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太子有妙计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489太子有妙计

别看这女的又疯又癫,这番道理分析的还真是正确。

李易等人立刻来了兴趣,纷纷问道:“那都查到什么了?”

何莹道:“刘平安这次派了一个心腹手下,叫什么曾中华的,带人出去打探陆老头儿的情况。

陆老头儿来海州投资,当然要办很多事,每天都很忙,那个曾中华就带着几个人天天跟踪,查看老头儿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出来办事,又累心又累身,男人嘛,累了就要找乐。曾中华叫手下几个人盯着,自己却去洗浴中心玩,刚开始玩的挺痛快,后来玩腻了,就得换换花样。

你们知道的啦,像我们这样的青春玉女学生妹,当然是这些人的目标了。”

李易听她说的越来越露骨,忙叫前台服务员把路小花领了下去,路小花一脸的不高兴,噘着嘴走开了。

只听何莹继续道:“我早就把这事跟我那几个好姐妹说了,叫她们帮我盯着,一有机会就跟曾中华推荐我们。

果然,就在昨天,那个曾中华说要换个学生妹玩玩,老娘我当然亲自上阵了。李哥,为了帮你查事情,我可使尽了浑身解数,又是冰火九重天,又是初恋的感觉,又是倒挂……”

李易连忙摆手,道:“好好好,捡重要的说,捡重要的说。”

何莹道:“切,你不爱听,我还不稀罕说呢。后来老曾被我调教的舒舒服服的,爬在**起不来。我就问他最近忙什么,他就发牢骚,说老板就爱使唤人,叫手下人忙东忙西,又没有什么油水好处。

我说那你就别忙了,随便编个谎话糊弄过去就行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老曾就急了,说老板交待下来的事,谁敢糊弄?那还能在海州混?

我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啊?他先是不肯说。后来被我一激就说了,说他在盯一个大老板的梢,探探这个东南亚来的大老板每天都干些什么。尤其是私人时间里都干些什么。

我说我听说了,不就是陆亭候嘛,一个干巴老头子能干嘛?既没有你这么帅,又没有你这么有力。

他就说这老东西可了不起。是东南亚首富,而且是个老江湖老油条了,说太子他们家在东南亚也有些大生意,但是斗不过陆亭候,被这个陆老头儿使手腕给逼到了绝路上。

现在眼看生意就要赔了。这一赔就是五千多万,所以必须得知道陆老头的一举一动,有必要的时候,就得咔嚓他。

只不过老东西也不是好惹的,想做了他或者设计害他可不是容易的事。

我说那就认输了呗,他们刘家有的是钱,还在乎这五千多万?

老曾就说我没见识,说输的只不是五千万。还有以后在东南亚的整个市场。又说什么商场如战场。凡是大生意大斗争,一输就是链条反应,可输不起这一次,只能进不能退之类的。

我说既然老东西太厉害,手下人又多,就得想个别的方法做了他。不如叫我去施展**功夫。叫他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东西精尽人亡。”

李易听的直咽口水,忙道:“小何。小何,你听我说。有些太敏感的词儿就避开不用,我们都听的懂。”

何莹道:“你到底听不听?我可要说到关键的地方了,还挑三捡四的,不听算了。”

周飞一拍桌子,道:“你说不说?”

何莹忙道:“说,说,我也没说不说呀。”

何莹心里暗自咒骂,却只好继续道:“后来老曾就忽然一脸神秘的跟我说,‘你懂个屁,老东西不近女色,人家保养的好,八十岁看着就像六十岁,比你皮肤都好。这老东西听说拿女人的奶水和月经入药,养颜美容,精力充沛。’

我说那不成了娇怪了吗?老曾说那可不,对付这种人可用不上你的那种手段,我们太子自有妙计。

我就问什么妙计,他却不肯说了。我心想要问也不急于一时,就又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简直爽到了极点,后来我再一问,这个软脚虾就跟我说了。”

李易等人听的就是这个节骨眼,忙道:“他都说什么了?怎么对付陆亭候?”

何莹却向秦少冰一笑,道:“帅哥,知道冰火九重天不?你没试过吧?我可……”

周飞伸胳膊挡住秦少冰,一张满是横肉的脸转到何莹面前,沉着嗓子道:“我没试过,你叫我试试什么是冰火九重天。哪那么废话,说。”

何莹心道:“死丑鬼,早晚有一天切了你丫的。”

她不敢再吊大家胃口,只得道:“老曾说太子自有妙计,太子说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这老东西喜欢吃稀有动物,什么熊猫,又是什么大象的,所以这才是突破口。

我说那就是下毒呗?谁猜不出来呀?老曾忙堵住我的嘴,吓唬我不许声张,要不然就把我杀了,我只好点点头。

老曾说太子抓了个厨子,全天下只有这个厨子会做一道菜,而这道菜是陆老头一直想吃的,说吃了以后就会返老还童。

所以太子偷偷抓了这个厨子,威胁他,再把放出来,叫他在陆老头儿的菜里下毒。”

