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 都不是好人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71都不是好人

周韵儿道:“我,我走了。啊,来人哪,要死人啦!”

甄小聪也是气急了,道:“我叫你喊,我叫你喊。”李易就听噗噗,周韵儿只吭了两声,便扑通一声,再也没了动静。

隔了大约五六秒,只听甄小聪小声的道:“韵儿,韵儿,你,你怎么啦?你说话。”

李易心道:“这下可好,八成是捅了她两刀,把她给捅死了。有热闹瞧了。”

果然,只听甄小聪自言自语道:“这怎么搞的,怎么捅在脖子上了。”

甄小聪略有惊慌,隔了一会儿,李易便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在挪动尸体。

只听甄小聪似乎在给谁打电话,道:“现在过来一下,别声张,再带一个人来,再去买一个防水的大箱子过来,青马大厦附近的商场就有卖的,快去快回,别叫别人看见。”

李易就知道这小子准备移尸,虽然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杀个把人并不当回事,但是死的是他爸的情妇,又是在他的房间,还是在合欢帮的地盘上,这事要是是传出去,终究是不妥当。

李易听甄小聪声音绝无颤抖,只是微显紧张,也不禁佩服他沉的住气。

过了十几分钟,有人敲门,甄小聪过去开门,有人道:“甄哥。”

甄小聪道:“有人看见吗?”

那人道:“没有,只有我跟二胡过来了。”

甄小聪道:“那很好。大山。你们俩进来。把箱子也拿进来。”

脚步声响,想来是大山跟二胡进了甄小聪的房间,只听这两人轻呼一声,想是看到了尸体或是满地的血。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只听大山颤声道:“甄哥,你这是……”

甄小聪道:“你们别说话,听我说,里面有个人,死了,你们进去用箱子装起来。别声张,大山去把人装到箱子里,二胡把血擦干净。

等完事之后,你们开我的车带着人到小淮河。等到晚上没人注意的时候,把东西扔到河里。我会给你们一笔钱,以后升你们当副堂主,但是如果有第四个人知道了这事,你们自己去想。”

大山和二胡齐声道:“不敢,不敢。我们肯定不说。”

甄小聪笑了两声,道:“这就好,你们只要忠心的跟着我,总有你们的好处。钥匙在这,人在里面。”

叮叮两声响。似乎是大山接了钥匙,吱呀一声,像是大山开了里间的门,紧跟着大山又是一声惊呼,想是认出了周韵儿,但是很快就不再出声。

李易的手机里不再有声音,只听到模糊不清的杂音和水声,估计是二胡正在擦血,大山正在装尸。

又过了片刻,大山道:“甄哥。装完了。”

甄小聪道:“好,你来帮二胡擦地,擦完了就去,开车在河边等到天黑再干活。等等,把我这身衣服也塞进去。一起扔了。”

想是他衣服上也沾上血了。

李易的手机忽然传来刺耳的声响,李易听秦少冰说起过。这是信号接收器受到碰撞时产生的,估计是因为甄小聪把裤子脱下来后塞到了装尸体的箱子里造成的。

李易先是一急,随即一喜,虽然知道这个大山会把尸体送到小淮河扔了,但是小淮河很长,李易只知道一个红枫桥,要是他们换个地方抛尸,可就麻烦了。

而现在信号接收器就在他的包里,自己可以跟踪而至,那就好办了,只是要在天黑之前把事办完,否则尸体被扔到河里,如果以后被警方发现,从信号接收器上查出跟自己有关,那可是另一番麻烦。

甄小聪的房间里,二胡和大山正在仔细的擦着地板。

甄小聪换过了衣服,坐一旁看着他们干活,忽道:“大山,二胡,你们现在在堂里做什么了?”

大山没有说话,只是一笑,二胡却抬头道:“甄哥,也没什么,能给甄哥办事,我做什么都行。”

甄小聪一笑,道:“这样很好,大家都尽力办事,咱们帮派壮大了,对大家都有好处。”

二胡笑了两声,似乎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又低头擦起了地板,也许是为了缓解气氛,二胡自言自语的道:“这血真难擦。”

甄小聪嗯了一声,没有说道,脸上肌肉却一阵牵动,大山头上已经见了微汗,心道:“二胡这个白痴,这当口说这些闲话干嘛?”

