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 使巧不使力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42使巧不使力

黄文炳这时已经上了船,就在李易身边,当下替李易做了翻译,原来扎西诺想请李易也一起过去。

李易却想跟着陆亭候他们,等到了有了合适的机会,再把人救出来,便叫黄文炳告诉那名工作人员,说自己还有事情。

那工作人员也没勉强,说叫李易明天到马尼拉去,总统要亲自接见他。

政府军接收了这些船,李易等人便在他们的安排之下换了一条船,李国柱和周飞他们也都被接到了这船上,双方见面,都是感叹不已,这一次好险就是生离死别。还好李国柱和周飞都没有受伤。

陆亭候他们被救之后,却没有留下,很快陆亭候的另一架直升飞机,便过来接走了他们。司马贵利伤重,也跟着一起走了。

最叫李易郁闷的是那个鬼子竟然没有死在乱军之中,也跟在了司马贵利的后面,也不知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陆亭候走前,开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交给李易,道:“小朋友,我说到办到,你不错,有机会咱们坐下来聊一聊,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李易老实不客气的收了。

李易这时要想杀陆亭候,完全可以假借握手就用狗脚技把他除了,可刚刚打了一场硬仗,心情正在激荡之际,这个念头自然就打消了。

李易见姜丰年被几个人死死的看着,真有心过去救他。可是这时不得其便。只好走一步便算一步。

陆亭候偷偷的见李易好几次向姜丰年看去,猜不出李易是什么用意,这时也没有心思多问,便带人走了。

乱了一阵,李易等人又回到了赫不雅拉城,见城里的老百姓跟先前没有什么两样,还在那又唱又跳的,似乎浑不知道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刚刚经历过一场极为激烈的斗争。

李易心里暗道:“这些没心没肺的菲律宾人。”

这一次意外,自始至终。李易都没见到刘平安的影子,想是他混在普通游客当中,躲过了一劫。这人奸滑至极,遇到这种事。使巧不使力,必有办法躲过去。

回到黄文炳的住处,李易等人好好的休息了一下,一解今天的疲劳,李易连晚饭也没吃,一直睡到第二天天亮。

第二天李易刚醒,便有政府工作人员来请,李易和黄文炳等人换了一身衣服,便随着他们去往马尼拉。

赫不雅拉城离马尼拉也不远,其实类似于马尼拉周边的县城。

到了马尼拉。周转来回,路边行人越来越少,又见有政府保安人员在两旁站立巡视,显然已经到了他们的政府办公机构。

黄文炳道:“老弟,这里就是他们的政府所在地,非政府人员轻易不能叫进来,看来咱们可都跟着你沾光了。”

李易笑道:“其实我也没百分百的用心要救她,这只是顺手而已。”

到了政府门前,车子却没停,而是绕到了侧门。车停了,有人接李易等人下车,到里面等候。

进了侧门,到会客厅里坐下,有人给上了当地的饮料和水果。转身也就出去了。

李易等人也没客气,拿起水果就吃。李易吃了几个芒果,站起身来四处乱逛,到屋外看了看,却被外面的守卫拦住,不过也都挺客气。

李易回到屋里,等的心焦,黄文炳劝李易安心等着,政府机构接待外籍人员来,想必手续很复杂。

又等了能有半个小时,这才有人来接李易等人过去。

穿过走廊,到了一间更大的会客厅,李易进门之后,抬头一看,只见那个女总统扎西诺从座位上迎了过来,脸上带笑,走过来跟李易握手。

李易这时脸上的易容面膜还没除去,心想这事也不重要,也就没多想。

扎西诺身边还跟着不少人,看样子是政府机构的要员,身旁还配有翻译,不过说的汉语不大纯正。

扎西诺让李易等人坐下,在旁边相陪,说起了昨天的事。李易这才知道其中的情由。

原来今年大选,扎西诺所属的菲律宾国民党,和如录文所属的菲律宾自由党,争斗越来越激烈,看局面形势,扎西诺连任的可能性极大。

如录文权力欲望极强,如果扎西诺两度连任,那如录文再要掌权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如录文哪能甘心,这家伙铤而走险,竟然暗中和杜巴党勾结,跟大鬼订约,正好得知扎西诺也到巴不尔岛上参加美食大赛,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便由大鬼带队伍,包围了巴不尔岛,想要擒住扎西诺,没想到叫李易破坏了。

因为杜巴党属于反政府武装,跟恐怖分子差不多,李易这次的行为,也算是为菲律宾平乱了。

现在如录文已经得到了政府各要员的一致反对,官方已经认定他犯了叛国罪和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可惜的是如录文已经逃了。不过扎西诺这次是一定连任的了。

