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凝玉还颜烩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07凝玉还颜烩

哪知陆亭候却说了一通叫我毛骨悚然的话来,我当时一听都吓的傻了,想不到他居然忍心这么做,本来对这菜谱抱着很大的好奇,这个时候却恨不能尽快离开陆亭候,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

李易、李国柱和冯伦一直围在姜丰年的周围听他讲故事,这故事又新奇,又有猩怕,很是吸引人,可是听到这的时候,三个人都不禁背后发毛,不知道将要有什么样可怕的事情从姜丰年的嘴里说出来。

三人盯着姜丰年的嘴,姜丰年双眼中闪出恐惧的光芒,呼吸也渐渐粗重。

李易看他很辛苦,便倒了一杯茶水,道:“姜师傅,你先喝杯水。”

哪知姜丰年啊的一声尖叫,手肘向旁一碰,把李易手中的茶杯碰翻。

幸好李易身手快,忙沉肩坠肘,右手外翻,斜着向外下一托,把茶杯接在手里,茶水只洒出小半。

李易把茶杯放在桌上,姜丰年连声道歉,李易道:“这不碍事的,姜师傅,你要是心里害怕,就不用说了。歇一忽吧。”

姜丰年喝了几杯茶水,起身活了动几圈,这才回到**,李易三人又围了过来。

姜丰年倚在后面墙上,慢慢的道:“当时我跟陆亭候说,叫那两个专家快协译,陆亭候却说道:‘丰年,你不知道,他们两个其实早在前几天就把整本书翻译完了。’

我当时一惊。说道:‘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呀?’我当时还在想。这肯定是陆亭候想把书里最为秘密的部分自秘起来,不告诉我。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陆亭候不跟我说实情,是因为他看我性子单纯,不忍做伤天害理的事,这才犹豫没跟我说。

可是他得知了全本的翻译之后,内心的越来越压抑不住,非要跟我说不可。而且他也知道,可能找遍全国再也找不出像我一样的厨师来了。

他能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和我偶遇,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所以他就只能叫我帮他。帮他把这道碧血凝玉还颜烩做出来。可这菜……,实在是太过伤天害理了。”

李易三人听他说了两次伤天害理,心里都听的奇怪,李易心道:“做菜有什么伤天害理的?撑死了就是浪费罢了。又或者是杀了什么野生动物,杀野生动物当然不好,可是也用不着强调伤天害理啊。”

李易笑道:“姜师傅,做菜有什么伤天害理的?难不成吃人肉?”

李易只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姜丰年却啊的一声,从**跳了起来,脸上肌肉不住**,显然是怕极了。

李易三人忙温言劝他坐下,姜丰年又喝了一杯酒,这才稳定一些。

只听他道:“你们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你虽然只是随口一说,却正好说中了关键。”

李易奇道:“难道陆亭候真的吃人肉?”

姜丰年双眼呆呆的望着前面,又进入了当年的情境当中,缓缓的道:“陆亭候跟我说,这道菜是他在古书上查到的,书上并没提这菜的名字。所谓碧血凝玉还颜烩,其实是陆亭候自己根据菜的特点起的名字。

木盒挖出来以后,封面上菜的名字是几个象形文字,那两个文字专家也没有翻译的出来。

原菜谱里的文字虽然大部分都能译出来,但是就是封面上这几个字跟菜谱内容的文字并不属一类。

陆亭候说他研究了很长时间。也研究不大明白这几个象形文字的意义,一直到最近,两个语言专家把菜谱的内容一一的翻译出来之后,前后一对照分析,他才领悟到了。

原来那几个象形文字描述的是菜的材料和制法中的关键部分。第一个文字画的像是头大身小的人形。这人形双腿细小弯曲,那其实是代表着婴儿。

人形的下面有一些波纹。一开始他以为是水,后来才知道是血,这个字的意思显然是从活着的婴儿身上取血。”

李易等人一听都不禁一阵恶心又是一阵愤怒。

只听姜丰年道:“第二个象形文字画的像是个三角形,三角形下面也有水波纹,这个三角形其实是女性**的意思,那水波纹自然是指经血。

这个字倒不难猜,虽然荒唐,却不算残忍,这两样血加在一起就是碧血了。古书上提到了这菜似乎跟血有关,但却没细说是什么血。陆亭候看出这是关键,所以自己给菜起的名字里,有碧血两个字,也是直到后来才知道血的品种。

而那凝玉,就是第三个字的意思,画的是一个大头人形,四肢中间弯折,下面是个山字形,这代表人在刑具上。

而那人形的头上却有一个三角。那三角其实是尖锐的石块之类,整个字的意思,就是一个人被绑在刑具上,用刀子或是石头敲开他的脑袋。”

李易咽了一口唾沫,隐约猜出这事不大对头,道:“姜师傅,你该不会是说取,取,取人脑子吧?”

