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 根本没看清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55根本没看清

李易自言自语道:“怎么老成这个样子?”

李易把剪刀拿回外间,到卫生间洗了洗身上,用手纸擦干,出来一看自己的衣服已经碎的不成样子,到各处翻了翻,却只有女人的衣服,气的李易只好找了一件还算是比较中性宽松的,勉强穿在身上,但是衣服的宽窄还能硬撑,长短却不行,肚脐露在外面,裤脚也提上去老大一截,露出了脚踝。

李易也管不了这些了,胡乱穿好,来到厅门前仔细听了听,外面似乎没人,伸手推门,自然推不开。

李易见门旁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有几排按钮,上面是一到九几个数字,显然是输入密码用的。

李易不敢乱碰,怕搅乱了密码,门更打不开了,所幸现在周身精力弥漫,拿桩站稳,双掌前推,只推的大门咯吱吱直响,却推不开。

李易转身回到里间,拉起阿雅道:“快说,密码是多少?”

阿雅双眼无神,啊了两声没有说话。

李易摇了摇她,道:“说,密码是多少?”

阿雅勉强凝住眼神,看了李易一眼,用微弱的声音道:“七,三,二,二九,我,我不行了。”

李易不理她,回到外面,输入了七三二二九,可是叮的一声响,门却没开,李易刚要回去再问,微一转念,便输入了七三二九,这一次先是啪的一声,紧跟着噼啪声响。哗啦啦自动锁打开。

李易忙双手一推。大门应手而开,外面走廊里的空气扑面而来,李易深吸一口气,精神更是一振。

忽然外面走廊里有人咦了一声,李易顺着声音看去,原来走廊左侧走过来两个人,看面貌依稀记得是曾文远的手下,估计是防止有失,在这里留着看守的。

李易不等这两人喊出声,脚下只微微使力。身子便如箭般射出。

李易本打算跳到两人近前,再伸手点穴,哪知这一下使力太过,竟然撞到两人身上。

这两人本来在门外守着。闲着没事聊天抽烟,忽然听到这边门声响动,便过来查看,看到一个穿着不伦不类的男人从里面出来,两人先是一愣,随即认出是李易。

两人正要拔枪,哪知眼前一花,李易已经冲了过来,正撞在两人肩上。

这两人只觉肩头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一样,还没等感觉疼痛便晕了。同时身子左右分开倒飞出去。

右边那人倒飞出去,很快便撞到了墙上,咯吧一声,肋骨断了两根,当场晕去。左边那人方向却正对着走廊,这一下飞出去四五米远,这才一交跌倒,又翻了两个跟头,头重重的碰在墙角,发出咕咚一声响。也不知头骨裂没裂。

李易穿着粉色可爱系的女生服装,站在走廊里,有些发傻,低头看了看双腿,虽然知道自己功力提升。却没想到升到了这种程度,心里一时惊一时喜。一时又有些害怕,足足愣神了五六钟,这才反应过来。

李易心想,不管怎么样,反正不是坏事,现在青马大厦里也不知如何了,我得去看看。

李易见左边那个打手身材跟自己差不多,上去把他的衣服脱了下来换上,又把两人的手枪搜了出来往腰上一别,见左面这人还带着一把长长的匕首,也顺手拿了来,揣在里怀。

李易在青马大厦里住了很长时间,知道这里是七楼,见四外无人,一转身跑向七楼通向外面的大门,一推之下发觉锁上了。

李易冷哼一声,双臂用力,轰的一声巨响,竟将门板硬生生推开。这门的门锁是那种老式横插的插销,这时已经被李易的大力撞的扭曲成弯。

外面走廊里也没有人,李易记得能向八楼楼梯的位置,快步跑了过去,刚一转弯便听到有人声,忙向旁一闪,躲在一角。

只见两个人走了过来,一人道:“咦,明明刚才听到有声音。”

另一人道:“我也听到了,走,过去看看。”

李易见这两人已经走过自己身前,轻轻到了右面那人身后,在他后背一点,那人当即不动。

另一人便即走过了两步,发觉同伴没有跟上来,回头看了看,道:“大刘,你傻啦,瞪眼看着我干嘛,走啊,一起过去看看。怎么,你怕啦?没出息的东西,以后别说你认识我,我丢不起这个人。”

忽然发觉这个“大刘”情状有异,忙过查看,眼角余光却见有人影一闪,到了自己身后。

这人吓了一跳,立刻回过身来,可是身后是空荡荡的走廊,一个人也没有,自语道:“娘的,见鬼,这几天老是眼花,估计是干炮干多了,伤肾。”

说罢又回过身来看向“大刘”,却从“大刘”的眼神里发现了一种恐惧之色。

这人被“大刘”的眼神所感染,心里也打了个突,道:“喂,你小子别吓我啊,我,你,怎么啦,你看到什么啦?我砍刀可什么都不怕,要不然还能跟万哥混?”

