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 微妙的手脚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563微妙的手脚

万蜂为了帮各帮各派做事,前前后花了两千多万不止,他自然是心疼的很,更叫他不甘心的,就是这几年所花的心思,如果前功尽弃,恐怕就得大病一场。

曾文远见李易并没有抖露出自己和暗青子之间的关系,暂时放了心,暗想李易那里或许并没有铁定的证据。

他可不知道李易已经录了音,只当是普通的监听设备,没有录音这项功能。

曾文远心想:“如果万蜂八帮合盟这件事不能成功,我的大计也就不能成功,为今之计,只有先稳住李易,叫这小子别出面捣乱,等合盟之后,再作打算。”

曾文远一念及此,当下哈哈一笑,向李易一拱手,道:“李兄弟,我刚才失礼,只不过叛帮是大罪,天底下的黑道上都是这个规矩,你这么爱开玩笑,如果万大哥怀疑起我来,虽然说万大哥精明明理,但也得费一些手脚,才能知道我是被你冤枉的。

老弟,你这么跟哥哥我闹着玩,可要把我的命玩进去呀。我可跟你玩不起这个游戏。我在合欢帮已经十年,当初万大哥还没当帮主之前,我就已经是帮里的人了。我对合欢帮可是忠心耿耿,老弟,你可别乱说话,一句话说过了头儿,我的命可就没了。”

李易也是哈哈大笑,笑了半天却不说话,他内力较前加深,这一口气笑的足有三十多秒。中间一点也没换气。声音却绝不变小变弱,虽然刚才消耗内力过多,但是仍然显得中气十足。

众人听他笑起来没完,就好像真的有什么高兴事似的,都是莫名其妙。而像邵荣杰这样的高手,又听出来李易确实内力加深,不由得暗暗吃惊。

李易笑声忽止,道:“曾哥,我可真服了你了,有句话说的好。好汉出在嘴上,好马出在腿上。你不愧是帮里的白纸扇,智谋超人一等,口才更是绝佳。佩服,佩服。”

众人听他说起话来语气平正,但是言辞中似乎暗夹嘲讽,却又不提具体的事情,都是又好笑又奇怪。

曾文远脸上带笑,也不回答,心里却咬上了牙,暗道:“我现在没有工夫理你,等我腾出空来的,我要是不叫你姓李的在我面前爬着学狗叫。我都不叫李文远?哎?我姓什么来着?对了,我都不叫曾文远。娘的,气的我姓什么都给忘了。”

大厅里刚才本来还有人说话,可是李易这么一搅,气氛又僵了下来。

曾文远心道:“宁可今天选不出来总舵主,也不能冷场。”

便道:“各位,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大家还没吃饭,这样吧,同意我大哥万蜂当八部会总舵主的。就请举手。

不同意的,就说一说理由,说一说难处,我大哥如果能帮得上忙,自然还会再出力的。虽然有些兄弟并不同意。心里还有想法,但是八个帮派终是意见不能统一。那就少数服从多数。等选定了总舵主,咱们就喝酒吃饭。”

曾文远举起右手,道:“我们合欢帮自然同意万蜂万大哥当选总舵主,其余的帮派这就举手吧。”

忽然李易嘻嘻一笑,向甄小聪道:“小聪哥,你在国外念书?上的什么大学?”

甄小聪早就对李易感到十分反感了,没好气的道:“野鸡大学,没什么名气。”

李易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总是比兄弟我强多了,我只是在海州上一所普通大学。既然小聪哥是堂堂的留学生,那想必书是读的好的,只是读书好,对宝物的鉴赏能力就未必行了。你身上那幅鬼窥妖图,我想你一定看不出真假。”

这话虽然不中听,甄小聪却往心里去了,虽然打探到的消息,确实是赵大海做了一幅赝品,然后把真的放到了海州市公安局的物证科里。

但是这都是打听来的消息,画偷来以后没多久,镇黄河就死了,甄小聪这几天事务太多,又哪有时间找人鉴赏?

这时听李易一说,虽然明知道李易是在搅和,可是心里却还是迟疑了。

鹰眼一直关注的就是这事,虽然这幅画在黑市上拍卖,能卖到一千几百万,钱也算是很多了,但是仅从数字上看,也不足以叫人心为之迷。鹰眼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可是一人有一人的心结,鹰眼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是对古董物事十分痴迷在意,这画妖气太重,又多番易主,鹰眼自然是更加在意。

是以这时一听李易提及此事,便扭头道:“对呀,小聪,这画到底是真是假?”

