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死里又逃生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85死里又逃生

后面响了几枪,子弹都从身边擦过,忽然李易前额撞到了一棵树上,同时一颗子弹擦着右边屁股打了过去。

李易这一下撞的不轻,强忍着不晕倒,挣扎着正要继续向前‘乱’跑,后脑却中了一棍,登时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过了不知多久,李易再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似乎被绑在柱子上,动了两下却发觉被绑住了手脚。

忽然一盆凉水倒在了头顶,水很感,显然是海水。凉水顺着头顶流下来,李易一惊,睁开了眼,这时双眼虽然仍然有些痛,却已能睁开看东西。

只见眼前是一处悬崖,下面海‘浪’阵阵,悬崖边上生有几棵树,自己正被绑在一棵树上,这树生的奇怪,几乎是贴着悬崖长的,自己被绑在靠海的这一边,双脚已然悬空。

抬头看,天上有太阳,却分不清早上还是黄昏,海风吹过,吹到身上到处都痛,双手早已麻木,喉中干涩,哑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树旁绕过来几人,其中一个是个身材极是魁梧的恶汉,这人约莫四十来岁,一脸横‘肉’,牙齿外‘露’,两颗‘门’牙,左长右短,两只眼睛就像是乒乓球般大小,一脸全是胡子。

这人穿着十分随便,上身是碎‘花’衬衫,敞着怀,下身是一条短‘裤’,脚上却穿了一双耐克鞋,显得不伦不类。

这人手里持一把弯刀。把刀伸过来一挑李易的下巴。大声道:“原来是个小白脸。”

李易听他声音,就知道是先前那个粗嗓音的人了,看来这人就是海盗头子。

李易一笑,道:“你也是帅哥,相貌堂堂,威武勇猛,是个,是个纯爷们。”

那海盗头子道:“你都要死了,还有心跟我开玩笑。”

李易这时知道死是肯定的了,反正也是死。可不能丢了脸,莫不如从容自然一些,总不能叫这些海盗看扁了。

海盗头子道:“你叫李易?你为什么藏在箱子里?”

李易知道自己被抓之后,吴明宇的手下一定认出了自己。跟这海盗头子说了,当下点头道:“我是叫李易。那箱了好玩,我跟那老虎是好朋友,所以进去陪他。”

海盗头子另一只手抡起一条鞭子来,啪的一下正打在李易的脸上。

李易只觉脸上像是被电击了一下一样,全身都要跳起来了。以往李易觉得着中国古代的酷刑太多,要是自己当皇帝,就只留下砍头、鞭打、打屁股、打后背,李易觉得这些刑罚都好忍,至于其它的什么挖眼、剐、煮、腰斩之类的都太残忍了。

可是今天亲身经历了才知道。敢情挨鞭子这他妈刑罚也不是好受的,尤其伤口被海水一沾,更是疼的要命。

李易强咬牙关‘挺’住,一声不哼,海盗头子夹头夹脑的又是几鞭子,打的李易连菊‘花’都闭锁了,差点没把牙咬断。

海盗头子不打了,道:“小子还算有点硬骨头,好吧,不打你了。你说,你藏在箱子里要干什么?”

李易脑子里飞快的运转,心想这些海盗凶悍已极,杀人不眨眼,自己求饶是肯定没戏了。要是实话实说。好像也没什么力度。

这帮海盗不会因为自己发善心,就把自己放了。他们本来就是要拿这些动物换钱。那还能饶了自己?

李易忽然想到一点,那几个没被杀的吴明宇的手下,都是因为各有用处,自己如果也有用处,估计就能暂时保命。

可是自己又能有什么用呢?

海盗头子见李易不说话,扬手又是几鞭子,李易疼的全身‘抽’搐。

海盗头子一个手下见李易不说话,从后面对着李易的屁股就是一刀,这一刀正刺在子弹打的伤口上,疼的李易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一疼叫李易头脑一阵清醒,心想自己莫不如找个大靠山,叫自己本身就变的最有价值,那不就妥了?

李易一想到这,脸上不自禁的带出微笑来。

海盗头子一愣,道:“你笑什么?”

李易道:“我笑你傻。”

海盗头子道:“我傻?我怎么傻了?”

李易道:“你当海盗为的是什么?当然是钱。如果能赚钱,又何必杀人。”

海盗头子得意的道:“杀人也是种乐趣。”

李易道:“如果不杀人,还能赚一大笔钱,你还杀人干嘛?”

海盗头子道:“哦?照你这么说,你是想拿钱换人了?不过你一个酒吧老板,能有几个钱?我犯不上费这个事。”

李易道:“你看看我。”

海盗头子愣道:“你小子发傻啦?我看你干什么?”

李易哈哈大笑,笑的众人都感奇怪,海盗头子大怒,扬手又是几鞭子。

李易吃痛,便不再笑,道:“喂,你要是把我打残了,可就换不到钱了。你看看我值多少钱?”

海盗头子道:“换什么钱?你能值多少钱?”

李易道:“我出不了多少钱,不过我舅爷爷能出不少钱。”

海盗头子道:“你舅爷爷是谁?”

