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镇黄河的人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31镇黄河的人

李易叫周飞把这些人分两批看押,给受的人先止血,这些人身上的家伙已经叫周飞给下了,敢情那高个儿和矮个儿同一批的人身上也都有枪,估计是没来的及拔出来。

周飞把两批人的家伙聚在一起,一共是十二只枪。

李易随手拿起来一只看了看,自嘲的道:“想杀我李易哪用的着这么多枪。”

周飞把李易的双刀还给他,道:“小易,咱们怎么审?”

李易一指那高个儿和矮个儿,道:“这伙人估计是皇家营的人。”

又一指第二批人,道:“这伙人我就猜不出来了。”

这时,江大同领着人回来了。

周飞怒道:“家里有事,你手机上没收到啊?怎么才回来?”

江大同很委曲的道:“有人在咱们酒吧砸场子,我带弟兄们去‘压盘’(镇压住)去了。当时太闹,我没听着手机响。”

李易一摆手,道:“算了大飞,不用问,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好把家里的人手都支外,他们好下手。”

众人正说着,钟子媚从外面跑步回来了,一进到院子里,见所有人都在,地上又坐着不少人,都是生脸,还堆着一大堆枪,便是一愣。

不过她向来对这些事不关心,用手巾擦了擦汗,便要回二楼,经过李易身边时,见梁小好全身湿透,只穿着薄薄的衣服。头发凌乱。而且明显里面没穿内衣,正躲在李易的身后,用眼睛瞟自己,便又是一愣。

李易正在处理正事,这当口也没时间跟钟子媚解释什么,再说也法解释,刚才要不是这些人闯进来,李易早就跟梁小好在浴室里叉叉圈圈了。

李易面对钟子媚的眼神,显得有些不自在,钟子媚想问些什么。但是当着众人的面,有些话她问不出口,便带着怀疑的眼光,看了看梁小好。转身就要上楼。

李易忽然急中生智,一推梁小好,对钟子媚道:“子媚,小好被水淋湿了,你带她到你房里去,给她换件衣服。今天有外人闯进来,你帮我保护好她。”

钟子媚站在那迟疑了一会儿,这才拉着梁小好上二楼去了。梁小好听说过钟子媚过去的事,知道这个年轻的姑娘,动不动就挖人眼睛。心里十分害怕,可是看钟子媚眼神中的敌意渐渐熄了,这才放心跟着她了二楼。

众人都知道家里有这两个女人,早晚要出事,可是一来事情太忙,二来这是李易的私事,李国柱和周飞他们对李易的私事向来不多嘴。

可是今天这一幕也挺戏剧化的,大伙都忍住笑侧过了身。

李易擦了擦头上的汗,心说幸好路小花这死丫头不在这里,要不然敌人当前还好说。自己家的后院可就要着火了。

这死丫头唯恐天下不乱,有她在这里煽风点火,自己的脑袋得一下子变大两圈。

李易正要审这些人,哪知冯伦开着车送路小花回来了。

原来冯伦今天跟女朋友出去吃饭,送了女朋友回家后。正好接到路小花的电话,叫冯伦接她回家。冯伦这才接了路小花回家。

路小花不知家里出事了,跳着跑进来,扯着大嗓门喊道:“家里人都死光啦,也不出来迎接我?我饿啦,我要吃……”

说到一半,向见院里一大堆人,地上坐着的那些人一看就是坏人,身上流着血,地上放着枪,路小花哪能不傻。

路小花吓的咽了口吐沫,忙躲到李易的身后,刚到了他身后,她自然不用开口问是怎么回事,一到李易附近就感觉出来了,可是同时又感觉出了另一件事,哈哈一笑,道:“噢,我知道了,你居然跟她一起洗……”

李易忙回身把路小花抱起来,捂住她的嘴,心里想道:“你别叫唤啊,可别叫你钟姐姐听到,要不然我打你屁股。”

路小花得理不让人,十分得意,在李易耳边小声道:“这回你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了,看你以后听不听我的。”

李易只好想道:“我听,我听,你少啰嗦。对了,咱们家里今天晚上来了坏人,你帮我摸摸,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

路小花大声道:“那还不容易。”

从李易怀里跳下来,双手叉腰,道:“说罢,先摸谁?”

