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往日的风采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11往日的风采

曾文远气的头顶冒烟,心中暗骂:“李易你个挨千刀的,等我眼前的事情一了,我要是不在你身上捅几个窟窿,我就不姓黄!哎?我姓什么来着?妈的,气糊涂了,我姓曾。”

今天要开香堂,曾文远太忙,抽空跟李易嘀咕了几句,这就得离开去办别的事,走之前,曾文远道:“李易,大家也没什么交情,这就是一笔交易,我希望你信守诺言,否则我也不会怕你多嘴,周飞是一定要死的。到时候大家一拍两散,你自己看着办。”

李易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曾文远似乎很不放心的看了李易一眼,转身要离开,李易心念一动,迅速从手机上摘下一个信号接收器来,轻轻一弹,便沾到了曾文远的衣角上。

这信号接收器只是个薄薄的圆片,从外表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很容易叫人误认为是不干胶,颜色也灰白灰白的不大起眼,沾在衣角上看不出来。

曾文远走后,李易出了一头的汗,沙子的尸体一被发现,李易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算是急中生智,把曾文远糊弄了过去。

李易心想最好探听出来周飞被他们关在哪,暗中去把人救出来,这才用暗器手法,把信号接收器沾到了曾文远的衣服上,好歹也偷听一下他私下里都说什么,如果有关于周飞的只言片语,立刻就去救人。

李易回到房里。打开手机试着调频。这手机的功能太多,李易也没耐心一样样的查使用说明书,就自己尝试着来。

一开始全是杂音,乱哄哄的什么也听不清楚,似乎对曾文远远处的声音听的最清楚,李易调了几下,慢慢的对曾文远身边一两米之内的声音也听清楚了。

李易本想听些关于周飞的事情,却一句也没听到,曾文远一直在指挥手下人做事,看来忙的很。有时听声音。曾文远四周无人,便听他对自己喃喃咒骂,显然把自己恨透了。

李易心里好笑,暗想这几天广宁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看来有热闹可瞧了,想起自己这么辛苦,这一次最好在八部会当中得些好处,要不然就白来广宁一趟了。

到了七点多,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乌云压顶,看来真的下一场大雨,大雨过后,天气一寒,可能就要下雪了。

李易想起上次过年回家。在雪地里跟周成他们玩炮仗游戏,也不知道广宁的雪天会是什么样。

忽然又想到了一张脸,李易的嘴角不禁露出笑容,那自然就是谈欣蓉了,李易知道她虽然生完了孩子,但是体形一定不会有什么改变。她现在一定没有在想自己,而是在想段凯东那个死鬼。嘿嘿,这死鬼不知有什么魅力,这么吸引谈欣蓉这样的美女。

到了七点四十多,霍老三忽然来找李易。道:“今天开香堂,会上一定争吵激烈,你看咱们该怎么办?”

这时沙子的尸体已被发现,李易手里确实失去了一个筹码,其实暗青子这些人心狠手辣。既使沙子还活着,还在自己手里掌握着。到了关键时刻,暗青子和曾文远也不会再顾忌沙子的性命。

霍老三这么问自己,显然是心里还顾念着自己的利益。先前受了曾文远的威胁,假意答应他要帮着万蜂说服巧手帮,霍老三也同意先演演戏,拖一拖再说。

可是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开过香堂就得见真章了,总不能一味的拖下去。

李易知道帮会的利益当然要大过自己的,见霍老三来跟自己商量,总不能就这么厚着脸皮叫他还假意答应,一但事情定下来,再要扭转可就来不及了。

忽然李易脑子里一闪,想到一个主意,道:“二爷,我正在暗中打听周飞的下落,也许很快就有结果。关于八帮的事,我本人也不是同意的,我看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下。

既然避不开,不如拖延些时间,一会儿开过香堂,咱们就一直不说话。等万蜂问到头上的时候,你再突然装病,装做旧病复发。帮里由你作主,万蜂总不能叫你带病答应吧。这样就可以赢得一些时间。”

霍老三缓缓点头,道:“这倒是个主意,可以争取一些时间,你看我装什么病比较合适?”

李易想到自己可以用点穴手法叫霍老三真的有些症状,只是这么做心里没底,霍老三本就身有残疾,万一点穴的力道方向没掌握好,恢复不过来可就糟了。

霍老三看出李易有顾虑,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最终还是不能答应万蜂这个无理的要求的,咱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能拖就拖了。”

李易道:“好,那咱们就干他一回,实在不行,我就给他搅乱,干别的不行,捣乱我还不会吗?”

