,刚才过来的时候,虽然二楼没有光,却有一楼的光反射上来,当时确实见这走廊尽头处只是墙壁,怎么这会工夫又多出一扇门来?

李易耳中听得小好就要走出来,再也来不及多想,向后一靠,身子一转,进到了门里,反手将门轻轻合上。

李易刚一进屋,便闻到一股血腥气。这屋里没开灯,李易不敢多动,怕碰到什么东西发出声响。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外面小好的脚步声,听到她已经关了灯向下走去。

李易轻轻推门想要出去,哪知黑暗中手肘一动,碰到了一样东西,像是棍子之类的。

李易反应迅速,忙伸手一托,将那东西托在手里,手掌向下一沉,卸去了下坠之势,仔细一摸,确实是根棍子,只是不大平滑,两头有些粗大。

李易摸到了地面,将这棍子放下,站起身来要走,却听到屋里有嘀嗒嘀嗒的声音,像是水龙头正在滴水,可是听这声音似乎又不像是水滴,总感觉这滴下来的水有些粘粘的。

李易好奇心起,伸手顺着墙壁一摸,果然摸到了开关,啪的一声,打开了灯。

李易这二十多年来,做人做事基本没后悔过,可是这时却后悔了,自此以后。心里就只信一句话,那就是“好奇害死猫”。

如果自己就这么推门出去,可能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偏偏好奇开了灯,回身看到了房间里的情景,这一下只惊的李易张大了嘴,好半天喘不上气来。

只见这房间约莫有六七十平米。第一眼给人的视觉冲击就是各种动物的残缺尸体,有的被切去了脑袋,有的被剖开了肚子,有的只剩下脑袋,身上的肉却都被片没了。还有的干脆只剩一副骨架。

李易刚才碰到的那棍子,哪里是棍子,其实是一根大腿骨,正横在旁边的一个水池上,被李易不小心碰到了。

这些动物血肉模糊,血腥气和一大片的红色直冲到李易的脑子里,李易一点防备也没有,先是愣了一会儿。紧跟着吓的低呼了一声。

李易看着一具具或完整。或残缺的动物尸体,几欲作呕,虽然很想尽快的离开这地方,可是双脚却像被钉住了一样,一下也动不了。

李易喘了几口气,定了定神。又再向四周看去。这才意识到这房间是宰杀这些动物的地方。

下面这些人既然要吃,当然要有第一道程序。而这里就是屠夫们杀动物的场所。

李易耳中又听到那轻微的嘀嗒声,顺着声音看去。不禁又吓了一跳,只见房间右边的一个架子上,挂着几具兽尸,除了一只其余的都已经死了,而那一只却正是自己先前在窗户边上看到的。

这动物有些像狗,又有些像狼,李易自然不知道这东西学名叫什么。

此时这动物似乎还没死,双眼仍然在动,嘴被夹住了不能张开,整个身子正被关在一个小笼子里,几根铁刺已经刺穿了它的身子,顺着铁刺的尖端正在向下滴血,下面有一个玻璃容器接着血,已经接了浅浅的一层。

那血滴一看就很粘稠,想是这动物血液的特点。这动物扭头看向李易,双眼中透出一股哀伤,身子微颤,又将头扭了回去,闭上了眼睛。

李易不知怎地,心里涌起一股无名怒火,双拳握的紧紧的,先前的惊吓与害怕,此时都化成了愤怒。

李易走过去,抬头看了看,见这动物身上穿了很多根刺,但似乎避开了体内重要的脏器,所以一直没死,但是见这些刺上都生有倒刺,要是硬拔出来,这动物怕是一拔就死。

李易想把它先救下来再说,可是却无从下手,眼见这动物痛苦非常,只得甩出冥蝶,一刀割在它咽喉上,这动物周身一颤,又扭头看了看李易,眼中慢慢流出泪来,终于头一垂死了。

李易低呼一声,又四下找了找,见不再有活的动物了,一咬牙,心道:“这次不管对我是不是有好处,我也得把这帮人渣除了。”

李易怒意一生,胆气登时壮了,关了灯,推门出去,见走廊里没有人,便又爬到楼梯上,偷听下面的人说话。

只听那个叫贵利的死胖子哈哈笑道:“陆公,还是你懂行,你可太会玩了。”

李易探头望去,只见有人搬了一张小几放在陆老头面前,一群人围在桌旁。

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鱼缸,里面有两只小鱼游来游去。李易先前听他们说什么“坐鳞鱼”,也不知道这鱼有多大,原以为既然能吃,那么至少要像鲤鱼那么大。

