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 热血如狂风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94热血如狂风

双阳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脸一板,道:“要是有一天,有人花钱请我杀你,我一定把你这张嘴留下来。”

李易把嘴一撅,道:“随便,随便,用不用先亲一亲再切?”

双阳自幼父母双全,生活的很幸福,可是后来家道中落,她在国内国外辗转,吃了很多苦,学成本事之后,由人引荐,做了赏金猎人。

是以双阳虽然性情冷漠,下手不留情,但是内心深处却有着和平常少女一样的温柔,见李易不但有本事,人又风趣幽默,一颗心早就飘了过去,只是这些年来双阳都不苟言笑,刚才已经笑了两声,这时便又忍住。

看着李易一脸的调皮,双阳不禁又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转身就走,上了摩托车,在大风中开走了。风虽大,却不能将她吹偏吹倒。

李易看着她的背影,心情上下起伏。

他却不知道双阳也是一样,双阳迎着风骑着摩托,眼睛虽然看着前面的路,脑子里却不住的回想着跟李易在一起的一幕一幕。

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几个小时,一共也没说几句话,可是对双阳而言,却像是过了一整年一样。

双阳也微微的撅起嘴,轻轻向前亲着,柔声道:“先亲一亲我再切了你的嘴。先亲一亲,对了,先亲一亲。”

李易送走双阳,转身回到楼上,刚进屋没说几句话,忽然冯伦从楼下给李易传信,道:“老大,有情况,大概有十几辆车冲过来了。”

李易向宫佩元苦笑一声,道:“合欢帮不愧是地头蛇,来的好快。”

周飞道:“那就打。”

李易正要说话,冯伦又道:“老大。别担心,是咱们自己人。”

江大同道:“那一定是朴家和庄家的人来了。”

李易先前听他们说有救兵要来,以为是虚张声势。这时才知道原来是真的,忙下去迎接。

外面来了十几辆车,车子停到路边,黑豹头一个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余的人也都下了车,朴家人全都穿着黑色西服,庄家人则全都穿着灰色西服,在烈风中衣襟摆动,共有七八十人。显得声势极大。

宾馆一楼大厅的服务员先前见李易他们进来,就已经吓的不轻,这时一看又来了七八十个,跟传说中的黑社会一模一样,不由得脸色苍白,吓的说不出话来。

李易忙把黑豹他们让到宾馆里来,地方太小,只得叫人们都站在走廊里。

李易把黑豹和庄子期派来的小头目让到屋里。双方坐下。互述前情。

原来周飞他们从海州出来的时候,董川觉得势单力薄,坚持要跟朴环和庄子期联系。

这两人也真够意思,一听之下,二话不说,立刻派人。只不过他们调动人手需要花些时间,便落在了周飞他们后面。

庄子期现在在厩。自从上次没能阻止八部会合盟,从广宁来回一直气不顺。后来庄子期想到一件事,便上京去找孙晓梅。

他不知道李易又回了广宁,等接到董川的电话,一听之下,也十分着急,就怕李易年轻气盛,惹怒了万蜂,出不了广宁,忙打电话回东昌,从东昌现调人手,派小头目余安带着人前来。

广宁在海州的东北方,东昌在广宁的东南方,三市成一三角,距离甚近,彼此之间也不过是两三个小时的车程。

秦少冰就像总机一样,一直指引着双方的车队行进的方向,他随时都能知道李易手机的精确位置,这时知道李易在这家宾馆,便引双方的车队前来。

说也巧了,双方车队几乎是同时到的广宁,碰在一起之后,便同路齐来,一齐到了宾馆之外。

也是秦少冰一时疏忽,没能及时通知冯伦和李易,以致众人一开始还以为是合欢帮的人。

李易简单的说起了先前在青马大厦的事,庄子期的手下余安道:“我们来之前,庄哥已经跟广宁的官面打过招呼了。他们说今天晚上到明天之间,不会理会这些事,正好广宁起大风,已经发了黄色警报,外面路上又没有行人。

广宁的人说,只要今天晚上不伤害到无辜,不出人命,其余的事任咱们做。”

李易虽然知道庄子期在海三角一带本事不小,但是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程度,心里又是佩服,又是嫉妒。

李易知道这是庄子期几十年的经营,几十年的累积才能有这种力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己如果用心打拼,也一定能行。

正这时,冯伦又道:“老大,又来了人了,这回可不是自己人了。”

冯伦把扫描模拟图发到李易的手机上,只见大街上开来三十多辆车,这时已经到了宾馆附近,有两辆车冲向冯伦的保时捷,却被弹了开来。

李易道:“合欢帮的朋友来了,我先下去看看。”

李易到了下面,只见对方的车队把宾馆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有几个人已经下了车,正在用铁棍砸冯伦的车窗。

冯伦在扩音器里笑道:“老大,这帮人真有毅力,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玻璃砸坏。”

