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 来个大家乐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46来个大家乐

空地上的死尸都收走了,不过血腥气仍然很重,月光洒下来,眼前的情景显得有些诡异。

陆亭候打量了李易几眼,道:“你原来……,你上次在巴不尔岛上可不是这个样子,我不会记错你的声音的。”

李易道:“这是小意思,我们都擅长易容。”

陆亭候点了点头,道:“难怪。”说着拿起了两个小瓶子,又道:“这两样东西是你的那个同伴掉在我们楼里的,很厉害,把四个人都迷倒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是合欢帮的东西吧?”

李易先前就有意扰乱陆亭候的心思,反正这地方只有鬼子认得自己的脸,不过他已经死了,那个司马贵利当初只在新九大厦里匆匆见过自己一面,他未必认的出来,说不定就可以混过去。

李易道:“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没必要跟你说。”

陆亭候道:“我向来在东南亚做生意,少到大陆去,不过合欢帮万蜂的名头我也是听过的,我跟他之间素无瓜葛,向来没有打过交道。你老大怎么会找我的麻烦?难道我以前无意中得罪过他?我看没这么简单吧?”

李易知道,要想骗人,尤其是陆亭候这种人,就不能完全编瞎话,必须得虚虚实实,叫他捉摸不定,像这种精明的人,向来自负,很喜欢自己分析,有时总容易把事情分析到偏的路子上去。

当下便道:“我们是混饭吃的,有生意就做。我也只管听命令办事,你跟我大哥有没有梁子,我管不着。”

陆亭候微微点头,道:“原来是有雇主。哼,借刀杀人,是个好手段,不过也得看会不会用。用的不好,说不定就会把自己给陷进来。”

李易道:“这是我没把任务做好。”

陆亭候道:“你们的雇主交给你的具体任务是什么?先前明明有机会杀了我,为什么不这么做?为什么要杀了如录文?”

忽然间脑子里想到一事,低声喝道:“你的雇主和菲律宾政府有什么关系?”

李易不答,可是陆亭候却越想越惊。原来他心里推想到,肯定是某个商场上的大对头,为了进军菲律宾的市场,跟扎西诺搞好了关系。这才和如录文以及自己势不两立。

这个对头不杀自己,其实是想一步一步的蚕食自己的资产,用心不可谓不险恶,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当然,这个对头不杀自己。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自己立了追凶基金。

虽然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巴巴的想把姜丰年劫走,但是想来一是为了故弄玄虚,二是为了从姜丰年嘴里把自己吃野生动物的事揭发出来,做个有力的人证。

东南亚这一带的国家。大多有宗教信仰,自己这几十年所吃掉的珍稀野生动物无法计数。更何况这次要用活人取脑取肉,又要取婴儿血的方法。那就更不容于这些有宗教信仰的国家。

自己势大力厚,可是却常常要到大陆吴明宇那里举办宴会,大吃野生动物,这也是原因之一。这些事情非同小可,一但自己的事情被全面的揭发出来,那自己的名声地位就一下子毁了。生意立刻会受到影响。

陆亭候虽然是个精明人,想的又深入又合情理,但是这一次却想的左了。

其实李易救了扎西诺,基本上是巧合,其中一多半是为了自救,他要救姜丰年,也只是不想姜丰年出危险,不过是有始有终的意思。

而李易跟陆亭候做对,很大程度上是看不惯陆亭候的变态做法。

可是这些情由都是较私人化的,陆亭候家大业大,在商场风浪当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脑子里想的都是大谋大略,勾心斗角之事,哪能想得到李易的真实想法,是以越想越偏。

可是偏偏陆亭候又是聪明智慧之人,对自己的想法很少否定,这类人就是这样,总是按自己的意念去猜想事情,还越想越能对的上榫头。越是对得上榫头,就越坚信自己的想法。

陆亭候心道:“东南亚的市场在全球都是最有潜力的,我虽然叱咤风云几十年,几无败绩,但是不可小视的敌人仍然很多。

一对一他们或许不是我的对手,但要是联合起来,又跟各国政府勾结,想吞并我的五十多亿个资产,那可是个大难题了。这人到底是谁呢?

难道是刘平安?可是他已经把姜丰年送了过来,我也答应了他给他两成市场,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楼前院子里一时间寂静无声,陆亭候低头沉思,李易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也知道陆亭候心里的想法越来越坚定,知道他是被自己暂时骗过去了。

可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认识自己的人不少,以后陆亭候再到海州去的时候,没准就会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眼前也只好骗过一时是一时了。

隔了一会儿,陆亭候忽然笑道:“小朋友,我看你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是个人才,在你们帮里应该不是无名之辈,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李易把头一扭,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陆亭候道:“你不想说?好,那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把你们雇主是谁告诉我,我立刻放你走,你们杀了我这么多人,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们的佣金,我来付。”

李易道:“这恐怕不大合规矩吧?”

