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 美人卷珠帘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92美人卷珠帘

别人或许并没有发觉,但是宫佩元却早就看出来,甄小聪为人阴沉,很会算计,功利心又重,有很多次无意中透露出了对镇黄河的不满。

至于甄小聪跟周韵儿之间的风流事,皇家营里除了镇黄河谁都知道一二,只是不说罢了。

所差的,只是没想到甄小聪居然敢弑父,不过前前后后的事情加在一起,奇怪的也就变的不奇怪了。

虽然录音可以做假,但是只能模拟音色,却不能模拟场景和人物说话的感觉,宫佩元一听就知道这两段录音不是假的,这跟李易故意造假,发到网上的那段可大不一样。

宫佩元今天为了表达诚意,只是带了几个手下来,他知道这个场合下要是跟万蜂翻脸,自己这一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李易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小声叫宫佩元演演戏,先假意走马换将,等双方退出去后,再做商议。

甄小聪既然做出这种事,那捞不捞他也就不急于一时了,没准因为甄小聪罪过太大,被皇家营的人放弃了。所以陈铁山到了皇家营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危害,李易自然放心。

哪知宫佩元一个考虑不周,还是把事情告诉了卓三元。卓三元虽然没有听到录音,但是平时私下里,经常跟宫佩元分析这件事,对这一点也有过猜测,只是两人都没往这方面深说。

这时一听宫佩元亲口告诉他真相,卓三元向来信服宫佩元,是以当时就相信了。只是这老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急躁,竟然当场就跟万蜂撕破了脸,结果导致双方对峙,势成僵局。

合欢帮的人散开,都拔出枪来。陆亭候不知道万蜂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突然发难,但是这种场合下也不便多问,其实就算问了。万蜂也未必说实话。

不管怎样,双方势力对比,还是自己这一边优胜,真要是火拼起来。也不用过分担心。

李易站在双方队伍当中,面对着周飞、李国柱他们,后背却被小九用两支枪指着,他不知道小九枪法如何,但是这么近的距离。除非是瞎子和帕金森,否则打中自己的概率可不低。

就算自己横着闪开也不行,面前还有自己人呢,自己躲开了,这两枪必定打在自己人身上。

李易于这一瞬间权衡利弊,高声道:“大家都别动,听我说。大飞,你跟阿国先带着人出去。到外面等我。”

周飞急道:“那哪行?万蜂和这老东西既不讲信用。又非得抓你不可,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

李易心道:“大厅里站满了人,这一开枪,得死多少人?如果你们出去了,我一个人好躲闪,还有活命的机会。要是都堆在这。死伤必重。

再说,他们也不是想要我本人。只不过是我以为人质罢了。这个时候。我不能全身而退,跟当人质没有什么”

忽然姜丰年走了过来。轻声道:“陆公,放了李老板吧,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过则必反,这个道理,咱们以前也曾经在一起讨论过。我跟你走,反正也做过一次了。如果你杀了李老板,我就自断手指,你以后就再也吃不到碧血凝玉还颜烩了。”

陆亭候心里一动,暗道:“丰年说的不错,我只是要他,李易虽然多次坏我好事,但我又何必旁生枝节,想收拾他以后再说,这个时候可能给合欢帮的人当枪使。”

当下一摆手,道:“大家先把枪收起来。丰年,你答应跟我走,再也不逃了?”

姜丰年道:“不了。我给你做完这道菜,再做一次,咱们就两清了。以后你也别再来烦李老板和我了。”

陆亭候点点头,道:“好,一言为定。李易,你怎么说?”

李易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姜丰年道:“李老板,陆公的为人我了解,他要是不满足了自己的想法,咱们就算是这次能逃了,也没有用,他会死缠不休的,干脆一了百了,叫他遂了心愿吧。”

李易心想反正上次也做过一次,看姜丰年的精神状态,似乎也受多大的影响,现在要一切从权,便道:“好,我也是这么说,就一次,你可别多算。”

陆亭候道:“好,丰年你过来,小九,把李易放了。”

姜丰年走上前几步,小九把左收回,一把抓住姜丰年的胳膊,向后一拉,退了两步,右手慢慢收回。

万蜂急道:“陆公,你怎么……”

陆亭候见姜丰年到手,心里就像是落下了一大块石头,手一挥,叫自己人退到一旁,道:“万老弟,我的事已经做完了,现在全看你的了。”

万蜂啊的一声大叫,先前三人以眼神交流,万蜂把这事推给陆亭候,陆亭候又把这事推给宫佩元。

没想到中间陡生奇变,皇家营的倒戈相向,而陆亭候又中途退出,现在居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万蜂不禁又怒又羞,这才大叫一声。

李易霍的转过身来,道:“万蜂,你利欲熏心,急于求成,却没想到最终会是这么一个后果吧?”

