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 从来不还手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608从来不还手

李易三人从国宾旅馆出来,想要打车,可是四周却没有出租车,只好给冯伦打电话。

冯伦接通电话道:“老大,木兰他们叫甩掉不知几条街,你们现在在哪?”

李易道:“我们在国宾街,你过来接我们吧。”

三人在街上等了一会儿,冯伦便开车到了,三人上了车,冯伦开车回医院。

路上李易问起经过,冯伦道:“一开始我在中央大街逗他们玩,他们也真有耐心,居然来来回回的跟了七遍。

后来我就绕着广宁乱跑,他们也不远不近的在后面跟着。等到了小河沿没人的地方,我把车停下来,他们也到了车跟前。

那个叫哈兰的扑过来,要开我的车门,我呆在车里一动不动,这小子拉了半天拉不开,就想开枪。

可是那个林兰把他拦住了,她知道我这车用枪打没用。于是就想打我的车胎。

打车胎我可不能不躲,我就又开车出去,不过这女的枪法太准,左后胎还是中了一枪。

但是咱们的车胎有迅速补洞的功能,轮子只转了两转,就补好了胎,充好了气,又能正常开了。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这才加速把他们甩了。后来我又回到医院门口,把车停在院里隐蔽的地方。

然后用夜视扫描仪观察车子四周一百米左右的范围。扫描仪的摄像头有好几个,我都分散在医院门口四周了。每个摄像头的有效范围大概是二十多米,有一百四十多度的广角。

我用上次的录像脸型做为比对标准,对附近来往行人的脸进行分析筛选。等了一段时间,终于发现那个林兰又找回了医院,他刚一摘下头盔,我车上的电脑就发现了。不过那个哈兰却没看到,不知走到哪去了。

后来我一直跟踪林兰的行动轨迹,原来她的狙击地点,就设在医院对面的一个超市的楼顶。楼顶离车太远。我扫不清楚,但是我刚才来接你们之前,她肯定没有从楼上下来。”

李国柱和黑豹相视一笑,李易也笑的直捂肚子,道:“她们要么是在上面长久蹲点。等咱们回去。好给咱们致命一枪。

要么就是,就是,哈哈,就是喜欢楼上的风景。下不,下不来啦。”

冯伦看李易笑成这个样子,就知道这里肯定有鬼,不过李易卖关子不说,那就只好等回去之后再看看了。

冯伦开车回奔医院。到了医院门口,李易向医院对面的超市楼顶看去。

从下面看,那地方一片黑乎乎的,看不出上面有什么,李易也不确定林兰是不是被鼠夹子夹住了。

就算是夹住,如果有哈兰出手相助,也没是什么大问题。

李易有心下车去看,却又不敢,心里想到。要是能用卫星看看楼上的情形就好了。

一想到这,李易便顺口说了出来,冯伦一拍脑门道:“有啊,咱们有卫星地图,连车牌号都看的见。不过。那是偷了米国卫星的信号。”

李易急于想知道自己的“劳动成果”,便道:“偷,一定要偷,米国的东西不偷白不偷。”

这种操作的链接是秦少冰平时就设计好的。冯伦也会操作,当下打开卫星地图。因为要找的目标就在车子附近,所以干脆就直接找到李易这辆保时捷的信号就可以了。

冯伦在屏幕上用手微微的滑动,很快便找到了这辆保时捷。李易以前从没玩过这东西,这时一看,居然连自己的车牌号都看的一清二楚,不禁大为赞叹。

冯伦把手指微微向医院对面的超市移动,很快,超市楼顶的图像便显现了出来。

不过因为那地方路灯照不到,所以看不大清楚,找了半天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似乎是有个人在那,但是却不敢肯定。

谁都想到了,如果能有一束光射过去就好了,但是就算冯伦把车灯的方向调整一个角度,也没有用,毕竟只是从下面射上去的光。

李易忽然想到了反射,如果能把光反射到楼顶,哪怕只是些许光亮,也足够了。

四人便开始向附近看去,寻找玻璃或者光滑的金属之类的,可以大面积反光的东西,但是找了几处,觉得角度都不合适。

李易的手指无意中一摸手机,想到一个办法,眼见那超市绝莫有三四层楼高,凭李易的手劲,把手机抛上去还是可以的,李易便想把手机的强光功能打开,选取持续光亮这一项,再抛到楼顶。