李易道:“在东南亚还有不知道他的?我舅爷爷姓陆,名叫陆亭候。”

这一下一群海盗都愣住了,陆亭候的名字他们自然是听过的,没想到是这个李易什么舅爷爷。

海盗头子道:“小子,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陆亭候是东南亚首富,你会是他亲戚?”

李易道:“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我舅爷爷家资巨富,他一定会拿钱赎我。”

海盗头子道:“那他为什么叫你在海州当个酒吧老板?”

李易道:“我又不是新加坡人。我不愿意入新加坡国籍。一直留在大陆。我不大懂经营,没什么才干,我舅爷爷也不怎么重用我,所以我就留在海州开几家酒吧,开几家会所,开几家酒楼,也算是玩玩,并不是正经做生意。”

李易心道:“陆亭候你个老鬼,老子今天当你晚辈,明天就是你祖太爷爷。非得把这个便宜场子找回来不可。”

海盗头子看李易说话的神情不像是假的,可是这番话的内容却十九不信,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自己从这一带海域经过。然后抢了一艘船,然后遇到个大铁箱子,然后从箱子里唰的一声跳出来一个人,最后这人竟然就是陆亭候的亲戚。扯哪?!

海盗头子道:“我信不过你,不过暂时当你说的是真的。那我问你,在集装箱里干什么?你跟吴明宇是什么关系?”

李易道:“我舅爷爷有个爱好你可能不知道,他最喜欢吃稀有动物,同时我舅爷爷还吃这个……,这个‘药’膳。

本来这次到海州,跟往年一样。到吴明宇的场子里开宴会,遍请会员,可是中间却出了一点小意外。

吴明宇有个兄弟叫朱长有,是‘春’风楼的老板,他帮着抓了一个国家顶级厨师。而这厨师正是我舅爷爷想要的,因为这人会做一道菜,叫碧血凝‘玉’还颜汤。全国只有他一个人能做。

这道菜是‘药’膳,据说吃了以后能叫人长寿,返老还童什么的。其实这种事我是不大信的,但是我舅爷爷年纪大了。这一辈子又最偏爱此道,对这种事特别相信。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我舅爷爷打算第二天就把钱带来,把那个厨师接走。可是当天晚上,这个厨师竟然在朱长有手里丢了。

你想想这个道理。一个厨师被黑帮抓了,竟然就能丢?谁信?肯定是吴明宇跟朱长有把人暗地里藏起来了。然后想囤积居奇,叫我舅爷爷多出价钱。

钱无所谓,可是这口气咽不下去,我舅爷爷也是老江……,也是老谋深算了,明知道就是吴明宇玩手段,所以很生气。

他本来没叫我帮忙查这事,但是我这人好动,又多事,那天喝了点酒去‘春’风楼捣‘乱’,想把这事查明白了,给我舅爷爷也出点儿力,帮个不忙。后来无意中发现他们把这些稀有动物搬到货车上,看样子是想送走。

我当时也是没多想,一冲动,就偷偷跳到集装箱里,想看看他们搞什么鬼,顺便查查那个厨师到底在哪。哪知道后来就到这了。以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这番话是李易现编的,有真有假,看起来倒也有些道理,可是却还是相当匪夷所思。

海盗头子道:“吴明宇的手下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你是东古人,在海州开酒吧,才来了没多久。没听他们说你跟陆亭候认识。”

李易道:“他们知道个屁,这种事能叫他们知道?我留在海州也算是我舅爷爷的一个耳目眼线。”

海盗头子想了半天,把冥蝶拿了出来,在李易脖子上一抵,道:“你一个少爷羔子,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刀?”

李易道:“这是我‘花’三万块钱从一个叫尺三北的老头手里买的,平时打架用的着。”

另一个小海盗道:“大哥,别听他的,这小子满嘴喷粪,没一句实话。咱们可别上当。”

李易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扭过头去。

海盗头子还真有些犹豫,心想这事奇怪的很,如果这个李易真的是陆亭候的亲戚,那可是不小的一只‘肥’猪。

李易虽然故作闲暇,心里却打上了鼓,不知道这海盗头子是什么心思,只要对方一切断绳子,自己跌下去那就死定了。

隔了好一会儿,海盗头子才道:“这小子先不能杀,留着他有用,咱们回头查一查。要是他耍咱们,就把他活活烧死。”

几个小海盗过来给李易解开,提着李易向回走,走了没几步,便来到一处山‘洞’,把李易向里面一丢,李易四肢麻木,动弹不了,重重的跌在地上。

吱的一声响,山‘洞’‘门’口的铁栅栏关上,看来这个岛是海盗们的聚居之所。

李易活动了一下手脚。一个小海盗走过来。隔着铁栅栏扔了几块鱼干过来,又丢了一罐罐头。

李易早就饿的不行了,狼吞虎咽的把东西全吃了,吃过之后口渴的厉害,却没人来送水。

李易喝道:“有水没有,有人没有,来人送水啊。”

