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 习惯成自然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596习惯成自然

李易笑道:“咱们比棍法,还没打完,再来。”

李易回身脚尖一挑,将两根棍子挑起来接住,把关得胜那根的棍头用冥蝶削掉,又比量了一下,把自己的棍子也削断了一截。

这棍子很粗,李易用冥蝶削了四五下才完全削断,他将关得胜的棍子反手掷回,道:“你要是再在棍子上出巧,我就用暗器和刀子,看谁合适。”

关得胜一语不发,伸手接过棍子,对着李易就是一棍,李易双臂一旋,将一棍格开压住,侧过身子,顺着对方棍身,将手中长棍推去,扫关得用胜的十根指头。

关得胜再将棍子旋了半圈,将一招化解,又还了一棍,两人就这样又战在一处。

这时,双方的其余人手已经基本打完,轻伤不算,李易这边重伤二十四个,昏迷十个,合欢帮那边重伤五十四个,昏迷十七个。所幸没出人命。

一来是李易先前用长棍扫倒了不少合欢帮的人,使局势逆转,二来李国柱和黑豹也都是近身格斗的高手,这两人以一当十,横冲直撞,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时双方把自己的人拉回本队,分站大街的两边,互相看着对方,地上已经是鲜血一片。

李国柱在混战中抓住了李金名和严正清。严正清也还罢了,李金名虽然手上有伤,但是身手不差,跟李国柱互相打斗了很久。这才被李国柱一脚踢在腿上。把他抓住。

合欢帮头领被抓,其余的人也无心再打,李国柱和宫佩元他们也就不再追击,任他们拉回伤者,站到大街对面,但是严正清和李金名却没放。

现在场中就只剩下两组人还在打,一是李易跟关得胜,二是周飞和江大同合战杜阔海。

李易跟关得胜打的极为激烈,先前棍子长,威势虽猛。但是灵巧毕竟不足,这是棍子短了四分之一,挥动之际,便灵活了很多。

棍子一短。两人的招数也快了,铁棍相撞,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看的人眼花缭乱。

李易这时棍法不够用了,关得胜虽然伤重,手脚却没慢下来,一路紧逼,李易感觉十分不易对付,有两次勉强棍中夹掌,将关得胜扫开。但是却觉不是以纯棍法取胜,未免叫对方看不起。

打着打着,关得胜左手一缩,右肘一挺,棍尾挑李易膝盖,李易纵身跃起,棍子直戳,点关得胜胸口。

哪知关得胜忽然躺了下来,棍子向左一戳,直刺李易小腹。

李易吃了一惊。在武术当中,自断其根的情况十分少见,这种姿势,后背着地,如果不是地堂门的功夫。往往只能有一势,因为背着地为实。不像双脚着地,可以虚实交替互补,其间可以变幻,所以对方只要防备着了,就会反守为攻,这时自己再要站起来可就难了。

可是如果是出奇不意,确也有效。这次便,李易一棍刺空,下身棍已经到了,这一下无法拆解,忙向后急纵,关得胜举臂一挑,将李易手中棍子挑飞,立刻左手将棍子掷出,右手却将李易的棍子接住。

李易身在半空,无法借力,这一下棍端正中腰间,只听当的一声,李易只觉身上一震,却没受伤,待双脚落地,这才恍然,原来关得胜这棍正撞在自己的手机上。

这手机子弹都打不透,更别说棍子了。李易伸手将关得胜的棍子接住,心中暗道:“惭愧。”

关得胜一招奇制胜,却不见李易受伤,虽然听到了当的一声,一时间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易败了一招,虽见关得胜躺在地上,正是伤敌良机,却也不好意思趁隙攻击。

关得胜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十分迷茫的看着李易。

李易把棍子一抬,笑道:“你赢了一招,再来。”

关得胜这时呼吸渐畅,伤虽然没好,但是暂时活动却是无碍,其实这也是李易当时急于躲闪,出掌之时,并没有用全力,来不及运气伤敌。

李易让关得胜再出招,关得胜一棍轻轻砸来,李易随手上挑,两人又战在一处。

李国柱看双方的局势,今晚是自己这一方赢了,只要李易不败,那就是完胜。

宫佩元悄声道:“夜长梦多,咱们不如一拥而上,把关得胜收拾了,以免李老弟有什么闪失。”

李国柱却缓缓摇了摇头,他知道李易要凭一己之力取胜,一定是不喜欢群殴的。

这时两人都开始用起了险招,关得胜不住的抢攻,近身拆招,李易已经不懂这些招数了,但是凭着平时练咏春的手法,见招拆招,遇到感觉有危险的招数就平平淡淡的化开,并不深入,勉强也能支撑下来。