姜丰年这次没有跳起来,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明显的表示认同。

李易和李国柱他们面面相觑,真没想到,古时候弄一道菜居然这么残忍。

姜丰年道:“这个人脑取出来以后,还不能煮熟,必须泡在特制的药水里,最后是要生吃的。脑是膏状的,这就是所谓凝玉了。”

李易一捂嘴,伸手叫姜丰年别再说下去,跑到外面干呕了好一阵,凉风一吹,稍稍好了一些。

冯伦也出来恶心了好一阵,两人这才回屋。

只听姜丰年继续道:“而第四个字的意思。是一个斜框。中间有两个短杠,那是肉的意思,而且是把肉切成条状。而根据书里陆亭候没告诉我的那部分内容来看,这就是人肉。

我当时听他说完这些,跟你们也是一样的感觉,本来我跟他很相投,聊的来,可是到了这时,我心里也被这种恐惧感所笼罩。

陆亭候却似乎没发现我的恐惧心理,他当时十分兴奋。跟我说了好多话,意思反来复去的,无非是说多年的心愿终于能够实现,如果这菜做成了。他会跟我一起吃。

他说他已经在村子里找到了合适的人选。那村子很穷,村里也有很多落后的民俗。

陆亭候给村里进了不少的农用耕具,买了村里有一户人家怀孕的寡妇。

那寡妇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生孩子,陆亭候只等她生了孩子,就抽这孩子的血,取这个寡妇的经血,再杀了这寡妇取她的肉。

而其它的相关的材料也都在那几天偷偷从村里运来了。陆亭候叫我在这一个月里准备其余的材料,等孩子一生,就立刻动手。

我当时吓的心跳都没了,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恶梦。我知道陆亭候势力太大,村子里又都是他的手下,如果我不答应他,没准他就把我煮来吃了。

于是我表面上假意答应,还跟他研讨做菜的细节,打算先呆几天,然后就偷偷溜走。

这一天,陆亭候忽然兴冲冲的来找我,说要向我介绍一种菜的吃法,我当时虽然要逃。但是看他兴奋的样子,还是很好奇。

当天晚上,陆亭候把我叫到一间大房子里,屋子中间摆了一张长桌,却什么菜都没有。

我问今天吃什么样。陆亭候却很神秘的笑笑不说话,后来他的手下从外面抬进一个大大的托盘来。我一看不禁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

原来这个长条的托盘里躺着一个人,是一个全身的女孩,双眼眨着,看样子也就十七八岁。我一看就知道了,这是肉胎盘。”

李易不懂,道:“肉胎盘?那是什么东西?”

姜丰年道:“肉胎就是指活人,盘就是盘子,所谓肉胎盘就是用活人做盘子,上面放上菜,这也叫人体盛。现在日本有这种饮食方法。咱们国家古代早就有了。那是皇权贵族的人****乐的一种方法。”

虽然姜丰年说的时候咬牙切齿,李易的脑袋里却浮现了了一副极为香艳的美图,不禁咽了咽口水。

姜丰年又道:“我们做厨师的,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东西,简直是对厨艺的侮辱,所以我站起来就走。

陆亭候一把拉住我,说:‘丰年,你先别走,今天这个肉胎盘跟普通的可不一样。’

我问有什么不一样,他说:‘你看看就知道了,新鲜的很。’

我慢慢坐下,陆亭候一挥手,他的手下立刻抬来各种菜肉,又有一大桶酒。

这些人先是用酒慢慢倒在那女孩身上,其实那那女孩上来之前就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的了,这么倒酒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倒完了酒,陆亭候亲自给这女孩擦拭,当然,女孩的口腔、腋窝、下阴和肛门都是陆亭候用舌头舔干净的。”

李易又咽了一口唾沫,心说这个陆大魔鬼还真会享福,以后不知道会怎死。

只听姜丰年道:“擦干以后,陆亭候用刀子把这女孩身上的毛发一一剃除,又用葡萄酒冲了一遍,再用豆皮把残酒吸干。

我原以为他接下来就会叫人把菜码在女孩身上,谁知他给女孩喝了一种**,我闻起来有些酒的气味,却知道不是。

那女孩喝了以后,慢慢的睡着了,接下来……,接下来……”

姜丰年周身擅抖,虽然他没接着往下说,但是李易等人都感到了一种无限升级的恐怖感。

姜丰年似乎鼓足了勇气,这才缓缓的道:“接下来,陆亭候取出,取出一柄小小的银刀,一刀,一刀切在那女孩的上。”

李易三人啊的一声,不由自主的身后向后撤,真没想到陆亭候居然这么变态残忍。

姜丰年回想往事,怕到了极处,却反而镇定下来。慢慢的道:“我当时吓的起身想走。可是双腿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陆亭候坦然自若,就像是吃家常便饭一样,一点点的把……,把那东西切了下来,伤口却没流多少血。他把肉放在盘子里,切成了小块,连吃边说道:‘这肉胎盘与众不同吧?我已经提前叫他不吃饭,不喝水,只喝特制的药水。现在他的肉质十分鲜美。不用任何材料。’