今晚闯进来的这两批人只是受伤,神志却还清醒。他们刚才见一个漂亮姑娘从外面跑步回来,冷口冷面的,眼神却又极为犀利,见了李易他们也不打招呼,也不说话,就不是这家里的人似的,愣了吧叽的就从众人中间穿了过去。

而且这姑娘见了满地血,满地枪,满地的外人,居然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看见血和伤口的时候,神色木然,就好像看惯了打打杀杀似的。

而第二个回来的这个小姑娘,居然也长的可爱已极,却又像个公主一样,牛哄哄的说话,长的挺漂亮,可就像是没有教养一样。

而且李易抱着这个小姑娘,两个人挤眉弄眼的,像是在交流,可是李易却不说话,而那小姑娘却似乎能知道李易心里在想什么的样子。

偏偏这小姑娘又跳到地上,牛哄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罢,先摸谁?”这里人心里暗想:“难道叫人抓了俘虏,还能享受萝莉给按摩的高级待遇?”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两批人彼此之间都不认识,却在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李易这一家人,都他娘的有病。哪来的这么多女神精病,都聚到一起了?”

李易蹲下身来,看看这两批人,道:“几位。你们既然闯到我家来。我想你们肯定是认识我了。可是我还不认识你们。几位高姓大名啊?自报一下家门吧?是谁派你们来的?今晚我有幸接连遇到两批高人,你们彼此之间都不认识吧?那就自我介绍一下,互相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也是好的。”

这些人谁都不说话,都把头低了下去。

李易呵呵一笑,转到那高个的身边,高个儿先前撞到了头,这时已经清醒了。

李易道:“我先遇到的就是你们两个,你先说说吧?”

高个儿闭目无语,李易在他受伤的耳朵上一抓,高个儿痛的大叫一声。

李易道:“别耽误我时间。说吧。”

那高个儿还是不说话。

李易又看向那矮个儿,道:“你呢,他不说你也不说?”

矮个今晚倒足了霉,在水池里摔倒好几次。身上又中了好几枪,虽然都不致命,这时却也委顿不起。

李易道:“你在我面前装死是吧?”说着在他的弹孔上用手指一插,那矮个哪受的了,惨叫一声,仰天栽倒,不住的翻滚。

李易擦擦手上的血,道:“我向来不喜欢折磨人,不过我给镇黄河面子,放了他的人。他却给脸不要脸,接连派人来找我麻烦。面子是相互给的,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那高个儿吼道:“李易,你快把画交出来,我们皇家营的事你也敢插手?叫你以后死无全尸。”

那矮个虽然疼的直打滚,却也勉强坐了起来,道:“不错,这是我们八部会内部的事,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插手?你识时务的,就快点把画交出来。”

李易心道:“果然是镇黄河的人。”

路小花在一旁道:“你这么费事干嘛。叫我摸摸得了。”

高个儿和矮个儿不知道路小花在说什么,心里又同时骂道:“神精病,死丫头。”

李易不理路小花,又看向第二批来的那六个人。

李易道:“几位,你们又是哪路高人哪?我以前可从没见过?脸生的紧。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六个人都扭头不理。

李易看出其中一个白脸的是领头的。便对这领头的道:“你说说,谁派你们来的?你说了。我立刻放你们走,手枪照还。”

这领头的扭过头来,看着李易,忽道:“李易,你别在这装了,你不敢杀我们。你不用问了,我什么都不会说。如果我们今天回不去,你以后就别想好了。”

李易道:“哟呵,那你这是威胁我喽?你看我长这模样,像不像是吓大的?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那人冷冷的一笑,道:“李易,你以为你在海州这一阵子这么拉风,你就是号人物了?我告诉你,还差的远着呢。”

李易凝视着这人的双眼,这人也直视以对,并不躲开。

隔了一会儿,李易点了点头,伸手点了他的穴道,向路小花一招手。

路小花大摇大摆的走过来,道:“点住啦?可别再动了,把我给伤着了。”

李易道:“别废话,快点。”

路小花转到那人身后,小手伸出来在这人头顶上比量了一下,轻轻的按在那人的头上。

那人本来胆子很壮,再说路小花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又能把自己怎么样?

可是路小花装模作样的比划来比划去,看李易等人的神情,又不像是叫这小姑娘闹着玩,似乎是很严肃的事情。

这领头的这么一想,心里不禁害怕,人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感到害怕,这领头的身子动弹不了,看路小花绕到了自己身后,又把小手搭在了自己头顶,一时间心潮起伏,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他甚至以为这小姑娘多半会什么九阴白骨爪之类的,可以把自己头顶抓出五个窟窿,可是仔细想想又不大可能,这人万料不到路小花有触人知心的本事。

路小花摸了一阵,忽道:“糟了,姜叔叔叫他们抢走了。”

李易一听,脑子里急速旋转,立刻暗叫糟糕。

原来李易一下子想到,这第二指人闯到自己家里来,多半另有目的。自己家里还能有什么人?可不就是姜丰年嘛。

李易忙叫江大同带人到外面去找。自己则向姜丰年的房里抢去。

姜丰年住在侧房,李易和李国柱抢到门前一看,门虚掩着,李易就知道不好,推门进去一看,果然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姜丰年的**被褥凌乱,显然人已经被劫走了。

李易怒气冲冲回到前院,把那领头的一把提起来,扬手就是四个嘴巴。打的那人嘴角流血。

李易喝道:“你们把姜师傅抢到哪去了?”

