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急也没有用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76急也没有用

董川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心里清楚,嘴上却不说,笑着等李易先说。

李易继续道:“这种情况就是,新闻案件所涉及到的人当中,核心部分不是海州圈子里的人,那么相互之间的利害关系也就很少。

并且案件的主题在大方向上又是跟主流意志不相违背的,电视台完全可以不指出具体的人名和地点,只说案件本身,只播出他能播出的那一小部分,其余的不提。

最重要的第三点就是,这件案子在社会舆论上已经有了苗头和主体方向,他只需要跟风和痛打落水狗就行了。叫别人先站起来叫喊,试试水深水浅,然后他们再见风使舵,跟着主流舆论方向呐喊。

而他们所呐喊的信息内容,就是咱们给提供的了,又新鲜又热辣。先喊出来的那些人只是有热情,干劲足,信息却不全不准,要图片没图片,要音频没音频。可海州广播电视台就装备齐全了。”

董川一拍大腿,觉得李易果然跟他想到一起去了,道:“就是这个道理,媒体人看的是两点,一是新闻性,二是安全性。只要安全性没了问题,咱们给他提供准备、全面而及时的新闻信息,他高兴还来不及。哪能拒绝?”

周飞在一旁听的晕头转向,道:“叫少冰在网上各个论坛什么的大力宣传一下不就行了?保证弄的这事满城风雨的,那些电视台的狗东西们,理他们干什么?”

李易知道周飞性子急,笑道:“那些狗东西自有他们的狗用处,咱们得利用他们。电视台又不是咱们自己家开的,官方的东西最有关注度和说服力,尤其是跟老百姓的主流观点一致的时候。”

周飞对这些道理模模糊糊的懂一些,也懒的去想,索性在一旁抽烟。

董川继续道:“而海州传媒的官方网站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那地方只能黑不能用。就算强行在官方网站上推出按我们意愿写的新闻,他们也可以把网站关了。再说现在的人哪有去看什么官网的?

接下来就是几家杂志和报纸。海州的杂志以娱乐为主,发行量也不大够。圈子小,影响范围不广,咱们可以不考虑。

海州的报社有好几家,从报纸内容来看。咱们肯定不能找什么体育报、商业报之类的了,也不能找那些只报导娱乐花边新闻之类的报纸。

那么最为适合的就是海州日报,海州晚报,海州都市报等等。可是咱们国家日报的情况比较特殊,不会轻易的报这些丑闻。

而海州都市报发行量又不大够。他们这两年经营的不大好,所以只剩下一个海州晚报可以。”

周飞道:“你就直说不就得了,说了一大堆报纸,最后只有一个能用的,听的人头疼。”

众人哈哈一笑,董川继续道:“我这一阵子忙活咱们那几家场子的事,中间偶然跟晚报的一些记者打过交道。

在海州记者这个圈子里,还真有一个人十分的有正义感。在业界内部人称‘金大侠’。他是满族人,而且还是皇族贵姓,姓爱新觉罗,不过爱新觉罗的后人在清亡以后都改成汉姓了,他家这一支就改为金姓,他叫金恒。”

众人对这些事情都不大了解。知道董川对这些杂事懂的颇多,便都细细的听着。

董川继续道:“金恒是海州晚报的记者。我见过他一面,大概四十岁左右。人很豪爽,很正派。他在海州告罪的人不少,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在报纸上报导了一些不利这些有钱人的事情。有一次险些把工作丢了。”

李易自然最喜欢跟这样的人交往,听董川这么说,不由得心生向往,很想立刻就见见这人。

哪知董川道:“可是他现在好像不在海州,听说他家时有人去世,他回家去办丧事了。”

李易有些失望,道:“那也好,反正咱们这边也没准备好,等准备好了,这位金大侠也该回来了。到时候再联系他。”

李易心想,这种事自己最好别去硬碰硬,还是以计取胜的好,调动海州公私两面的力量,跟这伙人斗一斗,自己所能做的只是搜集证据。

那些动物就在春风楼后面的小楼里,那的二楼有很多房间,就算朱长有他们听到风声不对,想转移动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现在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忽然李易一拍大腿,高声道:“糟了,我忘了一件事。”

众人忙问什么事,李易道:“我昨天晚上见那只什么小尾狼猫太痛苦,就把它一刀杀了,可是听陆亭候说,他可能今天就要去喝猫血,要是看到了猫脖子上的伤口,肯定会起疑。

朱长有这人狡滑,疑心重,他要是这个时候把动物都转移走了,以后的事可就难办了。”