“大刘”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可是眼睛却看向“砍刀”的身后,只是他脖子不能自由扭动,神情显得很是别扭。

“砍刀”轻轻给了“大刘”一巴掌,道:“你真傻啦?我,我怎么了?我身后有什么?”

“砍刀”也没敢突然回头,好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便只是慢慢的向左扭头,眼睛也斜向左后,脸上表情紧张,忽然鼓足了勇气,唰的回过头来,可是仍然什么也没有。

“砍刀”长吁了一口气,回身又给了“大刘”一个嘴巴,道:“敢吓我,娘的,你小子没规矩。”

可是“大刘”的表情却越来越痛苦。显然自己身后好像站个什么怪物似的。

“砍刀”咽了口吐沫。忽的又转回身,却只见有一道淡淡的人影一闪而过,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根本没看清。

“砍刀”哥虽然“久历”江湖,这个时候也怕了,又是一下猛的回身,却仍然只是看到一抹人影。

“砍刀”不甘心,不住的回身查看,一忽向左,一忽向右。那人影不即不离,就在他眼角余光处闪来闪去,形如鬼魅。

“砍刀”接连转了十几个身子,渐渐支持不住。只觉人影渐渐增多,似乎自己身周全是鬼影,双腿一软,一口气吐出,失了主心骨,便倒在地上。

这“砍刀”却也有些见识,刚一坐倒,忽然想到一点,这个人影身形虽快,但是毕竟不能隐身。自己如果靠在墙上,那不就能看到他了?

一想到这,“砍刀”精神又是一振,向旁一滚,后背贴到了墙上,微微弯腰,双眼向走廊里不住的扫视,道:“谁?谁捉弄老子?滚出来,叫老子看看,我们合欢……”

刚说到这。忽然看到“大刘”神情更是紧张,额上大汗淋漓,正要开口发问,却看到“大刘”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人隐在“大刘”身后。不住的摇动,就像是站在风里。随风摆动一样。

这人头脸被“大刘”挡住,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砍刀”急道:“你,你是什么人?快出来,叫,叫老子看看!”

只听那人喉中发出吱吱的声音,像是吊死鬼喉咙被卡住而发出的声音,虽然“砍刀”和“大刘”处在青马大厦里,楼里又有几百人在,但是在这空荡荡的走廊里,两人还是汗毛直竖,身上汗出。

“大刘”身后那人忽的向旁移了一步,闪出半个脑袋来,“砍刀”原来一直在叫这人滚出来,这时却忽的怕了,忙道:“你,你别出来,我,我可不想,不想看你。”

那人却不听,仍然慢慢的移了出来,“砍刀”忙闭上眼睛,从怀里抽出匕首来,向前乱刺。

“大刘”自打不能动开始,就始终见到有一个人形,在自己和“砍刀”的身周来回的转,可是大部分时候被“砍刀”挡住,又或是绕到自己身后,只能看到这人的身子,却看不清他的脸。

等这人最后绕到自己身后站定时,“大刘”的尿都化成汗从身上流出来了,先前“砍刀”从自己的表情中看到恐惧感,这时两人换了个个儿,自己开始从“砍刀”的脸上看到了无限的恐惧,心里默念道:“这人千万别转过来,别转过来,赶紧走吧,走吧,给自己的心……”

“砍刀”和“大刘”正在胡思乱想,“大刘”身后这人已经飘了出来,绕到了“大刘”面前。

“大刘”向“砍刀”哥学习,这时也闭上了眼睛,却觉面前这人正在向自己吹气,周身不禁颤抖起来。

忽然这人笑道:“就你们这样的阿猫阿狗,也配出来混?真给合欢帮丢脸。睡下吧。”

“大刘”和“砍刀”听这人说话声音并不老,还话里带笑,恐惧之心稍减,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睛,可是却没等看到这人的面貌,身上一麻,头脑一晕,便即睡去。

装神弄鬼这人正是李易,李易有心试试自己轻功如何,便拿他们两个试验,果然身法随心,自然流畅,心中喜阅无法描述。

李易点倒了这两个人,叫他们两个搂抱在一起,提到墙边,双手一拍,向楼梯跑去,轻轻一纵,身如轻烟般径直上去了,只在楼梯中间一点,已经到了八楼。

李易身在半空之时,只觉周身真气流动,毫无滞涩,不禁大喜。

李易落到八楼平地,见前面又是一道大门,大门紧紧的关着,隐隐听里面人声喧闹嘈杂。

李易走到门边轻轻一推,知道大门是锁着的,心想里面必定都是人,便轻轻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里面的人道:“是谁?”