哪知一见之下,见这两条鱼竟然十分细小,远远的看起来也不过小手指般粗细,正在迅速的在鱼缸里游动。可是鱼缸太小,两条鱼虽然游的快,却总是碰壁。

只见那陆老头脸上露着得意的神情,手里正拿着一个类似手电的东西,正一下下的往水里刺去。

那东西一碰到水面,便发出噼啪的一声,两条鱼立刻一颤,沉向水底,可是过不多时,又再游起,如此反复,两条鱼游的越来越慢。

李易料想陆老头正在用电击鱼,消耗鱼的体力,却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用。

又电了一会儿,两条鱼再也游不动了,陆老头得意的一笑,把电棒放下,忽然站起来,伸手在手里一伸,夹住其中一条鱼,把它拿了出来。

那鱼虽然没了力气。可是一出水却呼吸不了,不住的扭动身体。

鱼缸里的另一条鱼见状,也剧烈的扭动起来。众人见这鱼急的要命,都哈哈大笑起来。

陆老头儿叫人拿出一只火机,对着手里的鱼烧去,李易只闻到一股微带腥气的香味。那鱼吃痛,扭动的更加厉害,却摆脱不了。

鱼缸里那鱼忽然用力一纵,竟然从鱼缸里跃出了水面,嘴里一道水箭向火焰烧去。

陆老头似乎早有防备。手向外一甩,水箭没有射到。

跳出来那鱼一下子掉到桌上,扭动了几下就不再动了。

陆老头哈哈大笑,震的李易耳朵里嗡嗡直响,见他把手里的鱼随手甩到一旁,捡起掉在桌上的那条鱼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

李易也下意识的闻了一下,果然闻到一股清香,像是雨后的泥土芳香。可是结合了眼前的情景。却显得十分诡异。

陆老头道:“这种坐鳞鱼可是一夫一妻制的,雌鱼和雄鱼之间非常恩爱,如果你用火烧其中一条,另一条就会喷水来救。

如果救不成,它就会很着急,一着急。身体里就会产生一种化学物质,那是一种带两个羧基的蛋白质。呈特殊的双联环结构,气味十分香甜纯朴。吃了可以保肝。

而用火烧的那条呢,就没有用了。可惜,这次只能烧雄鱼吃雌鱼,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就要换着个儿试试,那样就全啦。”

众人便是一阵附和。

陆老头仰头将那条急死的雌鱼放在嘴里,一阵咀嚼之后,咽了下去,闭上眼睛不住的回味。

李易只看的心里发毛,对这变态的陆老头更是愤恨,不知道这老东西是什么来头。

那叫贵利的死胖子在旁边看着,似乎十分眼馋,禁不住道:“陆公,那条雄鱼要是吃了,不知道好不好吃?”

陆老头斜了他一眼,道:“司马,这种鱼也并不是很难得,你心急什么,到时候有了更多的,咱们还可以再试试。”

那司马贵利咽了一口馋涎,道:“嘿嘿,那可叫人等的急了。”

陆老头道:“朱老板,这批货里还有些什么?”

朱长有道:“还有一只小尾狼猫,我已经叫人准备上了,血正接着呢,估计还得再等一会儿就能用了。”

李易微一动念便即明白,原来刚才房间里那动物叫什么小尾狼猫,却原来是只猫。糟了,如果他们再上楼来取猫血,自己可就没地方躲了。

所幸陆老头却并不急,只是道:“那就再等等,这东西的血很粘,一时半会儿的流不干。”

回头对姜丰年道:“丰年,你这会儿想好了吗?”

李易见姜丰年脸上明显是一副极为厌恶的神情,姜丰年看了陆老头一眼,却不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司马贵利忍不住道:“臭厨子,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叫你做道菜还推三阻四的?你就是干这个的,知道吗?叫你做菜,给你钱,给你钱!”

陆老头笑道:“丰年哪,我年纪大了,也没有几天可活了,只是生平就这一个心愿不能了。你就算是帮帮我,帮我了这个心愿。那么呢,我也帮你了一个心愿。”

姜丰年一愣,随口道:“我?我有什么心愿?”

朱长有微微一笑,道:“姜大师,你这一身手艺可不能浪费了。我记得你的年龄应该是四十七了吧?唉,咱们大家都是人到中年了。

人到中年,要顾家要顾孩子。我那孩子,今天都二十多了,却不学好。每天只知道管我要钱,除了花钱他什么都不会。我也惯着孩子,要就给呗。我是当爹的,不疼孩子又去疼谁?”

李易不知道朱长有为什么要说这些,当下仔细听着。

姜丰年却似乎有所察觉,心里一动,看了朱长有和陆老头一眼,迟疑道:“你……,你们,什么意思?”

朱长有和陆老头相视一笑,两人显然不想当着别人的面多说,朱长有便俯身在姜丰年耳边说了几句话,又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来给姜丰年看了一眼。

李易被朱长有的身子挡住,看不见他手里拿的是什么,姜丰年一见之下,身子却又是一颤,脸色登时变了。

朱长有道:“人是活的。理是死的,什么事都好商量嘛。姜大师,你就暂时在我这里住下。我不会亏待了你。到时候你给陆公把那道碧血凝玉还颜烩做了,我们再了了你的一桩心愿,满天云彩就散了。皆大欢喜,好不好?”