陆亭候哈哈笑道:“规矩是人定的,能定就能违反。我在东南亚这几十年,做生意向来不留后路,我的仇人可太多了,不过我一直活到现在,还这么硬朗。谁又能把我怎么样?我只想知道知道是谁这么大胆。”

李易对他们这种极大生意上的事一窍不通,张嘴就想把事情推到刘平安身上,但是想了想似乎又不妥。

李易也不知道刘家在东南亚的势力有多大,生意做的有多广。如果他们刘家在东南亚目前只是穷途末路的一个小角色,那说出来之后,显然是没有分量的,陆亭候不可能不怀疑。

陆亭候见李易脸色凝重,只当他还在犹豫,便进一步道:“你放心,你说出来之后,你们的雇主是不会知道的。我绝对会保证这个秘密,不向外传,当然,我肯定是要暗中对付这人。我的实力你知道,等把他摆平了,你们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李易装做很些动摇的样子,道:“这个……,那好吧。不过我信不过别人,我得跟你一个人说。”

小九怒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陆亭候一摆手,道:“好,你跟我来。”

说着叫小九把李易带到楼里。自己先转身进去了。

小九叫了两个人,用枪顶着李易的后背。在李易的衣领上一拽,道:“小子。你别想搞鬼。”

李易笑道:“你掌力不错,不过武艺不精,招数太差,你不是我对手。”

小九转过去,在李易后背上用力一推,道:“哪那么废话,进去!”

李易在这些人的押解下进到了楼里。

一进来李易便觉得这别墅里装饰的十分气派,可以说极尽豪华之能事,相当的富丽堂皇。

上到二楼,进了会客大厅,陆亭候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小九把李易推到桌前,陆亭候示意李易坐下,李易老实不客气的坐下,嘴里哼着曲子,眼睛四下里观看。

陆亭候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李易向两边看看,道:“你叫他们出去。”

陆亭候叫几个保镖出去,只留下小九一个人,道:“小九是我的心腹,他不必出去。你说吧。”

李易咳嗽了一声,道:“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陆亭候点点头,道:“不错,你们这一行里讲究这个。那你说说,是哪个人雇你们来找我麻烦的?”

李易心想自己对东南亚生意圈子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只知道一个刘平安,可是如果只提他一个人,似乎又没有什么力度,干脆给陆亭候来个“大家乐”。

李易道:“不是哪个人,是哪些人。”

陆亭候心里一凛,暗道:“果然。”

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道:“看来我的仇家还真不少,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你说说,你都知道哪些人?”

李易道:“人名我是不知道的了,我大哥也不会跟我说这些,不过好像有做橡胶生意的。”

陆亭候心道:“最大的橡胶生意,除了我,那就是康巴的印尼农林总公司了。”

李易又道:“还有做香料生意的。”

陆亭候心道:“那是菲律宾富商布鲁兹。”

李易又道:“象牙生意的。”

陆亭候心道:“大马富商董平人。”

李易又道:“咖啡生意。”

陆亭候心道:“马来西亚政府原来也要对付我,这我倒没看出来。”

李易咳嗽一声,又道:“好像还有什么钉枣木,也不是梨木什么的。”

陆亭候心里咬着牙暗骂:“干你妈的刘平安,你跟你爹刘允文都不是个好东西。”

李易胡乱说了一通,便不再说了。

陆亭候的两条眉毛渐渐拧在一起,会客厅里气氛有些凝重。

小九忽道:“陆公,这小子胡说呢吧?”

陆亭候霍的起身,道:“行了,别说了。”

小九头一次见陆亭候当着外人生这么大的气,便不敢多说什么。

陆亭候离开椅子,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忽然拿出电话来。

李易心道:“别别别,千万别给你那些生意上的熟人打电话,要不然我肯定露馅。”

还好,陆亭候手指动了两动,没有按键,他心里清楚,这种事情要是直接问。不会有任何结果,只有暗地里派人打探。

忽然,有陆亭候的手下闯进来,道:“陆公。咱们岛子外面发现有很多快艇,看样子像是菲律宾政府的,就在海上停着,咱们发现以后,他们先撤了。现在怎么办?”

陆亭候吼道:“你进来之前为什么不敲门?!这还用我教你吗?!”

说罢用力扔出一只烟灰缸,那人微微一躲,烟灰缸打在门框上,跌在地下摔的粉碎。那人没敢再多说话,灰溜溜的转身出去了。

陆亭候喘着粗气,对李易道:“那些菲律宾的船队是跟你一起来的吗?”