李易见为首的正是杜阔海,后面关得胜、严正清、李金名都在,合欢帮这次大概来了二百三十多人,不少人都手持铁棍砍刀,粗一看,却没有拿枪的。

关得胜砸了几棍,拖着棍子闯进宾馆,指着李易道:“李易,我大哥的手废了”

李易一笑,道:“真不幸,那以后摸咪咪,挖鼻屎可就太费事了。”

关得胜向身后一指,道:“看见了吗,我带了二百来人,你本事再大,今天也把你踩成肉酱。”

李易打了个哈哈,忽然双手一拍,黑豹和余安带着人从二楼呼呼啦啦的也下来了,周飞、李国柱、江大同和宫佩元他们也带着人跟了下来。

这宾馆本就不大,李易这一边有一百五六十人,挤在宾馆一楼和楼梯上。声势也是不小,虽然没有对方人多,但是朴环手下可都是军人出身。真要是火拼起来,也不一定输的太惨。

李易向身后一指,道:“看见了吧,我今天也带了人来了。你想打,就跟你打。”

关得胜向黑豹他们看了一眼,见黑豹气派很大,又冷又硬,像是个领头的。心下奇怪,不知李易从哪搬来的救兵,便冲黑豹道:“喂,你是哪的?”

黑豹冷冷一笑,道:“你没资格问。”

关得胜冷笑两声,心说我管你是哪的,乌合之众罢了,向李易道:“李易。强龙不压地头蛇。广宁是万哥的地盘,万哥已经上边打好招呼了,今天只要不出人命,不涉及到旁人,在天亮之前,就随我们便。”

李易拖着长腔道:“哦。原来如此,我们得到的也是这个消息。”

关得胜把手里的棍子一顺。道:“前两次都没分输赢,今天咱们在兵器上见个真章吧?”

李易道:“好啊。大家都不动枪,看看最后谁输谁赢。”

关得胜向身后一招手,道:“大伙冲”

话音未落,只听啪啪两声枪响,关得胜手中长棍两端各中一枪,震的他身子倒退,站稳之后,怒道:“李易,你的人怎么开枪了?”

李易回头看,正是李国柱和黑豹,只见黑豹向关得胜身后的严正清跟李金名一指,道:“这两个家伙腰里别的是什么?他们不把枪都放下,咱们就不开打。还有那二十几个家伙,身上带着枪,当我们看不出来吗?”

关得胜一抿嘴唇,回头看看严正清和李金名,这两人咬了咬牙,从腰间把枪拔了出来,退出子弹,把枪丢在地上。

黑豹跟李国柱也把枪拔了出来,退出子弹,不过这两人身上的家伙太多,腰里四只枪,怀里两只枪,腿上四只枪,两条手臂内侧还各有一把。

只见他们左一把,右一把,上一把,下一把,里一把,外一把,光是退子弹就是花了不少的工夫。看的众人眼花缭乱,真不知道这两人身上到底藏了多少枪。

两人动作极为流畅,犹如变魔术,拔枪、退膛、拨出子弹、掷枪,子弹像弹珠一样落在地上,叮当作响,四下乱跳,其间还有节奏,就像是音乐一样。

黑豹退完了枪,回身向自己手下的弟兄一招手,沉声道:“退子弹”

李国柱向合欢帮的人一指,道:“你们呢?”

关得胜也回身道:“把枪都拔出来,退子弹”

这一下,这小小的宾馆内外就像是在风中下了一场铁雨,噼啪叮当哗啦,退子弹的声音此起彼伏,极为壮观。

李易一看今天的势头,不打那是不行了,一时间热血如狂风般涌上头脑,把什么都抛开了。

这时,双方子弹已经完全退出,不知为什么,各人的眼睛里都充满了血丝,呼吸渐促,握紧了拳头或是手里的兵器。

李易忽见不少人眼里流露出一丝恐惧,握着刀的手微微颤抖,知道这些人虽然混黑社会,但是面对血腥的火拼,也心里害怕。

李易道:“关得胜,既然今天不能出人命,那除了咱们两个之外,谁都别用家伙,以免刀棍无眼,失手打死人。你看看你的弟兄,有的已经害怕了。”

关得胜回头一看,确实有些人口唇颤抖,微一迟疑,道:“好,咱们就空手斗一斗,不过就算是空手,你们这一百来人也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李易哈哈一笑,道:“我看未必吧。”

回头向众人道:“咱们的人把家伙都扔了。”

关得胜哼了一声,也回头叫人把家伙都扔了,宾馆内外一时间又是金属碰撞之声大作,这一下可好,里里外外不是刀子就是棍子,要么就是手枪子弹。

李易道:“咱们一会儿到外面去打,免得把人家宾馆砸了。”

杜阔海自打来就一直没有说话,他本来话就少,再加上先前李易削断他内裤的事,就更是闭嘴不言。两只眼睛紧盯着李易,好像怕他被大风吹跑了似的。

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人再说话了,关得胜把长棍一举,李易也举起了双手。大厅内外一时寂无人声,只有风声大作。