正说着,合欢帮的人前来通报,说八楼香堂已经准备好,请巧手帮的人过去。

霍老三忙叫手下去找齐帮里的要紧人物,问李易是否一起跟过去看看。

李易知道一会儿熟人太多,要是遇到大头九、邵荣杰这帮人,十有八九要被认出来,便把沙子的那些易容面膜拿出来敷在脸上,把四边按了按,这才跟霍老三他们一起出来。

霍老三行走江湖靠的是巧手艺,虽然不大精通易容,但是看见李易这么做,也不觉有什么稀奇的。

巧手帮这次来广宁,帮里骨干来了一半,四个长老中安姨和光叔一起来,天叔年纪太在,在家留守,海叔忠于霍老三,也在家留守,以防家里有变。

这次把安姨也一起带来,李易知道也是为了防止这个老娘们留在海州。会暗中使坏。现在她虽然已经降级。不再是帮里长老,但是霍老三不为已甚,后来又叫她做回长老,只是罚去的两个堂口并没还给她。

李易换了身衣服,随着巧手帮的人出来,跟着人流向前走。

其余帮派的人也纷纷从房间里出来,大家乱哄哄的上八楼。一路上经过走廊时,李易见窗外一片阴暗,叫人心里压抑,和楼里明亮的灯光相比。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忽然外面打了个闪,像是把天也撕开了一半,一时间外面街上的车和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很快便隐在昏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了。

很快的,便传来一阵沉闷的隆隆的雷声,声音滚滚而来,经历数秒不消,人们纷纷看向窗外,走廊里谁也不说话,各想心事。

走到八楼,忽然听到镇黄河的声音道:“这点小伤算什么?都少说话了。”

李易见镇黄河坐在轮椅上,双手挥着,叫手下人别再说话。

这大厅就是上次万蜂见李易的大厅。大厅门口摆了一个关公的像,和真人一般高,关公的大刀上镶了一条金边,在灯光照射之下,显得十分耀眼。

万蜂早已站在大门口等着,筠舒站在他身旁,挽着万蜂的手臂,脸上笑咪咪的看着来客。

曾文远穿着红色的褂子,胸前是寸排骨头纽,脸上洋溢着笑容。左手拿着一把折扇,还真有些古意。

那个光头杜阔海却一脸冰冷的站在万蜂身后,似乎连眼珠都不动。

这走廊本就宽阔,八个帮派的骨干首脑齐集此处,也不显得有多拥护。

万蜂见人来的齐了。笑着上前几步,双手作势一按。道:“众位,众位叔叔伯伯,哥哥兄弟,大家好。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咱们八部会的八个堂口第二次聚的这么全。我万某人今天做东,请各位到广宁,我也尽一尽地主之宜。好,我不多说,咱们拜过关二爷,这就开香堂。”

说罢叫曾文远分派手下,给每个帮会首脑上一小杯黄酒,李易手里也分到一杯,大家在关二爷面前躬身行礼,将黄酒一饮而尽。

喝过黄酒,万蜂叫人打开大厅的门,引众人进去。

大厅门一开,众人眼前便是一亮,李易上次来过一次,没想到这几天的工夫,大厅里便重又装修一番,原有的物件都还在,又增加了不少东西,一时也看不清这许多,反正都是尽显堂皇的物件,只见大厅里一派宝贵之象,所有人的脸上都映出一层金色。

万蜂十分得意,当先开道,引众人走进大厅,大厅正中是一个长桌,紫红色的桌面,镶有金边,上面已经摆满了杯子。

万蜂走向首席坐在长桌的一端,陈筠舒坐在他的身边。万蜂伸双手向另外七个帮派示意,叫大家坐下。

桌上并没有摆放七个帮派的名号,七个帮派便在合欢帮帮众的引领下,纷纷落座。

皇家营镇黄河坐在万蜂左手边第一位置,周韵儿和甄小聪在他两旁坐下。

左手边第二位的便是鹰眼,这家伙脸上不喜不怒,双眼的眼神缩在里面,一看便是城府极深。

大头九郭慕则坐在他身旁,咬着牙,双眼向前直视,想是在想心事,李易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禁暗暗冷笑。

邵荣杰虽然受伤,却也来了,站在鹰眼的身后,他个子太高,在大厅里一站,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在鹰眼的另一边坐着一人,这人鼻子前面弯过来,形成一个极明显的钩状,双眼深陷,一看就是十分阴险的人。

这人李易以前没见过,见他坐在鹰眼的旁边,肯定地位尊崇,不知是什么人。

左手边第三位是左治会的闵虎,这家伙油光满面,身边也拉着一个美女,李易见过,那是青马大厦里的,想是闵虎好色,合欢帮又极力示好,把这美女赏给他了。

左手边第四位的却不认识,不过那人气派倒挺足的,大约六十多岁,脸色红润,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意思,就是脸上笑嘻嘻的,有些不庄重。

李易同一转念,便猜了出来,这人一定是万道教的所谓教主。就是不知道叫什么。

霍老三则坐在万蜂右手边第一位。信手和都邦坐在他下首,接下来是两个长老,李易虽然易了容,但是怕大头九他们从身形上认出自己来,他不想暴露身份,便跟姜小强、那正和左眼圈子他们站在后面人群里。