这一切李易都在手机里听着,虽然信号接收器被裹住了,但是也仍能听到一些,李易心道:“二胡这人真蠢。找死。”

擦了二十来分钟,地面上几乎不见了血迹,二胡把抹布都抢过来,剪碎了扔在马桶里,冲走了。

甄小聪拍拍二胡的肩膀,道:“二胡,你很好,很细心,快,你们两个洗洗手。”

二胡受宠若惊,忙打开水龙头洗手。

甄小聪道:“今天这事……”

二胡忙道:“放心,甄哥,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甄小聪道:“好,我相信你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的心腹了,你们好好干,等再立上一功,我就升你们当堂主。”

二胡喜道:“那敢情好,不过我本事不行,能跟着甄哥吃饭,我就心满意足了。”

大山却感觉有些不妙,只是陪笑,并没搭腔。

甄小聪笑道:“你很好,这样我很喜欢。你去吧。对了,等等,我今晚有一个朋友要来见我,他不想叫别人知道,他要给我一样东西,我不方便出去,你们办完事之后,替我去跑一趟。

到……。到红日酒吧。他会到那里去找你,晚上十一点,准时到。然后你跟他走,他会带你去取东西,你把东西取回来给我,记住,千万别别任何人说起。”

二胡见甄小聪把这么“重要”的事都交给自己,自然是把自己当成了心腹了,脸上生出喜色,道:“好好好。我一定给甄哥办成。”

大山和李易却都是心头一动,暗觉不妙。

大山和二胡两人转身出门,甄小聪看着他们的背影,不住的冷笑。

等两人走远。甄小聪关上门,看着擦的干干净净的地板,愣了一会儿,这才把手机拿了出来,拔通了一个号码。

“喂,双阳,是我,你现在在哪?……,好,你现在就动身。尽快赶到广宁来一趟,今晚十一点你到广宁红日酒吧去,有两个人到时候会去那,一个叫大山一个叫二胡。

你把他们带出酒吧,用你的老方法,找个合适的地方做了再‘滚肉丸’(抛尸),如果能完美无缺就更好,你总有办法的。事后就按原来的价格,我会把钱打到你的帐上。

什么?好,当然是两个人的价钱。我不会冤你的。就是用老法子,车我不要了,叫他们多喝点。嘿,你总有办法的。”

甄小聪房间里的事情,李易并没完全看到。甄小聪给双阳打电话的内容,李易当然更没听到。但是仅凭前面他们在房间里的对话,李易就能猜个不离十。

这事可是大事,足以对甄小聪产生干扰。

李易跟李国柱他们商量,李国柱没有什么主意,邓友连道:“天底下的事,凡是人不愿意的,只要逆着他的意思办,就一定会让他头疼。

甄小聪既然不想事情被抖出来,那就把这事给他挑了,叫天下皆知。

而更高一级的手法,就是从内部攻击,叫甄小聪和万蜂之间产生误会,咱们只要使这个误会巩固即可。

另有一种手法,就是蓄势不发,留待合适的机会再说,咱们可以先把证据留下来,等遇到绝佳的机会,再把证据抖出来,那就可以事半功倍。”

李易道:“邓大哥,你有这样的才干,闵大哥不听你的话,真是可惜了。”

邓友连微微叹了口气,低头不再说话。

李易心道:“要想制造误会,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段音频录下来,叫皇家三老知道,宫佩元或许装傻,卓三元可不会忍着了。如果甄小聪这个帮主的地位不固,那对八部会他们也是个打击。

而甄小聪又一定会以为这段录音是万蜂在房间装了窃听器的缘故,以为是万蜂故意跟他为难,原因是八部会合盟已成,万蜂稳坐总舵主之位,怕他把两人之间的秘密泄露出去,又怕甄小聪太过能干,三年之后会威胁到万蜂的地位,所以要先除了。

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互有心病,疑心都重,虽然都是聪明人,但是一但事发,第一时间就会把事情想到最坏。

毕竟有些事情不能明着挑出来,不便随时都当面对质,那误会或许就会越来越深。”

李易想到这,心意已决,这事是一定要插手的。只要跟着大山和二胡两个人,一切都随机应变。

李易又调出信号接收器的频道,监听大山和二胡的说话。

这时信号接收器被裹在箱子里,箱子又肯定是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李易听不到他们两人的说话。只能跟踪他们的信号位置。

李易把地图调出来,见这信号朝向广宁城南区开去,城南区的小淮河几乎都出了广宁市了,有很多支流,那地方地近郊区,到了晚上肯定行人稀少,看来确实是抛尸的好地点。

李易看看时间还早,但是怕这两个人提前抛尸,便跟邓友连他们商量这时就过去看看。

那三人当然同意,于是四人匆匆吃过饭,准备了一下,李易又按着手机信号的指引,到青马大厦附近的垃圾箱里指信号接收器拿回来,便出发跟踪大山他们的信号而去。

冯伦把车子变了颜色,车牌号也变了,只不过车子的外型太帅,还是比较容易被人认出来,冯伦尽量把颜色调的暗些。但是仍然很扎眼。

一路无话。车子到了城南区,屏幕上显示,对方已经到了小淮河边上,信号一直不动,估计是在等着时间。

李易叫冯伦别靠的太近,离对方还有几百米,便把车停在树荫后,一个人下了车,向对方跑了过去。

现在正是下午正当时,大白天的。路上还是有不少过往的车辆的,扬起阵阵尘土。

李易身法快极,在树后一步便迈过两棵,几百米远。只一会儿的工夫就看见了前面桥上停着一辆车。

这车是甄小聪的座驾,当然价格不菲,李易心道:“甄小聪和这两个人都没考虑周全,开着这么好的车,到这种郊区来,这不是故意引人注目吗?”

