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所有人都走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593所有人都走

李易双刀在手,两刀一并,向左一撩,嚓嚓两声,将棍身荡开,同时在棍身上又扫出了两道刀痕。

杜阔海裤带一断,裤子也掉了,索性跳了出来,只穿着内裤,又扑到了李易的近前。如果是在能看得见的情况下打斗,杜阔海穿着内裤跳来击去的样子,一定把李易逗的笑出屎来。

杜阔海上来就是鬼啸山林、夜叉探海和幽冥鬼手三记绝招。李易黑暗中无法拆解,听对方掌风猛烈,又是颇有回劲,那肯定是阴阳同出的招呼。自己若是双刀刺出,对方一定能躲开,弄不好双刀再叫人夺去,可就不妙了。是以只得退开。

李易刚一退开,关得胜下一棍又到了,贴着地面横扫李易双腿。同时杜阔海的双掌也到了,听声音,似乎是那招水鬼翻江,双掌从下向上撩,打人下阴和小腹,十分霸道。

李易知道在黑暗中跟这两人打实在是讨不到好去,忙道:“大飞,帮我接下一个来,我一个人撑不住。”

大飞听到声音的位置,扫开身前两人,矮身冲了过来,迎着杜阔海的双掌,击了上去,啪啪两声,两人各自退了半步。

杜阔海咦了一声,心道:“这人想必就是那个叫周飞的,别看他大呼小叫的,功力可真不浅。”

李易虽然走狗屎运,内力骤增,又通了几条经脉,但是周飞是童子身练功。要是单论功力。周飞还是比李易深一些。

李易腾出空来,便轻松了许多,躲开关得胜的这一棍,知道李国柱就在身旁,怕他受到棍击掌击,右手一推李国柱,道:“先到车里去。”

跟着腾身纵起,向后一翻,忽然双足下一碰,在半空中竟然踩到了东西。可是一经踩实,这才知道,原来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车顶。

关得胜这一棍扫空,却正中车头。这车子连子弹都不出痕迹来,他棍子虽粗,又哪能打出什么名堂来?

当的一声,震的关得胜手臂发麻,棍子被弹了回来,险些脱手。

李易在车身上一蹲,这时才破口大骂杜阔海卑鄙。

双方交手,只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这时两下里一分开,只微微一顿的工夫。李易便听到周飞开始大声呼喝,跟杜阔海酣斗在一处,似乎一时没有落下风。

李易知道打的长了,周飞不是杜阔海的对手,但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出事,忙道:“大伙儿慢慢后退,咱们走。大同,你带弟兄们先上车。”

刚才大厦里一片漆黑,双方中间又都有自己的人,所以双方的人手谁也没有开枪。就怕误伤了自己人。

这时李易一喊,江大同和宫佩元他们立刻各自带着自己的人向外退。外面狂风猛恶,这些人站都站不稳,只有互相扶着,凭记忆找到自己的车。开车门纷纷上了车。

一楼大厅里还是一点光亮也没有,周飞跟杜阔海斗的正紧。关得胜却一直守在车边,不住的用铁棍砸打。

李易在车顶上不住的躲闪,关得胜想把车窗打碎,试了几次却又不成。

李易听四周自己人已经退出去了,李国柱也已经上了车,便要跳下去帮周飞的忙。只要他们两人再上了车,那就容易跑了。

忽然只听周飞闷哼一声,显然是受了伤。

冯伦道:“棍子打到大飞哥的腿了。”

原来关得胜打李易不着,忽然心生暗计,回棍去挑周飞,周飞正跟杜阔海打的热闹,没能预想到关得胜会忽然反棍挑来。

周飞自己却没想到,他边打边呼喝,显然是向敌人显示了自己的位置。而对方两人却都闷声不响的,周飞在黑暗中可是吃了亏了。

李易忙在车顶上一点,跳了下来,正好又听见棍声打向自己右边,右边呼喝声响,显然是周飞,李易左手一搭棍头,借着下跃之势一带,将棍头带歪。

李易刚刚滑到中途,关得胜已经将长棍转向,内把下压,外把后翻,竟把李易甩向背后。

李易这一下也是出乎意料之外,没想到关得胜棍法当中还有这一招,以前可没见他使过。

李易身在半空,刚刚落下,关得胜又是一棍到了,李易无处借力,只得反刀一架,当的一声,被长棍震到了右侧。

右边正是周飞跟杜阔海交手的地方,周飞这时已经有些吃力了,不再呼喝叫喊,而是全心全意的拆招。

两人谁也看不见谁,拆招的手法却不慢,李易刚巧转到杜阔海的背后,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刀。

杜阔海渐渐占了上风,却没想到奇峰忽起,李易竟然到了自己背后,这时腹背受敌,又能躲到哪去,杜阔海只得死命一侧身,李易的刀子贴着他的后腰刺空,却将他内裤削断了。

李易正要进招,关得胜已经一棍横扫,李易和周飞只好腾身而起。

忽然冯伦叫道:“好机会!”

