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露出了杀机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一卷 少年不识愁 504露出了杀机

李易道:“哼,太子是什么人,你就算藏到天边去,也能找到你。暗青子,咱们一条路走一辆车,你们合欢帮的事太子根本不感兴趣,我们只想要人。不过如果你耍花样,那就是另一码事了。你跟万大哥之间的事,太子说不定也参与一下。”

暗青子冷冷的道:“太子想今晚交易?”

李易怕他再跟刘平安联系,便道:“太子全权把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就不用再去麻烦太子了。事情拖了这么久,你可真该死,不过太子有急事,不想跟你一般见识。咱们废话少说,晚上天黑以后在青马大厦外见面。”

暗青子道:“朋友,太子不差那五百万吧?这么重要的一个人,却只花五百万,似乎少了一些,我看不如先翻一番,就按我上次要求的价钱。然后再加两百万的辛苦钱。

你要知道,我为了藏这个人,中间花了多少辛苦?这份辛苦钱你们总得给吧?”

李易故意怒道:“好啊,我说你怎么不主动跟太子联系呢,原来还存着这个念头,还想抬价。你就不怕我们把你的事情抖露出来,叫万大哥知道?”

暗青子冷笑两声道:“你少拿万蜂来吓唬人,刘平安什么时候跟万蜂有关系了。你们之间的合作也未必愉快。反正我现在处境不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一拍两散。

其实就算你们要是敢玩什么手腕。那我也不怕。我随时可以走,万蜂抓不着我,而人你们也找不着。

嘿嘿,你们刘家在海州作威作福惯了,不拿旁人当回事,这点小钱都舍不得,你当我不知道刘平安要这个厨子有什么用吗?我太清楚了,东南亚的市场难道就不值一千二百万?

我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这个厨子反正也饿不死,我就养着他。他能浪费多少粮食?不过你要清楚,时间越长,价钱就越高。”

李易道:“太子想办成那件事,也不一定非得靠这个厨子。”

暗青子冷笑一声。道:“好,我看他有什么本事,反正我抓人也没费什么成本,手来擒来,大不了我把人沉到河里淹死,叫你们吃不着肉也闻不着腥。”

李易道:“那好,就一千二百万,咱们今晚交易,一手交钱,一手放人。”

暗青子道:“好。再见。”

滋的一声。挂了电话。

李易喘了几口气,只觉得跟这些人打交道,有些力不从心。

沙子忽道:“朋友,你放我走吧,我去帮你联系,你去提钱,我大哥可只要现金。”

李易嗯了一声,心道:“钱我肯定是不会给他,到时候不行就硬抢,我回去把阿国和大飞叫上。三个人联手,怎么也能把人抢回来。”

沙子在一旁道:“朋友,你还想什么?再不放我走,就被人发现了。”

李易道:“你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沙子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来铺到脸上,过了一会儿。撕下一层膜来,再看他脸上已经看不清麻子了。

李易一笑。伸手到他兜里把剩下的几张纸巾拿出来塞在怀里,道:“这些东西借我用用。”

沙子不答,只哼了一声,活动活动手脚,轻轻把门打开,向外看了看,正要闪身出去,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对李易看了看,喃喃的道:“价钱抬高一倍多,你一个人就做的了主?”

李易心里一凛,暗道不好,刚才急于邀暗青子晚上出来,答应的太快了,这种上千万的大事,刘平安的手下当然不能随便作主答应。

此时两人一个站在门边,另一个站在床边,四目相对,都是面无表情,站着一动不动。

沙子是很机灵的人,只是身处险境,这才没能仔细的想想,此时把刚才的事推想一番,忽然一下子起了疑心,李易从他眼神里就看了出来,这小子对自己起疑了。

李易心想自己虽然易容,但是这小子见过自己的脸,既然他已经起疑,事后肯定会通知暗青子,留下他的活口,对自己肯定不利。

不如把他做了,叫合欢帮的人发现他的尸体,反正死人嘴里什么也问不出来,说不定还会挑起曾文远跟暗青子之间的嫌隙,更利于自己救人。

李易心里想着,眼神里自然而然的便露出了杀机。沙子一直盯着李易的眼睛看,怎么能看不出来?