万蜂咬了咬牙,道:“李易,那又怎么样,你今天还想逃出去吗?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们今天一个也活不了。”

周飞哈哈大笑,道:“万蜂,你可真是有趣,局面都变成这样了,你还发狠,我就不信你有本事把我们留下来。”

万蜂冷冷的道:“我无所谓,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我当初活到三十岁,还在给别人当狗,谁都可以骑在我头上,可是现在我却有了今天的地位,我什么都吃过了,什么女人都睡过了,我这辈子够本了。”

万蜂从腰里拔出一支精巧的来,同时慢慢举起左手,合欢帮的人便又把手里的枪举的高了一些。

李国柱一推陈筠舒,叫她向前走,却始终用左顶着她的后背,两人走到李易旁边,李国柱右对准了万蜂。道:“万蜂,你的女人在这,你开枪试试。”

陈筠舒这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雍容与俏丽。李国柱当然没有打她,但是她毕竟只是女人,这一个多小时里,陈筠舒已经心力憔悴。只盼能找一张床,好好的睡一觉,能找一个肩膀,轻轻的靠上去。

万蜂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可是形格势禁。今天要是不把皇家营和李易的人做掉,以后就没有更好的机会了。

自己的青马大厦里有几百个小弟,现在在站在一楼和二楼楼梯上的也有七八十,真要是打起来,从人数上看还是稳操胜算的。

这个机会是个转折点,如果不能把握住了,以后的情况就可以完全颠倒过来。万蜂行事果决,心想今天的事情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这时陈筠舒扭头看向李易。李易恰巧也在这时看向她。

陈筠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弟弟,我,是我骗了你。”

李易没有什么表情,道:“我知道。可惜我没看出来。”

陈筠舒道:“我……”

李易一摆手,道:“你别再说了,我不想听。”

陈筠舒脸色突变。咬了咬嘴唇,两颗眼泪挂在眼角。道:“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都是真的,没有骗你。”

李易冷冷的道:“九分真一分假。你以前跟我说的全是真的,那是为了后来更容易骗我吧。”

陈筠舒叹了口气,道:“我,是我的错。”

万蜂很不耐烦,心想夜长了梦多,这时举起的右手已经微微发酸,他的眼睛盯着李易这些人,又盯着陈筠舒,内心不住的斗争,终于心里一发狠,对准李易,左手一落,喝道:“开枪!”

李易本来一直盯着万蜂的一举一动,这时跟陈筠舒说话,虽然冷冷淡淡的,注意力却被吸引过去了。万蜂一喊开枪,李易并没反应过来,不禁一惊。

忽然陈筠舒向李易身前一挡,嗤的一声,这一枪正中陈筠舒胸口正中,子弹穿过胸骨一弹,将升主动脉打断,陈筠舒立刻大量内出血。

陈筠舒身子一软,便要倒地,李易一惊,伸手抱住,却被陈筠舒喷了一脸一身的血。陈筠舒伤势太重,眼见是活不成了。

就在这一瞬间,李国柱也已经开枪,这一枪正打在万蜂的手腕上。

早在万蜂要开枪的时候,李国柱就发觉了。因为常人开枪,往往胸廓向上一提,要吸半口气作为准备,双肩便自然跟着微微一耸。

李国柱是行家,又是全神贯注,哪能发觉不了。只是陈筠舒这时有心拼死保护李易,身子一闪,挡住了李国柱的视线和枪口。

李国柱心里一凉,就怕李易出事,所幸这一枪打中了陈筠舒,李国柱用眼角余光就知道李易没事,立即右打出,正中万腕手腕。

李国柱的左是孙显才送的那支沙漠之鹰,右却是黄文炳从欧洲给他从黑市上买来的“金古力”,这枪射程不远,但子弹全是炸子,子弹一中万蜂的手腕,立刻炸了开来,万蜂啊的一声,右手尺桡二骨已断,手掌只剩下面一层皮连着,鲜血像喷泉一样涌出。

可是合欢帮的其他帮众也跟着就要开枪,眼见李易这边至少要有五六人受伤,忽然外面一阵急劲的大风刮开,发出叫人心慌的啾啾声,在这大风的吹动这下,青马大厦外的电线竟然全断了,啪的一声,青马大厦瞬间变黑。

外面是狂风大作,楼里是人声混乱,却都是一样的没有光亮。

李易一看,心说老天爷太帮自己了,早不刮断电线,晚不刮断电线,就在这个时候刮断电线。

李易忙用左手把陈筠舒拉到左边,右手用手机对着合欢帮的人一照,按出强光,大厦一楼登时亮如白昼。

合欢帮的人正要开枪,却被黑暗所笼罩,忽然又闪出强光,这些人立刻眼前发花,睁不开眼睛了。

这光是单向照过去的,李易这边的人并没有什么事,李国柱凭借着一瞬间的强光,记住了几个拿枪人的位置,双连开,将四五把枪打落在地上。

李国柱手下留了情。只打枪,不打人,但是混乱之中。还是有两人手上中了一枪,啊啊两声,摔倒在地,伤势如何就不大清楚了。

李易也在这时打出了几枚硬币。打在几个拿枪人的手背上将他们的枪打掉。

这时万蜂躺在地上,手上疼痛无比,声嘶力竭的喊道:“把他们都杀了!把他们都杀了!”