甄小聪从里怀的兜里把人骨盒子拿了出来,抹开一看,画原封不动的在里面放着。

李易也从身上把画拿出来,向甄小聪凑了过去,道:“这画很邪门,要用人骨盒子封住,并且在亲人身上存放一段时间,才能镇去邪气。

如果不这么做,就会对主人不利,我亲身经历过相关的事,当初海州黑帮城的栾仁美就是被铁东咬死的,他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

后来又有两个人也死在这画上,不过涉及到海州官员,我就不方便多说了。”

李易接着又把这幅画的来历说了一遍,这些话他从党天宇那里听到了不少,这时仍然记得,一一述说之后,更是添油加醋,另加入了不少自己胡乱编出来的想法。

本来这故事就十分有传奇色彩了,李易这一臭白话,就更显诡异奇幻,光怪陆离。

曾文远他们本身就很反感李易从中捣乱,可是听李易把这个故事娓娓道来,渐渐的也入了迷。

李易讲完画的来历。又把罗志明和张志强的事也说了一遍。不过隐去了姓名,但是凡是了解一些内情的人,都知道李易说的是谁。

李易说到了故事的末尾,最后道:“所以这画原来就被造过假,你想想,要是我画的画,有谁会去做假?当然是真品才会是这样。所以咱们手里的这两幅画,到底谁真谁假,我看,嘿嘿。也不好说。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没有第三幅假画?”

甄小聪听李易说完,不禁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鹰眼叔是行当中人,他应该有眼力鉴别这画的真假,上次我给鹰眼叔看的时候,他就说这画是真迹。”

鹰眼也一直在一旁看着,他恨不能把两幅都抢过来,在他的眼里,还是觉得甄小聪的那幅是真的。

不过鉴于上次被栾仁美骗了,鹰眼也变的不自信起来,反复的在两幅画上对比,本来十分清楚的事。竟然反而拿不准了。

李易和甄小聪坐隔着长桌坐着,李易说这些话时,是穿过了刚才木人血踩断的裂隙,弯着腰在甄小聪面前讲说。

这时听甄小聪说鹰眼能辨出真假,便顺手拿过甄小聪手里的画,和自己的画并在一起,递到鹰眼面前,道:“那你来看看吧。”

鹰眼顺手接过,忽然啪啪的几声轻响,声音不大。也没在意,继续拿了过来,可是刚把画递到眼前,两个人骨盒子忽然全裂了,连带里面的薄玻璃也裂了。

死人骨头这东西十分脆。一有裂隙,立刻一裂到底。玻璃更是脆,于是哗啦一声,骨屑和玻璃碎片洒了一桌一地,两幅画从扁盒子里飘了出来。

李易大惊,哎呦一声,伸手来抢,邵荣杰也是眼明手快,同时伸手来抢。

那两张画十分薄软,虽然一开始是一左一右的,但是一飘下来,就叠在一起了,李易双手伸手,左右手各持一张,与此同时邵荣杰的右手也到了,抓住了李易右手的那张。

两人都是同样的心思,要把画往怀里夺,心思电闪,出手也快,可是这画却十分薄,两人刚一使力的工夫,李易右手这张画立刻嗤的一声,被扯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这一下众人都是一惊,刚听完李易讲这故事,立刻这画就坏了,有很多人沉不住气,都已经站了起来。

李易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他右手夹画,拇指在上,其余四指在下,这画刚一撕开,李易立刻松手,向回收臂,可是在松手之前的一瞬间,已经微运指力,食指一抿,那画便横着弹了出去,塞到了邵荣杰的手里。

他食指被画压在下面,拇指又不动,别人根本没看出来,更何况他弹出画之后,立刻收臂,在旁人看来,就好像李易见到画裂开了,不忍心画继续被损坏,于是急忙缩手似的。却不知李易在此之前的一瞬间,已经做了微妙的手脚。

这一下别说旁人被李易身子挡着,看不到李易的手法,就连李易身前这几个人也没注意到。邵荣杰并不长于小巧功夫,只是觉得虎口处受力变化稍有异常,却想不到是李易做了手脚。

在众人中只有霍老三和信手他们从李易的背后,见李易右肘尖动向和动态微微有异,心里清楚李易是做了小动作,不禁相视而笑,当然不能挑破。

从他们荣行的角度来看,如果是松手收臂,那么相当于虎口张开,拇指外展位,而李易却是虎口微闭,拇指内收位,两者所牵动的肌肉不同,从拇指大鱼际和手腕上能够看出来,从背后观察肘尖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李易从没学过偷技,刚才只是尝试性的一试,是以右肘的运动也受到了影响,叫霍老三他们从背后看了出来。

李易左手拿着完好的画,忙后退几步,假装失声道:“呀,你是怎么弄的?好好的,抢什么抢?”

邵荣杰并没看出李易用的是什么手法,只当是自己用力过猛,惊的站了起来,把手里的画放在桌上,只是道:“这……,这……,我……”

鹰眼也站了起来,轻轻把画拿起,就像拿一块豆腐,把断口处又拼在一起,一句话也不说,仔细查看。

邵荣杰头上汗出。道:“大哥。我……”

鹰眼不说话,把画放在桌上,又从兜里拿出不少工具来,放大镜,三棱镜等等,一切应有尽有。

众人看着他验画,都不说话,足足过了两分多钟,鹰眼才把手里的家伙都放下,慢慢坐在椅子上。擦了擦头上的汗,长吁了一口气,道:“画是假的。”

众人也都吁了一声。

鹰眼向李易一伸手,道:“拿来。”

李易这时开始装傻。把左手一缩,道:“什么?拿什么?”