这两人都易容改扮,脸上都没有表情,只是一个眼神中露出怀疑,另一个眼神中露出杀机。

其实这两人的心理变化只是一两秒钟的事,却是变化极大。

沙子一看李易要杀他灭口,虽然身在青马大厦,十分危险,却也只能火烧眉毛,且顾眼前,轻呼一声,就要向外跑。

李易哪能叫他跑了,右手如手如电,嘭的一把已经抓住沙子的后领,用力向后一带,沙子不会功夫,被李易一把抓了起来,不禁发出一声轻呼。

李易吃了一惊,右臂急缩,左手内扣,正扣在沙子的喉头,沙子这一声轻呼便发出一半。

李易忽听外面有脚步声,知道有人听到惊呼,走过来查看,忙顺势向后一坐,后背着床,横着一滚,落到了床后地毯上,双手一合,咯的一声轻响,已经将沙子的喉头软骨掐断。

沙子双眼突出,舌头伸了出来,李易右手松开他衣领,右肘向他嘴上一压,将他的嘴堵上,沙子喉间的沙沙声就此也听不到了。

只听脚步声到了近前,门被人打开,李易向下一伏身,双手不敢随便移动,左手中指在沙子云门穴上一点。沙子虽然气闷难当。却再也动不了。

推门那人是个女服务员,见屋里没人,只是**有些乱,自言自语道:“嘻嘻,看来刚才玩的挺痛快,唉,灯也不关。”

说罢随手关了灯,把门一带,走远了。

虽然只是两三秒钟的时间,可是李易却出了一身的汗。等松开双手时,见沙子一声不出,一摸他脉搏,却是死了。

李易虽然不是第一次杀人。但这种情景却还是第一次,也不禁有些心慌。

李易喘了几口气,从沙子身上搜了搜,又找出一些小东西来,也不知是什么,随手揣在兜里。又把沙子的手机拿出来放在身上。再摸就什么也摸不到了。

李易本想把他的尸体带走,可是明知道这太难了,心念一动,把床板揭开,把沙子的尸体硬塞了进去。如果不是故意的掀开床板的话,除非尸体发臭,否则谁也不会发现尸体。

李易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把灯打开,对着镜子看看脸上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推开门,趁人不注意,闪身出去。

李易从七楼下来,到了六楼,回到姜小强那里。

姜小强见李易出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心里正着急,打了几个电话,李易都没接,这时见他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屋里只有姜小强在。那正和左眼圈子出去吃饭了,李易小声把刚才的事情一说。姜小强也吃了一惊,他可从来没杀过人,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原来还有这回事?那你晚上打算怎么办?”

李易道:“我来广宁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救人,晚上我一定要去。”

姜小强道:“李哥,那可有点冒险。”

李易道:“我做事向来只往前不后退。”

姜小强见他固执己见,也只好依他。

忽然暗青子给沙子的手机打来电话,李易接通之后,故作阴险的道:“暗青子,不是我不相信你,沙子老兄我暂时不能放,等晚上交易的时候,你交人,我交钱,我再告诉你沙老兄的位置,你自己去找。”

暗青子忍不住呸了一声,道:“好,晚上八点在车站前面纪念碑下面交易。”

李易道:“那可不行,一定要在青马大厦附近交易,如果你耍花样,我就叫我的弟兄们大喊,叫万大哥知道你就在附近,你看他怎么对付你。”

暗青子喃喃的骂了几句,直接挂了电话。

李易歇了一会儿,便从青马大厦里出来,打车来到旅馆,找到李国柱和周飞,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那两人一听也都替李易后怕。

李易道:“今晚上咱们都易容改扮,过去救人,最后不叫暗青子发现咱们的身份,叫他怀疑到刘平安身上。等救了人,咱们立刻回海州,八部会的事跟咱们无关,不用多管。到时候我把曾文远的这些事通过其它渠道抖露出去,叫他们窝里斗,万蜂的计划就不能成功,咱们就不用露面了,以免多树强敌。”

两人听后都点头称是。

李易把沙子的面膜样的东西拿出来,叫两人试一下,这东西果然有用,罩上之后,表情还能看出来,但是面貌却大为改变,还能改变肤色,只是不耐摩擦,也不能沾水。

李易三人没车,晚上办事没车不行,正要给梁华打电话,想借辆小型货车,忽然冯伦的电话打了过来。

李易一接电话,心里便是一喜,原来盼了很久的重修版保时捷昨天已经完全装配完了,冯伦从外面回来,听说李易现在正在广宁,便开车赶过来,还有一两个小时就要到了。

同时秦少冰给李易新装配的手机也完成了,冯伦一起带了来,这手机的功能现在极全,光是使用说明书就有厚厚的五十来页。

等了一个多小时,李易三人便出去,在门口等着,又等了十来分钟,便听到远处似乎轻微的有些响声,三人扭头一看,只见远处有一辆淡紫色的跑车正以一种十分美妙的感觉冲了过来。

同样是开车走直线,可是这车所形成的直线就那么与众不同,叫人一见之下,心里登时生出对直线的喜爱来。

大白天在大街上。车子当然不能全速开动。但是那种对速度的控制叫人感觉这车像是活的一样。

不大会儿工夫,车子已经开到了眼前,并不觉得这车如何减速,可是等到车子到了李易三人面前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停下来了,这种对速度的控制极为优美,叫人呼吸都为之一停。