众人一听确实有这种可能,一时间都束手无策,李易想联系梁小好,问问事情如何了,却没有她的电话,昨天只给梁小好留了自己的名片,可是却没要她的手机号码。

李易本来满腔大志,要把这事办成,可是没想到这一件事就叫他头疼,立刻泄了气,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李易静了片刻,忽的起身,道:“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江大同道:“师父,我跟你一起去。”

李易犹豫了一下,便道:“那好吧,你叫几个机灵点的弟兄,散在春风楼附近的各条大道上,别叫他们发现了,我自己过去,到时候再想办法去查他们。”

李国柱和周飞他们都想跟着去,李易道:“今天我只是去查查情况,不会跟他们正面冲突,咱们这几家场子还得照看着,不能棋胜不顾家,更何况咱们的棋还没胜呢。”

忽然想到刘平安的事,又道:“刘平安虽然把姜师傅劫走是为了针对陆亭候他们,但是这人太过阴险,我放心不下,大家小心着些,可别叫刘平安把火引到咱们身上。”

又想到姜丰年的下落得查一查。姜丰年女儿的下落也得查一查,这事自己不能分身,得交给巩兵他们去做。

李易当下给巩兵他们几人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叫他们帮着查一下这两人的下落,尤其说了姜丰年女儿的吊坠形状。又叫巩兵他们再查查到底有什么人会有喷雾状的蒙汗药,巩兵等人答应了。立刻开始行动。

李易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出门打车走了。江大同他们则另行出发。

李易到的时候时间还早,刚刚下午三点多,李易叫司机在春风楼前一条街停下。自己则步行到了春风楼附近,找到一家小咖啡馆,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慢慢喝咖啡。

李易向楼的后院看了看,只能看到那小楼的一角,心想不知道梁小好在干什么,一会儿又想到,如果他们要转移动物。也只能在晚上干活。自己只要暗中跟踪就可以了。

春风楼的门口有几个人正在走动,看样子像是在等什么人来似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到了四点多,朱长有从楼里出来了,跟门口的几名手下说了几句话,便站在门口等着。

时间到了五点多。几辆黑色的车从远处开了过来,朱长有忙迎了上去。

车子停下来。从上面下来几个人,李易一眼认出其中一个就是吴明宇。另一个却是胡金全。

朱长有见吴明宇来了,忙迎了上来,两人说了几句话,便都站在门口向东看去。看来真是有什么大有来头的人晚上要过来吃饭。

时间到了五点半,忽见东面路上开过来一溜车队,开路的第一辆车不算,后面第二辆车正是全镀金加长劳斯来斯,这车四千多万,一开过来,立刻带动一片气场,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也不知道是哪个富商的座驾。

李易本人对好车当然也是喜欢,却并不是十分狂热,见这车队其余的车子也都价格不菲,显然车主人是个超级富商。

吴明宇和朱长有看到这车队,立刻动容,显然就是他们要等的人,两人下了几级台阶,准备迎接。

那车队开到春风楼前面果然停下了,劳斯来斯的车门一开,从车上下来一人,竟然是陆亭候那个叫小九的强壮保镖。

李易暗骂自己愚蠢,吴明宇他们亲自过来,当然是要接陆亭候了。

只见那小九又换了副墨镜,面无表情的下了车,也不看向吴明宇他们,回身打开车门,接了另一人下来。

这人是一个干瘦矮小的秃顶老头子,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陆亭候。

李易昨晚见过他,不过却没见到他的车队,没想到居然这么讲排场,这老东西看来一定是钱多了烧的。

陆亭候气派十足,虽然个子矮瘦、秃顶,又没有眉毛,长的也不好看,五官细小,头显得很大,可是却精神饱满,就像评书里说的,身前身后百步的威风。

这人在经商方面是个成功的大商人,是个十分有头脑的人,这种气场可不是只跟钱有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钱反而被他本人的气场所烘托。

李易知道他快八十了,可是保养的非常好,腰板挺直,满面红光,看样子只像是六七十岁的人,在阳光下一照,皮肤直反光。

陆亭候下了车,却并没直接向吴明宇他们走去,而是站在车旁,作势四顾,有些像狮子君临天下的感觉,虽然是老头子了,却仍然赢得了马路上那些小妞们的惊呼声。

这时车里又下来一个妖艳中透着华贵,雍容中透着骚野的年轻女子,李易只看得到她的侧面,可是也觉得这女人完全可以担的起大场面,那身段,那脸盘,简直横扫一切其他女性。

那女人十分端庄的走向前,轻轻搂住了陆亭候的胳膊,陆亭候另一只手背负到身后,微微昂首向天,就像眼前什么人都不存在一样。

这时,其余的车子里的人也都下了车,全都是穿黑色西服的青年男子。

等人都站齐了,车子也停到了一旁,小九才在陆亭候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陆亭候微微点头,向前便走。