后来,后来,我就这么盯着他,看他把这女孩活活的。吃,吃了。女孩一点表情也没有,那肯定是喝了药之后昏迷不醒,但是,但是,她还活着啊。

陆亭候吃了一阵就吃饱了,最后一刀切在那女孩的脖子上,这一次那女孩的血流了出来,陆亭候用一个碗盛好,滴了几滴药水进到血里。血就凝固成了膏状。

陆亭候又把这血一点点的吃了,这才叫人把女孩拉下去埋了。

陆亭候站起身来,转到我面前,我看他眼睛里闪着精光,像是要吃了我一样,可是他脸上却还笑着。

他什么都没跟我说,只是拍拍我的肩膀,叫我下去休息。第二天吃过饭,陆亭候忽然问我有没有发觉饭里的肉有什么不同?我那天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那女孩被切的鲜血淋漓的惨状。所以饭菜都是陆亭候的手下人做的,当时并没察觉肉里有什么异样。

可是陆亭候这一问我,我立刻反应过来,觉得菜里的肉确实有些不同。

陆亭候说道:‘我看你心里好像对这道大菜存着一些顾虑。你要知道,一个厨师如果心中有障碍。那他所做的菜也不会好的,吃起来一定是特别的凝重。

所以我为了解除你的心理顾虑。叫人在做菜的时候,特意往里加了一些人肉。你放心,是未经人事处女的臀肉,保证新鲜。’”

李易和冯伦本来刚吐完,这时没等姜丰年说完,两人又捂着嘴跑了出去,蹲在外面地上就开始狂吐特吐。

直到把胃和大肠里这点东西全都吐干净了,这才互相扶着,摇椅晃的回来。

李国柱经历的辛苦很多,听姜丰年说这邪,只是感到愤怒,却不如何恶心,是以一直没什么事。

李易和冯伦两人回到屋里,一头栽在**,只觉腹中绞痛,却再也不想吐了。

姜丰年长吁了一口气,道:“当时那一幕一幕,压在我心里很多年了,今天能一气说出来,总算是胸口舒服了一点。”

李易的好奇心还没得到满足,虽然感觉辛苦,但还是想听姜丰年继续说下去。

姜丰年继续道:“我当时听完傻在当场,陆亭候很得意的对我安慰了几句,叫我继续准备材料。

又过了几天,那寡妇忽然肚子痛,看样子要提前生产,只是生不出来。我白天看陆亭兴奋的不得了,心想晚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于是当天晚上,我趁人不备,什么东西都来不及拿,就借着夜色偷偷溜走了。

那村子四周百十里地内都没有人烟,我当时什么也顾不上了,黑暗中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前跑,虽然后面没有声音,可是就像有一群魔鬼正在追我一样。

我拼命的跑,跑了一阵,只听后面远远的传来人的叫喊声,原来陆亭候发现了,带人来追。

当时是山地,道路不平,不能走汽车,这些人都步行来追,我一看跑不了,就只得藏在一棵空心大树里。

我耳中听那些人从树的旁边经过,陆亭候在人群里不住的喝骂,叫人一定要找到我,我大气也不敢出,直到他们走的远了,这才出来。

我特意绕来一条道,谁知道半夜里看不清路,从悬崖上跌了下去。所幸那地方不太陡,我一路滚下去,虽然身上都是擦伤,但总算没有骨折。

最后我晕倒在山脚下的地上,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是被路过的部队货车队给救了。

那些当兵的把我带到他们在附近驻扎的营地里,给我治好了伤,问我的来历,我也没敢提陆亭候的事,就胡乱编了一段话。

过了几天伤养好了,正好部队也要换地驻扎,我就从那里出来,吃了好多辛苦,这才回到大城市。”

姜丰年说到这,李易三人这才长出一口气。

姜丰年道:“虽然我逃出来了,天天面对灯红酒绿,可是那段时间的事情却一直压在我心里。

我已经离了婚,又不敢抛头露面,也不敢叫本名,就改改了名字,在当地一个小饭馆里找了一份工作,天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活着。

哪知没过多久,陆亭候的人就找了来,我当时没有办法,只好逃了。就这样一连换了三个城市,总是呆不了多久,就有人找来。虽然没有找上门,但是在同一个城市里,总是叫人心慌。

后来我想起一件事,陆亭候跟我聊天的时候,曾经说他的老家是在海州,我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如就直接藏到海州。

我一咬牙就真的到了海州,不敢当厨师,也不敢用真名,就在后厨做些杂活,把自己弄的胡子拉碴,叫人认不出来。

果然就这样一直过了好几年都平安无事。后来我一打听,陆亭候已经改了外国国籍,长期定居在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