却没有人理他。

李易见这铁栅栏‘门’虽然粗糙,却十分结实,用力摇了摇,根本摇不倒。可惜冥蝶被夺,光凭手劲是折不弯的。

李易只得坐下,用舌头搅动口腔,生出些津液来。勉强能够解渴。

太阳渐渐落山,李易才知道这是夕阳,心里忽然想到一首诗里的两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李易也忘了这两句诗是什么时候学的了,意思似乎是探讨人生哲理,可是仅就眼前的情况来看,也‘挺’适合的。

太阳终于落山了,山‘洞’四周都是长长的影子,李易听着‘潮’水声。渐渐的入睡。

睡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忽然听到岛子上有枪声,李易翻身坐起,向外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想必是在岛子的另外一边。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影走了过来,当先一人正是那海盗头子。

这些人走到近前,海盗头子道:“快,快把他拉出来。”

李易道:“带我去哪?”

一个小海盗道:“少废话。”

说着便来开‘门’。李易心里暗喜,却装作慌张的样子,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拿钱赎人,你们可不能不讲信用。”

这些海盗也不理他,开了‘门’。便来提李易。

李易见‘门’外有人用枪对着自己,知道在里面不能动手。当即随着那人一抓,便到了‘门’外。

李易身子刚一出来,立即身子一坐,把拽自己那人拉到身前,拿枪那海盗本能的开枪,这一枪却打在自己人的身上。

李易拿这中枪的海盗当成挡箭牌,斜着向外一冲,看似跌跌撞撞,实则很有章法,他这一冲,便躲开了对方的正面,对方要想开枪,便得甩臂,那就有了缓冲的时间。

海盗头子大怒,也拔出枪来对着李易就是一顿‘乱’‘射’,李易却早已闪到了一块大石的后面,手里那海盗早就成了筛子。

李易左手在膝边‘摸’出两枚硬币,对着前面打出去,当当两声,海盗头子大叫,显然打掉了他手里的枪。

李易的刀被搜走了,可是身上的暗器却还在,他全身上下都是暗兜,这样的衣服做好几套,这种‘门’道那些海盗哪里知道了。是以这些硬币还在。

李易高举手里这人,猛的抛出去,对方哎哟一声,有两人被砸倒。

李易不退反进,一个箭步抢到海盗头子身旁。

海盗头子极是凶悍,举拳便打,他虽然身强力壮,却哪是李易的对手,李易在他手腕上一抄,顺势一甩,道:“出去吧你。”

海盗头子头前脚后的被甩了出去,一头撞在石头上,登时鲜血四流。

旁边几个海盗冲过来,李易三拳两脚把他们打倒,另有一人见状不好,转身要逃,李易反手一块石头,正砸在他后背,这人站立不稳,向前扑倒,却正撞在一块尖石上,噗的一声,刺到眼睛里,‘抽’搐几下,便即死了。

那海盗头子受伤虽重,却没晕去,大吼一声,起身又冲了过来,李易对着他就是一脚,咯啦一声,把他肋骨踢断两根。

没想到这人极是武勇,身上虽疼,力气却大增,不向后退,反而向前,一把抱住李易的‘腿’,向旁一摔,两人同时摔倒。

这人看来练过一些摔跤的手法,虽然身子笨重,手脚却灵活,疼痛之下更是力大无穷,几个抓拿便抓住了李易的双手,李易用力挣了两挣,竟然没挣动。

这海盗头子吃了李易的大亏,恼怒异常,忽然哈的一声,举着李易站了起来,对着前边的悬崖就冲了过去。边跑边道:“老子杀了陆亭候的孙外甥,也够本了。”

李易大惊,忙道:“你爹才是陆亭候的孙外甥,老子才不是他亲戚。”

海盗头子本已冲到悬崖边上,一听这话,不禁站住,道:“你说什么?你骗我!”

李易双‘腿’一摆,踢他后脑,道:“老子不骗你骗谁?”

海盗头子后脑中‘腿’,头脑一阵晕眩,向前一扑,把李易抛了出去。

李易有如腾云驾雾一般,身子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双手双脚不住的挣扎,却什么也抓不住。

忽然左手像是抓到了什么,这时不管是什么了,忙五指一拢,抓住那东西,手臂一缩,借力‘荡’回,却原来是根树枝。

李易刚刚‘荡’回到树旁,手上树枝却承受不住他身子,啪的一声断了,李易呼的下,又向下跌去。

李易再要去抓什么东西,却是什么也抓不到了,李易把眼一闭,知道这次真的完了。

忽然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冲了过来,相继飞身而起,扑到李易近前,前面那人一把抓住李易左手,这人被李易向下一带,也急坠而下。

后面那人立刻抓住前面这人的脚,可是下坠之势太甚,三人一起下坠。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也冲了过来,抓住第二个人的脚踝,他被前面三人一带,半截身子也已下滑,这人反应极是迅速,猛的反手一勾,挂在了悬崖边上。哪知岩石不牢,啪的一声,碎了一块,四个人同时向下跌来。

李易在这一瞬间不知道救自己的是谁,身子下坠之势只是缓得一缓,便再也不停,眼见四人要齐齐坠下,忽然李易觉得身子一顿,便慢慢的又再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