合欢帮的人冒黑冲上来就要动手,二楼过道上那些人也冲了下来。周飞哈哈一笑,斜向前迈了几步。抢到了大厅的正中央,叫道:“冲哥哥来。”

噼啪几声,已经将三人撞倒踢飞。

忽然冯伦在车里叫道:“大飞哥,左前方两米有人把枪捡起来了。”

随即一楼大厅里便是一亮。

原来冯伦在车里用红外扫描看的清清楚楚,见周飞左前方有个人弯着腰在地上摸了半天,捡起一把枪来。

他一直没有开车灯,主要是怕一有光亮,双方都看的见。对方人多势众。要是亮了灯,自己这边最终还是要吃亏。

这时见有人要开枪,便忽然闪了一下车灯,好叫周飞看见,其实那人在黑暗中分不清敌我,根本不敢开枪。冯伦也是一时性急,这才示警。

周飞借着这一瞬间的亮光。果见左前方有人手里拿着枪。周飞冷哼一声,随手抓起身边一个合欢帮的小弟。对着拿枪那人掷去。

那人一紧张,本来没打算冒失开枪,这时却手指一动,啪的一声,正打在飞过来这人的屁股上。

这人哎呦一声,后背重重的撞在拿枪这人的身上,将他压倒,也滚落在地。

李易知道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正要招呼众人撤退,忽然身子左侧一阵猛恶的风声向自己袭来,听声音应该是棍子,想必就是关得胜。

想是关得胜一开始看不见人,他棍子长,不敢冒然出手,怕伤了自己人,这时借着冯伦的车灯,看清了李易的位置,这才一棍袭来。

现在青马大厦的门开着,风声劲急,这些人刚才说话的时候都得大声的说,要不然别人听不清楚。

可是关得胜这棍声,在巨大的风声之中还能听的见,可见劲力不小。

与此同时,右边有一人一掌击来,不用问,这人就是杜阔海了。

李易以一人之力跟这两人单挑,都十分吃力,更何况是两人齐上。

李易忙把陈筠舒用力向左侧一甩,把她甩到了墙角,以免尸体被人踩踏,凭借着耳力听风辨位,身子一缩,向右一闪,那铁棍一下砸空,正砸在地上,击出了数点火花。

可是杜阔海那一掌却躲不开来,只得双掌一并,硬碰硬迎了上去,忽然感觉手掌边缘一凉,心中暗叫不好,原来杜阔海右掌击来,以掌风相诱,左手却把李易的冥蝶摆在前面偷袭,叫李易先碰到冥蝶,好自行切断手掌。

李易双掌已经击出,就怕掌力不够,这一下用了全力,哪还能收的回来。要是以实击出,两只手掌必定全断。

李易危急之中,连叫都没来的及叫,知道不管是收掌还是换位都来不及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易忽然变掌为指,手掌一平,贴着冥蝶的刀身滑了过去,两者之间毫无空隙。

李易要是慢了一点,两只手掌已经断了。

这一下掌刀交错,李易的指尖已经碰到了杜阔海的掌心,要是碰的实了,也必定十指断折。

李易躲开了刀锋,有了余裕,缓了一缓,这时已经来的及变招,忙十指一蜷,又变掌为拳,嘭的一声,双拳击在杜阔海掌心。

杜阔海是单掌,李易却没有使足力气,这一下势均力敌,各自后退半步。

李易身子刚一后退,立即脚尖一点,向前轻轻扑来,右手向外一挂,又轻轻一勾,位置找的极准,正挂在杜阔海的左手手腕上。

杜阔海左手持刀,李易一勾住他手腕,立刻夹手夺刀。杜阔海忙左手一旋,去削李易的前臂。

李易冷笑一声,道:“使刀我是祖宗,你跟我来这套。”

外面风大,也不知杜阔海有没有听到李易的话,李易却早已在这一句话当中,用旋手法扭翻了杜阔海的腕子,同时一送,随即一抹,已经轻巧巧的将冥蝶夺了下来。

这一下交手,惊险非常,时间却不到两秒。

李易一夺到冥蝶,再不相让,唰唰两刀,直刺杜阔海胸口和腰间。

杜阔海左手刀被夺,心里微微一慌,向后疾退,李易这两刀便没完全躲开,啪啪两声,杜阔海的衣服被李易当中剖开,腰带也断了。

李易一割断他腰带,就感觉有些不大对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杜阔海的腰带上落下来。

李易感觉寒气逼人,就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另一把冥蝶,忙俯身轻轻一捞,正抄到刀柄上,将刀握在手里。

这时关得胜又击来一棍,压中带挑,阴阳双合,是关得胜以前没用过的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