李易借着树木遮挡,掩住身形,探出半个头去向车那边看。李易正站在车子对面,见车里坐着两个人,一人身材壮健。另一人形容猥琐。两人似乎正在对话,但是离的太远,李易听不清楚。

忽然李易想起手机还有很多功能没有派上用途,其中有一样是口型识别,再用程序解读,翻译成语言,类似电子读唇术。

李易忙把手机拿出来,调整焦距,给这两个录像,同时把视频发给秦少冰。叫秦少冰帮着解读翻译。

这种解读当然有时间差,会有一定的滞后,过了几分钟,秦少冰把视频传了回来,下面字幕是同步的。对应过人物的口型,只不过声音是电子音。听起来很别扭。

李易把手机屏幕分成双格,上面接着录像,下面则播放视频。

只见视频上那个形容猥琐的人第一个说话,道:“大山,你傻啦,问你话怎么不说?脑子里想什么呢?”

那壮健的大汉显然就是大山了,只听他道:“你就一点也没看出来?”

二胡道:“看出来什么?一路上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说。”

大山叹了口气,道:“说你糊涂你还真是糊涂,咱俩活不过明天了。”

二胡道:“怎么?”

大山道:“甄小聪为什么要派咱们办事?为什么办完事还要到红日酒吧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一定是杀人灭口了。”

二胡道:“我才不信,周韵儿不过是个娘们,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强奸未遂,杀了也就杀了。”

大山怒道:“我不跟你说了,你总是胡七缠八的,跟你说不清楚。”

二胡道:“好好好,那你说,我听着。”

隔了一会儿,大山才道:“周韵儿是原来甄哥的女人,现在甄哥刚死,甄小聪就把这娘们干了,难道真的是今天才开始的?

你刚来不久,可能没听过这里面的事,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他们两个早就有一腿,只是大当家的不知道。”

二胡似乎有些紧张,道:“那咱帮他做了事,他应该不会不讲情面吧?”

大山道:“你脑子是进了屎了,情面?他会跟你讲情面?你别想瞎了心了,今天晚上咱俩就得被人做了。”

二胡大怒,道:“妈的,大山你大爷的,那你还把老子找来,叫老子跟吃这咸盐?我这不是倒了霉了吗?你,你连累老子跟你一起死!”

大山道:“好啦,好啦,我哪知道会是这样。咱们两个先想想怎么活命吧。”

二胡哭丧着脸道:“那还怎么活,难道甄小聪能放过咱们?”

大山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李易这边的视频落后几分钟,但是这几分钟里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李易等有对话的视频放完,这两人仍在沉默,李易心生一计,取出面膜来贴在脸上,四边按了按,不见异样,这才走了出来。

李易走到他们车边,忽然转身在他们车窗上一爬,那两人都吓了一跳,二胡喝道:“你干嘛的,滚开!”

李易伸手进去,一把把二胡拉了出来,抓他的时候,已经顺手闭了他的穴道。

二胡被拉出,大山一惊,摸出一把匕首来,对着李易就是一下。

李易身子微微一退,大山一刀刺空,李易伸二指在他刀尖上一挟,顺势一扭,当即把他刀子夺下。

这一手用的全是巧劲,十分漂亮,大山一愣之际,李易已经调转刀头,向前一递,刀尖抵在了大山的咽喉上。

大山还算是镇静,向李易看了一眼,道:“朋友,你是吃生米的?咱们是同行,我也是干这个的,不过我走的是旱路,你走的是水路,咱们同行不同路。”

李易一笑,道:“你看花了眼了,我是彩皮,你后备箱里是什么?”

大山吃了一惊,道:“你,我,里面什么也没有。”

李易道:“你不老实,那我自己打开看看。”

大山道:“你,你真是条子?”

李易道:“怎么,我不像吗?是你自己说,还是我亲自来看?”

大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李易的气质也不像是警察,不过这时也没法细问,心里也知道就算是问了也没用,只得道:“后面,后面有,有个死人。”

李易道:“这不就结了?人与人之间重在沟通交流,咱们这就沟通的不错。我先猜猜,你们是皇家营的人,现在甄小聪是你们新帮主,镇黄河已经死了。

后备箱里这个‘路倒’(死尸)是镇黄河的女人,叫周韵儿,他跟甄小聪有一腿,现在叫甄小聪给杀了,你们是来抛尸,然后晚上十一点还要到红日酒吧去跟一个人接头。我说的有一句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