李易道:“什么船队?我不知道啊?我们自己坐船来的。”心里却道:“这帮菲律宾人,真不够义气。我在这里出生入死,他们却先跑了。”

陆亭候心里很乱,忽道:“不管了,这岛不是菲律宾的领圭,他们轻易不敢过来。吩咐下去。把旧货拿出来,今晚一定要做成。其它的事以后再说,难道我真的能叫这些小丑压制住了?我赢了几十年,难道真的会输?我才不信!”

李易心道:“旧货?什么旧货?”

陆亭候小九把李易带出大厅。跟着他到了楼前,又把那些厨具都拿了出来。

李易心道:“难道这老家伙手里还有小孩和女人?”

可是等陆亭候的手下把东西端出来时。李易却一下子明白了,原来陆亭候的手上端上来几个玻璃器皿。里面用**泡着的正是人脑,另一些估计就是人肉了。

李易视之欲呕,才想起陆亭候曾经说过,他以前试验过几次,已经杀了不少人了,这些东西一定是以前留下来的。想必是时间放的长了,不合心意,要用新鲜的。

但是那女人被炸的烂了,小孩又被救走了,于是只好用旧货代替,看来陆亭候有些等不及了,这才急于行事。

过不多时,姜丰年被从楼里带了出来。

陆亭候呼吸有些急促,但声音还尽量保持稳定,道:“丰年,我今天生日,过了凌晨四点,我就是八十岁的人了,你今天务必要给我把菜做出来。别的事你不用多想,就用这些旧货来做吧。”

姜丰年看向李易,陆亭候道:“丰年,别理别人,只管做菜。那菜谱已经被炸坏了,不过凭借当年你对这菜谱里精神的理念和领会,我想你一定能成功。”

姜丰年心想反正这些人脑人肉已经取了,不用另外杀人,迫于形势,便给他做了吧。

当下姜丰年深吸一口气,来到灶前,换上了工作服。

陆亭候叫手下人把各种材料都搬出来,放到姜丰年的身旁。

李易见这些材料大部分都是药材,每一样都制作的十分干净,像工艺品一样摆放在盘子里,任姜丰年选择应用。

姜丰年当年对这道菜的菜谱理解的确实颇深,心里清楚的很,虽然这菜有伤天理,但是其中的一些道理可以说是通天理达人欲,给了他很大的启示。

姜丰年久已不动厨具了,这时渐渐进入状态,手眼配合到位,刀法干净利落,李易看着看着,甚至都忘了姜丰年是在做一道极为变态的菜。

只见姜丰年先叫人把那些药材按他要求的量挑选出来,逐样放到水里浸泡,又用大火急攻,等到水汽沸腾之时,再把蜂蜜、黄酒、阿胶兑入烊化。

水汽蒸腾中,李易隐约见到姜丰年嘴微微一张,把那颗胶囊吐到了药水里。

李易心道:“这样也好,刘平安的事就暂时放在一边吧,我先活命再说。”

姜丰年吐出胶囊,不见有人发现,心里更是轻松,转身拿过一只杀好的小母鸡,斩去头足,肚子剖开,洗去肠腑,又用刀子剃去了不必要的骨头,最后填入了九枚大枣和那一瓶女人的经血。

陆亭候见姜丰年忙碌着,心里渐渐安定,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这道做成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此时一见大功即将告成,心中的欣喜之情无法言说。

李易却慢慢的把大拇指关节轻轻脱掉,只觉手上的绳子一松,立刻缩回拇指,轻轻夹住绳套,以防绳子滑脱,又慢慢的接回了关节。

只见姜丰年动作越来越流畅,就像是跳舞一样,刀起勺落,叮当作响,节奏明快,有如音乐。

姜丰年把那小母鸡轻轻放在砂锅里,倒入清水,微微没过鸡身表面,又在清水里加入黄芪、薏米、灵芝、红参。

姜丰年把盖子盖好,下面开了小火,又用一根细长的竹棒放在火上烧,烧了一会儿,姜丰年拿起竹棒,看了看烧焦的部分,便又把火调的稍微大了些,又用竹棒试验,直到合乎心意。

砂锅里炖着鸡,姜丰年左手已经抄起了一个罐子,伸手进去,却抓出了一把土。

李易大奇,不禁向陆亭候问道:“他用土要干什么,做叫花鸡吗?”

两人虽然是敌对状态,但李易问的是跟这道菜有关的事情,陆亭候难得有知己,虽然明知道李易必定不懂烹饪一道,于这道菜就更是不懂了,但还是乐意回答。

陆亭候道:“这土并不是用来和泥做叫化鸡的,叫化鸡虽然好吃,但是没有药用价值,那层泥土不过是用来均匀传热的。而我这土是用来煮汤用的。”

李易更是奇怪,土居然也能用来煮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