车门慢慢打开,从里面跳下一个人来,正是冯伦。

李易见冯伦现在又黑又瘦,显然这段时间在外面装配车子。又累身又累心,辛苦极了。

双方见面自有一番欢喜,互述前情。

李易说起在广宁的经历,冯伦也是十分吃惊。知道这些事情极是难搞,总算是约了暗青子,今晚做交易,等把姜丰年一救走,一天云彩就都散了。

李易问起这车子现在的功能,冯伦脸上立刻浮现出一股狂傲的神情,道:“老大,你现在就放心吧,从今以后,你只要坐到这车里。我保你肯定出不了事。

这车现在后排的座位也十分宽敞,可以正常的坐四个人,坐不同的人数时,人坐在不同的位置时,车上的电脑都能计算出合理的参数,来调整车子内部的结构。

现在车身是钛合金的,一般的子弹打不透,除非用火箭炮轰。四面的玻璃全是防弹的,一般的子弹也打不透。

车胎如果被打穿,可以迅速的填补漏洞。并重新充气。这车子现在不怕水,不怕火烧,车内始终恒温,温度可以自行调节。

车子有精确的定位系统,我已经跟秦大哥的电脑联系好了。以后只要车子在地球上,他就能找到咱们。

另外车子如果遇到无法躲开的障碍物。也会及时的停下来,肯定不会出事,当然即使撞过去,一般情况下来说也没事。

车子也会对四周五百米之内的物体进行红外线等四种射线的扫瞄,能准确的把物体的轮廓反映出来。而且车牌、车子的颜色也都能变化。”

冯伦滔滔不绝的说下去,李易也没记住几句话,只是知道这车子现在除了不会飞,基本上什么都会。

冯伦道:“这车子的功能一直半会儿的我也说不完,而且有些功能我还没完全掌握,留着以后再说。你看看秦大哥给你做的手机。”

说着从腰上拿出一个手机来,这手机一拿出来,李易三人都啊了一声。

这手机简直太好看了,同样是淡紫色的外壳,上面有几条不对称的金线,在不同的角度下会显出不同的颜色,约莫手掌大小,握在手里时而温润时而清凉。

冯伦道:“这手机也钛合金的外壳,防水防火防电防摩擦,你用他当砖头砸锁都没问题。

手机也有定位系统,各种扫描,监听系统,可以开电子锁,另有几个监听器,老大,每个监听器可都二十来万,你以后可小心着点用。”

李易道:“那是当然,这还用你说。”

冯伦道:“这次的监听器上,两个面都有小尺寸的吸盘,肉眼看不清,但是只要碰在平面上,一般都能吸住,不用区分反正方向。

另外,在大概五十米的范围内,手机可以把监听器强力的吸回来。

总之功能很多,这个说明书你看一下,有些功能按键跟以前的手机都不大一样了。”

李易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摸摸车,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忽然想起一会儿交易时得用钱,虽然不打算给暗青子,但是总得准备一份假的。

当下由李国柱去买了几本a4纸,四个人按照百元大钞的尺寸剪了几堆,用纸带缚好,码到一只皮箱里,上面再用真币压住,大致数了数,应该够一千二百万。

这时已经是下午了,晚上八点还要办事,四人不再说话,便躺下休息。

时间一点点过去,四人都沉沉睡着,养精蓄锐。

终于到了晚上七点多,手机定的闹钟轻轻的响了,四人起床,收拾停当,吃饱了饭,上车直奔青马大厦。

天色已黑,车子在路灯下泛出宝蓝色的光,果然能够变色,车子开在路上,就像是船开在水上那么稳,不管是坐车还是开车,那都是一种享受。

车子越来越接近青马大厦,李易早将手机卡换到了新手机上,拨通了暗青子的电话。

电话里背景里传来一阵水流声,只听暗青子道:“朋友,钱带来了吗?”

李易道:“当然带了,都是现金,你呢?人带来了吗?”

暗青子道:“你放心,既然价钱都谈好,我不会不交人的,你们到小淮河边吧,就在红枫桥上。”

李易怒道:“不是说好在青马大厦边上吗?怎么又中途反悔?”

暗青子嘿嘿冷笑两声,道:“现在是在广宁,不是在你们海州,我说在哪就在哪,你还来不来,要是不来,我就把姜丰年扔到河里去,叫他到河里做鱼去吧。”

李易咬牙切齿的暗骂了两句,道:“好,你有种,等这件事办完了,太子会找你算账的。”

暗青子道:“那是以后的事了,咱们都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李易挂了电话,一查对方号码的方位,果然在小淮河边上,而那个所谓的红枫桥,正是上次救邓友连的地方。

冯伦告诉李易这个新手机能查出对方号码旁边五十米之内有几个开通的手机,这样就可以间接的知道对方带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