昨天在巴不尔岛上,扎西诺跟李易他们在一起,李易和叛军对抗时,扎西诺已经联系了菲律宾的军事大臣,要他们派军队来,只是中间有如录文一党的阻挠,这才来的晚了。

不过幸亏有李易等人的帮忙,拖延了很长时间,要不然如录文这些人的阴谋恐怕就会得逞。

扎西诺很健谈,当然更是高兴,她因祸得福,是以对李易极为感谢。

双方交谈了一阵,扎西诺提出,要给李易颁发一个菲律宾政府奖,赠李易最勇敢国际友人的称号,称李易是菲律宾人最好的朋友。

扎西诺问起李易的职业,李易只简单的说是做生意的。哪知扎西诺立刻和众官员商量。决定给李易永久优惠,只要是李易和菲律宾人之间有生意往来,有商业行为,在关税等各个方面都会给与照顾,有些税项甚至完全免除。

如果李易跟其他人出现冲突,则李易本人的商业生为,具有优先权,如果李易的货在菲律宾海域内出现损失,菲律宾政府也会给予一定程度的补偿。

这一下李易也没想到,黄文炳喜道:“老弟。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这一下如果你在东南亚做生意,菲律宾这一块的市场可就算是占下了。”

李易虽然没有做过这种“水路”(流动性强的)生意,但是也知道其中的利润一定极易诱人。

李易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能不以本来面目示人了。”

李易当下把脸上的面膜几把抹掉,露出了本来面目,扎西诺等人一惊,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赞华夏人头脑聪明,能弄出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来。

下午扎西诺请李易等人吃饭,李易一开始还以为是国宴,哪知也不过是在一间小厅里,由扎西诺和几位官员相陪,不过后来才知道。这些官员的官职都不小,这也是给足了李易的面子了。

席间有位负责政府安保工作的官员向李易请教格斗术的问题,原来扎西诺在巴不尔岛上见到李易飞来跳去,打的又漂亮又厉害,便和旁人说了。

这官员也听到了这件事,只是没有当场看到李易的功夫,很有些心痒难搔,这时趁着大家聊的火热便提了出来,还想叫李易教他的下属几招。

李易也是喝了几杯酒,起身道:“我这两下子实在是不行。那就献丑了。”

李易不知道菲律宾人是不是也像华夏人一样假客气,万一自己客气过头儿了,说不定对方还以为自己真的没有本事呢。是以只说了这一句,也就不再说。

那官员很兴奋,像他一个下属点了点头。他这下属是个一米八高的大汉,在菲律宾的男人中算是极高的了。可见也是选拔上来了。

这大汉职位并不高,但是一直负责安保工作,十分敬业,身手也是不错,系统的学过跆拳道,腿法犀利。

这大汉一直在后边站着,见李易这些华夏人古里古怪的,一张脸也变来变去,又见总统对李易他们十分客气热情,把李易的身手说的神乎其技,心里便有些不服,正好这时上级示意他出手,便正中他下怀。

这大汉一闪而出,和李易在餐床前的空地上面对面站好,双臂微摆。

他们好像并不讲究叫对方先进招,以示自己的大度和礼貌,而是讲究先发至人,当下身子跃起,右腿高抬,横着一扫,腿上带着劲风,扫向了李易的左肩。

也是这大汉见李易是总统的贵客,腿下留情,要不然就会一腿扫向李易的太阳穴。

李易见他腿法凛冽,功力不浅,只是出手不讲究虚实配合,一味的追求力度和速度,不免境界不够高。

李易见腿到了近前,不躲不闪,左手轻轻一扬,使了半招白鹤亮翅,手背正搭在这大汉的脚背上,立即手背微斜,将他一腿的冲力卸到一旁。

那大汉一腿踢出,见李易不躲,也怕把李易踢伤,正要收力,哪知却像是突然踢到了水里一样,脚背上毫不受力,随即身子一晃,重心不稳,右腿不自觉的就沉了下去,上身向前一倾,就要撞在李易身上。

李易微微一笑,双手轻推,把这大汉撑在外面,道:“小心了。”

那大汉听不懂李易说什么,推开李易,上来便是一拳,这一下可没留情。

原来这大汉不只是跆拳道厉害,西洋拳击也学过,这一拳力道沉猛,不可小视。

李易见他仍然是只重上盘,不重下盘,知道西方拳术多是如此,也不奇怪,当下身子一矮,轻轻巧巧的从这大汉身旁绕过,反手在他腰间一推,这大汉立刻向前扑去,总算是反应不慢,立即站住。