众人一听,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个计划前后一分析,确是妙计,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陆亭候干掉,等他死了,再把姜丰年杀了灭口,死无对证,那刘家在东南亚的生意脚跟就站稳了,再也没有对手了。

李易心道:“刘平安能拿什么来威胁姜丰年?多半就是姜丰年的女儿左玉容。看情形,左玉容这个时候应该在刘平安的手里。

左玉容很久没去酒吧上班,酒吧的人都知道她跟一个有钱的老板好上了。而这个老板又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外籍老板,说不定这个蒋达成就是刘平安的手下。

刘平安不露声色,就把这事给做成了。算的上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陆亭候被毒死以后,他的家人就算事后想查,也未必能查的出来这事是刘平安干的。”

刘平安在李易的心里是个坎,这个坎始终迈不过去,心想刘平安想害陆亭候。这是狗咬狗,自己不用管。乐得看这两个王八蛋互咬一嘴毛。

但是姜丰年却不能不救,况且如果陆亭候死了。刘家的势力就会更大,现在的局面就是,宁可帮陆老头,也不能叫刘平安胜出。

李易原来一直以为刘平安抓了姜丰年。是为了叫陆亭候跟吴明宇之间发生矛盾,现在一看,这种想法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单纯幼稚了。

如果仅是为了这个目的,刘平安根本没必要这么做,因为从生意场上看。吴明宇哪是陆亭候的对手?这种做法有些儿戏。

原来刘平安的终极目的竟然是毒死陆亭候,并不是要用姜丰年跟陆亭候做一笔交换生意,也不是单纯为了挑拨陆亭候和吴明宇之间的关系,更不是为了叫陆亭候吃不上那道菜,从而叫他失望。

刘平安冒险叫人抓走姜丰年,一是为了阻止姜丰年给陆亭候做那道碧血凝玉还颜烩。二是要逼姜丰年下毒。

因为一但陆亭候吃了这道菜,不管这菜是不是管用,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再害陆老头儿了。

这老东西平时一定谨慎的紧。想在他日常生活当中给也下毒。恐怕不是很容易,暗杀更是困难。或许只有从姜丰年身上才能找到下毒这样的一个突破口。

刘平安这么急着下手,照此看来,在他们双方的生意对决当中,刘家的处境可挺惨哪。

众人都不说话,看李易坐在那里思考这件事。

李易忽然抬头对何莹道:“那你刚才说知道姜丰年的下落。他在哪?”

何莹道:“老曾没跟我具体说,但是我听老曾话里的意思。姜丰年并不在刘平安的家里。

刘平安把人抓回来以后,好像给他帮忙的那几个人中途又把厨子带走了。要跟刘平安索要更多的钱,现在双方还没谈好价钱呢。”

李易手心出汗,就知道眼前这是个机会,心想难怪那个会使拍花药的人要住到东岭子区那么远的地方,找个不起眼的破旅馆,肯定是在躲避刘平安的追查。

自己在海上耽搁了四五天,看来双方目前还没谈好价钱。刘平安舍的花钱,这几个会用拍花的人可能不敢轻信刘平安。

自己不在这个时候出手,更待何时?

李易想到这,眼中又闪出异样的光芒,道:“好,大家这几天低调行事,别给人察觉了,有什么意外立刻通知我,刘平安不好惹,万一你们所做的事泄露出去,我就怕他去找你们麻烦。

正好今天晚上那个小痞子要从那人手里拿药,这事咱们得去管管,顺便抓人问话。”

巩兵他们忙了一晚上,这时又累又困,李易便叫前台拿了几万块钱出来,分给大伙,这些人说什么也不要,李易执意要给,大家只好收着了。

盯着小痞子的那个小兄弟给巩兵回话,说小痞子白天一直在家里没出来,巩兵也就放心,又叫来另一个人跟他换班,自己则就在李易的酒吧睡下,等着晚上行动。

项东喜也给项东来回话,说白天没见旅馆里那人出来,至于他的同伴是不是出来了,就不认识了。

李易觉得项东喜太辛苦,便叫他暂时先回来睡觉,可是项东喜却不肯,怕白天出现意外,又没有别人见过那人的面,非要自己盯着。

项东来心疼他哥,便去替换了,兄弟俩交替睡觉,就这么一直盯梢。

丁小秋和何莹现在没什么事,丁小秋本来想留下帮忙,李易却劝他回去休息。

何莹想留下“休息”,李易却劝她回去。气的何莹大骂李易过河拆桥。

秦少冰一直冷眼旁观,忽道:“你别啰嗦了,今天我跟你去转转。以后李易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李易一愣,何莹却高兴的跳了起来,拉着秦少冰向外就走,道:“没有保时捷也没关系,冰哥哥,你什么都不用干,往我身边一站就可以了。给你小妹儿增点儿面子。”