如强关得胜用棍硬砸,李易便横棍格挡,两棍十字相交,发出咯愣一声,关得胜随即左手后缩,右手前挺,李易便也效仿,同样左后右前,这样一来,两人身位便交错而过。

关得胜顺势一棍戳出,李易左高右低架开,随即左前右后直刺,关得胜反转一圈,以棍尾反挑。

这时的打斗,大都是这种小架的招数,是以换招更快,接招更险,只要一人有疏忽,必受重伤。

两人越打越快,到后来已经来不及思索,众人只听得当当之声急如骤雨,两人以棍头、棍尾、棍腰不住的磕打击砸,时不时的有火花迸现。

忽然一阵劲风吹来,这风大得竟然似要把人整个给抛起来,所有人都急忙扶住身边的东西。

李易和关得胜也是一样,身不由己的双脚已经离地,身子竟然被风吹的向一边偏去。

关得胜见李易被风吹的向前抢了一步。不加思索。棍子脱手,对着李易的面门掷去。

李易这时也是同样的心思,棍子出手,直奔关得胜的胸口。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掷棍,李易眼见棍子到了面前,忙双手一合,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把棍子硬生生夹住,棍端已经触到了鼻尖,李易只觉鼻尖一凉。想也不想,看也不看,立刻双手一错,将棍子前后握住。凭着感觉记忆,振臂一挑。

对面关得胜却没有李易反应这么快,他手中的棍子一出手,李易的棍子已经到了,结结实实的撞在他的胸口,咯啦一声,把他肋骨撞断了两根。

关得胜虽然骨折,但是仍然习惯性的伸手接棍,手法和方位都没错,这是习惯成自然的结果。可是他刚一接住棍子,还没握稳,李易那边已经振臂一挑,刚好挑在他的棍腰,嗖的一声,将棍子远远挑飞。

这棍子嗖的一声激射而出,啪的一声,正戳在一旁的路灯上,将玻璃罩和灯泡戳碎,灯光一闪即灭。闪出了几片电火花,碎玻璃片哗啦啦掉下来,洒了一地,铁棍又接穿过了上面的铁罩,直插出去。就此定住,棍身不住的颤动。

李易进步跟前。左手向后一甩,右手持棍向前挺进,关得胜手里棍一丢,心里就是一凉,自然而然的向后退去。

可是李易一路跟进,两人就这样一个进,一个倒退,移出了七八米远。

终于关得胜后背撞到一辆车上,无法再退,被李易一棍顶在咽喉上。李易凝力不发,眉毛一扬,道:“怎么说?”

关得胜在棍法上败了,双眼一闭,道:“你赢了。”

李易这时心情极佳,不想伤人,向后一纵,将棍子对着关得胜掷出,只是出手时手腕一偏,噗的一声,棍子擦着关得胜的耳朵插进了车身,露在外面的部分,正在不住的颤抖。

李易过来拍拍关得胜的肩,纵向周飞那一边。

周飞跟江大同合斗杜阔海,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这时三人头上都已见汗,江大同更是呼呼直喘。

周飞仗着练的是童子功,功底极深,还能坚持,可是心里清楚,再斗下去,必输无疑。

李易朗声道:“杜阔海,你们已经输了,我看别再打了,要不然对谁都不好,你们的人还得治伤,我们的人也得看病,这就算了吧。你回去跟万蜂说,咱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我李易随时等他来找我。”

可是杜阔海却像没听见似的,左手一挥,一招尸行千里,极为迅速的在周飞面前一扫,周飞向后一退,杜阔海却忽然曲臂,左肘正撞在迎上来的江大同的胸口,口中喝道:“你这小子太讨厌,碍手碍脚。”

江大同不识这一招,一口血喷出,软倒在地,杜阔海一招得手,右侧却出现破绽,被周飞抢上来,在他手背上扫了一下,火辣辣的好不难受。

李易本来不想怎么样,可是一看江大同受伤,他护徒心切,大喝一声,跳过来,也不管什么规矩了,双刀出手,对着杜阔海就是三招。

只见狂风中寒光四射,杜阔海一个没留神,被李易在左手小指上截了一下,一小段手指头被切断,鲜血涌出,止也止不住。

李易双刀左右乱飞,杜阔海的衣服被削成了碎片。

本来李易如果跟杜阔海公平对决,就算是李易用刀,而杜阔海空手,李易二十几招之内也占不到便宜。

但是李易突然出手,杜阔海卒不及防,手指一断,虽然并非疼痛难忍,却是心神大乱。

更何况,李易那边久战初胜,心情正佳,力气虽然消耗了不少,但是精神状态却十分饱满。

可是杜阔海却跟周飞和江大同一直耗着,并没占到多少便宜。江大同虽然功夫差的很远,但是用咏春的招数,近身搔拢,叫杜阔海也不敢不防。

这种近身的截拳法十分讨厌,叫对方的力气打不出来,心情自然就不好,要不是这样,杜阔海也不会把江大同打伤。

这时李易忽然攻来,杜阔海登时手忙脚乱,又不敢空手防李易的双刀。是以处于下风。

李易偷眼看江大同没事。也就没下死手,只将杜阔海的衣服切碎,在他身上划了几刀,最后忽然在地上转身一坐,轻轻反手一刀,将杜阔海的裤带再次划断。

杜阔海裤子一断,马步便即不稳,周飞抢上来,对着他就是一掌,杜阔海无法站桩借力。只得勉强举手一挡,这一下力气使不到两成,被周飞震的离地飞出四五米远,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杜阔海又气又羞,再加上受了掌力,又重重的摔了一下,登时便晕了过去。