门口围了不知道多少人,对着车子和人指指点点的。而那些黑衣人则双手交叉,站在外围挡驾。

吴明宇和朱长有、胡金全他们虽然见陆亭候气派十足,又不大给他们面子。心里却也只略微有气,脸上仍然带着笑。

双方见面,李易只见吴明宇笑着说了几句,陆亭候此时已经是背对着李易了。自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看他背影,却像是只淡淡的说了几个字,随后便迈步向里走。

李易心里自然想知道他们见面都要说些什么,可是见外围有人拦着。却没法靠近,不禁心里发痒。想到后面窗户的铁条虽然被自己弄断了,但是现在酒楼里必定到处是人,肯定躲不开。

难道陆亭候今天过来就想开宴?可是其他人都没到,应该不会这么急吧?如果只是为了喝猫血的话,干嘛要这么大的排场?看来是为了姜丰的事才来的。

李易出了咖啡厅打算靠近酒楼,找机会潜进去听听,但是左右转了转。知道没戏。只得又返回咖啡馆,又要了些东西,慢慢的吃喝。

李易心道:“这种事急也没有用,我就静观其变好了。只要梁小好不把我招出来,他们之间必定生成误会,不管这误会是怎么样的。对我只能有好处,绝没有坏处。”

李易又想到这种吃稀有动物的事情。是不是需要找来国际上的组织参与才更有力度?又想巩兵他们不知道查的怎么样了。

李易脑子里正在发乱,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有一个未接来电,号码却不认识。

李易正打算给这人打回去,这个号码却又来了电话,李易接通之后,一个细小的娇柔声音冲入耳鼓:“喂,是李哥吗?”

原来是梁小好的电话。

李易听她说话声音放的很小,就知道这里有事,忙道:“是我,你怎么样?有什么情况?”

梁小好道:“李哥,我是偷偷给你打的电话,陆老板刚刚来了,吴局长他们也在,姜大师的事给陆老板知道了,好像是来兴师问罪的。我不说了,一会儿我得在旁边陪着,老板该找我了。”

李易心念一动,正愁不知道这些人说什么,有梁小好在里面做内应,这事就好办多了,忙道:“小好,你听我说,你手机别关,就这么开着,叫我听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梁小好迟疑道:“这样会不会被发现?”

李易道:“你把手机放在身上,别叫他们看见,我这边自然能听的到。”

梁小好道:“好,我听你的。”

顿了一下,又叫了声“李哥”,李易应道:“我在,怎么了?”

梁小好苦涩的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叫你一声。”

李易知道她的心思,道:“小好,我先前跟你说过的话一定算数,等这事一了,我就接你过来。”

梁小好语气转柔,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说话算数的。”

李易想安慰几句,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知道只有自己答应了梁小好,能够接纳她,这个女孩才会真正的开心。

梁小好见李易不再说话,便道:“那好吧,我得过去了,你开着手机。”

李易原本毫无办法,可是这时有了梁小好做内应,自己能够听到对方那些人的交谈,不由得紧张起来,忙把手机的耳机拿了出来,按了几个按钮,调了调频。

他这手机基本上就是普通的手机,新型的手机还没装配好,不过这手机上却也有音频调节设备,能够把接听到的声音变的更清晰。要不是秦少冰还给留了这么一个功能,这次的偷听怕是要急死人了。

李易匆匆把咖啡全喝掉,斜靠在椅子上,微闭双目,仔细的听了起来。

耳机里先是传来一些杂音,李易不住的按着按钮微调着,忽然杂音全都没了,里面的声音变的越来越清晰。李易知道调整的状态刚刚好。

只听电话里传来脚步声,紧跟着胡金全的声音道:“小好,快过来,跑哪去了。”

小好道:“我来了,刚才去卫生来着。”

脚步声响,接着吱呀一声,似乎是推开了门,一阵椅子擦地的声音,显然是梁小好坐了下来。

李易听电话里的回音,似乎这些人是在一个不太大的包间里,并不是什么大厅。

只听吴明宇的声音道:“陆公,你远来辛苦,先喝杯茶。”

陆亭候的声音道:“不必了。”声音很冷,显然微带怒意。

吴明宇一笑,听声音还是把茶水倒上了,道:“陆公,这茶是雪莲花茶,那可是精品了,不过陆公遍尝天下美食,这茶可能不入您的法眼。”

只听瓷器碰撞有声,似乎是有人用盖子拨了拨了浮在水面上的茶叶,随即陆亭候的声音道:“茶叶只用刚用滚水冲过,就胀大了,香气虽浓,却不持久,显然这种雪莲花是人工种植的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