静了三秒钟,忽然。关得胜和李易同时把手向下一甩,齐声道:“上吧”

一声上吧,双方人群啊的一声,冲着对方。

李易站在人群前面。双手一搓,一声清啸,虽然风大声巨,但是却掩不住李易的啸声。

杜阔海早就按捺不住,向李易一指。喝道:“你来”

李易一跃而出,杜阔海也跳了过来,两人在半空中碰在一起,便在瞬间过了三招。

李易左手直冲,杜阔海一招躁缠索,右手挂向李易手腕,李易早已变招,右手从左臂上穿过。左手却从右手下翻出。两指挑向杜阔海双眼。

杜阔海收右臂,左手一展一抹,一招百鬼投胎,格开李易的来击,顺势一裹一挟,右拳早出。

李易沉肩坠肘。右肘早已上翻,在杜阔海来拳的侧面一碰。两人力道便各自化开。

杜阔海后来居上,第二招一过。立刻双掌急收急发,一招鬼门大开,双掌成莲花形,旋转着击向李易当胸。

这时两人几已落地,李易也是双手收回,由下向上翻出,随即变成阳掌,以硬碰硬,跟杜阔海撞了一下。

两人在半空受力,身子立刻随力后退,双脚在地上一滑,各自退出两步。

这三招又快又清晰,倒像是两人早就安排好的,各自退开那两步,又显得极是漂亮。

两人滑开之后,双方的人众已然对冲在一起,噼啪之声大作,叫骂击打,打成了百十来对,人们四散分开,在广场前群殴起来,场面盛大,一时间,似乎风都因此而停止了。

李易和杜阔海一碰而开,又要再打,关得胜却一挺长棍,横着冲了过来,道:“棍子在这呢。”对着李易当胸便点。

李易知道这种正路子招数,如果是初用,必定以虚为主,因为对方很容易格挡或是抓拿。

当下李易身子不动,待这一招即将点到胸口,这才伸手去抓,正中棍头。

关得胜按武学惯例,自然挑棍折李易手腕,虽然明知这一下拗不到,但若是不动,李易立刻就要拉扯,自己再回拉,李易便会借机而进。

是以有一击必有一破,这才能叫敌人始终只能应付眼前,防止敌人寻隙反击。

李易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是以只是以手轻握,待他棍头一挑,李易立刻松手跟前,对着关得胜就是一脚。

关得胜只将棍头挑起不到一尺半,见李易腿来了,立刻里把一碰,撞了上去。

李易脚尖一偏,在他棍的尾端一踩,借力弹开,杜阔海却又从一旁以一招饿鬼扑食击来,这一招由下至上,卷李易小腿。

李易反腰折身,右腿收回,身子一翻,左腿已经横扫而出,正踢杜阔海的手肘。

杜阔海进步跟身,又要再来,周飞却已经从一旁抢步过来,对着杜阔海就是一拳,喝道:“两个打一个吗?”

杜阔海一皱眉,知道这个周飞不可小视,忙让步滑开,格开周飞这一拳,右手已经顺势击出。

像他们这样的武功高手,防守和攻击都是连环相应,已经熟练成自然,不加犹豫和迟疑,是以一但交上手,就很难再拆开,除非分出胜负。

杜阔海被周飞接了过去,李易顿感轻松,见关得胜又是一棍扫来,李易轻轻一跃,左脚踩向他棍子当腰。

关得胜棍子到了中途一停,前把内缩,后把一压,棍头上撩,挑向李易下阴。

像这种长棍的用法,前把的手位靠前或是靠后,都各有优缺点。如果前把靠前,便可灵活发力,自身的臂力也容易使出,但是缺点是难以借助棍子甩出去时的势。

如果前后靠后,便容易借势,一但抡扫砸挑,那么其速甚快。缺点却是不容易精准定位,不容易中途换力变招,非得把这一势打尽不可。

故此,前把的手位需多般变化才行,先用前手位诱敌来去,或是迫敌于一隅,待敌人方位已定,后势未续的时候,再用后手位发大力击打,那么其速既快,其力又大,往往一击而制敌于死地。

关得胜拳脚功夫不行,这套棍法却十分扎实,只因现代社会没有人用长兵器,那会显得十分俗气,所以关得胜平时也少用,只是一个人练。

这次跟李易交上了手,自己最得意的棍法,却不能把李易如何,关得胜现在除了急于伤敌,更有一翻心喜,因为遇上了难得的对手,可以一展自己的棍法。

关得胜资质一般,他这三十六路破风棍法是偶然一个机会,受一位老拳师所教,他苦练之后,已经尽得精髓,只是实战较少,从来没遇到过像李易这样的高手,对这棍法的精妙之处,发挥较少。

但饶是如此,李易也已经感到难以应付。尤其是他棍法当中的八步赶蟾和三环套月,要么就是诱人深入,从而不能自拔,要么就是避敌于外,叫人难以切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