合欢帮的看着杜阔海受伤晕倒,一时间慑于李易的气势,竟然没有人敢过来扶。

现场没有人说话,静了几秒钟,忽然路灯上的那根铁棍滑脱了下来,当的一声跌在地上,反来复去的弹了几下。终于咕噜噜滚到路边,不再动了,似乎给李易的取胜画上了一个完美而华丽的句号。

至此,双方大战,以李易一方取胜而告终。

李易叫李国柱把严正清和李金名也放了,对他们道:“我要说的话,刚才已经说了,你们这就回去,如果万蜂不死,叫他以后到海州来找我。少爷今天打的高兴,不奉陪了。”

杜阔海晕了,关得胜又垂着头不说话,李金名便道:“李易,好。我们今天认栽,不过这事不算完。你赢一次不代表你总能赢。”

李易忽然胸中充满豪气,哈哈大笑,道:“是吗,不过有算命的说我就是总赢的命。你不信?好,如果我天生就是注定总会赢,就叫这大风立刻他妈的给我停了!”

李易这一次真的是吹牛逼,一点也不掺假,他只是兴致极高,满嘴喷粪,胡乱说的。

哪知,说也奇怪,李易刚说完这句话,大风居然渐渐停了,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树叶沙沙作响,草丛里又有了虫叫,路灯发出淡黄色的光照在众人身上,四周竟是一派宁静平和的景象。

人们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不由得都抬头看了看天,难道老天爷真的这么眷顾李易?

没有人说话,静了足足一分钟,关得胜一挥手,合欢帮的人一言不发的低着头,结队上了车,留在地上的也没脸捡了。

合欢帮的人一边上车,一边不住的看向李易,像是看一个怪物,又像是看一个传奇人物,李易双手背负,面带微笑。

终于,这些人都走了,李易这才回身,见重伤的人不少,便招呼大伙把伤者抬到车上,送去最的医院。

这一仗下来,还是皇家营的人伤的最多,而所有人几乎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

李易跟关得胜打斗的时候,在地上翻滚来去,也被砍刀割伤了好几处,有的伤口鲜血都凝了。

黑豹和余安留下几个人手收拾宾馆内外的枪支器械,剩下的人便先到医院。

到了医院一查,朴环手下有两个人是脑震荡,比较重,庄子期手下有五个人分别有不同的骨折,皇家营有十多个人身上血肉模糊。

这些人住院的费用以及以后的疗养等费用,李易全都包了,余安和黑豹不答应,李易道:“你们为我受了伤,我要是连点银都舍不得出,我还叫人吗?你们要是不愿意,那跟骂我还有什么区别?”

两人一听,只好不再说什么。

黑豹性情坚毅,少动悲喜,余安却跟着庄子期多年,江湖习气不变,一看李易小小年纪,不但身手好,气度佳,而且还不恋财,不守财,在这个年月里很是难得。不禁大为赞赏。

折腾了一阵,天已经微微发蓝了,李易这才叫来护士给自己看伤。

这护士是争诊的夜班护士,一看今晚来了这么多凶神恶煞,一看就知道是黑社会火拼,肯定不是因为街道举办青年歌手大奖赛受的伤。

这时李易叫她给处理伤口,这小护士脸都白了,虽然刚才处理了不少,但是一看李易的气质,就知道李易是这群人的头子,竟然不敢过来。

李易一时也没想明白这小护士到底怕什么,笑道:“你怎么了?来呀。”

那小护士都要哭了,只得磨磨蹭蹭的过来,哆哆嗦嗦的给李易清创。

当生理盐水碰到李易伤口时,李易疼的一咬牙,小护士没敢再动,李易笑道:“没事,就当腌猪肉好了。”

等伤口大致处理完一看,李易身上的伤口小的不计其数,大的有五处,其中一处伤口还很深。至于瘀肿那就不能算了。

于是值班大夫给李易缝了十来针,这才算完。

等一切包扎妥当,天也大亮了。

李易这时才感周身酸软,连胳膊都提不起来了。

一夜激战,谁也没睡,众人便只好回到车里先勉强睡一觉。

李易怕万蜂再来捣乱,余安却把李易拉到一边,小声道:“李老弟,你不用担心,来之前庄哥已经跟我说了,现在京里已经派了调查小组来广宁,要查他们这一批人。

小组的人员已经动身,今天就到,不会再有人给万蜂当后台了,他不敢来。”

李易又惊又喜,道:“这是怎么回事?”

余安脸上似笑非笑,道:“有件事你忘了?”

李易哦的一声,这才恍然大悟,不用说,一定是庄子期跟孙晓梅说了,孙晓梅动用关系,京里这才派了调查小组下来,查办广宁官黑勾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