姜丰年眼神有些迷离。嘴唇一上一下的动着,却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朱长有不再理他,在陆老头耳边说了几句,陆老头轻轻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人是你抓的。我当然不会占你这个便宜,只是我现在身上没带那么钱,反正过几天也要回来,到时候我再把钱准备好。嘿嘿,这人可真值钱。”

顿了一下又道:“那就麻烦你,先把姜大师带下去,叫他暂时就在春风楼住下吧。

你派几个人负责照顾他,一定要照顾好了。这人很重要。不过人在你这。我很放心。”

朱长有一笑。道:“他肯定跑不了。”当下叫了几个得力的手下,架着姜丰年出去了,姜丰年兀自喃喃自语。

李易虽然没听到他们之间说些什么,但是猜想陆老头和朱长有一定抓到了姜丰年的要害,并以之相挟,逼姜丰年就范。

姜丰年被押了出去。李易既然知道姜丰年暂时没事,又关在春风楼。也就放心,心想拖后一点再去救他也来的及。便趴在楼梯上继续偷听。

姜丰年出去了,陆老头四下看了看,道:“朱老板,你这里该装修一遍了。”

朱长有道:“三个多月大家没聚过了,我怕出事,这地方也就一直没打扫,装修要请外面的人,二楼那么多鲜货,一个不小心叫人知道了,可不大好。”

陆老头嗯了一声,道:“你是有心人,好,小心一万次也不是错。我在东南亚和非洲做生意也是这样。小心使得万年船哪。我活了将近八十岁,只信这么一句话。”

胡金全见时间也不早了,便道:“朱哥,时间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李易的事……”

朱长有道:“你回去跟你姐夫说说吧,这次肯定是错过机会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咱们再做打算。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掀起多大的浪来了,只是鬼头鬼脑的罢了。”

胡金全答应一声,偷偷向陆老头瞪了一眼,转身出去了。

陆老头四下踱了几步,问道:“李易是谁?”

司马贵利插口道:“是海州新来的一个小王八蛋,会两下子功夫,胆子大,爱捣乱,喜欢出风头,现在海州没有人不知道他的,我的人上次就在他手底下吃了大亏。”

说罢向身后的鬼子一指。

鬼子站在他身后一直都没说话,李易见他脸上麻子依旧,那根黑毛还没长出来,脸上一道浅浅和刀痕,正是自己上次划的。左耳朵缺了一小块,也是自己上次用冥蝶削的。

众人向鬼子看去,鬼子哼了一声,道:“那小子拳中带刀,不是真本事,下次再见到他,非把两只耳朵都削下来不可,再把头发全拔光。”

陆老头兴致勃勃的看着鬼子的脸,笑道:“下次抓住这个叫什么李易的,我用九蒸五酿法把他做成菜,给你消消气。

咱们也剃光他的头发,削断他的耳朵,再把他的脸上烫出麻子来,叫他知道报应不爽。”

鬼子自己常常讲说自己的那段家事,可是却最忌别人提他的麻子,听陆老头说话轻佻,不禁大怒,道:“老东西,你说什么?”

司马贵利喝道:“鬼子!怎么这么没规矩?快给陆公道歉!”

鬼子一撇嘴,道:“我从来不给吃货道歉。”

陆老头却似乎并不生气,他带来的那强壮如墙的壮汉保镖却上前两步,伸手向鬼子抓去。

鬼子跟他爹一个操性,纯属三青子,见那壮汉来了,哼了一声,上前一步,左手一搭壮汉的来拳,微微向外一摆,右手同时直进,正是一招摊手直击。

李易见鬼子动作十分犀利,桥手劲道,看来功力显然比自己深的多,上次在卫生间里如果不是突然出刀,还真就是输了。

只不过鬼子的功夫并不是中规中矩的,多用爪和勾手,冲击有余,尾韵过长,导致外围攻击效果好,内圈的防守却不足,只要能侵入到他的中围,把他的腕和手格在门外,那就任自己宰割。

李易想到了对付鬼子的方法,心里便是一喜,对鬼子的忌惮之心大减,只不过想冲到他圈子里却并不是容易的事,你躲避他犀利的攻击之时,身子多半要外闪和旁移,等你再冲过去时,人家已经收招了。

卢仲文跟自己说过,攻击时程中,中段是防守最差的,看来对方一招打出,自己就得立刻冲进去,否则良机一闪即逝。

李易再看那壮汉时,却吃了一惊,只见这壮汉的招数平平无奇,都是直来直去的直拳,还有一些摆击,腿很少用,可是这人的两只手掌却大的吓人,舞动起来,呼呼挂风,要是被他拍中了,怕是要骨断筋折,李易知道这人是练硬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