秦少冰淡淡的道:“我可没答应别的,只是玩一晚上,你可别多想。”

何莹道:“不乱想。不乱想,我明白。”

回头对李易飞吻一下,兴冲冲的拉着秦少冰跑了。

李易看着秦少冰的背影,心里暗道:“兄弟。哥对不起你。”

李易晚上要有行动,便找了个安静的包间打坐,久久不能静心,直到过了一个多小时,这才静了下来。打坐了两个多小时。这才入睡。

晚上天色渐黑,李易醒转,招呼大家出去吃过饭,叫李国柱和江大同看家,带着巩兵和周飞就要出去,三人刚刚上车,李易忽然想到了路小花,这孩子的特异功能可不能不用。便把她叫了过来。

路小花打游戏一直没过关。心里正没好气,李易叫她跟着去帮忙,她却不肯答应,道:“你把那个叫梁小好的女的赶走,我就跟你去。”

李易把她拉到一边,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小好阿姨跟你有什么关系?她又没影响你?”

路小花哼一声。道:“这人天天笑眯眯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我不喜欢她。”

李易也有些生气,起身道:“那算了。你自己在家玩吧,我们得走了。”

路小花急的要哭,忙拉住李易的手,道:“那我跟你去还不行吗?”

李易心想这小孩毕竟还是好对付,叫你跟我斗,小样的。

哪知他却忘了路小花对他不用触摸就能感觉到他的内心想法。路小花把李易的手用力甩开,道:“我不跟你去了。”

李易一看时间太晚了,也没闲心跟孩子在这闹,心想不去就不去吧,自己总有办法解决。

他这么一想,路小花反而快步跟了上来,也不理李易,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李易等人哈哈大笑,看看时间,正是八点,这就开着面包车出发。

既然已经知道那人要去跟小痞子见面,众人也就不再去东岭子区那么远了,索性就来个守株待兔,直接到新东区去等着。

李易问巩兵那小痞子刚跟网吧打过架,会不会再来?

巩兵笑道:“这人没记性,跟我们打架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第二天还来,我们也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反正也是赚钱。”

李易一笑,心说天底下的小痞子小混混都是这个德性,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车子到了新东区项家哥俩的网吧。项家哥俩不在,这网吧是他们的小弟兄帮着照看的。

李易给这网吧投了不少钱,又拉他们入了会,本质上已经是网吧的大老板了。

那些小弟兄们一见大老板来了,都十分兴奋,过来要跟李易打招呼,李易忙轻轻摆手,叫大伙禁声,以免引人注意。

几人在角落里找了位置坐下,巩兵吩咐手下人别声张,一切都跟平时一样,又向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一指,对李易道:“李哥,那个姐妹儿就是,新来的,我们都叫她左咪咪。”

李易奇道:“什么?那是为什么?”

巩兵小声道:“你留心看,她左边的咪咪比右边的大一些。”

李易看了看,笑道:“哪里大了,看不出来呀。”

巩兵笑道:“看时间长了就能看出来了。”

李易道:“真别说,这个左咪咪还是有些姿色的,难怪那小痞子动心。对了,小痞子叫什么?”

巩兵道:“不知道叫什么名,别人都管他叫包子。按岁数应该高中毕业了吧,不过成天游手好闲,也不上学。”

李易便不再问,巩兵跟项家哥俩不断的通话,项家哥俩说昨晚那个人已经从旅馆里出来了,项东喜留守,项东来从后面跟着,看来再过一阵就能到了。

盯着包子那个小兄弟也给巩兵回话,说包子已给从家里出来了,在街边吃了碗馄饨,正在往网吧赶。

巩兵却问包子有没有买零食,那小兄弟说没买。

李易道:“问这个干嘛?”

巩兵道:“他今天有事要办,应该不会安心上网,所以才不买零食的。平时这小子却总是买一大堆零食准备包宿的时候吃。”

李易点头,觉得十分有道理。

大家计算了一下时间,看来再过不久人就要到了。

过了约莫十来分钟,包子果然来了,李易在巩兵的指点之下,向包子看去,见这人十八、九岁,一脸流气,总用眼角看人,弯着腰,晃着腿,脖子上还有个刺青,一看就是典型的不良少年,还是特没用特庸俗的那种。

包子见到巩兵,瞪了一眼,也没理会,交了钱要了台机器,坐下就打游戏,眼睛却不时的向左咪咪看去。

李易心里好笑,不便向他多看,就等着项东来的回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左咪咪在网吧里走来走去,就是不往包子身旁凑和。

包子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冲左咪咪一招手,道:“我这死机了,来看看,来看看。”

左咪咪横了他一眼,生硬的道:“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