另三人都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于是冯伦把车子开到超市楼下,紧贴着墙壁。

李易把手机调节好,慢慢打开靠外的车门,把手伸了出去,不见有子弹打来,李易做好准备,心里默数一二三,一按发光键,手臂一振一勾,呼的一声,手机飞了上去。

手机像强力手电筒一样,带着足够亮的光线,翻着筋斗上去,啪嗒一声,跌在超市的楼顶。

李易迅速把手缩回来,四人看向屏幕。

这种卫星传输中间会有迟滞性,四人等了大概十来秒,忽见屏幕上超市的楼下光线忽强,知道那是刚才李易初一按键的时候。

紧跟着,光亮闪闪烁烁的动了几下便不动了,显然是手机落到了楼顶。

这时借着光亮,四人发现在屏幕上果然有一个人形,看样子就是木兰。

冯伦把尺寸尽量放大,明显见到木兰正坐在地上,一旁放着狙击枪,她正双手掰着什么,动作看不大清,却显然不管怎么用力都没有用。

李易十分兴奋,见计得售,美的跟什么似的,就像是小孩撒尿和泥成功之后的喜悦。

李易见林兰被困,手里又没拿着枪,那肯是双手被沾住了,顿时放了心。

李易大模大样的打开车门,先是咳嗽一声,随即找到超市的后面,攀住缝隙和一些突起的地方,避开林兰设下的铃铛。十分轻松的就上到了楼顶。

这时亲自到了现场,可比在卫星上看到的清楚多了,李易走过去,先把其余几个鼠夹的机关触动,又把林兰的狙击枪轻轻踢到一边。这才弯腰把手机捡起来。对着林兰一照,哈哈大笑,道:“小妞,你挺厉害呀。枪法真准,不过你没有了枪,哪里还是我的对手。我看你长的还算是漂亮,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不过你是杀手。要杀我,我可不能就这么放你走了。”

林兰接了万蜂的任务,记住了李易照片上的样子,便出手去杀李易。

在她心里,远程用狙击枪杀人,就像是呼吸一样自然。万蜂这笔生意,给她五十万。

对于林兰这样的高级杀手而言,五十万算是中等偏上的酬金,她也没太放在心上。

哪知她原以为是轻而易举的事。却不料因为李易无意中低头看手机,这一枪竟然没能打中。

本来一枪不中的事也是有的,可是林兰后来又开了几枪,却被车子挡住了,这才知道李易这辆车的厉害。

以林兰的性格而言。如果一击不中,那她下一次一定会穷追不舍,非要把点子置于死地不可,否则就会心里难受。坐卧不安。似乎有些强迫症的意思。

这一次失手,是林兰杀手生涯当中极少见的情况。同时也知道李易不是好惹的。林兰心里暗自发誓,就算这笔酬金赚不到,也要把李易做掉,对她而言,这是一种耻辱。

是以后来林兰盯紧了李易,可是李易机灵,躲在车里就是不出来,而且李易的车太快,司机车技又好,林兰一时也拿李易没有办法。

等到李易和秦兰偶遇,误以为秦兰就是杀手,李易便跟着秦兰到了工人文化宫的楼下。

而林兰这时正在市里到处开着摩托寻找李易的下落。找了半天找不到,便打算用俯视的方法。

他们狙击手都有自己的一套技巧,多是找一处视野开阔,位置又高的地方,向街区里俯视,正所谓站的高看的远。

偏巧,林兰正好到了工人文化宫那一片区域的附近,见文化宫对面的楼位置很合适,便带着枪上楼去,打算居高临下,向四周寻找李易的那辆车。

哪知,无意中看到李易就在对面文化宫的楼顶上,不由得喜出望外。

与此同时,林兰也发现秦兰居然也在对面文化宫的楼上,这一下更是又惊又喜。

林兰并不知道秦兰在广宁也接了任务,他们在托克兰大教会中向来是自行其事,上头有什么任务分配,彼此之间都不知道。

林兰本就对秦兰有恨意,这时一见,不由得起了杀心,她不管李易为什么要爬到楼顶,也不管李易跟秦兰是不是认识,对于林兰来说,任务就是全部,杀人才有乐趣。

她这才出手,而且子弹更多的是打向秦兰,对她而言,李易一离开车,那就是枪口下的小白兔,除了死,就是等死,无非是时间长短的差别。

可是秦兰则不同,如果不能一击即毙,一来秦兰还击,自己极有可能不是对手,二来秦兰回到组织以后,没准还会向上头汇报,虽然会里没有明文规定,但是组织内部互相残杀,肯定是不允许的。