车声骤响,保时捷已经冲了过来。

原来李易和周飞跳了起来,冯伦见两人跳的不低,便开车冲了过来,想把杜阔海和关得胜撞倒。

杜阔海向前一扑,躲了出去,关得胜却反应较慢,听声音车已经到跟前,只得用铁棍向前一顶,却被车头顶了回来。

这一下铁棍的里端正撞在关得胜的胸口,关得胜哇的一口血喷出来,肋骨断了两根,身子委软在地,铁棍再也拿不动,咕噜噜滚到一边。

李易和周飞双双落到车上,用手一摸,两个后车窗是开着的,便身子一落一钻,进了车里。

冯伦这个时候如果开车在一楼大厅里兜一圈。合欢帮这些人没几个能活的。当然冯伦不能做这就是了,车子在中间空地上来了个漂亮的后旋,车头车尾对调,嗖的一声冲了出去。

冯伦用扩音器道:“成了,所有人都走。”

外面的人正等着呢,一听说成了,立刻发动车子,跟在冯伦后面向远处开去。

这一仗可以说是惊险之至,中间形势数次颠倒,如果李易稍有疏忽。这会可能已经没命了。

外面的风太大,除了冯伦的车子稳稳的抓住地面之外,其余的车子都是东倒西歪,途中有两次。有的车子要翻倒,全靠冯伦从一旁靠过去轻轻撞一下,才没有倒。

一路开出去,一直开到皇家营众人入住的宾馆,这才停了车进了宾馆。

冯伦离不开车,又要在外面监视,便留在车里没动。

李易等人进了宾馆,宫佩元在前面引着,到了他们的房间,可是刚一进房门。皇家营的皇家三老中的杨开元,便啊的一声,扑倒在地。

人们把他扶起来一看,只见他右下腹原来中了一枪,伤口不算大,出的血也不多,但是杨开元脸色惨白,口唇减色,显然是内出血过多。

原来杨开元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中了一枪。

李易自打见过他。就没听他说过话,按理说也是老江湖了,可是这老爷子却性格内向,这一回更绝,中了一枪都没说。直到这时才发现。

宫佩元刚想打急救电话,杨开元一口气没上来就死了。

卓三元一拍桌子。道:“嘿,今天真是晦气,万蜂这个王八羔子,早晚有一天扒了他的皮。”

宫佩元叫手下人出去,守住外面,皇家营的人里,便只留下他和卓三元两人。

李易这边也叫小弟兄们都出去,只留下周飞、李国柱、江大同和陈铁山。

宫佩元叹了口气,道:“李老弟,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这几个人就交待在那了。我们死了也就算了,皇家营的势力恐怕就要落在万蜂的手里。”

卓三元道:“李易,你把那几段录音叫我听听。”

李易又把手机拿出来,放了一遍录音。

卓三元没等听完就一拍桌子,道:“真是该死,大龙怎么说也是他亲爹,这个小畜生喝了几年洋墨水,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来。哼,就算他不进号子,我们也得按家法处置他。这个帮主就给他免了,他别想干了。”

李易道:“现在咱们仍然在广宁的地盘上,万蜂手虽然受伤了,但是如果死不了,恐怕会对咱们不利。”

宫佩元道:“不错,现在已经撕破脸皮了,以万蜂平时的为人,我想他不会善罢甘休。不过,这么大的风,他又受了重伤,短时间之内应该没什么事,大家休息一下,再离开广宁。”

李易向周飞和李国柱他们问起前情,周飞道:“你在季全身上留着的信号接收器,监听到了季全去跟万蜂告密的经过,只是他们大多数说的是黑话,所以没能监听到关键词。也就没有启动自动电子报警。

后来还是少冰无意中又听了一遍录音,发现有些话说的很奇怪,就拿来问我,我一听才知道原来季全偷听到了暗青子的计划,知道暗青子今晚就要去医院刺杀万蜂。

这小子或许是觉得跟着暗青子没有什么前途,没准还得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也不想再跟着暗青子再偷偷摸摸的在广宁这样混下去了,这才去跟万蜂告密,想立一功,再回合欢帮。

万蜂当时听了以后,却把季全抓住绑上了,又堵住他的嘴,阴恻恻的说想叫季全代替自己在病**躺着。

我们这才知道万蜂想把曾文远、暗青子和季全全都做了,一石三鸟,看来这一招也够毒的。

李国柱接着道:“这段录音我当时也听到了,本来这都不关咱们的事,完全可以不管,但是后来又无意中小冯的车子又监听到了那个叫陈筠舒的女人的电话。

原来他把你送上医院之后,就立刻找了个没风的地方打电话跟万蜂联系,说事情已经办妥。

正好那个位置离冯伦的车子不远。冯伦这才监听到了。只是风大太,听不清楚,后来传给少冰,花了些时间滤波调频,这才知道内容。

原来陈筠舒是个骗子,他就是骗你上去,好叫万蜂一举抓了。小冯这才用扩音器喊出来示警。

我当时心想只有先抓个人质再说,这才赶过去想抓住陈筠舒。她其实没离开太远,就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快餐店里等着,小冯一直监视着她一举一动。

我跟小冯过去。到了快餐店就把她抓住了,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大飞和大同他们也是知道了之后坐动车赶过来的,这全靠岳局长帮忙了。”

李易长叹一声,今天又是数历生死之交。实是又刺激又惊险,李易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怎么这么多刺激的事?