路小花看李易发怒,心里也害怕,躲在一边,小声道:“他们是刘平安的人。把姜叔叔抢到刘平安那里去了。”

这时江大同也带人回来了,道:“师父,外面没有,可能已经走远了。”

李易问这领头的,道:“你们的人从哪条路走的?开什么车?”

这领头的摇头道:“我们分工行事,这个我也不知道。”

李易喝道:“你到底说不说?!”

路小花大着胆子在一旁道:“他确实不知道。他们,他们分头办事。”

李易喘了口气,又问那领头的道:“那你们要把人送到哪去?”

这人向路小花看了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

路小花知道实情。张嘴想说话,李易却一摆手,叫她闭嘴,伸手这领头上的身上戳了几指,这几下全戳在这人的足少阳胆经上,这人立刻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腰胁酸痛异常。

李易给了他一巴掌,冷冷的道:“说,人要送到哪去?”

那人强忍着满头大汗不说。

李易又是一巴掌,道:“说。送哪去?”

那人摇对不语。

李易节奏不变,还是一巴掌,问同样的问题。

李易一直打了这人十来巴掌,这人终于受不了了,呻吟道:“往。往梅,梅海区。去了。”

李易道:“梅海区什么地方?是不是刘平安的家?”

那人摇摇头,道:“不是,是,是在一处废弃工地上。碑,碑林街的旁边。”

李易哼了一声,在他腰上捏了捏,这人疼痛立减

李易道:“到那干嘛?”

那人道:“太子可能要把姜丰年先偷偷送出海州去,他知道你跟黄文炳认识,又知道你认识的人多,不想走露风声,所以可能会另找一个蛇头,叫他把姜丰年先从水路带到国外。

太子从那处工地等着,等姜丰年到了,再把人提了,往东岭子区八岔口去,那个蛇头可能就在那等着呢。”

李易道:“刘平安叫你们来抓姜师傅,也叫你们杀了我,是吗?”

那人道:“我,我们不是太子的人,是他请来的,帮他,帮他的手下一起抓姜师傅。他的人负责抓人,我,我们负责放风和料理你的手下。

虽然你徒弟他们被我们引出去了,但是家里说不定,说不定还有别人。太子跟我说,叫我见机行事,最好别把事闹大,要把姜师傅偷偷的运走。

只有实在不行的时候,再,再出手,如果,如果你认出我们的身份,就把你直接做了,另有,另有酬谢。

我们来的时候,是跟太子的人分两来的,然后在你家附近集合。他们的车都停在隐蔽的地方了,而且太子做事很小心,他手下的行动是不会跟我们说的。

所以他的人抓走姜师傅之后,从哪条路走,我,我也不知道。我,我带人在四处放风的时候,正好听见你浴室这边有动静,过来一看,还以为浴室里都是你的手下。

我心想,我,我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你们这些人都做了,一了百了,太子说不定会把酬金涨几倍。”

路小花这时抢着道:“刘平安给了他们二十万,杀了你就不知道要给多少了。”

李易忽然开始冷笑,笑了一声又一声,手臂一振,把这人向远处一丢,任由他重重的跌在地上,转身便向家门外走去。

周飞知道李易要去刘平安那里要人,忙叫江大同带人看住这些人,同时报警叫警察来处理,向李国柱和冯伦一招手,跟在了李易的后面。

李易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面,牙都要咬碎了。自己先前费了好大的心血,才把姜丰年救了出来,这时却又被刘平安给闯到家里劫走了,还要买凶杀自己,这口气哪能咽的下?

四个人上了车,直奔碑林街。

碑林街是梅海区的外围,是十分僻静的地段,这个时间更是不会有人从那经过。

冯伦开车抄近路,很快就到了碑林街,冯伦先前开出租车的时候,也很少往这边,是以对这附近的地形并不十分熟悉,调出海州电子地图来,这才找到那处废弃的工地。

冯伦停了车,李易和李国柱、周飞下了车,叫冯伦在路旁阴影里等着,三人迅速异常的向那处废弃的工地悄悄掩去。

工地里面积很大,隐约可见有几处残破的楼房,李易扫视一眼,见东面一处四五层高的楼里有光亮闪出,其余的地方都没有,显然刘平安一伙人在这里。

李易向周飞和李国柱打了个手势,三人伏低身子,分成三路,兜抄了过去。

来到距离楼房二三十米远的时候,已经听到里有人声,三人分别慢了下来,一点点的向前凑,直到十来米时,便都不再动了,各自找了一处掩体躲藏身形。

李易微喘了一口气,慢慢探出头来,只见一楼四面空荡荡的,只有几根水泥柱子,根本没围墙,这工地也不知废弃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