鹰眼道:“李易,你手里的可能是真画,拿来。”

李易打了个哈哈,道:“你这人真是好笑,明明是我的画,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鹰眼大怒,拍案而起,道:“你小子使诈,刚才把人骨盒子捏裂了。你趁机把真画抢走了,你左手的就是,拿过来!”

李易把左手缩的更是靠后,道:“你这人真是奇怪,咱俩一人从钱包里掉了一张十块钱,一张是真的,一张是假,你捡了假的,我捡了真的,你就说真的是你的。你当我傻啊?还是当我好欺负?”

他这一番话,跟绕口令似的,鹰眼一个劲的拍桌子,道:“我是真的,你是假的!你小子耍诈。你当我看不出来?”

李易道:“你看的出来?那你说说我是怎么耍诈的?”

鹰眼怒道:“你是……”

忽然语塞,原来他也没看出来李易的手法。只好道:“你用手把盒子给捏碎了,我一拿过来,画就掉出来了,两张混在一起,你就抢了真的那张。”

李易笑道:“你说的轻松,两张混在一起,你能看出哪张是真的,哪张是假的?”

鹰眼一愣,道:“那么短的时间内,我哪看的出来?”

李易又道:“你们巫帮是干什么的?”

鹰眼道:“怎么?关你什么事?”

李易不紧不慢的道:“你们巫帮就是专门靠贩卖古董赚钱,以你的眼力你都看不出来,我一个外行,我能看的出来?那么短的时间里,你都看不出来,我一个外行就能看的出来?”

众人有的哈哈大笑,有的点头称是,有的却认真的低头分析李易话里的玄机。

鹰眼也觉李易说话有理,可是明知道是李易干的,这事却不好指责了。

李易心里十分得意,脸上却做出悻悻的表情,嘟囔道:“真是不讲理,这种话都说的出口。我要是有这本事,还开个屁酒吧,直接整几幅画,我就发了。还能天天累死累活的?”

鹰眼气的周身颤抖,指着李易道:“你,你小子,你骗人?”

李易哈哈大笑,道:“你可拉倒吧。你们巫帮才最会骗人哪。从农民家里搜到一样古董,就说是没用的东西,花几块钱从人家手里买下来,一倒手就是几百万。你当我不知道吗?”

这番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鹰眼他们平时最常做的就是这种事,在八部会里,几乎没有人是做正行的,坑蒙拐骗,赌博偷盗,采花出千,打闷棍,套白狼。鹰眼的巫帮自然也不例外。

鹰眼平时向来从容,先前跟李易斗的时候,又曾占过上风,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有失水准,还是李易应付大场面的本事提高了,竟然把鹰眼压在下风。

鹰眼口不择言,道:“小子,你快把画拿来,要不然我一把火把这烧了。”

李易一看鹰眼气糊涂了,立刻抓住他话柄,道:“你说要烧了这?你有种就烧烧看?”

鹰眼坐下又站起来,站起来又坐下,道:“我弄死你,我弄死你,叫你知道知道我们巫帮的家法。”

一旁的蝎子钩见鹰眼几近口不择言,忙轻轻一拉鹰眼的袖子,示意他坐下,起身道:“李老弟,你说你手里的这张原来就是你的?”

李易知道这人阴险多智,但是心想你有千条妙计,我就有一定之规,我管你问什么,我就死咬画是我的,你能怎么着?

李易把画往里一收,道:“不错,原来我手里的就是这张画。是鹰眼的右手拿着的,掉下来以后,我一直盯着,我手快,左手抓的就是这张。”

蝎子钩道:“话都叫你说了,可是你有什么证据呢?”

李易笑嘻嘻的道:“我没有证据,你也没有证据,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这句话,这画是我的。”

蝎子钩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难道明抢吗?”

李易道:“要说抢,刚才你们的人也抢了,难道就许他抢,不许我抢?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反正我看的清清楚楚,这张画就是我原来的那张。”

蝎子钩遇到李易的这种流氓手段,一时也没了主意。

甄小聪见李易神情中夹杂着得意,猜出是李易弄了手脚,可是画已经到了他手上,又没了人骨盒子可以作为凭证,硬要说李易手里的是自己原来身上的那幅,似乎也不足以说服人。

李易左手向回缩,躲开鹰眼的手臂,正要慢慢向后退去,忽然左侧闪过一道风,同时听到卢仲文咦了一声,李易就知道不妙,肯定是有人偷袭,要来抢画。

李易这时还不想把画毁了,左手不敢使太大的力气,忙身子一转,右掌顺势飘过,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