李易心念一动,含糊的道:“我是砍刀,开门哪。”

里面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道:“你不在自己的位置上呆着。乱跑什么?一没烟抽就跟我们要。自己没赚钱哪?就知道占便宜,请我们抽白沙,却抽我们的中华。”

这人发着牢骚,轻轻把门打开。门一开,里面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像是有人在争吵的样子。

李易一侧脸,从门缝里挤了进去。里面那人似乎发觉不对,一拉李易的袖子,道:“咦,你……。你不……”

李易头都不用回,听声辨位,右手顺着这人的手臂向后滑去,反手一点。正中这人太乙穴,李易手指迅速向上,噗的一声,点中了他的紫堂穴,这人当即定住,不能说话。

走廊里人很多,看样子哪个帮派的都有,都挤在里面大厅的门口细听里面的情况,李易这一端只有这一个看门的,李易闪身进来。又点了那人的穴道,走廊另一端的人都没有留意。

这正合李易的心意,李易心里暗叫幸运,回身轻轻带上门,扶着看门这人坐到一边的椅子上,转身来到了众人身后。

李易身子高,虽然站在后面,但是仍然能看到大厅里的情况。

跟上次不一样,大厅的大门没关,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窗外天气依然阴霾。大厅里点着灯,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在晚上一样。

厅里各帮派的座位跟上次一样,只是镇黄河的位置上坐着的是甄小聪。

甄小聪穿着一身孝服,胳膊上系着黑带,脸冷冷的板着。坐在那一动不动,脸上新架了一副无框眼镜。显得书卷气更重,但是两只眼睛里却闪着精光,时而向众人看上一眼,叫人心里别别扭扭的。

他身旁坐着那个精致美女周韵儿,依旧轻佻浮躁,不时的拿出小盒子补妆,两排长睫毛忽闪忽闪的乱动。外面虽然温度低,但是这大厅里有些闷热,周韵儿穿着半敞怀的貂皮大衣,胸前酥胸半露,堪称“美景奇观”。

巧手帮仍然在原位坐着,霍老三、都邦和姜小强他们都在。霍老三双眼看向空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其余如西江帮、巫帮、左治会、万道教和点子口的众人也都一如前样。郑国亮也坐在原位,只是背对着李易,不知用的哪一副面容。

首席上坐着万蜂,脸上微微带笑,旁边是那个绝对的气质美女陈筠舒相陪,曾文远仍然在万蜂身边站着,手里摇着扇子,看表情看不出什么来,不过似乎有些紧张。

那个光头保镖杜阔海则像一尊铁塔一样站在万蜂身后,双眼慢慢的扫视。李易上次吃过这个杜阔海的亏,这时虽然内力增强,对这人却仍然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畏惧。

这时大厅里正有人在吵嘴,一个是皇家营的人,约莫有六十多岁,头发半黑半白,神情激奋。李易知道这人是谁,他是皇家营的元老之一,似乎论辈份还是镇黄河的师哥。

这人姓卓,叫卓三元,此时正在跟合欢帮一个红脸汉子吵嘴。

合欢帮那红脸汉子李易上次也见过,是合欢帮里四大炮手之一,姓关叫关得胜,名字俗的很,不过因为长了一张红脸,又姓关,所以人们都管他叫关二哥。上次李易还在青马大厦里的时候,这个关得胜就曾经对李易十分的看不起。

这两人此时都站着,隔着桌子互相指责,你来我往,嘴里不饶人,李易一听就知道是在吵关于镇黄河的事。

李易心道:“瞧瞧,瞧瞧,演戏演全套了吧。甄小聪的阴谋当然不能跟皇家营的内部人说,以子弑父,这可是大罪,他哪敢说,万蜂想来也不会随便跟人提起,估计曾文远都是暗中调查才知道这事的。

所以双方的手下人都不知道内情,那就会情绪逼真,叫旁人不生怀疑,现在是前戏阶段,看来苗吉还没出手,嘿,万蜂啊万蜂,真是老江湖,做事取巧不用蛮,确实是上乘手段,我先不说话,看他们怎么演戏。”

这时只那卓三元道:“事情都是明摆着的,还用着找证据?八部会重新是万蜂的意思,我师弟带人来的第一天,就遭人暗算,幸好荣杰出手快,要不然早就死了。

行里的规矩是什么?可一而不可再。上次你们请赏金猎人,我师弟没受什么大伤,也就罢了,那是我们大度,可是这次呢?你们这帮不要脸的,居然二次下手。”

关得胜道:“老卓,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大哥请赏金猎人来着?你有证据吗就乱说话?我要是请赏金猎人,我第一个把你做了!

挺大岁数,我看你都白活,你这六十多年都活到狗身上了?瞪着眼睛说瞎话。那是镇黄河自己不修,在外面惹了仇家,趁着我大哥办大事的机会,找镇黄河的麻烦,这不过是个巧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卓三元气的头发乱颤,道:“关得胜,你跟我怎么说话呢?你目无尊长!”

关得胜嘿嘿两声,道:“尊长?你算哪路尊长?你都是要退休的人了,还尊长。趁早回家抱孙子去吧。这地方不是这种半截身子入棺材的人来的。”

卓三元气的说不出话来,忽然从腰里拔出手枪。

这一下其余帮派的保镖都立刻站起身来,挡在本帮帮主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