右手边第二位坐的便是西江帮的程康,程康一脸凝重,似乎有心事,他旁边便是郑国亮,却是一脸喜气洋洋。

右边第三位的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穿着也普通,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眼睛似睁不睁,坐在椅子里腰都直不起来。想来就是点子口的帮主了。

桌上除了这些人之外,各帮的其余骨干也都有座位,各自坐在本帮帮主的两边。

众人坐定,曾文远没座位,笑着亲自给七个帮中首脑倒茶,从巧手帮帮众附近经过的时候,似乎在找什么。

李易知道他是在找自己,想叫自己在现场再发挥些作用,便向曾文远扬了扬下巴,笑了一下。曾文远立刻明白。也报以一笑。

这时窗外已经像是黑天一样,天色如墨染,又是一道闪电打过,等轰隆隆的雷声再次响起时,大雨也下了起来,哗哗哗的打在玻璃上,当当作响。

万蜂笑着站了起来,举起茶杯,道:“众位,我今天太高兴了。没想到各位都这么赏脸,肯来参加咱们的大会。

刚才在门外我说过,这是咱们八部会八个堂口第二次聚会,我为什么要说第二次呢?

想必大有都知道,想当年咱们八部会声势极大。到了民国,更是了不得。别的帮派说咱们都是邪门外道,旁门左道,那是他们嫉妒。

可是到了后来,因为地域距离太远,就难免分崩离析,现在已经拆散为八个帮派。

而今天八派齐聚,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大家个个脸上有光,以后叫道上的朋友说起今天来,那也是一段佳话。”

说罢将手里的茶一饮而尽,将杯底一亮,道:“今天不能喝酒,我就以茶代酒,这第一杯是忠义茶,大家请。”

桌上在座的众人都依言举起茶杯来,一饮而尽。

镇黄河却嚷嚷道:“老万,你口才越来越好了,说这么多干什么,你老小子心里想什么,当我不知道?你向来小气惯了,会舍得请大家来吃你的花你的?哈哈,有话就直说嘛。”

万蜂也想把这话挑破,只是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虽然大家心里都有数,但就这么冒冒失失提出来,总是不妥当,显得自己没有风度。

这时镇黄河大大咧咧的把话挑明,正合了万蜂的心意。

万蜂一笑,道:“老甄总是这么性急,也好,反正也是要说的,我也就跟大伙说说。”

众人听他要谈到正题,不禁都坐直了身子。

外面雷声隆隆,雨越下越大,大厅里寂静无声,没人说话。

万蜂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陆续赶来,我先前跟早来的各位哥哥兄弟们已经简单的说了说其中的情况。

咱们八部会闹到今天这一步,八个帮派各有各的麻烦,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大家一盘散沙,不能团结。

谁都知道,合则力大,分则力小。咱们出来混江湖,为是的什么?不说那些高台教化的东西,咱们一为忠和义,二为权和财。

现在法制比以往的年月都严格了,大家捞偏门并不容易,各自守着一方,十分辛苦。

所以我就忽然产生个想法,如果能把八个帮派再变成八个堂口,汇合还原,变成原来的大帮八部会,那不管是白道,还是江湖上的同道们,又有谁能欺负得了咱们?

所以我今天把大家召集来,一是为了聚会,跟大家叙叙旧交,二来嘛,嗯,就是为了这个意思了。

我和几位同道商谈了几天,谈的很投契,很多朋友都同意我的想法,我也很欣慰。

但是咱们人多,想法自然也多,不知道其它几个帮会的大哥们是什么想法?

那么我就先说这么多,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畅所欲言,咱们也民主一些。哈哈哈。”

万蜂哈哈笑了几声,桌上却没有人说话,只听到窗外大雨如泼,唰唰作响,万蜂不禁有些尴尬,向曾文远看了一眼。

曾文远很想叫郑国亮、李易、闵虎三人先说,可是郑国亮毕竟不是帮主,程康又低着头不说话。

李易虽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但是他不是八部会的人,叫李易站出来说话并不合适。

而闵虎则帮会太小,人又糊涂,口才又差,虽然已经把他拿下了,但是只是想叫他助声而已,等大势将成的时候,再由他出来赞同,推动万蜂成事。这时叫他先说话,也不合适。

而万道教和点子口也是一样,帮会太小,跟别人又不大熟,总不能叫他们先说话。

曾文远有大才,知道这种事情谁先说话谁后说话,很有讲究,不能乱了顺序,一但错了顺序,极有可能前功尽弃。

曾文远怕冷了场,忙举起茶杯,高声笑道:“各位大哥,咱们在一起也聚了一些日子了,我跟各位大哥这几天畅谈纵横,对各位的胸襟十分佩服,各位大哥都是有志向有抱负的人,今天我大哥提出这个建议,众位有什么想法,可以先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