当时林兰本以为能一枪即中,可是秦兰的第六感极为敏锐,竟然及时躲开,而李易的身手也不一般,两人居然一个也没死。

这时李国柱和黑豹向她所在楼下潜来,因一时不便,没有上楼,却被赶来的哈兰撞见,见这两人身手敏捷,又欲上楼,那一定是敌人了,便出手伤人。

要不是李易及时赶到,李国柱和黑豹不死也是重伤。当时这两个人本以为以二人之力,对付一个人总不是问题,哪知一时托大,李国柱的手腕先被对方折断。

黑豹几次想找机会掏枪,却都腾不出手来,所幸李易赶来,打破了这个局面。

在托克兰大教会中,这些被培养的杀手,大多没有什么感情,他们神经麻痹,性情冷漠,恐怕除了秦兰,所有人都是阴冷阴冷的。

秦兰天生活泼。在托克兰大教会中,很多男性杀手对秦兰都有意思,不过组织里禁止内部人员发生关系,秦兰又向来是单干,所以这些男性杀手也只好忍着不说。没有机会表白。

而林兰跟别的女杀手一样。脸上只有冷漠的表情,往往一年都笑不上几次,就算是笑,也是冷笑。

但是林兰毕竟长的漂亮。漂亮是女人的通行证,哈兰一直以来,都是跟林兰一组,常常一起出任务。他性子古怪,对秦兰这种天真活泼型的并不感兴趣。偏偏喜欢林兰这种类型。

可是林兰不知道是内分泌有问题,还是心理上有疾病,对哈兰的明说暗示都不给予回应,而且哈兰对她越好,她心里越反感。

在大教会内部,哈兰还不敢怎样,一但出来做任务,哈兰便表现出对林兰的好来。

林兰向来没有好脸色,有时被烦的急了。还大大出手,要论打,十个林兰也不是哈兰的对手,可是哈兰居然痴情若斯,从来不还手。你想打我就把脸递过去,你想骂我我就听着,反正林兰也不怎么会骂人。

有时林兰下手不知轻重,身边有什么。随手抄起来就打,有一次险些把哈兰的眼睛打瞎。但是哈兰仍然忠情不变。

林兰那次在印尼的岛上,要凭一人之力,把所有特战队员都做掉,可是却被黑豹在她脸上打了一枪。

所幸这一枪打的偏了,没有伤到重要的神经血管,但是却在脸上留下一个疤,从此相貌毁了一小半。

但是哈兰却心思不变,仍然像以前一样对她,甚至更好,只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这么僵持着,没有好转。

这一次也是一样,接任务出来以后,没能把李易做掉,林兰心情很不好。

像她这种人格不大健全的女人,心情一不好,根本不会安慰自己,不会发泄,不懂调节,又赶上经期,肚子疼的要命。

哈兰一直在她身旁小心照顾,但是说也奇怪,越是照顾,林兰肚子疼的越是厉害,最后林兰心里起急,撇开哈兰,自己一个人出来做任务。

哈兰在后面找她,一开始找不到,后来才在文化宫对面的楼上,发现了林兰的铃铛,这才跟李国柱和黑豹相遇。

哈兰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他不管李国柱和黑豹是干什么的,反正杀了就是了,大不了任务不做了,直接离开广宁,几年之内不再回来也就是了。

那一天,哈兰和林兰离开之后,林兰气不顺,便又把哈兰臭骂了一通,她没提秦兰的事,但是哈兰听她话里有话,也猜个八九不离十。

今天两人又找上了李易的车,结果被冯伦甩了一溜够,林兰自然大骂哈兰不会办事,骂完之后,又一个人离开。

林兰回到李易那家医院门口,心想我继续在这等着,就不信你不出来。于是爬到了对面超市的楼顶。

这地方她先前已经来过了,于是很自然的来到上次的位置,拿出狙击枪来,向下一蹲。

蹲的时候,左腿自然要向前迈一步,刚好踩到其中一只鼠夹子上,那还哪里躲的开,当时便被夹中了左脚踝。

脚踝是突出的骨头,被夹中之后疼痛难忍,林兰立刻抛下枪,伸手去掰,哪知金属夹子上缠着装有强力胶的塑料袋,先前夹子弹起来的时候,强力胶已经挤出来一部分,粘住他的脚踝了,这时她一抓之下,更是挤出了不少的强力胶。

这胶极粘,对皮肤又有亲和力,粘住之后,怎么甩都甩不掉,林兰立刻坐下使劲,哪知屁股下面的报纸下也有胶。

这胶先前被她踩了一脚,但是因为太薄,是以并没引起注意,这时胶水已经浸透了报纸,她再一坐下,屁股便立刻被粘住了。

这一下可好,完全定位,林兰不管怎么使劲都掰不开,她在这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哈兰给她打了几次电话,她连接都没法接。

这种感觉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没有什么区别。

林兰有些心力憔悴,昏昏沉沉的,忽然感觉身旁有强光,似乎是只手机被抛了上来,林兰大惊,心想必定有人会上来拿手机,要是看到自己,一定会报警。

林兰便再次用力拉扯,可是仍然没用。

这时李易走上了楼顶,林兰不喜欢跟外人说话,她没怎么跟人接触过,不会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见有人上来,便把头扭了过去,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李易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笑嘻嘻的道:“林妹妹,看看我是谁?”

林兰扭头一看,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是李易,心里一凉,知道这次完了。

做猎人的,却被点子给摆了一道,林兰有一种猎人掉进狼窝里的感觉。

李易见她粘的牢牢的,便放心的蹲下来,一托林兰的下巴,道:“哇,小模样还挺不错的,咦,脸上怎么有一道疤?难道你是小太妹,常和人火拼?”

林兰从没跟人调笑过,听李易说话怪里怪气的,不知他是什么意思?