李易于是也把自己所见到的事说了一遍,人们听到曾文远和暗青子死的那么惨,都不禁怃然。

李易忽然发现邓友连没跟众人在一起,江大同道:“我们后来偶然遇到了他们左治会的人,那个帮主叫闵虎的硬要邓大哥跟着他们一起回去,邓大哥很为难,最后只好跟着闵虎回去了,叫我帮着向你道歉。”

李易道:“好。这很好,左治会只靠邓大哥一个人支持了,他回去整顿一下,劝劝闵帮主,对以后八部会的事情也有很大的意义。”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宫佩元道:“李老弟,你有什么打算?”

李易一愣,道:“暂时没有,咱们还是按原计划,先退出广宁再说。”

宫佩元道:“李老弟。我刚才也是考虑欠妥,其实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

李易道:“哦?还有什么事没办完吗?”

宫佩元道:“最大的一件事还没办完。小聪虽然是大龙的儿子,但是他犯的罪过太大,不能饶了,也不能叫他蹲号子。

我想了想。还是得把他招回来,再清理门户。按帮规处置,这样对大龙也是个交待。所以我想说……”

李易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就不叫铁山再去当证人了。这样也好,对铁山也安全。”

宫佩元大喜,道:“如果没有人证,那最好了,这件案子就容易办不成,我们就能把人先捞出来了。”

卓三元补充到道:“捞出来以后,再对付这个小畜生。”

其实李易明白,宫佩元虽然九成九相信了,但是还不完全信,他要亲自问问甄小聪才能才能最终确定。

但是不管怎么样,目前双方站在同一战线上,总不是坏事,反正甄小聪的事是事实,也不容他不承认。

李易一开始一直有些顾虑,如果宫佩元想叫他说出苗吉的下落,不知当不当说。

苗吉虽然彪悍憨直,但也算是自己的朋友了,如果把苗吉的事全说出来,那肯定是对不起朋友,所幸宫佩元一直没提起这件事。

李易心道:“苗吉居无定所,对他的事我又确实知道的不多,如果宫佩元真的张了嘴,我就捡些不疼不痒的告诉他。”

宫佩元扭头看向周飞,道:“周飞,你那些年东投西靠的,现在终于有了好的着落了。”

周飞咧嘴一笑,没说什么,问起镇黄河的事,宫佩元叹道:“大龙刚愎自用,生性又多疑,有时连我们的话都不听,没想到到头来,被亲生儿子……,唉,不说也罢。”

忽然李易想起双阳的事,心说这个极品美女可不能出事,便道:“宫堂主,你们抓住的那个双阳呢?我想见见她。她也只是拿钱办事,更何况再局面变了,就把她放了吧。”

宫佩元一笑,道:“二胡死就死了,好,我就把她放了。”

宫佩元虽然不知道双阳跟李易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用屁股也能想明白,至少有一层关系是有意义的,那就是男女关系。

过不多时,双阳被带了进来,李易见她跟上次见面的时候一样,脸上并没有伤,神情仍然是冷冷的,这才放心。

双阳进屋一见李易,不由得一愣,李易笑道:“咱们又见面啦。”

双阳点点头,没有说话。

宫佩元道:“双阳,咱们之间的事了了,这就把你放了,你想去哪,你就随便吧,要是想跟着李兄弟,也随你,我们不管。”

宫佩元叫人把双阳的东西都还给他,其中包括两个拳套和摩托车钥匙。

双阳伸手接了,抿抿嘴唇,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李易跟了上去,两人走到楼下,李易一把拉住她,道:“哎,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我说情叫他们把你放了,你这就走了,也不说留下来陪陪我。”

双阳道:“我不高兴留下来,这就要走,你还有话说吗?”

李易知道她是因为被抓,面子上下不来,便笑道:“我还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呢,谁知道差不太多。”

双阳眉毛一轩,道:“你什么意思?”

李易道:“别的女人都是扭扭捏捏的,像是和软了的面团,不够有弹性,我不喜欢,你倒是有弹性了,却把人弹的老远,这又何苦?”

双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板的紧紧的,道:“花言巧语。”

李易见状,哪有不随杆上的,笑道:“你要是喜欢听,我就再说几句,我有三样最得意的本事,一是功夫好,二是长的帅,三是会花言巧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