李易这两下用的都是巧劲,这大汉并不懂其中的道理,只道自己没有站稳,回转身来,又向李易冲了过来。

李易心想。只是用巧劲。料这人不会服气,当下迈开八卦步,围着这大汉绕起圈来。

这一下这大汉立刻晕了,一拳刚刚打出,便不见了李易的人影,后背却已经中了一掌,一腿刚刚踢出,李易已经绕到他左侧,肩膀又中一拳。

到后来这大汉只觉身子四周全是李易的影子,出手都不知道要打向哪个才好。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李易若要伤他早就伤了,只是出手点到即止,给他留足了面子。又转了几圈。李易忽然站定,在这大汉肩膀上一拍,笑道:“我头都晕了。”

下面的众官员和扎西诺一看,都鼓起掌来,不过他们心里却只当李易这种功夫是杂耍。

李易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心想不露一手绝的,这些人不会服气,当下走到餐桌旁坐下,右手端起酒杯,左手却按在了桌角上。

李易潜运内力。啪的一声,已经将一块桌角扳断,右手一扬,喝干了杯里的酒。

这桌子的桌板厚度几近三指,是硬木打造,却被李易一扳而断,众人一看,先是静了片刻,随即暴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这一次可是完全发自内心的佩服了。

那大汉过来摸摸桌角。又摸摸李易的手掌,见李易手掌上连厚茧都没有多少,五指细长,并不粗壮,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这一手的。

那负责安保工作的员官向李易敬了一杯酒。想求李易教他的下属几招实用易学的。

李易心想太极劲讲究功力,而且需要有一定的文化背景才能领会。这个是没法教的,没有功力,只有招式一点用也没有。

八卦步更难,五行阴阳,生克制化,根本跟他们说不清楚。恐怕记住了步法,记不住手上发招。

点穴是不能教的,不管这些人能不能学的会,都不能教,点穴虽然难学,毕竟里面的关窍只是一层窗户纸,以李易的心思,这种绝学宁可失传,也不能教给外国人。

最后想了半天,李易还是决定教咏春。

聚餐过后,那官员把不当值的十几个人叫来,李易往这些人面前一站,心里自然得意。

咏春里有一些术语没法翻译成菲律宾语,只好意译。可是这些菲律宾人对咏春里用巧不用力的理念仍然不能理解,他们都是争强好勇之人,有力不让使,就十分的别扭。

李易晚上便留在这里,跟他们坐着拆招,等拆了几十遍之后,这些人才渐渐的习惯了,也慢慢的体会到了其中的奥秘。当然,那些精微的技巧,李易根本没想教,只教了小念头就算了。

扎西诺忙着处理政事,不能天天陪着李易,李易也乐得轻闲,便跟这些菲律宾安保人员混在一起,菲律宾人很随和,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也有说有笑的十分痛快。

就这样李易等人就留在这里又住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李易才忽然想起姜丰年的事来。

那天巴不尔岛政乱,后来陆亭候就带着姜丰年走了,事隔两天,姜丰年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李易打了自己两个巴掌,暗骂自己只顾着跟这些菲律宾人打闹胡混,竟然把这么大的事给忘了。

李易一想到这,心里便十分不安,立刻向扎西诺提出辞行。

扎西诺还想留李易多住几天,见他执意要走,便问李易有什么要紧事。

李易便说自己有个朋友要救,扎西诺很奇怪,详细问了问是怎么回事。

李易忽然想到说不定可以借助这个女总统的权力,帮自己把人救出来,便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扎西诺一听到陆亭候这个名字,脸色登时凝重起来,李易一问才知原因。

原来陆亭候和菲律宾的生意往来非常密切,不过他和如录文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这次的大选,陆亭候还曾经帮着如录文拉选票,在如录文身上投了不少的钱。

李易一听之下,这才恍然大悟,难道那天在巴不尔岛上,李易见到陆亭候的样子,心里就感觉有些别扭,可是到底哪里别扭,李易却一点也没想明白。

现在一想,立刻就对上榫头了,想必是如录文虽然知道陆亭候也去巴不尔岛上参加大会,但是又临时知道了扎西诺也去了,如录文不肯舍弃这个机会,又忘了及时通知陆亭,便立刻叫杜巴党的大鬼带军队过去抓人。

当然,如录文自己是不方便露面的。大鬼到了岛上,叫那些富豪用钱赎身的时候,见到了陆亭候,他跟陆亭候没打过交道,不过彼此之间都知道有对方这么一号人物。

是以大鬼没有为难陆亭候,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儿,不便透露出两人是一路的,陆亭候开出的支票,大鬼也就暂时收下了。

后来大鬼被李易抓住当了人质,由他的副手带队,陆亭候跟这副手不熟,又是在乱军之中,所以被形势所迫,便跟众人一起躲到了东面的树林里,一直等到后来被救。

扎西诺听李易说了陆亭候的事,想到这人魔鬼的本来面目,便决心站在李易一边,出动政府力量帮着李易救人。

李易大喜,心想有政府武装力量帮忙,这事便容易成的多,只是陆亭候在东南亚十分有势力,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事还得有个详细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